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張】一翦梅

*架空民初背景,受方性轉
*CP有韓張、雙花、修傘
*有雙花的小孩出沒



  宋奇英敲敲書房的門。

  每日辰正是張新杰練字的時間,北方冷得早,她今日穿了件纏枝牡丹石青地雲錦大翻袖夾襖,挽著袖子在帖子上慢條斯理地寫,聽見門外動靜,頭也不抬地:「進來吧。」

  目前韓文清麾下有三名副官,其中宋奇英是最近給提拔上來的,資歷最淺、年齡最小,平日言語行止卻是謹慎持重,對前輩、長官等和自家大帥、夫人也是敬重有加。這名小副官一進房便一併腳跟,向張新杰了軍禮,垂手立在一旁。

  「夫人。」他說,神色微妙。「有……您的電報。」

  「誰送來的?」

  是葉參謀。宋奇英說罷,雙手將電報奉上。張新杰擱下筆,淨了手,這才取過來,卻沒立刻打開來看。「文清看過了嗎?」

  宋奇英搖頭。「特別說了是要給您的,我便先送過來。」

  張新杰點點頭,一目十行讀過去,眉頭漸鎖,神情也越來越冷,宋奇英在一旁看得心驚膽跳,隨即見夫人將電報收進袖裡,同他說要打電話。

  這意思是要用韓文清書房裡的電話了。那是大帥府裡特別加密過的線路,只有韓文清本人和麾下幾個副官有權限可以直接使用通話,張新杰剛過門那會韓文清不顧底下異議把權限交到她手上,張新杰受了,可從來都是在幾位副官或韓文清陪同下使用的。

  小副官領著夫人到大書房,拿起電話先按了一串號碼,又問張新杰要撥號到哪裡去。一路上他琢磨著夫人的反應,猜想莫不是有什麼大事情,腦中已經列出幾位人物的號碼,不想張新杰報了一串意料之外的數字來。宋奇英沒深想,照著撥出去,又暗自在心裡複誦,起初只覺得有幾分熟悉,越叨唸越不對,最後猛然驚覺,這不是夫人姐姐的電話嗎?

  此時通話已經接通了,宋奇英連忙報上名號來歷,待雙方確認身分後才將話筒轉交到張新杰手上。張新杰持著話筒等了會,很快就聽見對面輕快地喊了聲:「新杰呀!」

  「張佳樂。」張新杰難得咬牙切齒:「妳好大的膽子!」

  小副官全程見證了向來淡然自持,不曾當眾發火的夫人是如何用不急不緩的語調,劈頭蓋臉把自家姐姐罵了一頓。他逃出書房時整個人還是懵的,正好遇上白言飛捧著一疊公文過來,白副官隨意打了聲招呼就要進書房,被宋奇英死命攔下了。

  「怎麼了這是?」

  「夫人在裡面罵人呢!」少年心有餘悸。

  「啊?誰罵人?我們夫人?」

  白言飛實在很難相信,可詳細情形宋奇英也是一問三不知,他想想也罷,反正這麼大一件事,大帥知道了絕對會去問出來的。

  白副官不愧跟在韓文清身邊多年,早上的消息一透出去,韓文清中午歸家便問了,還特地逮著用飯後午睡前問的,妻子這時多半愛睏,沒什麼防備,一問一個準。

  張新杰似乎懶得多做解釋,只把電報拿給他讓他自個看。韓文清接過,大略讀過去,同樣大皺眉頭,一拍桌子。「真是胡鬧!」

  原來是張佳樂的一雙兒女吵著要來找許久不見的新杰阿姨,偏偏夫妻倆忙著抽不開身,又正好遇上葉修南下辦公,兩相商議後竟是讓葉修派了身邊兩位親兵帶著兩個小娃兒北上。這天寒地凍的,倆娃娃加起來還不超過十五歲,隨侍的親兵也不過是十來歲的少年人,一幫孩子獨自在外,都不知道大人們怎麼能放心。

  韓文清又細看了一遍,字裡行間得知跟在孩子們身邊的是喬一帆和邱非,在葉修手下都是品行能力極出挑的,心下安定許多,只是仍不免有些火氣,妻子的外甥外甥女要來,他竟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這算什麼事呢。「──我去給葉修打電話。」

  張新杰猜到這是要去罵人了,趕緊先挑要緊的部分講:「那天我親自去接吧,小宋不必跟著了,畢竟是私事,不好麻煩。」

  韓文清點點頭,「確實。」

  下一句卻是:「我去吧。」

  說實話張新杰不知道讓韓文清跟來是好是壞。上一回去張佳樂那作客時,韓文清臨時有些事情要處理,直到離去都沒能來得及見兩個小孩兒一面。大約是對張新杰愛屋及烏的心情,他嘴上隻字未提,心裡似乎很在意,回頭立刻送了兩匹上好的小馬駒過去,竟是忘了小的那個才剛過周歲,壓根不能騎馬。

  想來這回說什麼都不肯錯過了。張新杰暗忖,東北一帶都傳韓大帥的名諱肅殺凶悍能止小兒夜啼,希望孩子們能有張佳樂那樣大膽……不、只要一半就足夠了。

  韓文清或許已經習慣,也早有準備,可是她總是不忍見他傷心的。

  幾位副官到底還是跟著一起到了車站,說是大帥身邊沒人不放心,也是想看看夫人娘家的孩子生得什麼樣,要知道他們大帥府至今還空盪盪的,多希望有個孩子讓他們耍耍呢。

  小宋副官特別勤快,自告奮勇去車站裡頭找人。張新杰時間算得極準,不一會宋奇英便帶著人回來了,出乎意料的是,除了喬一帆邱非並兩個孩子外,還有一名裝扮入時的女性,她一身黑色大衣,戴著軟呢帽,牽著兩個孩子慢慢地走。韓文清和張新杰見了皆是吃驚不已──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蘇沐秋的消息了。

  前一陣子京中有消息來,只道葉夫人病重,再無其他言語,其餘流言蜚語真真假假,弄得眾人霧裡看花似的。葉修這個人看著不正經,嘴卻是一等一的緊,他不願意說,任憑誰來都撬不出一個字來,他們那時只當蘇沐秋怕是要不好,便不好再追問下去。

  韓文清、葉修、蘇沐秋、張佳樂和孫哲平過去多年同窗,情份自是不同,張新杰打小在張佳樂身邊跟前跟後,和蘇沐秋也有幾分熟識,眼下見故人安好,心中俱是欣慰。

  「老韓!小張!好久不見了。」蘇沐秋笑瞇瞇的,杏臉桃腮,眸光瀲灩,說不出的風姿妍麗。她低下頭去哄孩子。「槿俞、荷青,來、找你們姨姨去。」

  原本倚在她身邊的孩子們立刻奔過去,一左一右撲到張新杰腿上,男孩子年紀稍長些,已經能口齒清晰地喊人,女孩兒不過三、四歲年紀,學大人梳了雙髻,用鑲珍珠綢緞帶子紮著,鬆鬆綴在耳後,裹在粉色梅紋織錦緞裁成的小棉襖裡,一團粉嫩柔軟,她仰頭看向張新杰,笑得傻乎乎的,「姨姨!」

  「荷青真乖,會叫人了。」張新杰抱著倆孩子親了親,又摸摸男孩子腦袋,小男生一頭短髮,大衣裡頭穿著襯衫和背帶褲,也是時興的打扮,像個小紳士。「槿俞長高了。」

  說完將孩子們攏在懷裡,往韓文清那裡帶了帶,「上次沒來得及見到,這是你們姨丈。」

  韓文清生得高大,孩子們得仰頭才能瞧見他面容,荷青仰著仰著甚至一頭往後栽倒在張新杰懷裡,圓睜著眼睛發懵,韓文清趕緊蹲下,可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半天只訕訕喚了孩子們名字。

  倒是槿俞先開了口,他捏著手指,似乎很是緊張。「謝謝姨丈的小馬……槿俞很喜歡!」

  那便好。韓文清說:「過兩天帶你們去騎大馬。」

  一聽見能騎大馬,荷青頓時回過神來,似乎也顧不上初見的這位姨丈面容冷肅不好親近,忙著連滾帶爬撲進韓文清懷裡,「大馬!姨丈我也要騎大馬!」

  懷中暖暖小小一團,韓文清生怕不小心碰壞了,手都不知道往哪放,還是張新杰幫著才把女孩兒抱穩了。韓文清想了想,回頭也把槿俞撈起來,一手一個正好。

  「荷青騎過馬沒有?」韓文清問。

  荷青搖搖頭,可下一秒又點點頭。「媽媽說要等長大了才能騎。」她抱住韓文清腦袋和人咬耳朵:「但是爹爹會偷偷給荷青玩。」

  說是悄悄話,可旁邊的人全都聽見了,紛紛扭頭掩笑,張新杰嘆了口氣,心想八成是姐姐姐夫兩人互相縱出來的,實在管不住。又見孩子們和韓文清親近,想想大概也是這樣大的膽子才會一點懼色都不顯,也就罷了。

  於是一行並蘇沐秋和喬一帆邱非等一齊回到了大帥府。

  韓文清先前答應要帶孩子們騎大馬,便真的空出一天時間,親自駕車攜家帶眷往近郊的一處私人馬場去,蘇沐秋也與他們同車,一路由幾位副官開路殿後,戒備森嚴。

  此一馬場是某位親王後代所有,遭逢時局變動政權更迭,頓時失了營生,靈機一動將唯一還在名下的馬場對外開放,按著不同的租借細項收取費用。且不說出借的皆是名種貢馬,裡頭世世代代為宮中養馬馴馬的人才更是難得,引得名門望族世家子弟趨之若鶩,有些甚至會將自家的馬寄在這,省得許多麻煩。

  韓文清也有馬寄養在馬場,是一匹打小養起的汗血寶馬,起名大漠孤煙。他差人將馬牽了出來,又去借一頭性情溫順的迷你馬給槿俞。荷青坐在張新杰懷裡,眼巴巴看著哥哥獨自上馬,奶聲奶氣地:「荷青也想自己騎馬。」

  不光張新杰不允許,韓文清也不同意:「不行。」

  韓家自前朝起便是武將世家,世代守著東北要角,縱使一朝換代也巍然不懼,依舊用雙拳打下往昔地盤。在這樣驃悍剛正的家風下,不論男女老少都驍勇英武,韓文清三歲就學會馴馬,五歲便在馬背上馳騁,槿俞這般年齡的男孩兒在他眼裡已經是可以頂樑柱的小漢子了,但荷青不同,是江南水土養出來的嬌柔矜貴的女孩兒,捧在手裡都怕碰散了,自然不會放她一個小娃兒去騎馬。好在荷青也懂事,不能自己騎大馬,讓姨丈抱著騎也是一樣的。

  「大馬好漂亮──」荷青伸手摸摸大漠孤煙金黃柔順的毛皮,笑得眉眼彎彎。韓文清先繞著場地走了幾圈才讓大漠孤煙慢慢加速跑了起來,荷青驚呼一聲,隨即樂得拍手直笑。

  一旁適應了馬匹的槿俞也跟著策馬小跑起來,荷青見狀不停給哥哥打氣,讓他快些追上來,滿場都是孩子們的歡聲笑語。

  男人孩子們在下頭玩耍,蘇沐秋和張新杰坐在高處的涼棚裡喝茶說話。惦著蘇沐秋身子不好,張新杰特意讓人燃了好些個炭盆,涼棚三面也圍上氈毯,暖烘烘一片。蘇沐秋正笑她嫁了人後一顆七竅玲瓏心無處可使,話說到一半卻見她美目一凜,猛地起身往下頭跑馬的地方望,張新杰同樣肅起神色,緩緩站起。

  只見槿俞騎著馬歪歪扭扭、上顛下搖的,又不似是馭不好馬的模樣,倒像是──

  蘇沐秋猛地轉頭朝著護衛在張新杰身邊副官疾聲一喝:「把槍給我!」

  張新杰不愛這些活動,來馬場總待在高臺處賞景吃茶,於是韓文清回回都會特地將身邊最擅槍法的副官秦牧雲放到她身邊,還下了死命令:其他人出了什麼事一概不管,保護夫人就是他優先且唯一的職責。眼下卻是叫他把吃飯的傢伙交出去,著實令人猶豫。「葉夫人、這……!」

  牧雲。張新杰開口:「給她。」

  「是!」秦牧雲得令,二話不說講身後狙擊槍解下來送到蘇沐秋手上,只見她將槍枝拿在手裡掂了掂,吩咐一句:「把這裡圍起來,別讓任何人離開。」說罷伸手扶上涼棚圍欄,下一秒竟是縱身躍了下去。

  秦、白兩位副官驚嚇萬分,雙雙撲到欄邊。這可有一層樓多高啊!葉參謀是什麼人什麼身分,要是葉夫人在他們這裡有什麼閃失,他們如何擔當得起!隨後他們愕然看著蘇沐秋姿勢俐落優雅落地,滿是震驚難言,後頭張新杰卻是好整以暇,「牧雲、言非,聽見葉夫人的話沒有?」

  「是、是……!」兩人先是恍恍惚惚應了,這才醒神連忙去辦。

  那頭韓文清早早就察覺到不對勁,礙於懷中還有荷青在,一時之間束手束腳,幸好槿俞性子冷靜反應機敏,儘管嚇得臉色發白,卻沒因慌亂懼怕輕舉妄動,努力在馬上維持平衡,只是眼看著也撐不了多久了。韓文清左右為難之際,遠遠有人拍馬上前,竟是蘇沐秋持槍而來。

  「老韓!」她揚聲喝道:「把荷青給我!」話語間已和韓文清並駕齊驅。情急之下韓文清只來得及吩咐荷青閉眼,雙手一推一送將女娃兒拋進對方懷裡。蘇沐秋抱緊孩子,往馬身抽下鞭子,叱地往來時方向奔馳出去。

  確認孩子無恙,韓文清立刻回頭去救槿俞。韓文清和蘇沐秋這一來一往間馬兒越發瘋癲狂暴,又跳又蹬拚了命想把上頭的人給甩下來,男孩子勉力支持了這麼會已然脫力,再握不住韁繩,眼看就要摔下──這樣小的孩子,若是落在馬蹄下頭豈有命在?韓文清急紅了眼,厲聲呼喝,讓大漠孤煙加速上前,自己則鬆了韁繩立於馬上,在兩馬錯而過的瞬間飛身將槿俞撲救下來,護著孩子在草地上翻了幾翻才堪堪停住,離那頭瘋馬卻不過幾丈距離。槿俞在他懷裡瑟瑟發抖,可現下實在無暇確認狀況,韓文清正欲起身,左手臂卻是一陣劇痛,自知大約是斷了,又見那瘋馬正撒了腿往他們這裡狂奔而來,情勢已經不容猶豫,他當機立斷用完好的右手把孩子猛地推出去,喝道:「槿俞,跑!」

  孩子尖叫:「姨丈!」

  韓文清再顧不得他,使了巧勁自右側翻身跳起,同時摸向槍袋拔出槍來正對失控馬匹。下一秒倏地一聲槍響從身後襲來,徑直射穿瘋馬腦袋,再一聲槍響指向遠方,隨即遙遙傳來一道淒厲慘叫,很快就有幾個士兵往那個方向趕去。

  韓文清往子彈來向看去,就見蘇沐秋踏腳勾在跑馬場外圍最高處的欄杆上,獵獵寒風颳得她長髮大衣翻飛,順道颳走了她手上髮間的煙硝和火星。

  「這槍挺好使呀。」蘇沐秋翻身跳下,一派雲淡風輕。「順手打了隻小蟲子,別介意啊。」

  「無妨。」韓文清說,往前走了幾步把槿俞摟在懷裡。男孩子似乎是嚇懵了,只知道呆立在原地,被大人這麼一抱,回過神抓住韓文清衣角,眼淚頓時就下來了,嗚嗚咽咽地和人道歉。

  韓文清慣不會安慰人,又是個孩子,有些話也不好講,只好拍拍他後背讓人別哭了。好在孩子那股後怕勁過了也就好了,槿俞赧然拿袖子用力抹一抹臉,把整張臉皮擦得紅通通的,還來不及說點什麼又被急急趕來的張新杰一把摟進懷裡,還把原先就抱著的荷青夾在中間,緊得讓孩子們差點喘不過氣。

  小荷青在被扔出去的時候乖乖閉上眼睛了,直到她的姨姨說可以了才睜開,大人們又是一片手忙腳亂,混亂中她壓根搞不明白情況,只知道哥哥摔馬了,痛痛的好可憐,一邊抽噎著伸出小手給哥哥摸摸臉頰。「哥哥不痛不痛哦。」

  槿俞握著妹妹的手。「哥哥沒事。」

  荷青又問:「那姨丈痛不痛?姨丈也摔倒了。」

  聽到這張新杰抽了口氣,抱著孩子渾身發抖,韓文清幾乎以為她會哭出來,有些慌張地環住妻子肩膀,不想張新杰這時抬起頭來,眼眶泛紅,卻是一滴淚也沒有,然而神情狠戾,肅殺一片。

  看這樣子是氣狠了。韓文清默默鬆開手。

  張新杰把兩個孩子哄好交給蘇沐秋帶走,轉頭接過宋奇英送來的藥箱給韓文清做簡單的固定處理,手骨的確是斷了,好在沒有刺穿出去。張新杰手上乾淨俐落,內心則是一片麻亂,不知是要感謝丈夫救了姐姐的孩子,還是氣惱他膽大妄為不顧自己安全。

  出了這麼大的事,白言飛也不管馬場原先什麼規矩,逕自把車開了進來,張新杰揮退眾人,親自把韓文清扶上車,這讓向來硬派的男人難得有些侷促,只道:「我沒事,不過是小傷。」

  張新杰憋著一股氣,沒理他,只管把車門關上。韓文清瞧她眉頭緊蹙,以為她還掛心孩子們的狀況,低聲安慰:「沒事了,孩子們都好好的。」

  憋了半天又說:「妳別傷心了。」

  張新杰一時無語,只覺得這男人真傻呀,連她為了什麼生氣傷心都搞不清楚。

  可眼淚終究還是掉了下來,全落在韓文清斷了的那只手上。

  韓文清這下徹底慌了手腳,滿車子滿口袋找帕子,還是自己張新杰從袖裡抽了條錦帕出來,摘下眼鏡仔仔細細擦淨了臉。

  「這事你別管,我來處理。」她說,鼻音濃重,眼角鼻尖頰面皆是通紅一片。「你只管養傷便好。」

  相識結婚數來年,大多見的是她從容淡然、冷靜自持的樣子,此番難得失態,惶惑無助、脆弱無依,落在她面容上竟是十二分的可憐可親了。韓文清按捺住聽了人半天教訓,終是忍不住把他的小妻子捉到懷裡──只道要趁時細細品味,切莫辜負了才好。




















*想了一個小時想不到標題氣到亂取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近日回鍋刀劍(用力摔下去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