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My dear diary

Category: ◆短篇/黑籃 > 青黃  

【青黃】My dear diary


*三人成腦,古人誠不我欺也(沉痛(幹
*黃瀨迷妹MODE
*日記體+腦洞體qq(what
*有點跳著講事件這樣,時間軸滿混亂ㄉ,因為我很混亂(幹

*以上講的都是騙人的TT我被我自己的腦給愚弄了嗚嗚嗚qqqqqqq(是怎樣
 



_月_日

  親愛的日記先生!我今天遇見了生命中的男神!o(≧∇≦o)(o≧∇≦)o雖然被球打到了有點不開心,但是男神好帥啊~超帥的!第一次見到有人可以像那樣打籃球的!
  然後啊、籃球看起來好像很有趣的樣子(*≧∇≦)之前還沒有玩過呢~明天馬上去交入部申請!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撐得比之前久?
  不過要是能和男神一起打球的話,就算很無聊我也會努力忍耐的!



_月_日

  籃球真的很有趣哦──不過啊不過啊、那個指導員太弱了啦!為什麼不是男神來當我的指導員呢!・゜・(つД`)・゜・男神還說那個指導員很強什麼的……我一點也看不出來!這樣的人真的是一軍嗎?太奇怪了!不過其他一軍的人都好強啊,如果想和男神一起打球的話,就必須和他們一樣厲害才行──看來還要更加努力!



_月_日

  小黑子超──厲害!(●>H<●)那個傳球到底是什麼啊!太神奇了!男神說的話果然是最正確的(●´艸`)
  大家好像都有自己擅長的招式……我該做什麼才好呢(つД`)



_月_日

  說不上為什麼……可是最近的大家感覺很不對勁,男神也很不對勁(´A`。)
  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嘛、我的直覺可是很準的!不過用在這種事上頭好像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p_・q)
  然後啊然後啊,男神來訓練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啦,1on1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Д⊂)超傷心的嗚嗚嗚嗚嗚日記先生!



_月_日

  男神不來練習好久了(=´;ω;`=)也都不願意和我1on1了
  又開始覺得無聊了怎麼辦啊日記先生(つд;*)籃球什麼的、模特什麼的,都好無聊啊,一點意思都沒有,男神不來好無聊啊
  後天要和哪所學校比賽啊?沒仔細聽小桃說啦嗚啊啊啊(゚Д゚≡゚Д゚)
  不過其實也不太重要啦,反正我們最後一定會贏的嘛──這次我一定要比小綠間還要早拿到40分(●≧艸≦)゛



_月_日

  小黑子一點也不開心,為什麼?全中明明贏了不是嗎?
  為什麼要問打籃球開不開心──只要贏了就好,贏了就會開心啊?只是操控一下比分嘛,這樣打球更有意思啊,為什麼要這麼生氣?(・ω・`)因為答應了要認真打到最後嘛,沒有意思怎麼認真打呢?
  好奇怪、沒辦法理解啦(PД`q゚*)
  男神還是不願意1on1啦(ΩДΩ)我明明沒有很弱!下次、下次一定會──



_月_日

  果然還是──。

  已經決定要去海常了。



_月_日

  ──哇啊,真不敢相信。這種東西、我竟然還留著嗎wwwwwww
  以前的我實在是……過分的無法形容呢,而且還毫無自覺,真是糟透了。
  雖然只是練習賽,但是我竟然輸了──還是真是、無法相信……這樣說起來,我果然是奇蹟裡頭最弱的啊ww

  好像有點可以體會小黑子的心情了。



_月_日

  ──絕對要贏!絕對。
  不會再輸了……這次一定要──雖然這麼說啦,但要對上的是小青峰呢,說實在的我一點把握也沒有啊www
  可是啊,日記先生。一直追在後頭實在太辛苦了。如果這一次還是不行的話、……

  我啊,已經、快撐不下去了啊。



_月_日

  真的……好不甘心啊……______明明都、都這麼──
  果然我的話是做不到的吧?是我的話、就沒辦法……只有小黑子才可以、______
  這樣自顧自的說這種話應該很不負責任吧,但是啊、日記先生……單方面的追逐真的太辛苦了,我、不想在這樣下去了……

  ___,對於你,我──
  再也、不__你了。



_月_日

  好慘啊……昨天邊寫邊哭,眼淚把字弄得一蹋糊塗,好多都看不清楚了啦(・ω・`)
  一回想起昨天就覺得超丟臉的啊怎麼辦啦哇啊啊啊啊啊。゚(。pдq。)゚。下次、下次絕對不會再發生的……大概吧[・ω・`●]
  然後啊,前辈們果然都是好人。(゚うェ´。)゚果然還是最喜歡海常的大家了(p´;ω;`q)雖然笠松前輩還是不願意接受我的抱抱,好傷心啊。

  昨天那頁可不可以撕掉啊……可是這樣對日記先生太可憐了( ´•̥̥̥ω•̥̥̥` )還是算了



_月_日

  好久不見日記先生ヾ(>Д<;))))
  這一陣子為了比賽好忙好累啊(((p´Д)゚o。前輩們都好兇殘哦,每天回家都累得倒頭就睡完全沒時間寫日記啊嗚嗚嗚──至於那個啊,為什麼在還有比賽的這時候有空(o・_・)ノ……關於這點、很抱歉暫時還不想讓日記先生知道呢,對不起啦日記先生
  最近啊、發生了很多難以形容的事……不過不打算全部寫下來哦(・ω・`)因為我自己也還沒全部整理清楚嘛,哈哈。
  日記先生……小青峰他啊,到底為什麼要做那種事情呢?
  我啊,是個很自私又很任性的人。我不喜歡失望的感覺,也討厭傷心難過的感覺。這種情緒太可怕太強烈了,快讓我變成一個連我自己都不認識的人了。我不想要、再體會一次那時候的感覺。
  算一算也已經兩次了。中國不是有句話說「事不過三」──是這樣用沒錯吧日記先生?
  我沒辦法再承受一次了。
  我很害怕。
  所以我什麼都不去想。這樣就很好。
  現在這樣就很好了對吧,日記先生一定也是這樣認為的。





  「笠松前輩……」不知道第幾次尋找未果,黃瀨回到民宿房間後淚眼汪汪地朝笠松撲過去,和往常一樣被笠松一掌按住了臉向後頭猛推,卻比平日難得鬆了鬆力道。

  「誰會在合宿的時候還把日記帶出門的!你是女孩子嗎?」笠松覺得有些頭疼,「──裡面有很重要的東西?」

  「當然有!」黃瀨聽了一下子挺直背脊,拋了個媚眼過去,「裡面可都是我對大家的愛的紀錄──好痛、好痛!前輩你幹麻踹我嗚嗚嗚……」

  「不想說就不要說!又不會有人逼你,幹麻說謊。」笠松看著自家王牌聞言馬上沉下臉噘起嘴地沮喪模樣,一時間有些心軟,他拍拍黃瀨的肩,說:「再去找一次看看吧。我會叫其他人替你留意的。」

  黃瀨在民宿四周又溜達了兩圈,還是沒有半點成果。一路上也沒遇到半個來合宿的其他學校的人,所以無從向他人打聽日記本的消息。不過黃瀨想了想也不是壞事,要是被人知道了,未免也太丟臉了──。

  然而上天總是殘酷的。

  「唷、黃瀨。你在找這個嗎?」

  背後傳來的熟悉聲音讓黃瀨渾身一僵。

  比起被其他學校的人發現並看見他的日記本,最讓他難堪的是某個學校的某個人發現並看見他的日記本--而那個學校、那個人,是桐皇的、青峰大輝。

  他最近明明沒做壞事啊嗚嗚嗚為什麼運氣超不好!早知道他今天早上就該用心看小綠間傳給他的簡訊!這一定是報應嗚嗚嗚!

  「什、什麼啊小青峰,我沒有在找東西啊。」黃瀨強裝鎮定地轉身,目光絕望地掃見青峰手中捏著的筆記本──那個還真的是他的!──,接著他強迫自己擺出再正常不過的笑容,穩下心神繼續道:「那個、前輩還有事情找我,我就先回──」

  「給我等一下,黃瀨。」

  才剛踏出一步的黃瀨下意識地縮回腳,隨即意識到自己行為的黃瀨心裡湧上一股強烈的恐懼感,他站在原地躊躇了一會,然後拔腿狂奔。

  「等、黃瀨──你這傢伙!」

  兩人一路追逐到住房區,黃瀨拐過轉角時正好碰見剛出房門的笠松,他哇哇大叫著撲向笠松,又被對方一掌給推了回去,慌亂之中黃瀨沒站穩腳步,一個踉蹌便和緊跟在後頭的青峰撞在一塊,黃瀨剛閃身想躲就被一把抓住了手臂壓制在懷中,青峰說話時胸腔的震動同時間傳到他的背脊來:「啊啊、是海常的前輩啊。」

  笠松皺起了眉頭,「你的態度還是一樣讓人……」

  「嗚啊啊啊啊啊啊前輩快點救我──」

  「都閉嘴!」笠松突然喝道,伸出食指用力戳向黃瀨眉間:「你都幾歲了,遇到問題就只會逃跑!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海常的王牌!連這種小事都處理不好──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還指望著前輩們替你收拾好嗎?」

  「──還有你。」先教訓完黃瀨,笠松接著轉過頭來瞪著青峰,「說話就好好用說的,動手動腳做什麼,把黃瀨放了。」

  笠松其實沒想讓青峰真的照辦──也不覺得他會照辦──,不料青峰當真訕訕地放開手,這倒是讓笠松吃了一驚,但他很快就歛下了驚訝的表情,「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說什麼,但是──如果你沒辦法坦率地把你要說的表達出來,那我勸你就不要浪費時間了,還是請回吧。」

  「沒有人有義務陪你玩這種浪費的追逐戰。」笠松意有所指地看了黃瀨一眼,最後對青峰補上一句:「晚餐前完完整整地把人還回來。」

  「是是。」青峰得意地咧開笑目送笠松離開,這才偏過頭去看明顯心情浮躁低落的黃瀨,整個人愉快的要命,「這下誰也救不了你了,嗯?」

  「給我滾遠一點!」



  笠松不清楚他們最後究竟談的如何。晚餐時間黃瀨準時出現在餐廳,帶著紅紅的眼睛和鼻尖,整個人看起來沒什麼精神,一副難過得要命的樣子。笠松見了心火頓起,半站起身才想找青峰算帳,卻見青峰幾步跟在黃瀨後頭,嘴角帶著點瘀痕和血絲,也是一臉凝重糾結的樣子。笠松見狀動作反而緩了緩,竟是沒有一點表示地又坐了回去。

  「喂我說──」坐在笠松旁邊的森山有些擔心的側頭過來想問那兩人的狀況,卻聽笠松道:「不用管他們……八成已經合好了。」

  「這樣叫合好?」

  「──誰知道呢。」

  話題的兩個主角選了同一張桌子坐下,然後試圖在面積不大的兩人座中努力取得和對方相距最遙遠的距離,接著埋首在各自的餐點裡怎麼樣都不願意抬起頭。直到青峰因拉扯到嘴邊的傷口低低嘶了聲,黃瀨這才勉勉強強地抬眼看了青峰一眼,可他的下一個動作竟是起身走出了餐廳。

  森山猛地回頭想問問笠松的意見,但笠松仍舊不為所動地享用晚餐,絲毫沒有想搭理這件事的打算。

  這時黃瀨又走了回來,手裡拿著簡便的醫藥盒。他看上去很不情願地坐到青峰身旁,手裡卻是溫柔地小心翼翼,他捧著青峰的臉,仔仔細細把那傷口給抹好了藥,再用OK蹦貼了起來。完成時兩人互看了一眼,黃瀨拿了他的醫藥盒又坐回對面去,安安靜靜的繼續吃飯。青峰沒有再動筷子,垂著眼睛不知道在看哪裡。等眾人好奇的目光都轉開的時候,青峰才倏地探過身去,雙手捧住黃瀨的臉,輕輕吻上了他的嘴角,黃瀨僵了一下,往後退了退離開青峰的親吻範圍,然後用力拍開青峰的手。

  「我沒答應你可以這樣。我剛剛已經拒絕你了」一對美麗的珀色眼睛圓睜,半是羞澀半是惱意,「……而且都是藥膏的味道!」

  「唔,抱歉。」青峰聳肩,「反正又沒人看見。」

  「是又怎樣!這又不是重點!就說了我拒絕你了!」



  「我就說吧。」

  「啊啊、還真的是這樣啊──不過話說回來……」





                「他們不會以為大家真的都移開視線沒有看見吧?」




















*劇情和我一開始跟朋友耍腦的設定完全不一樣。完全、不一樣(沉痛(欸)我再也不相信我的腦ㄌ嗚嗚嗚TT
*總之就變成這種奇怪的東西TT青黃到底談了什麼就先按下不表了,因為我自己也、還沒整理好TT(幹
*他們兩個超會糾結的不要逼我想他們到底要促膝長談什麼qqqqqqqqqq
*兩點ㄌ好想睡ㄛㄛㄛㄛㄛㄛ,拚著一口氣打完嗚嗚嗚
*早上再發,已累想睡qqqqqqqqqq

 2014_01_2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