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行蹤敗露

Category: ◆黑籃/妖物語 > 衍伸  

【青黃】行蹤敗露

*妖物語設定
*狼妖(青)x狐妖(黃)
 



  話說近日的巡查比起以往苛刻了許多啊。酒館裡頭眾人紛紛私下議論著,凡是進出城口國境的,就算是皇族的車貨也沒得商量,搜得那是一個嚴嚴實實啊!

  就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需要這麼大費周章的!我們這些做商的可給帶累慘了!其中一人忿忿的吆喝著,端起薄瓷大碗,一個仰頭便將裡頭滿滿的酒水全乾了。這話挑起了好一些經常需要出入邊境的人的不滿--若只是單純的查驗倒也無妨,最令人無法忍受的是那些官兵明裡暗裡藉著職權收取過路費的行為--,從四面八方倒洩而來的抱怨和附和聲很快的匯聚在一塊,變成一陣無法辨明的低沉轟鳴,這麼一下攪得酒館裡頭鬧哄哄的,誰也聽不清誰了。

  發生了什麼事麼……我這兒倒是有些小道傳聞,想想能給大家略做消遣。

  不知從哪裡溢出一聲輕笑,涼涼軟軟的音質感覺起來沒用半點力氣,可卻是直直壓過了酒肆裡頭所有的雜音,清晰得彷彿開口的那人就在身旁正和你小聲交頭接耳,糯軟的就像現在正說著的話語是個秘密。聞言大伙兒不約而同的往四周張望,想看看這顯然功力不凡的人物究竟是何方神聖。這家酒館並不常有外人,大多都是熟客,於是那人很快的就被過濾了出來,是一個坐在窗邊的、身上罩著寬大藏青色兜帽的少女,大半張臉讓那帽子給掩住了,只看得見那尖尖的白皙下顎。同桌的還有一位面色不耐的深色肌膚的男子,在發現自己與同伴成為目光焦點的當下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少女從罩衫下探出手討好似的扯了扯男子的衣袖,好不容易讓他的臉色稍稍緩下幾分。

  少女清了清嗓子,壓著聲音道:「最近道上鬧得沸沸揚揚的、有關龍族少主的傳言還記得不?那個少當家聽說真是要反了啊!揚言就是想看這世界若沒了天人是不是真得垮了,還從個妖族裡招攬了好些位重權高的能手呢。這下子和天人同一陣線的幾個大家族還能不提防著麼?」

  一伙人聽著就是一愣,接著又是好一會嘈雜吵鬧,信的人有,但嗤之以鼻的人總還是占了大多數,酸言酸語不用錢似的一股腦的倒來,一口一個小姑娘聽著多少有些取笑輕蔑,少女卻也不惱,笑嘻嘻的回:「就說是給各位前輩們做點消遣哈。要是真得說,事情沒發生之前誰能拿得了準呢?而且還得發生在自己眼前那才算是最真的呢,這麼傳來傳去要不得又給誇大了。」

  少女說得正高興,可同座的男子卻是忍受不住了,他倏地站起身,往桌上扔了塊碎銀,陰沉的朝少女喊了聲「走了」,便逕自邁步離開。少女氣得跳腳,不服氣的哇哇叫著,可還是乖乖跟了上去,不忘和酒肆裡頭的眾人揮手道別。

  唷、那小夥子脾氣忒大。

  可不是,那小娃兒挺標緻的,怎麼就搭上這人?

  不過要是論起相貌,的確是對璧人呢。

  --但總歸來說,那對男女不過是他們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枝微末節罷了。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守著城門的官兵正替換著班次,對於上頭毫無理由的嚴令厲行互相大吐苦水,但埋怨到最後總是不了了之的,剩下的怨氣便盡數宣洩到每日通過這城口的人身上了。才剛就定位遠遠便來了兩個共乘著一匹馬的人,後頭執著韁繩的高大男子在黑暗中太不太清楚表情,而前頭那個則給兜帽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對尖削下頷和薄而紅的嘴唇,剛換上的士兵是個新來的小愣頭,只見那對水紅色的唇朝他輕抿而笑,一下子恍了心神,他連忙拍拍自己的臉頰,板著臉開始例行檢查。

  沒帶什麼禁品吧。他隨口問了問,並不是他有意放水,只是這兩人身上連個包袱都沒有,他實在想不出能有什麼能趁隙夾帶出去的。

  「當然沒有喔。」少女嬉笑著答道,「匆匆忙忙出來的,哪能帶上什麼東西。」

  這倒提起了小官兵的興趣,順著話題問了句:什麼樣的事得要匆匆忙忙的出門啊?

  少女正想開口,沒料到男子突然冷冷淡淡的搶白:「私奔呢。」惹得少女氣急敗壞的回過身擰了男子幾把,又轉過頭對著士兵笑,「拜託大人別說出去啊,給家人抓到要動家法的--鞭子抽下來可疼著呀,求您了。」

  那士兵給她這麼一說倒也心軟,不加刁難便放人過去,男子快速的策馬離開,那士兵在男子經過他身旁時不經意看了看對方的長相,那張臉還有少見的深色皮膚讓他更加肯定他便是長官明令一定要攔下的人物--而且只要能夠攔下就行,殺死了也無所謂。

  不准走!站住!官兵厲聲喝道,探手往腰間一抽一甩,通信用的煙花便在空中爆了開來,色彩繽紛的火花四散,同時男子卸下背後的重劍,手腕一轉就將那官兵的頭顱給削了下來,整個過程中馬並沒有停下,反而在青峰的操控之下越奔越急了。

  「小青峰都是你!害我演了這麼久都白費了!」少女一把扯開帽兜,露出一張端麗美好的面容,她自懷中暗袋中取出一個小瓷瓶仰頭飲下,在這之後那咬牙切齒說著話的聲音怎麼聽都是個男人才有的聲線:「就說你太黑了!不認你認誰去!逼得我還得縮骨還得變聲!怎麼不是你去做這些!就算只有稍微易容改一下膚色也好啊!」

  「因為我不想。反正你頂著那副好皮囊不用也是浪費,不用易容多省時啊。」青峰哼了聲:「而且就算被認出來又如何?還怕打不過麼。」縱然是妖界中的大國,但區區幾個守城門的普通妖族還不足以為懼。

  但若是得到他們消息而追來的皇族重兵,那可就說不準了。

  「難道我就想麼!既然如此一開始就不必這樣大費周章的--縮骨很不舒服啊你知道不知道!」

  「誰讓你縮的?早叫你用幻術!」

  「幻術不用妖力麼!多虧某個因為太黑害我們被發現的傢伙所賜,我被封印得乾乾淨淨現在身上一滴--一滴妖力都沒有!一、滴、都、沒、有!」

  「我都已經道歉過了你還想怎樣!一個大男人的為什麼這麼小心眼啊!」

  「好意思說!沒有妖力你要我怎麼打!什麼法術都放不出來!我不管啊我一定要你那本心法來陪罪!」

  「好樣的黃瀨你小子敢敲詐我!」青峰惡狠狠道:「得,等會你還有辦法活著回來,不但東西給你還教你用呢!」

  語畢青峰將黃瀨拎起直接扔下馬去。

  「小青峰你--!青峰大輝!」



  過沒幾分鐘青峰大輝還是調頭回去把人撿了回來,難得大發慈悲出借他的寬大衣袖給可憐兮兮的黃瀨涼太擦擦一臉塵土和眼淚。



















*喬裝只是我個人的惡趣味(幹
*這部分牽涉到妖物語的世界觀,對不起我又沒放設定Orz
*簡單以一言概之是因為赤司的某個行動,奇蹟眾人在妖界的大部分國家中被通緝ㄚ內

 2013_08_3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