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芬】臨界面上的我們如履薄冰

Category: ◆短篇/APH  

【典芬】

*bzzz還債
*給貼哥

*標題與內文無關
*只是個假文青(O(欸
*OOC注目
*第一次寫這個CP感覺真緊張
*明明人家是花夫婦,為什麼我寫起花都好像都枯了←
*花雞蛋取名字那邊有BUG,請、打小力點QQ
 



  貝瓦爾德是個異常沉默的男人。

  這點就連與他沒有多少交情的人都能輕易的觀察出來。不光只是因為本身過份嚴肅的面容的關係--儘管這的確是無庸置疑的主要因素--,他的安靜彷彿像是從靈魂深處滲透出來一樣,慢慢地、慢慢地就這麼把空氣給包裹住,然後輕輕地嚥了下去。這通常讓人感到一定程度上的侷促不安,因此鮮少有人會主動與他進行交談,除了其餘的北歐諸國。雖然表現出來的性格大不相同,但就本質上來說,他們都是同類。

  而提諾必須承認就算相處了這麼長的歲月,在某些他們四目相接的瞬間他還是忍不住會覺得害怕。就算明白對方從來沒有懷抱過一絲惡意,也絕對不可能會傷害他一分半點,但他就是害怕。或許就像冬日的冷風意外入侵領口、袖間時不由自主打起的冷顫--是不可避免也無法避免的。不管再怎麼樣喜愛冬季的人,當要面對無法預料而且無從抵禦的寒冷時,總還是無力的。

  大概是種本能。

  貝瓦爾德當然不會是那寒風。他拂過他鬢邊的指尖是溫熱的,貼在他頰邊的手是溫熱的,十指相扣時的掌心是溫熱的。輕輕獻上的親吻也是。溫熱的。

  可眼睛卻是涼的。

  和貝瓦爾德談話時提諾大部分的時間總是看向別處,又或是對方的手、下頜、背、後腦杓、脖頸……隨便哪裡都好,就是別看著那個男人的眼睛。深邃過分的眼睛。某個天氣晴朗的午後,提諾看了一些高掛在書店排行榜上的、內容充滿了曖昧不明的哲學和搧情華麗的詞句的暢銷書籍權當消磨時間,卻倏地靈光乍現,朦朦朧朧的想著:自己或許是害怕,害怕浸泡在那深沉的安寧當中太久太久,會讓自己忘記呼吸。

  就此溺斃在這樣強勢的寂靜裡。



  「芬。」

  沉浸在思考當中的提諾被這聲叫喚給嚇了一大跳,他猛地站起身子,整個人繃得緊緊的。手上卻莫名地沉了一沉,他這時候才想起他懷裡還抱著一隻在半路上撿來的小小幼犬,髒兮兮的,眼神卻異常明亮。貝瓦爾德先是看了那只小狗一眼,隨即把目光望向提諾,眼神裡意味著詢問。而提諾只覺得呼吸一窒,慌慌張張的轉開了視線,後頭的解釋也因為自己的過分緊張顯得喋喋不休,而其中絕大部分的內容都是互相重複的。

  芬。他又喚了一次,期間他停頓了會,問道:「你想養嗎?」

  提諾傻愣了半晌,最後低低回答了聲是。他感覺貝瓦爾德的指尖落在他的頰邊,輕輕地滑了過去,替他將髮絲攏到耳後。他的頭髮是淡金色的,貝瓦爾德的要略深一些。如果你問提諾誰的髮色是最好看的,他會露出困擾的表情猶豫好一陣子,然後靦腆的抿唇微笑,說「是瑞先生。」

  提諾總會忍不住在和貝瓦爾得對話時分神想些和當下無關緊要的東西,有時候是一些瑣碎的生活小事,有時候是遙遠的過去,極少數的時候是一些不太愉快的、冷冽的夢境。內容很單調,只有漫天的冰雪,不過不是堪斯地那維亞的,是西伯利亞。

  提諾並不喜歡如此。和貝瓦爾德相處的時光多麼珍貴,照理應該是要全心全意的,尤其是他憶起夢的碎片時。可是他偶爾也會小小慶幸自己的走神,太過專注於面前的這個男人的話,有時候會產生一種快要喘不過氣來的錯覺。

  他不懂為什麼。

  「……名字?」

  什麼名字?提諾很茫然,他怔愣著望向貝瓦爾德,直到對方幾不可聞的呼出一聲嘆息:「狗。狗的名字。」

  哦。提諾赧然的笑,「就叫他花雞蛋吧!」

  貝瓦爾德聽了沒有說話,只是僵了一張臉--雖然看上去和往常沒有什麼差別。但很顯然提諾並未覺得有任何不妥,他衝著貝瓦爾德微笑,看上去對這個名字非常滿意。

  「--嗯,花雞蛋。」

  貝瓦爾德屈服了。

  提諾看著貝瓦爾德在一瞬間柔和下來的雙眼,突然覺得有些心悸,接著是不解。瑞先生其實喜歡狗嗎?他不禁疑惑。

  提諾一向是個足夠細心的人。相對的也足夠遲鈍。



  事物在處於臨界點時性質向來都是極端的。像是黃昏與夜晚相接的逢魔之刻,黎明破曉前的黑暗。貝瓦爾德現在就像是融解的冰,抽走週遭的熱度轉化供給位能耗用,慢慢地、慢慢地,把自己融成一汪沒有稜角的清泉,一池不結凍的湖水。固液共存的這個時候是最涼最冷的,要是緊緊捏在掌中的話,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凍得滿手是傷。

  這點提諾隱隱約約是知道的。

  和貝瓦爾德談話時提諾大部分的時間總是看向別處,又或是對方的手、下頜、背、後腦杓、脖頸……隨便哪裡都好,就是別看著那個男人的眼睛。深邃過分的眼睛。

  所以他還不知道,不過很快的他就會知道。貝瓦爾德當然不會是寒風,可他的眼睛早已經是溫熱的,像他拂過他鬢邊的指尖,像他貼在他頰邊的手,像他們十指相扣時的掌心。像是輕輕獻上的一個又一個親吻。




















*我自己都看不太懂我在寫什麼QQ
*花雞蛋是、撿來的嗎?我有點忘記牠怎麼來的(喂

★然後關於BUG:
*花雞蛋的名字原本要叫成染血的花蛋,是在瑞典的阻止之下才叫花雞蛋的,真是、可喜可賀(??
*所以內文是錯ㄉ←


 2013_08_2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