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鯰】果然還是稍微有點

*審神者(里司)x鯰尾藤四郎
*這傢伙(梔菮小姐)的審超難寫我剉咧但
*要求:被同事看到主鯰在逛萬屋街
*結果都在講別ㄉ(。



  萬屋街。

  作為除了時之政府外唯一連結起所有不同空間的本丸的場所,萬屋街不分晝夜總是十分熱鬧,加上為了迎合長時間待在本丸的審神者及刀劍男士們想要接觸現世事物的需求,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新開設不少充滿現世特色的店鋪,不論什麼時候前往萬屋街都是滿滿人潮。

  換句話說也非常容易遇到其他同事。

  今日759號本丸的審神者冬月和幾個交情較好的同事相約在萬屋街的英式下午茶店進行定期聚會,這次的主題圍繞著時之政府此季頒布的特別任務,及萬屋商店街委員會貼出的關於今年盈餘回饋活動的公告。

  「聽說今年的活動是試膽大會。」其中一名審神者說。

  「欸──我比較喜歡像去年那樣的祭典。」

  「妳是說啤酒喝到掛嗎?」

  「對對!」

  「那次我們家不動喝得超醉!整個人都ㄎㄧㄤ掉了。」

  閒聊間,坐在靠窗座位的冬月透過店家刻意設計的雕花大窗看見一個十分眼熟的身影,她端詳片刻,忍不住向同伴們徵詢意見:「妳們看,那個是不是……?」

  其他人紛紛靠過去。

  「啊,是里司先生!」

  「是里司小姐吧?」

  「都一樣啦,她本人都說不介意了。」

  幾人口中的「里司(敬語略)」是706號本丸的審神者,他站在不遠處的舊貨鋪前,似乎在挑選東西,隨侍在側的是鯰尾藤四郎──是這位審神者非常信任喜愛的刀劍,過去的幾次會議上冬月經常能看見站在里司身後的這名刀劍的身影。

  「很難得看見里司先生在外面閒逛呢。」另一名審神者說:「要不要邀請她一起來?」

  「咦,她會答應嗎?」

  「試試看才知道啊。」

  開口提議的那位審神者十分有行動力,立刻離席前去尋人,不一會還真把人帶了進來。

  「是審神者限定的女子會嗎?」來人笑道:「我們家這位,還請多包涵了。」

  並不是所有審神者都將刀劍男士視作附喪神或是地位平等的同伴相處,於一些審神者來說刀劍男士只不過是擁有人形的器物;有些本丸則是上下階級明確,主人們聚會的場合,作為下屬的刀劍男士是不能出席的。

  冬月連忙解釋:「他們嫌我們每次聊天都聊得很久……先去其他地方玩了。」

  同時其他審神者七手八腳安排了額外的座椅和菜單過來。里司施施然入座,倒是他身邊的鯰尾有些如坐針氈的樣子。

  「有什麼推薦的嗎?」里司說道。

  在和冬月同期的同事當中,里司算是很特別的一個人,平常看上去並沒有特別積極和同事進行社交往來,卻能和每個人都聊上幾句,尤其是女性審神者,常常可以在會議中途的休憩時間看見有不同的女性找他閒聊談話。

  現在也是,在座的審神者們已經開始偏離原先的話題,將重心轉移到里司身上。里司似乎也不太介意被當作談話焦點,不過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在聆聽,偶爾才針對少數話題和提問進行回答。

  此時服務生前來詢問點單。

  「就先這樣吧。」里司隨意選了幾樣點心,轉頭對鯰尾藤四郎說:「還要其他的嗎?」

  那振脇差在被點名時幾乎就要跳起來。「啊、是……!不用了……。」

  是嗎?里司回過頭在單子上多勾了一項。「你喜歡這個吧?」

  冬月好像看見入座後便一直繃著臉的粟田口的脇差悄悄露出笑容。


  或許仍是顧慮自己半途加入打斷他人聚會談話,里司用完餐點後便偕同隨侍的刀劍男士向眾人告辭。

  「之後還有工作。」他說:「有機會再聊吧。」

  鯰尾藤四郎藏身於里司身後,藉著視線死角擋住對自家主人有些嫌棄又有些賭氣的彆扭神情。

  審神者們依依不捨了一陣,待里司走出店門才又回頭聊起最初的話題,稍早關於商店街活動的討論經過一段空窗後繼續進行,冬月卻依舊盯著窗外。

  外頭隱約可以看見里司和鯰尾藤四郎並肩走著,大概是說到什麼有趣的事情,里司擺了擺手,臉上盡是大笑模樣,而鯰尾藤四郎再次擺出了微妙的彆扭表情。

  「……冬月?冬月?妳在看什麼?」

  冬月猛地回過神來,搖搖頭。

  「沒什麼。」




















*標題就是這樣沒錯,包含了這篇的內容&我在寫這篇文時的所有心情(??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近日回鍋刀劍(用力摔下去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