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作戲與調情的差異

Category: ◆短篇/黑籃 > 青黃  

【青黃】作戲與調情的差異

*OOC
*總覺得哪裡怪怪ㄉ
*請原諒一個快睏死ㄉ人←
*大約20+快30左右的青黃
*雖然年齡擺在這了,但還是兩個幼稚鬼(欸
*穩定交往中←
*我這邊ㄉ青峰會做菜,因為有時候(?)黃瀨不會
 



  一只燭台,兩副餐具。


  青峰大輝今天梳了頭髮穿了西裝,難得把自己整得人模人樣的,可全套裝備都到齊了,卻惟獨不見那領帶──青峰是故意的,他從來不願意好好地將那小小的領帶給繫上。於是他的襯衫領口就這麼漫不經心地敞開著,露出鎖骨一帶的深色肌膚。倒也虧得他足夠帥氣,這樣子要是讓常人穿起來多半讓人覺得漫散失儀,可他穿著就是比別人多了幾分瀟灑。而黃瀨涼太每每見此總是會取笑他是個當黑社會的好料子。

  對此青峰每次的回答都一樣:「你見過這麼帥的黑社會嗎?」

  見過啊。黃瀨哈哈大笑,「我眼前就有一個。」

  青峰忘了之後怎麼收尾的。互毆?接吻?拌嘴?反正不管選了哪一個,最後結局通通都會是一樣的。

  樓下的門鈴響了。青峰沒有馬上去應門,而是對著鏡子撥弄了下頭髮,又整了整領子,挺著背脊看似一副穩重模樣,踏步下樓的步伐卻是急急忙忙,毛躁得像個十幾出頭的青春期的孩子。

  在他面前青峰永遠都是以前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青峰站在門前先是深深呼了口氣,接著才裝作一派淡然的打開大門。門外的黃瀨推了推遮去他大半張臉的時髦墨鏡,衝著他微微一笑。

  「嗨。」黃瀨假意地露出生疏的模樣,活像是相親完隔兩天便去對方家中作客的矜持的妙齡女子。

  青峰最不擅長應付這種類型的人。淡定的假面具只維持了不到一秒鐘便碎裂崩解,他一把將人扯進屋內,順便將一個不甚溫柔的吻當作見面的招呼。

  「今天的假裝就到此為止吧。」黃瀨說,「小青峰和我不一樣。氣質這種東西是裝不來的~」

  黃瀨背在後頭的左手此刻悄悄用了食、中指比了個叉──他才不會說青峰現在這樣英俊不羈的氣質太令人垂涎了,不行不行,必須禁止。

  「隨你怎麼說。」青峰翻了個白眼。

  青峰領著黃瀨到餐桌就坐,還特意為他拉開椅子,引得黃瀨又是一陣笑,而且過分地笑得直到滿臉通紅。終於在青峰快要惱羞成怒以前黃瀨收下了這難能可貴的、極其紳士的服務,並把青峰遞(正確來說是砸)過來的潔白方巾抖開鋪在腿上。

  青峰大廚、青峰大人。黃瀨雙手撐著臉頰,滿臉討好地喊著,「你今天好帥啊最帥了!世界第一最帥唷!所以啊……嘛嘛、晚餐是什麼?」

  青峰大輝第一次想在自己生日的時候殺人。


  酒足飯飽其實也不過是半個小時之內的事。儘管表面上把餐桌佈置成像外頭西餐廳的模樣,人也裝扮得整齊體面,但就本質上來說他們只不過是兩個在自己家裡用餐的大男人,優雅還是禮節什麼的,根本就不需要──更何況吃飯就是戰爭,戰爭啊,講究的只有兩個字:快、而且狠。

  尤其當你的情人非常幼稚並且不會因為你們之間的情分而多留半口食物給你的時候。

  於是一頓飯吃下來早已杯盤狼藉。黃瀨原本看見青峰撤去西裝外套,挽起袖管端過盤子的樣子時還覺得心裡一整個被帥得小鹿亂撞,恨不得連飯都別吃了直接進階來做些什麼吧。可果然人只有在面對生死存亡關頭才會露盡真面目,在飯點時候的男孩子更是如此。暫且不提黃瀨吃下第一口飯菜時的瞬間變節,也別說青峰動刀動叉動真格地發狠搶奪,就結果論總歸還是不錯的,在他們總算填飽肚子也填回大腦的此刻,他們又穿回了成熟文明人的外皮。

  桌上的用具和零碎擺飾全都撤下了,不過那沾到各種湯汁的桌巾因為實在沒有替換的,為了不破壞氣氛兩人難得有了共識:只權當它不存在。眼下時機正好,氣氛也正好,黃瀨善用他的好皮相溫柔再溫柔的笑了,送上他包裝得精美的禮物。

  何奈他想誆騙的男人早已免疫,僅是挑眉,「這是什麼?」

  眼見計謀無效,黃瀨於是也恢復了他私底下一臉散漫的小樣子,「自己打開來看啊。」

  青峰三兩下撕開包裝,無視黃瀨在一旁「一片心意就這麼被輕賤」的哀號,裡頭是一雙青峰猶豫是否該下手已久的限量版球鞋,第一時間青峰簡直樂壞了,但他像是想到了什麼,抓起鞋子看了看,確認了型號,神色複雜地板起了臉。

  黃瀨涼太。他乾巴巴地叫,「你拿我的卡去刷的對吧。」

  肯定句。

  「──小青峰你怎麼知道的!」

  感嘆句。

  「你這個白痴帳單正大光明丟我桌上呢!我還在想什麼時候你多了雙鞋我不知道,結果是到這裡來了!」

  黃瀨連忙陪笑,「反正小青峰有收到禮物就好啊~今天可是你生日欸不要計較那麼多啦!」

  完全就是一副作勢欲逃的樣子。

  「好意思說!你這傢伙給我回來!」

  青峰很快地撲了過去,但是黃瀨動作更快,早在青峰發話的當下他就竄到了門口,他回過身來遠遠朝青峰拋了給飛吻,補了句「謝謝招待」便打開門逃之夭夭。

  青峰陰著張臉佇在門前卻沒有追出去,他不過是環著雙手地站著,等。

  這一等便是十幾分鐘過去。門鈴在青峰的瞪視下終於又響了起來,聽上去卻是一副膽顫心驚的虛軟長音──可見按門鈴的人有多麼不願意按下去。

  青峰狠狠把門拉開,只見黃瀨可憐兮兮的站在那,看天看地就是不願意看青峰。

  「回來的真早啊。」青峰哼笑道。

  「我、我……」黃瀨囁嚅著,「人家的鑰匙沒帶出來嘛。」

  青峰惡狠狠的瞪著他,黃瀨則是抬眸用滿目水光小心翼翼的看過去,還適時而恰當的順便紅了眼角紅了鼻尖,青峰心知他是演戲裝傻,但還是狠不下心腸,他拽住黃瀨的手腕把人拉了進來,往他通紅的臉頰上落下親吻。眼下的那小片肌膚很嫩,青峰喜歡用唇去磨娑那個地方,這個動作總能換來黃瀨全然乖順的窩在他懷中,柔軟而毫不帶刺的模樣。

  儘管只有那數分鐘,也已經足夠令人敗下陣來。

  「我知道你還租了影片,放在電視右邊的第三個抽屜裡。」青峰稍稍做出了讓步,「假設現在我們看完了影片──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是我們該做的?」

  黃瀨一副被哽住的樣子,貨真價實的紅了臉龐。




















*我知道斷在這裡很夭壽,但她就、只到這了

*結論(?)↓
*他們其實根本住在一起,從一開始他們在那邊開門來開門去欸你來喂我走了只是想裝裝他們還在同居前ㄉ熱戀期的生活情趣←
*很顯然他們演不下去了←(欸

*青峰巨巨生日happyㄏㄏ

 2013_08_3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