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長谷部先生今天也不在家

*接續上集,很沒目的和內容的日常流水帳轉生現pa(???)
*轉生的審神者是個9歲的幼女
*雖然說是壓切宗但總之長谷部這次也不在家(
*有路人經過(??)&花鳥風月稍微粗乃玩一下(順便強迫大家了解一下這個世界觀)



  星期五。梅雨的午後。


  收到茜的郵件時宗三正在咖啡廳和業主談話。他早已厭倦於一下午來回往復沒有共識的談話,因此在手機震動的當下毫不避諱地拿起查看,隨即挑眉。

  『忘記帶傘了('・ω・')』

  字裡行間沒有求救的意思,反倒像是在分享日常糗事。宗三把原先一心二用下輸入好的「長谷部沒去接妳嗎?」迅速刪除,輕輕哼了聲,在業主含蓄的疑問目光下逕自開始收拾起文件、草稿等物品。

  「抱歉,接孩子的時間到了。」他施施然起身,理直氣壯:「下次再談吧。」

  一般來說,和茜相關的一切日常事務都由長谷部一手打理,他只負責陪小孩玩。以往下著雨的日子裡,經常都是宗三開始思考是否該出門的下一秒,小女孩已經由提早下班的長谷部接回家了。久而久之他也習慣於這般安心的懶散,唯一要做的只是在家等著收拾玄關一大一小兩隻溼答答的傘。

  只是今天可不能如此鬆懈。

  緊接著稍早茜的郵件而來的是長谷部的訊息,先是詢問天氣狀況,接著提醒他要帶上雨傘提早前往學校。

  已經超過時間了啊。宗三嘆了口氣:「真麻煩。」

  ──誰叫長谷部今天不在家呀。


  訊息傳出後茜沒有急著離開教室,而是走到窗邊,打開窗戶探手出去感受雨勢,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整個手掌都濕答答的,若是冒雨行走想來一定會渾身濕透吧。

  「唔。」她懊惱地噘起嘴,回到座位上捧著臉頰盯著雨幕發呆。

  果然還是等雨小一點……

  「小茜!」

  背後突然冒出的喊聲讓茜嚇了一跳,回頭看是同班的一位女孩子,出於禮貌她打了招呼:「京野同學。」

  茜平時不怎麼和同學說話,是那種班級裡普遍都有的、太過安靜而無趣的同儕類型。不過京野似乎對她很感興趣,經常邀請她參加同學間的活動和遊戲,算是茜在班上比較熟悉的人之一。

  京野拉開茜的前座椅子逕自坐下。「好難得!小茜現在還沒回去!」

  「嗯……忘記帶傘。」茜說:「雨停了就回家。」

  「妳爸爸今天沒有來接妳嗎?」京野顯然對雨天總是準時現身的長谷部深有印象。

  在解釋長谷部並不是她父親和直接回答問題兩者之間,茜選擇了最簡單的:「他去出差。」

  「這樣啊。不然我送小茜回家吧?」女同學一拍手掌。「就這麼決定了!」

  「咦?」


  前往學校的半途中,遠遠宗三看見蛋糕店前有兩個小女生挨在同一把傘下,其中一人披著長而直的黑髮,手被同伴拉著,一雙茜色眼瞳閃著茫然,不知所措地眨呀眨──總之十分面熟。

  是茜。

  宗三突然打消了呼喊對方名字的念頭,悄悄往兩人湊近。他聽見另一個小女孩嘰嘰喳喳對自家前主說話,聆聽同學話語的茜臉上是與尋常無異的表情,可從她飄忽渙散的視線來看,顯然是在發呆。

  在前世的部屬面前,茜再放鬆也多少帶著些拘謹,很少有如此明目張膽神遊的時候,意外有些可愛。宗三饒有興味地看了會,慢悠悠開口:「茜。」

  茜頓時清醒過來,小小喊了聲「宗三!」,也不管還下著雨,掙開同學的手直接向監護人之一跑去,一把攀住他手臂。「你怎麼來了?」

  「哎……這樣不就淋濕了嗎?」宗三拂開她頰邊沾染水氣的髮絲,同時向茜身後那位熱心分享雨傘的小女孩點點頭。

  被獨自留在原地的小女孩這時才反應過來,看著同學家長隱沒在傘下雨幕之間的清麗哀婉的面容,訥訥地:「您、您好,不用客氣……」

  「謝謝你,京野同學。」茜說:明天見。

  「喔、喔!明天見唷!」

  京野朝她揮揮手,等兩人走遠了才恍惚自語:……真好看啊。


  到家後宗三將淋了雨的小女孩趕到浴室,取出長谷部出門前提早準備好的點心擺在餐桌上,接著回客廳打開筆電處理早上尚未完成的工作。沒多久洗好澡的茜披著毛巾過來看了一眼,隨後開始若有似無地在宗三四周徘徊,再來乾脆捧著點心坐到他身邊。

  宗三很早就注意到了,只當作沒看見,按兵不動。

  「宗三。」小女孩細聲細氣說:要吃點心嗎?

  「哦,是想討我歡心嗎?」

  茜點點頭。

  真拿您沒辦法。他說:「把吹風機拿過來吧。」

  「哼哼。」

  茜立刻衝進房間將吹風機拿出來。

  由於宗三嫌麻煩,平常都是長谷部幫茜吹頭髮,只是他非常注意與身為前主又是女性的茜的距離,總是舉著吹風機坐得很遠,加上為了確保髮絲能被吹乾而開啟了強風,每次吹完頭髮都彷彿是在電風扇前吹過一樣亂成一團。宗三見一次笑一次,惹得長谷部十分尷尬,不過茜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長谷部不在才想起我嗎?」宗三讓小女孩坐進他懷裡,將吹風機調整到中等風量,以指代梳輕柔撥攏髮絲一點一點吹乾。

  「才不是。」茜瞇著眼睛晃著腳,像隻被順毛的小動物。她向後仰過腦袋,頗有興致地和宗三聊起天來:「為什麼長谷部總是離我那麼遠呢?」

  「嗯──為什麼呢?」

  「是不擅長嗎?」

  「說不定呢。」

  「可是他幫你吹頭髮的時候靠得很近──、哎呀!」

  茜被敲了腦袋。


  星期六。薄霧的早晨。


  升上小學三年級後茜開始了才藝課程,每星期六上午先去鋼琴教室,下午則是去歌仙兼定家中練習書道。因為是固定的行程,有心探望前主的過去的伙伴們閒來無事便會在這個時間登門拜訪,有時單純敘舊,有時會帶茜出門玩幾天。

  今日在歌仙住所等候的笑面青江和蜂須賀虎徹。

  青江蹲下身將小跑過來的茜抱起,兩人親熱地蹭了蹭臉頰。「嗯嗯,好像又長大了一點呢。」

  「長高了兩公分哦。」

  「這樣啊。」

  宗三對這種肉麻橋段向來退避三舍,這一大一小抱在一起時他已經去旁邊找蜂須賀喝茶了。歌仙則是見一次吐槽一次:「上星期才見過面的吧!」

  「孩子長得很快的。」青江說:「小蜂不覺得嗎?」

  「我是沒什麼感覺……」蜂須賀還真的靠近去看,重點卻放在其他地方:「唔……頭髮似乎變得比較柔順了。」

  「昨天宗三幫我吹頭髮!」

  哦──。青江意味深長地笑了。「爸爸不在家很寂寞吧?」

  歌仙已然挽起袖子。

  在歌仙和宗三對青江施行物理制裁期間,茜拉著蜂須賀去彈鋼琴。在場幾人當中,宗三和青江對樂器沒什麼興趣,歌仙此世出身於書道世家,平日接觸的多半也是傳統技藝,只有從小接受西式教育的虎徹財團未來接班人能給茜比較實用的建議。

  「說起來,最近特別認真練習呀。」

  「下個月的才藝表演,她說要彈鋼琴。」宗三輕描淡寫:先不要和那傢伙說。

  茜對學鋼琴這件事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也沒人逼迫她一定要達到什麼樣的程度,在一切輕鬆自由的前提下,鋼琴頂多是先前從未接觸過的一種提供消遣的玩具,老師出的練習作業向來盡了興就停手,更不要說在外頭額外練習彈奏,最近卻時常能在歌仙家聽見她彈鋼琴的聲音,連寫字帖的時間都在歌仙的默許下讓琴聲佔用。

  因為茜察覺到了。

  在恢復記憶、尋回前主之前,住在同一個社區的宗三和長谷部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有一次還是高中生的長谷部曾在夜談時說溜了嘴,在他夢境深層的憧憬裡,如果有孩子——如果是女兒,要讓她學鋼琴。

  那時候他們之間的情感模模糊糊的,宗三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似乎還嘲笑過他,一眨眼兩人已經交往多年,往後大概也會繼續下去,孩子是不可能有了,不過多出一個小小的前主,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幽微的補償心態,上一個夏天長谷部鄭重詢問茜的意願後,送她去學了鋼琴。

  陪著茜用餐入睡、讀書寫字,明明是和前世無異的行為,在此世卻像是真正在養育自己的孩子一般。看茜一天一天成長,自己和長谷部一點一點改變,待在這兩人身邊的時間越長,宗三不由得感到迷惑起來。

  以人類的身份和認知成長,卻又半途被歸還了作為刀劍的記憶,如今他們身處此世,究竟是普通的人類,還是憑依著他人肉身軀殼的附喪神呢?

  是不是連曾經作為持有者的茜都分不清楚,才對與舊部之間的連繫格外戒慎,又格外依戀呢?

  並排坐在鋼琴前的茜和蜂須賀突然笑了起來,小女孩回過身,用過去隱沒在面紗下的茜紅色的眼睛看著他,說:宗三,到這邊來。

  宗三笑著嘆了口氣:「是是,我明白了。」


  星期日。悶雷的深夜。


  半夜睡眼矇矓間發現床邊直挺挺站著一個人是件非常嚇人的事情。就算是冷情淡然如宗三也不免暗暗驚心,待他看清人影的真面目,隨即沒好氣地:「和鶴丸先生學壞了嗎?」

  外面在打雷。茜輕聲辯解,抱著枕頭毯子鑽進雙人被裡。

  「妳不怕打雷吧。」

  更何況外面閃爍著的是有電光而無聲響的悶雷,根本沒什麼可怕的。

  茜將臉埋在枕頭中想了好久,給出一個勉勉強強的理由:「太亮了。」

  宗三隨手掩住她的眼睛。「這樣呢。」

  嗯。小女孩發出細細的哼聲。沉默了一會再次開口:「長谷部什麼時候回來?」

  「明天晚上。」宗三稍微支起上身,半歛著的異色眼瞳映著窗外間歇閃光,褪去了淡漠冷冽,顯得瑩潤而溫柔。「感覺寂寞了嗎?」

  有一點。茜出乎意外的坦誠。「之前……大家一直都是在一起的。」

  成為審神者後的幾近半生的時光裡,儘管身邊的刀劍男士們會因不同的任務暫時離開本丸,卻從未有一刻是獨身一人,總是被簇擁著的茜,已經許久不曾感受到寂寞和掛念的滋味了。

  「宗三也有嗎?這種感覺。」她問。

  在某些短暫的時刻才會意識到的,被綁縛在生而為人的軀殼裡的,千迴百轉的情感。

  「……誰知道呢。」

  或許是有的也說不定,在相遇的時候,在分離的時候,在夜深人靜、拂曉薄暮、或兩個同樣等待的人四目交接的時候。

  宗三低聲應答:「睡吧。」










  窗外天色濛濛亮起,有人悄悄掀開棉被一角,輕手輕腳躺進去,從背後將宗三連同抱著他手臂熟睡的茜摟到懷裡。

  真是……。受到前後兩方夾擊,沉眠被打擾的宗三半睜著惺忪睡眼迷糊抱怨:「你們、一個兩個都……。」

  嗯、知道了。長谷部將整張臉埋到枕邊人頸窩中,嘟囔著:「先讓我睡一會……」

  同時茜小小呼嚕了聲,整個人鑽到宗三懷裡。

  「……是真的很重啊。」










▲這次也有小劇場:

[LINE群組]

同事A:有人知道課長現在在哪裡嗎?
同事A:有一份文件忘記給課長簽名了,明天早上就要送出去。・゚・(つд`゚)・゚・
同事B:哇……大事不妙
同事C:你死定了
同事C:是說課長已經回去了哦
同事A:欸???這麼早???
同事D:因為今天下大雨啊
同事B:應該去接女兒了
同事A:課長不是都加班到很晚……?
同事A:我在上一個部門是這樣聽說的
同事C:那是之前的事了吧
同事C:自從有女兒之後就很少看課長加班了
同事D:最恐怖的是他提前完成工作才去接女兒
同事D:究竟怎麼做到的完全無法理解
同事C:果然是鬼吧
同事A:那怎麼辦啊(´;ω;`)
同事B:先把文件放到課長桌上吧
同事B:也沒其他辦法了
同事C:你等著被罵吧
同事A:(´;ω;`) (´;ω;`) (´;ω;`)










*原本其實不是要寫這樣子的內容的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這樣
*寫完突然意識到這其實也是夢女的一種型態吧,夢女(兒)(咦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近日回鍋刀劍(用力摔下去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