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門之楊

Category: ◆短篇/自創  

【?】東門之楊

*原本是給學妹a小報a投搞,ㄅ過我寫到一半覺得這太凝重ㄌ,所以寫了另外一篇給她悶←
*一開始寫為了防雷(想說是什麼人都有可能看見的小報(ry)所以就沒有設定CP或性向了,可隨意帶入
*其實原本預計到第三段就是結局了(ry)但是想說都那麼凝重ㄌ還是給ㄍHE好了,畢竟是小報←沒想到一樣很(ryyyyy
*上禮拜說ㄉ三篇文的其中一篇就是這ㄍ

*又一ㄍ其實(ry)這是我國文課加分作業的另一個版本……至於交過去的那份當然是BG(ry
*前十句截選自張愛玲<金鎖記>,這是老師要求的,不要告我←
 



  天就快亮了,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天是森冷的蟹殼青,天底下黑漆漆的指有些樓房,因此一望望的很遠。他站在風口上,站了整整一夜了。儘管時節已是春末,夜晚的風卻還是冷得緊,整一晚上板著面孔又吹著冷風,他的臉早就僵得不像話。不過比起心裡頭那樣空蕩蕩的冷涼,這好似也不算什麼了。

  他知道自己該要死心了,但他捨不得離開。他總覺得下一秒那人就會出現在清冷的、長長的街道盡頭,縮著脖子,雙手抄在口袋裡,踏著小小的步伐慢慢地、慢慢地走到他面前來,然後抬起臉,或許是給他一個微笑,又或是朝他做出不耐煩的表情……但不論哪個總是好的。

  可這又怎麼可能呢?那樣一個率性妄為的、嬌貴的人,是不可能在這種時間起來的。或許等天再亮一些,他會在撒潑著不願起床的時候,倏地想起前一晚他忘記前往的約會,想起他說:「我會等到你來為止。」,想起他今天就要動身離開,再也不回頭。

  他知道那人定是忘了,畢竟那人從不把什麼事真正掛記在心上。也許他早該在入夜時就拂袖而去,但他總怕那人只是稍稍晚到了些,見了約定地點沒人,不免好一陣生氣傷心。他絕計是不忍心讓那人難過的,於是這一等便從傍晚直到天明。

  那人大概是他這一生的劫,是他上輩子欠下的債。他自嘲地笑了笑。就算那人再怎麼不領情,他仍是會巴巴地湊上前去,恨不得把整個世界都攏在掌心裡,全捧到那人面前讓他慢慢地挑。

  太陽已經完全升上來了,他看了看錶,是時候該走了。可他猶豫了好半晌,竟是挪不開腳步──要是那人醒了匆匆忙忙趕來呢?他說了會等的。原本惶惶不安的他一想到這裡,心便突然就寧定下來了。是啊,他說要等的。縱使他曾經說了千百句謊言,違背了無數個承諾,然而只要是在那人面前,就算是天大的騙局他都會讓它成為現實,不管以什麼為代價,義無反顧。

  ──總有些情感是沒有理由的,未見得愚,只是太痴。

  他又看了下錶,這下子徹徹底底是趕不上了,可他心底卻沒有半分後悔。若是他現在就離去,怕是真要記掛著一輩子放不下。太過強烈的想望終會變成一種迷障,但他心甘情願陷在這樣的魔怔裡,只盼長醉、不願醒。

  不願醒。

  他長長地呼了口氣,回過身來不再看向那個他殷殷期盼的路口,卻猛地膯大了眼睛。那人就站在他身後二十來步的地方,睜著一對乾淨的眼眸,半張臉掩在披纏得凌亂的圍巾當中,讀不出半點情緒。那人的雙手抄在口袋裡,垂著頭,踏著小小的步伐,慢慢地、慢慢地,一如他所期望地走到他面前來,卻沒有抬頭。

  我是故意的。那人的聲音大半都埋在圍巾裡,聽上去有些模糊不清,「我是故意的。」他又強調了一遍,把頭垂的更低了。可他還處在失而復得的驚愕當中,愣是半天也給不出個回應。那人看了就不高興了,憤然道:「當初自顧自地決定要走,現在還在這裡等我做什麼!……眼下都這時候了,你想走也走不成了!」

  「……不走便不走吧。」他喃喃道,「離了你,太難受。」

  那人呆了下,隨即故作鎮定地抿著嘴唇,卻止不住飛快在頰邊蔓延的緋色。最後那人狠力踢了那人一腳,卻是一副尋求安撫似的撒嬌姿態,「這種時候才要說好聽話……說要走的是你,現在又說不走了,尋我開心不成!」

  「說好了要等你到你來為止。」他探手過去想握那人的手,但被躲開了。那人板著臉一副生氣的模樣,但若是仔細瞧了的話,會見那人一對薄薄的耳尖,在他沉靜的目光下,一點一點沁出了宛若胭脂一般的顏色。

  「──我知道你會等我。」那人囁嚅著,「所以我才故意來遲了的。」

  「你要是肯來,就是遲了一星期也無妨。」他滿不在乎地笑,那人抬眸瞪了他一眼,復又低下頭去,「你一定會等我……所以我要是遲了,你便走不了。」

  那人沉默了一會,終於抬起頭來看他,一臉心虛和徬徨混雜在一塊,看上去竟像是要哭了一樣,「我不想你離開。」

  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眼前發生的一切實在超出他的期望太多太多了,這讓他有那麼個瞬間想要得意地大笑出聲。他甚至懷疑這會是不是他上了火車以後,在悵然之餘所做的最後一個美夢,美好地讓他幾乎快掉下淚來。

  「不走了不走了。」他說,「便是你要趕我,也不走了」

  說完他又伸手過去,想再去拉那人的手。那人埋怨似地說了句「誰要趕你了」,口氣很是不悅,可這次卻沒有躲開,被他牢牢抓在掌心裡。




















*裡面些句子取自我很喜歡瓶邪同人(ry)但這不是瓶邪,不過要這樣想也是沒問題的啦……嗎?(欸
*標題<東門之楊>出自《詩經.陳風》,內容簡單來說就是「我已經從黃昏等到半夜了,人ㄋ!」這樣(X)不過<東門之楊>的主角比這篇的苦逼,因為最後等半天人家還是沒有來(ry
*我只是想裝ㄍ文青而已(幹

 2013_11_0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