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抱病之軀

Category: ◆黑籃/妖物語 > 衍伸  

【青黃】

*接《夜逃》

*各種老梗的集合體(O
*明明是青黃卻有一半以上的篇幅都在讓青峰耍帥,Why??我明明是個黃瀨廚:(
*不是重點的動作場面有點多,相對的也有點、糟(欸

*後半部不高能(?)R15注目
*其實這篇只是為了那個R15而生的(幹
*然後ㄚ原本還有一小段尾篇,但是不影響所以還在考慮要ㄅ要寫出來
*等我還完ASK上的債再來討論ㄅ←


 


  隔天黃瀨就發起了高燒。

  早上青峰把人從被子裡挖出來時愣是給手底感受到的高熱嚇了一跳。這一路上黃瀨沒少受過風寒,可從未像今日這樣嚴重。如果情況允許青峰是想在多待幾日的,但他們正處於被窮追不捨的追殺的狀況下,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太久顯然不是明智之舉。然而他們現下借宿的小村莊距離下一個城鎮大約還要一天半左右的路程,中間隔著一片小樹林和幾處不算太高的小山,若是全力趕路的話青峰有信心能將時間壓到半天再多一些──但這是在沒人攔路的前提之下。可昨夜的動靜實在太大,青峰壓根不信敵方不會追蹤過來。

  想了半天,青峰決定還是照原定計畫趕路。他在出發前放出了式神分別連絡了赤司和綠間,盼著他們之中的誰可能剛好在這個區域附近。不過──

  ──想也知道不可能啊。青峰忍不住嘆息,他怎麼偏偏就攤上這種傢伙?青峰滿腹無奈地
把燒得昏昏沉沉的黃瀨拎上馬,想了想,按著黃瀨的背脊讓他趴伏在自己懷裡,確定他不會摔下去後才策馬離開。



  不出兩刻鐘便來了人。青峰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可他沒有停下,也沒有拔劍,反而去解黃瀨盤在腰上的軟鞭。青峰先是甩了幾下試試手感,下一秒他的手腕倏地一轉,軟鞭挾著勁風朝前方破空而去,隨即他感覺手底的長鞭一緊,像是纏住了東西。青峰使力猛地一拽,生生把藏身在樹間的人給拖到馬前。那人眼見馬蹄逼近,不住地開口求饒,可青峰只是冷笑了聲,一扯疆繩讓馬直直往那人身上踏上過去。

  死亡也不過是幾聲骨頭盡數碎裂的脆響。

  「真是浪費時間。」青峰啐了一口,卻在這時突然勒住了馬。他伸手探向腰間的長劍,拇指輕輕將配劍推出劍鞘。

  忽地一陣強風颳起漫天落葉,與此同時一道身影衝了上來,青峰反手將劍抽出,一招劈開了迎面撲來的敵人,接著他調轉劍柄,在另一人從樹叢裡竄出的瞬間將劍刺入來人的咽喉。這個當口又是一個追兵趁隙攻上,青峰急急把劍抽出,看都不看的往那人猛力擲去,只聽得一聲慘叫,那劍竟是硬生將那人釘在後頭的樹幹上,生生把人刺了個對穿。

  還有六個。青峰從背後解下以錦緞包裹的長刀,揚聲喝道:「喂、剩下的!該滾出來了吧!」他的聲音在林間迴盪,但回應他的只是一片寂靜。這惹得青峰有些惱火,他垂手讓刀尖指地,被注入妖力的長刀一震,發出像是金屬共振一般的清鳴,刀面上倏地爆起一片電光,青峰使著巧勁一甩,長刀斜斜射入前方不遠處的地面中,大半個刀身都沒了進去。在刀身上流轉的電光順勢流了下去,往四面八方溢散,電流入地的瞬間隨即炸開化作大片蒼雷,伴隨著高溫而灼目的光,在林中引起一陣陣轟鳴,把那六人慘烈的哀號都壓了下去。反觀青峰一派淡然的待在刀氣撐起的結界裡,還好心的伸手掩住了黃瀨的耳朵好擋去噪音。

  直到最後一點雷光消沒下去青峰才策馬上前,彎身拔起插在地上的刀,又去取回那把還釘在敵方體內的劍。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在黃瀨那長長的袖子上偷偷撕了一角,胡亂把劍上的血跡抹了乾淨,接著一個響指燃起火燄,把那片衣料給燒了,這才揚長而去。



  不知道老天是故意作對還是想幫助他們。當青峰騎著馬飛快地越過了第二座山頭時,天空開始下起了大雨。這讓青峰不得不慢下速度,盡量找有樹蔭遮蔽的地方前行。儘管雨水會洗去他們一路上留下的氣味和蹤跡,可是在這種有病人的情況下,下雨就代表他們一定得找個地方先避一避才行,青峰有自信自己就算淋了一夜的雨隔天依舊能活蹦亂跳的,但黃瀨他可不敢擔保──平常就已經很容易染上風寒,更何況現在他還高燒著。

  真是麻煩到極點。青峰嘖了幾聲,雖然想快點趕到鎮上,但幾番權衡之下他還是決定先找個避雨處稍作休整。

  青峰的運氣不錯,沒多久就發現了一個天然山洞,裡頭很高很深,但是並不寬敞,兩個人同時在裡頭的話得要稍微擠著身子才行。不過那個唯一會抱怨的人正燒得昏天暗地的,也沒什麼機會可以抱怨了。青峰把還在昏睡的黃瀨從馬上拎了下來,先是替彼此換了身衣服──青峰猶豫再三,還是又撕了黃瀨的袖子,這次是拿來當作毛巾用了──,接著到外頭去尋了一些沒那麼潮濕的樹枝回來升起了火,忙活了半天青峰終於能好好地坐下來喘口氣,他倚著山壁仰頭望向洞頂,木然地發起呆來。湊在青峰邊上的黃瀨睡著睡著慢慢地滑過來倒在他肩上,青峰也懶的伸手去推開,只是體溫頗高的黃瀨這麼一躺,連帶的讓青峰的肩頭也跟著燙了起來。

  算了,他忍。誰讓他就這麼倒楣碰上這傢伙。青峰再一次嘆息:「媽的,我一定是上輩子欠你──」然而這時黃瀨的睫毛卻顫了兩顫,他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掙扎著想要坐起來。

  不是吧,剛說人家壞話就被人聽到。青峰見狀忍不住愕然地低咒了幾句,但還是伸手扶對方起來。

  果然是上輩子欠的。

  「水……」黃瀨啞著聲音說,抬手攀住了青峰的上臂,「──這裡是?我、……又生病了?」

  青峰撈過水壺湊到黃瀨嘴邊,看著他喝完了才回答:「對。還發燒呢。現在我們在路上的某個山洞裡。」

  黃瀨垂下眼睛,囁嚅著說了聲對不起,然後把自己縮了起來。青峰被這個反應給弄得摸不著頭緒,他以為黃瀨是燒得更嚴重了不舒服,於是探手過去碰了碰黃瀨了臉頰和額頭好探量一下溫度,可他的手卻被黃瀨輕輕挪開了,黃瀨一臉想哭的模樣,但似乎拚命忍住了。

  「……你做什麼啊。」青峰有些忐忑,「會冷?還是不舒服?」

  「我是不是、很沒用……」黃瀨吸吸鼻子,語氣低落,「沒了妖力我什麼也做不好,而且一直生病──」

  「啊啊,你沒事想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做什麼!」青峰沒好氣的打斷他,「誰不會生病!不要廢話,有這種閒工夫還不如多睡一下。」

  「可、可是……」

  「閉嘴,睡覺。」青峰硬是把黃瀨的頭壓上自己的肩膀,不容分說的道:「給你三秒,不睡你等等也都不用睡了,直接上路。」

  黃瀨還想開口,卻被青峰的眼神給瞪著硬是把話嚥了回去。但在病中也真的是累了,黃瀨很快的又睡了過去。



  青峰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跟著睡著的。

  再次醒來時他是給壓醒的,前胸被壓迫著的悶脹感讓青峰忍不住發出一聲痛苦的低吟,他睡意朦朧的睜開眼睛,視野當中只看見了燦金色的髮頂。睡著前還坐在他身側的黃瀨現在竟整個人趴伏在他懷裡,還很自然地把頭枕在他的胸前。原來兩人並肩時青峰就得稍稍屈起著腿才勉強能好好坐下,這下子黃瀨又和他擠在一塊,兩人幾乎是緊緊貼在一起無法動彈,也難怪會睡不安穩。青峰伸手推了推安然熟睡的黃瀨,但黃瀨只是迷迷糊糊地應了聲,偏過頭去繼續睡了。

  青峰可沒有讓黃瀨繼續躺在自己身上的打算,他揪住黃瀨的後領硬是把人扒了起來,卻見黃瀨顫著眼睫,含糊的喊著冷。青峰聽了馬上把手貼上黃瀨的頸側,可手底的分明燙得要命。

  「喂,你很重欸。先給我起來啊──」

  黃瀨感覺自己的手心發燙,但冷意卻從骨子底一股一股地滲了出來。在迷茫間他發現自己正被從唯一的熱源上剝離開來,他無比驚慌地撲了回去,死命抱著不肯放開。

  「不要一直過來啦!你很熱欸!」

  青峰半真半假地抱怨。秋天的夜還是涼的,青峰不能否認體溫偏高的黃瀨窩在他懷裡的感覺正好,像是擁著一個柔軟的懷爐,暖呼呼地勾起醉人的睡意。但是青峰很早以前就明明白白地告誡自己:除非必要,否則避免一切和黃瀨過久的肢體碰觸。

  至於為什麼──

  「媽的就說了很熱──下去下去!」青峰試著把人推下去,但又不敢太用力怕傷到對方,結果當然是一點效果也沒有。互相推擠對抗的過程中黃瀨為了不被拽下去,不停地在青峰身上扭動掙扎,緊貼在一起的下腹處被時不時地被蹭過去,撩起一陣酥麻的顫慄。青峰的腦裡頓時一片警鈴大作,他死死掐住黃瀨的腰,目光凌厲的瞪著對方。

  「我只警告一次,黃瀨涼太。」青峰的聲音倏地沉了下來,「我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現在、馬上、給我下去!」

  然而黃瀨只是一臉純良無辜的茫然,燒得發昏的腦袋根本無法理解青峰話語裡的涵義。他現在只想用盡辦法貼近身下的熱源好趨走身上纏人的寒意,其他事情暫時沒有餘力去思考。

  見黃瀨一時半刻沒有打算繼續糾纏下去的動作,青峰以為他聽懂了自己的警告,於是稍稍鬆開了禁錮在他腰間的手,沒想到黃瀨一下子掙開了又撲了上來,青峰重重喘了聲,粗暴地扳起黃瀨蹭在他懷裡的臉,一個字一個字從喉底迫出來:「是你逼我的……」



  篝火徹底熄了。

  柴枝燃盡前最後爆起一瞬微弱火光閃得黃瀨稍微清醒了些,但很快地他又陷入一種躁熱的飄然中。青峰探入他衣下的手很熱,撫過的地方也像是跟著點起了小片火花,又燙又麻。黃瀨不明白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只知道身後越發濕濡黏膩的感覺很不尋常,他忍不住疑惑地低語著「為什麼」,下一秒一個更加熾熱的東西突入他的體內,黃瀨低聲哀鳴,用力攀住青峰的肩背,疼得連指尖都掐白了。看這樣子青峰箝著黃瀨的腰一時沒敢妄動,黃瀨的臉貼上了青峰的頸側,青峰隨即感覺到頸邊的肌膚一片濕意冷涼。

  「好疼、好疼──」黃瀨抽泣著,「什麼……小青峰、什麼……好可怕啊……我不要──」

  「乖……忍一下就好。」青峰低聲道,湊過去親吻黃瀨的頰側和耳畔。

  青峰覺得自己的腦袋一定和黃瀨的一樣都燒壞了,不然怎麼會在這種亂七八糟的狀況下衝動地把人給吃了下去。

  黃瀨的體溫隔著衣料傳了過來,燙得讓青峰感覺自己幾乎快失去理智。

  深而高的山洞裡迴音特別響,青峰這時才發覺這也是個缺點。就算黃瀨在怎麼壓抑著唇齒間溢出的破碎呻吟,蕩回來後都被放大了數倍,惹得青峰一時沒忍住加重了力道,換來黃瀨一聲哽咽的哀吟。

  媽的。他一定是瘋了。青峰自暴自棄地想,卻是越發用力地頂了上去,黃瀨只能啞著聲音喘息,手裡緊緊揪著青峰背後的衣料。

  黃瀨絕對會把他殺了。

  全身酸軟無力的黃瀨只能乖順地任青峰擺弄,原本還陣陣發冷的身子現下熱得讓他快喘不過氣來,他推開同樣熱得嚇人的青峰,卻被生生拖了回去,從體內深處竄起的快意折磨得他不停發抖,他死死抱住青峰,無法遏止的情熱痛苦卻是歡愉,黃瀨忍不住弓起背脊,吐出更加柔軟的呻吟。青峰抬手撥開黃瀨額上汗濕的碎髮,心下一動,把唇貼了上去。

  「我該拿你怎麼辦……」

  黃瀨突然覺得很害怕又很難受,他猛地搖著頭,在青峰懷裡瑟瑟打顫著,眼淚隨著青峰越發不加節制的動作撲簌簌地掉。

  「不要、不要了──出去……出去──」他嗚咽著喊青峰的名字,抗拒地用掌去推青峰的下顎,略長的指甲抓扒著青峰的唇側,細細麻麻的刺痛感激青峰腦袋一熱,他掐住黃瀨的腰和腿根,一寸一寸壓進了更深處。黃瀨低聲尖叫,整個人癱了下去,抽咽著說不出話。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青峰染著情慾的聲線低沉沙啞,熾熱的吐息呼在黃瀨耳邊,惹得他又忍不住又發起抖來。

  「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的……是你逼我的。」

  「……不是……不是、我沒有──」

  「你有。」青峰瞇起眼睛,裡頭燃著噬人的火光,「你知道我這一路上都在想什麼嗎?嗯?」

  青峰輕笑,語氣極輕,聲音嘶啞,「──我想上你,黃瀨涼太。」

  黃瀨愕然地瞠大眼睛。

  「樹林裡、湖邊、馬背上……你知道嗎?就是你這張臉……」青峰的手撫過黃瀨的臉頰,順著輪廓滑到脖頸、前胸、柔軟的腹部,最後是兩人交合的地方。黃瀨垂下眼睫,緊張地繃起身子攏起雙腿,卻硬是讓青峰掰了開來。

  「有多少人想看著你這張臉扭曲哭泣的樣子,你從來不知道吧……」

  因此總是擺出那副令人惱火的、天真無辜的樣子,純然地讓人想擰在掌心裡給揉碎了,再一點一點地嚥下去,好融進周身的血骨靈肉當中。青峰扣著黃瀨的臉,強迫他抬起頭來,可黃瀨還是歛著眼睛沒看他,只是一對長長的眼睫飛快地撲搧著,像是一雙掙扎欲飛的蝶。

  「現在才害羞已經來不及了,涼太……」青峰低頭親吻那片輕輕顫動的睫毛,「我說的讓你覺得害怕了?」

  「不是……」黃瀨輕喘了聲,面頰更加通紅,「小青峰的、手……」

  黃瀨咬著下唇,說不下去了。

  青峰看著汗水淋漓伏在他懷中的黃瀨,想起第一次見到黃瀨時,對方同樣也是濕淋淋地撲在自己懷抱中的模樣。青峰低笑了幾聲,把臉湊了過去,看著黃瀨浸在一片瀲豔水光裡的眼睛。

  「──反正就算你怕也沒辦法。從現在開始你已經是我的了。」





















*感覺是ㄅ是很沒有搔到癢處ㄚ,但是我才不會詳細ㄉ寫出來ㄋ(被揍
*整整花了我兩面A5ㄚㄚㄚ青峰大輝你!!很好!!X( (what
*各種羨慕嫉妒恨啦QQ為什麼我的幻肢不能變成真ㄉ(幹

 2013_10_06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