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名為愛的魔怔

Category: ◆短篇/自創 > 清末  

【自創】名為愛的魔怔

*清末+望族
*無血緣兄弟+年上
*不過這篇看不太出來什麼清代背景就是了XD
*看不懂是正常的,我又沒有放設定(幹
*BUG應該會爆多的←
 



  年紀稍長後,東侯望漸漸有些抗拒踏入他那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的房間裡。這並不代表他們關係不佳好或是頗有嫌隙,相反的,他們的感情極好,但卻也是這點讓逐漸長大的東侯望感到困擾。

  他的弟弟從小就體弱,好幾次病重時更是在生死關頭徘徊,因此這位東侯府的二少爺幾乎是足不出戶的,房間裡頭也時時燃著藥香,香氣清淡,時間久了整個室內朦朦朧朧的,兩個孩子會試圖用小手驅開那片籠罩的輕煙,但過不久那陣薄煙又再次攏了回來,於是他們又伸出手拚命搧啊搧,直到兩人的手臂都痠疼不已才願意停下。小時候的東侯望曾想,書中所述的仙境大概就是如此吧,如此香氛四溢、薄霧飄渺。可越是長大東侯望卻覺得這景像在他心裡悄悄變了調,明明是舒心的薰香卻硬是多了些許勾人氣味,他有時候看著東侯盼從深青色大翻袖裡露出來的、蒼白而病弱的纖細手腕,只覺得心頭一陣猛跳。

  今日東侯盼狀況很是不錯,難得有興致窩到窗邊的榻上透透氣。時節已是春末,他卻還是披著冬天的厚重狐裘,毛茸的立領襯著尖尖的下頷,看上去臉更小更稚嫩了。東侯望走上前去把手爐點著了送到他手裡,捏了捏弟弟的掌心,冷冰冰的。

  「怎麼還是這樣涼。」他輕嘆,「我們回裡屋裡坐,別吹風了,嗯?」

  性格和自身體溫一樣冷涼的東侯盼只是輕輕點頭,斂著眼睫沒有說話。東侯望幫他攏緊了衣襟,將他整個人裹進了裘衣裡,連片肌膚都沒肯露出來。東侯盼蹙了蹙眉間,試圖想把手從裡頭掙出來,這下卻把領子給掙開了,沒了固定的狐裘刷地落地,接觸到仍帶著點涼意潮氣的空氣的瞬間東侯盼重重打了個冷顫,小聲吸了吸鼻子。

  「看看你。這下又得著涼。」

  東侯望馬上拾起那厚重外袍,將人嚴嚴實實的包了起來,「都要十五歲了,還是這樣小孩子心性。一雙手涼絲絲的偏生要露出來,要是以後哥哥不在,誰給你捂暖去?」

  「……你會去哪裡?」東侯盼猛地揚起眼眸,清澈的眸光看得東侯望一陣心慌,他只好低下頭去把東侯盼的雙手攏在掌心裡,慢慢的替他捂熱,「過幾年父親就要把生意交給我了,經商的人,哪兒有錢賺就往哪兒去,或許往北去,或許向南走,但總是離家裡頭遠的。」

  「那就沒關係了。」東侯盼同樣低下頭,看著哥哥膚色健康的寬大手掌,「那就沒關係了。我會學著自己點手爐,我會把衣服攏好不讓手露出來,等你回來。那時候你還是願意幫我把手捂暖嗎?」

  「願意,怎麼不願意。」

  「你跟姆媽說會保護我,會照顧我,是不是騙人的。」

  「不騙你。哥哥有哪次騙過你。」

  東侯盼又揚起眸來看他,「可是你以後要是成親了就不會管我了,你只管你的媳婦兒,只管你的孩子。」

  那對乾淨的眼睛總是讓東侯望心頭紛亂,大而亮的瞳仁純如濃墨,浸在柔軟的水光之中,在東侯望眼裡分明一副招人的模樣,他說的對,他怎麼放心的下。他無法想像未來會有一個他得稱做弟媳的女人來照顧東侯盼,也無法想像自己會擁有一個女人,跟他一起擔起照顧東侯盼的責任,這樣太奇怪了,他的弟弟還這麼小這麼脆弱,輕輕用點力就會碎了,他得看著他,他得照顧他,把所有最好的、甚至是他自己的一切,都給他。

  「不會有那一天的。」東侯望聽見自己的聲音這樣說:「哥哥不成親,一輩子就顧著你。」

  有種奇異的滿足感在心裡頭瘋狂滋長,東侯望有些想笑,他知道這種情感是不對的,他不會告訴任何人,包括他捧在手心的弟弟,「這樣好麼?」




















*我的私心完全暴露,我喜歡病美人←

 2013_08_3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