【妖物語】一、初綻(1)

Category: ◆黑籃/妖物語 > 正篇  

【妖物語】一、初綻(1)
 



  他們都是這場豪賭的自願者。
  被掩蓋起來的真正目的他們並未知曉、也不需知曉──他們只是為了挑戰並推翻這積習已久的命運。





  一條路,兩個人。

  看上去像是旅伴的兩人原先是並肩騎著馬走在道上的,可隨著行走的距離逐漸加長,他們卻是越走越分開,看上去大有想要拆夥解散的意味。

  「所以說啊、為什麼我非得要和你一起──」青峰臉上滿是不耐煩的神色,他扯著疆繩,控制馬匹讓自己離並行而走的黃瀨更遠些。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才對!」同樣操縱著馬兒往旁邊挪了好一些距離,黃瀨忿忿的哼了聲,也是一臉不悅的模樣。

  被迫得結伴行走在鮮有人煙的荒路上的兩人惡狠狠地互相瞪視了一會,隨即各自往反方向撇開頭去,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他們兩個同為赤司為了扳倒白澤一族而建起的同盟,前幾日收到赤司的傳召,正式開始執行所謂的「計劃」。參與計劃的眾多妖族中,核心成員以領導的赤司為首,其餘還有五人,都是能力特出而且身分特殊之人。青峰和黃瀨便是五人之二,前者是狼族的繼承人,後者是狐族最年幼的王子,兩人的身手能力皆屬上乘,而且都是習慣了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先前因為赤司的命令蟄伏了好些時日,現在好不容易等到赤司下了指令,有了可以展現自己的機會,卻發現得和一個囂張自大的傢伙(嬌生慣養的花瓶)一同行動,怎麼能不感到惱火。

  這兩人對彼此的偏見就根深蒂固。

  其實他們一開始也是有短暫的和平共處的時期的。不過或許是因為先前和對方都不熟悉,再加上在赤司面前他們總會多少收斂起自己的脾性,沒把真面目給暴露出來。兩個幾乎可以算是陌生人的人突然之間要求他們朝夕相處,實際磨合後產生的情況和第一印象反差太大,也難怪印象差勁。

  青峰和黃瀨兩人較勁似的策馬一路疾行,雙方都企圖在半路把對方甩下,卻都沒有成功。也因此他們來到特別標注在地圖上的分岔口時,竟是比預計的還要快上許多。黃瀨讓馬停下,重新展開赤司臨行前交給他們的地圖看了看,轉過頭去想和同伴──雖然他壓根不想承認──招呼一聲說往左邊走,就看見青峰正準備往右邊去。

  「喂、是走左邊啦。」黃瀨對這個伙伴更加不滿了,都給你指示了說要往左邊,怎麼偏偏就往反方向去了?

  青峰聽了也讓馬停了下來,黃瀨以為他會重新掉頭回來正確的方向,沒想到卻聽見青峰漫不經心的發言:「我覺得要走右邊。」

  「哈?」黃瀨先是不解,接著火氣頓生,「什麼啊?小赤司給的地圖可是左邊喔!左邊!」

  「嘖、少囉唆啊!我想往哪邊去你管的著?」

  「──你這傢伙什麼意思!」黃瀨怒目瞪向青峰,而青峰也瞪了回去,就這麼僵持了好一會,最後還是黃瀨先開了口,七分惱火三分鄙薄,「隨便你愛走哪裡走哪裡!到時候小赤司找你算帳時就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青峰聞言頓了下,顯然剛剛他完全疏忽了這點,可這會子嘴上也沒有示弱:「少拿那傢伙來壓我。我還不需要你來操心。」

  黃瀨對此回以冷笑,「操心你?我巴不得你犯了錯快點滾,讓大家看看誰才是真正厲害的那個。」

  「就憑你這個花瓶?」青峰是真笑出來了,猖狂放肆地讓黃瀨當場垮下臉色。但青峰哪會管他心情好不好,挑釁似的聳聳肩,不等黃瀨回話反駁便逕自往右邊去了,留黃瀨一個人在原地氣得跳腳。

  其實青峰的直覺某種方面來說並沒有錯,右邊是完全安全無虞的路線。然而赤司會特地圈出左邊那條是有理由的。綜合戰力最強的青峰和黃瀨,當初被分派到的任務非常簡單明瞭,重點只有一項:開路清道。右方的路蜿蜒向北延伸至陰山,那裡基本上是赤司家與虹村家的地界,途中也大多是參與計畫的妖族分布其中,這裡早在赤司佈局的時候就已經將這塊區域的洗清的差不多了。左側往南才是赤司真正要掠奪的地方──白澤一族長期盤據的勢力範圍。沿途上赤司早先安插在各處的棋子已經開始運作,估量著他們兩人前行的速度,一步一步接連製造出動靜,將白澤藏在各地的勢力給引出來,再由青峰和黃瀨一舉突破。

  這點青峰一開始完全沒有意識到,會有所察覺是因為他獨自埋頭前進了約莫一刻鐘,而這一路上卻是出乎意料地順遂的要命。此次的行動對敵方來說並不帶好意,青峰不會天真到認為白澤他們沒有發現到任何跡象,此時的過分平靜反而顯得不正常,他把這點和赤司給的有標記的地圖一結合,來龍去脈大概也猜得七七八八。青峰想通後只猶豫了會,果斷調頭回去。



  遠遠就能聽見前方打鬥的聲音,就前頭鬧出的動靜來判斷,人數似乎不少。青峰原本是想直接殺上去的,可他腦裡倏地閃過一個念頭,竟是慢下了速度。

  如果讓那個花瓶一個人頂著會怎樣呢?青峰實在太想知道了。

  比起以刁鑽、毫無規律可循的劍術及刀法聞名妖界的青峰,黃瀨除了代表出身高貴的封號外,其他表現的紀錄完全是一片空白。在赤司將他們召集起來前他們也從來沒有面對面相處過,要論對人的感覺和評價,就只能靠容易產生偏差的第一印象和口耳相傳的流言來判斷。青峰初次見到黃瀨時大部分的關注都放到他的臉上,其餘的倒還沒多想,直到這幾天相處下來,發覺那張好皮相完完全全就是個欺騙世俗的東西,這才轉而去注意其他部分,哪知道竟是半點出彩的地方也沒有,所以青峰便直接拍板認定這人就是個徹底的花瓶無誤。

  好不容易有個探詢自己未來夥伴──雖然雙方都很不情願──的機會,青峰當然不介意暫且作壁上觀,反正他有自信不管黃瀨的表現在怎麼差勁,他都有能力把場子救回來。

  既然是打算低調圍觀,青峰不可能還騎著馬過去。他翻身下馬,將馬匹安置在一旁,提起妖力,足尖一踏便輕飄飄地竄了出去,半點風聲也沒驚起。沒多久青峰就靠近了混戰地點──夾在兩個漸起的緩坡之間,中間最低平的位置。八成是下了第一個坡後被人從高處伏擊的。青峰一邊想一邊緩下速度,尋了個位在下方視線死角處的高點,無聲地躲了上去。

  現在要做的只有等。

  黃瀨那邊全然不知青峰的盤算。不過他倒是在閃過伏兵的第一擊時就明白了這是赤司的安排,會意過來的時間比青峰還要快上許多。他受襲的地方處在低處,位置又開闊,沒什麼遮蔽物供他藏身掩護,這對隻身一人的他來說一點優勢也沒有。黃瀨暗暗點了點人數,共有五個,或進或遠地分布四處,卻隱隱將他包圍在中心。這時黃瀨突然想起了堅持己見往右走的青峰,一時間不禁有些惱恨,只當青峰運氣太好,竟是直接避開了這場戰鬥,要等青峰察覺不對勁回頭趕來還不知道要等到何時,天曉得他能不能撐到青峰回來。

  敵方的人沒給黃瀨太多抱怨的時間,大概是瞧黃瀨只有一人,求快也求穩,乾脆五個人全衝了上去,好在那五個人一開始站的距離互有差距,不至於馬上就被圍攻。黃瀨抓緊機會,卸下盤在腰上的九節鞭,腕部猛地發力一甩,直往最靠近的那人的臉上招呼,面上瞬間炸開的劇痛讓那人一個踉蹌,動作不由得滯了滯,黃瀨趁隙再補了一記,這次狠戾地直接廢掉了對方一雙眼睛。

  誰也沒料到不過才一個起手間黃瀨便已經吃下敵方一人。藏在一旁的青峰看得清清楚楚,忍不住低低嘖了聲,卻也擺正了身子,仔細觀察了起來。

  看來這傢伙也不是他想得那樣糟糕嘛。
  這下子有趣了。

  強取一人所用的時間雖然不多,但也夠剩下的四人補上先前的落差,黃瀨若還要想再故技重施一遍也沒有辦法了。眼看著包圍圈逐漸縮緊,黃瀨悄悄板動鞭把上的機括,輕輕抖了下,只聽得喀喀幾聲,鞭身竟又多了四節。他看準四人踏進鞭長半徑範圍的瞬間,手臂一抬,帶起了整個鞭子,先轉出一個舞花,隨即一個旋身,手腕一轉,將變化成十三節的鞭子橫掃了出去,逼得圍上前的四人生生退了開來,不過做到這裡也差不多是極限了,黃瀨要維持著不讓敵人近身不算難,可要再出手攻擊卻是不易,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

  青峰不覺得黃瀨只有這點能耐,光從開打那剎那的凌厲手段就可以知道這人不簡單。他打算再拖上一會兒,看能不能逼出黃瀨的底細,況且黃瀨暫時又沒什麼危險,他也樂得繼續躲著不現身,還在心裡一一評點黃瀨剛才的動作和招式──像那個舞花,嘖嘖、多餘!花俏!

  打破僵局的還是黃瀨。他一甩手臂,鞭子直往其中一人那裡破空而去,然而這卻不是普通地掃擊而已,黃瀨持鞭的手倏地一抖,改掃為纏,十三節鞭身飛速繞上那人的手臂,其餘三人見狀也顧不得自己的同伴,衝上前想搶在黃瀨下手前先反擊回去,這時黃瀨卻突然抬手往後一扯,生生把被纏住手臂的那人給拖了過來,接著一個箭步閃到那倒楣的傢伙身後,捉著他的後領將人往敵方刺過來的劍鋒送了過去。眼下想收回往自己同伴身上招呼的攻勢已經來不及了,只能被黃瀨順勢給擋下一記。緊接著幾個迴身,黃瀨扯著那人靈活地一拉,又再次推送出去,將另外兩個方向的攻擊以和剛才同樣的作法給阻了下來。

  黃瀨再次扳動了鞭把上頭的機關,這會一節一節的鞭身上轉出了細密而銳利的倒刺,他一手掐住了被他當作盾牌的那人的頸部,一手開始扭緊手上的鞭子,把到刺一點一點絞進那人的手臂裡,最後猛地往下一拽,嘶啦一聲扯下大片皮肉。黃瀨不再管這個已經失去戰鬥力的傢伙,在其他三人反應過來前隨手把人給扔在地上,一個縱身便往後退了數尺。

  看到這裡就算是青峰也不禁咋舌,沒想到這個他原本認為只是個普通花瓶的漂亮小傢伙是個這麼心狠手辣的角色,嘖嘖嘖,人不可貌相啊。

  青峰在一旁看戲看得很愉快,然而在下頭和敵人拚命纏鬥的黃瀨卻是快要抓狂。他今天能有這樣的表現已經是極限中的極限了,雖然沒太過期望青峰能趕回來幫忙,但豈知青峰還真的就沒再出現了,讓他本來就不多的希望徹底破滅。不過黃瀨其實還是有藏留後手的,可不單是他自己明白,連赤司都吩咐過要是能藏著多久是多久。況且對一開始就搶了先機全力攻擊的黃瀨來說,現在把這後手用出來並不會有顯著的效果。

  思及此,黃瀨也只得咬牙撐下去。

  突然一陣強風颳起,樹葉因風互相摩擦的細碎聲響裡頭挾著一絲突兀的金屬摩擦的聲音,只有短短的一瞬,但還是讓黃瀨給捕捉到了──那是拔劍出鞘的聲音。

  還有一個……他完全沒察覺到!

  黃瀨渾身寒毛豎起,直覺地一個矮身,雙手撐地翻了出去,堪堪躲過幾乎是緊貼著他臉側而來的劍鋒。然而那人的動作更快,手一翻又刺了過來,黃瀨在半空勉強擰過身子,卻還是差了幾吋,劍尖疾速往黃瀨的臉上逼近。

  這傢伙居然要打臉!黃瀨反射性地想,隨即有些佩服自己在這般危急的時刻還能夠走神,他倒是很想像剛才那樣再躲一次,但這對目前的他來說難度實在太高了。

  ──什麼啦我才不要看見自己被毀容的樣子!
  他心一橫,閉上了眼睛。




















*我的節奏超快der~我超快我超強(幹
*有些詞用的大概不太精準……請容我晚點再改(ry
*我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推進推進推進推進推進推進(崩潰MODE
*有BUG先緩緩,我怕我再拖下去真要三百年後才能把這ㄍ設定補起來ㄌ
*想說要寫就順手查了一下,九節鞭式常態,但也有七節or十三節的,為了讓黃瀨帥一把當然是九/十三節咖帥氣ㄚ(幹

*然後其他關於九節鞭(我只是想閒聊XDD這個可以跳過XD):

我國小是國術社的(對就是那個國術)那個社團是我小四才開的,一路練到六年級。敗我那時候超瘋金庸所賜,練習我練得之認真啊,ㄅ過國中之後變宅ㄌ(而且也沒有國術社了,後來我去ㄌ跆拳道←)所以學的基本上都荒廢了XDDD
刀劍棍拳我都練過XD精通到沒有,熟練勉強算(但現在通通忘ㄌ←)。不過因為九節鞭對小孩子來說很危險,都要最一開始就練,而且只有天份比較好的才會被選去練,到最後真正練起來的只有一個男生,每次校慶表演的時候哇那之帥的(?)我印象超深刻,整場都是九節鞭破開空氣的風聲和綢帶掃出去拍在空氣上的聲音,九節鞭幾乎是貼著那個男生的身體轉的,每次換動作的時候手臂抬起來再掃出去劃出來的那個由殘影構成的圓,哇賽←
表演用的九節鞭比較輕,而且通常鞭頭鞭把都會繫上綢帶(好像也有兩個分別不同色,不過我們這邊兩個都是紅色的)不只表演起來好看(O(欸)也讓一般觀眾知道到底鞭子揮到哪ㄌ(再O(欸)
練習用的就真的滿重的XD(你問我沒練怎麼知道的,ㄚ小孩子雖然聽說那個危險但都馬還是會偷偷跟人家借來玩一下←)也沒那麼花俏,然後啊表演用的鞭把前面會加上小刀,這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們才有這樣

總之我想講的是:九節鞭練好真的超帥的啦,而且還是範圍技內(肝前面廢話一堆
plus、被打到超痛ㄉ(OOOOOOOOOOOOOOOOOOO)而且一個沒弄好不小心經過被揮到還有可能會爆血(親眼目睹

講到這裡我深深覺得我小時候的生活……有點怪可怕ㄉ(欸

 2014_02_07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