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YOUTH 02

*噗浪上的性轉段子集結
*單方性轉,平樂♀
*有微妙韓葉暗示
*架空高中背景
*寫爽ㄉ



  附中學區的小吃店不光數量多,也是出名的便宜美味。雖然學校不允許學生中午時間私自出校,仍然有學生用盡方法溜出去改善伙食。

  比如說張佳樂。

  週三午前的體育課簡直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張佳樂剛結束八百公尺的長跑測驗,整張臉紅撲撲的。她躲到樹蔭下休息喝水,順便等她得跑兩倍距離的兩個小伙伴。不一會韓文清結束測驗回來了,兩人一起坐在樹下看葉修半死不活地在跑道上掙扎。

  老韓老韓。張佳樂喊他:「今天中午去外面吃吧?」

  韓文清眉頭一皺。「你又要跑出去?」

  張佳樂瞬間噤聲。好一會才微弱地抗辯:「天氣熱嘛,我想吃涼粉……。」

  「你昨天才和葉修偷跑出去吧。」

  「老韓你怎麼知——」張佳樂立刻摀住嘴巴。

  張佳樂總是抱怨食堂東西難吃,如果小賣部限量供應的午餐賣完了,她寧可吃零食或乾脆餓肚子——或搶葉修的泡麵吃。逼得韓文清不得不經常押著兩人去食堂吃飯。

  某一次她和葉修發現體育館後頭的圍牆沒有監視器也鮮少有人經過,成功翻牆出去改善伙食後,他們幾乎像是上了癮似的三天兩頭趁中午跑到校外。張佳樂倒還好,只是出去吃飯,葉修一出校溜到網吧就像丟了似的。最後韓文清只好跟著他們出去,好在時間內把他們(主要是葉修)揪回來上課——如果這兩人沒私下偷跑的話。

  韓文清覺得自己簡直要操碎了心。

  發現自己說溜嘴的張佳樂正和韓文清大眼瞪小眼,打破僵局的是踉蹌撲倒在兩人中間的葉修。韓文清把水壺遞過去,葉修接過來就往頭上澆,順手扯過韓文清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臉,最後往臉上一蓋,毫無形象地往後躺倒。「啊——累死我了。」

  毛巾下傳來他疲憊含糊的聲音,懶洋洋的:「熱啊……好熱啊……小花兒中午出去吃涼粉不?」

  好哇好哇!張佳樂幾乎要跳起來,咻一下轉頭看向韓文清。「老韓一起吧?一起去嘛——」

  「……隨便你們。」

  趁韓文清搶回毛巾拿去清洗時,葉修和張佳樂互相擊掌。


  孫哲平撞見犯罪現場實屬意外……好吧,不算意外。

  打球時他偶然瞥見傻白甜和她的小伙伴偷偷摸摸往體育館後面走,實在按捺不住好奇就跟了上去,沒想到他們打算要翻牆出去。

  孫哲平想了想,從旁邊零星幾顆從體育館窗戶飛出來的被遺忘的羽毛球裡挑出一個握在手中。

  已經上牆的葉修和他對上眼,那個目睹一切的人聳聳肩,沒說話。

  孫哲平咳了聲:「喂,你們幹嘛呢?」

  張佳樂被嚇了一跳,轉過身來瞠大眼睛。「什、……你在這裡做什麼!」

  孫哲平忍不住笑出來。他拋拋掌心的羽毛球,說:「我來撿球啊。」

  他接著問:「所以呢?你們在幹什麼?」

  「……我們要去吃涼粉。」

  「算我一個?」

  葉修和韓文清都沒有意見,張佳樂看看他們,又看看孫哲平,噘起嘴。「好吧,算你一個。」


  一般來說,三個人坐四人桌,葉修和韓文清一邊,張佳樂自己一邊。

  但要是四個人坐四人桌呢?

  張佳樂很機智地想到這個問題,於是一進店門便緊拽著韓文清,並暗示葉修等會坐到她對面——對她而言面對不熟的異性吃飯實在有些尷尬。韓文清不明所以地被張佳樂推到內側坐下,張佳樂迅速跟著坐定後,眼睜睜看著葉修朝她微笑,然後坐到韓文清面前。

  女孩子低調而憤怒地用唇語朝他怒喊:……我們的友情到此為止!

  葉修也回以唇語:呵呵。

  同樣不明所以的孫哲平最後只得頂著張佳樂兇狠的目光在她對面落坐。

  四人劃好單子算好錢,韓文清和孫哲平同時站起來,對看一眼,又同時坐下,張佳樂幾乎要笑倒在地,最後她一把抄起單子和錢,蹦跳著去結帳。回來的時候她帶了三瓶汽水,一人一罐,沒有葉修的。

  葉修伸手拿走韓文清的汽水,打開喝了一大口。「小心眼。」

  「我就小心眼怎麼了!」

  毫無營養的拌嘴直到餐點上來了才消停,然而和平並沒有維持多久,他們將戰爭延續到爭搶最後一個涼拌藕片上。

  「妳少吃一點啊,下禮拜聽說要量體重了。」

  「先擔心你自己吧!看看你的小肚子!」

  兩人筷子糾纏僵持著互不相讓,被夾在中間的韓文清忍無可忍:「吵死了。」

  葉修和張佳樂同時縮手坐正,埋頭認真吃麵,好像剛剛吵鬧的不是他們一樣。

  往常解決爭食問題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將禍源吃掉,但韓文清不太愛吃涼拌菜,好在今天多了一個人在,於是他把小菜碟子推向孫哲平。「你吃。」

  「哦。」

  孫哲平從善如流夾走藕片,對面張佳樂眼巴巴看著他,整個臉頰都鼓起來了,非常不服氣和不甘心的樣子。傻白甜。他忍不住笑,手腕一轉把藕片放進她碗裡。「給。」

  傻白甜消氣了,抄起筷子立刻將藕片塞進嘴裡,衝著葉修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葉修失笑:「行了行了,真是服了妳。」

  送上門的冰棍不吃還不成呢。他心想。

  作為每個空檔時間都是摳出來的學生黨,吃飯速度也是特別快的,一頓飯吃下來不到二十分鐘。一行人走出店外立刻被熱浪侵襲,葉修抬手遮擋刺眼陽光,作勢要往左邊走,一邊說:「我往這邊,晚點見。」

  說完還瞄了韓文清一眼。「別瞪了,會準時回去的。」

  啊!張佳樂一把抓住他,興致勃勃:「我也想去!」

  葉修和韓文清同時開口:「不行。」

  「什麼?去哪?」孫哲平發問。

  「網吧!」張佳樂:「我都沒去過呢!老葉每次都偷跑,想跟著都沒辦法。」

  「妳還跟過來。」葉修皺眉。「那邊亂七八糟的,妳個女孩子家一個人多危險。」

  「和你去又不是一個人。」

  韓文清毫不客氣:「要真出事了,和葉修去跟妳一個人去沒什麼差別。」

  可今天不是人多嘛。張佳樂說:「三個大老爺們在呢。新副本不是十二點更新嗎,四個人刷剛剛好呀!我帳號卡都帶出來了……」

  張佳樂口中的新副本是遊戲方為了慶祝下載次數破億所推出的活動,其中一項正是每日不定的限時副本,為時一小時。葉修和韓文清明顯露出動搖表情,他們低聲交談幾句後看向孫哲平,大概是希望他出聲拒絕,說是要回去休息也好或是說根本不打遊戲也好,可沒想到孫哲平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片,問:「帳號卡?是這個帳號卡嗎?」

  榮耀。

  這下沒辦法了。葉修忽視韓文清的瞪視,拍板定案:「走走走!爭取半小時內刷完撤退啊!」

  葉修經常去的那家網吧位在某條巷子深處,既不看證件也不檢查身份,葉修把錢放上錢盤時櫃檯小哥看都不看他們一眼,點清金額後直接放了四張磁卡上去,「最後一排頭四個,卡片插進讀卡機後開機。」

  葉修朝其他人擺擺手。「走。」

  因為不查驗身份,網吧裡形形色色的人的人都有,整間店裡烏煙瘴氣,張佳樂幾乎是一進門就立刻捂起鼻子。三個男孩很自覺地把張佳樂圍在中間,坐下時也讓女孩子坐在中間的位置。

  「等會不准亂跑。」葉修跟她說:「要去哪都得叫老韓……」他瞄了眼坐在張佳樂另一頭的孫哲平。「或孫哲平跟妳一起。」

  張佳樂也不是搞不清楚狀況的人,乖乖地:知道啦。

  但很多時候麻煩是自己找上門的,拚了命想躲都沒辦法。只不過想去買零食的張佳樂已經緊跟散發著「少來找麻煩」氣場的韓文清,大部分的人通常都識趣地默默避開,沒想到還是有人不要命,硬是想要向韓文清挑釁似的,從他面前橫過手,扯住張佳樂紮在身後的馬尾。

  沒想到會在這遇到你,好久不見啊。來人笑嘻嘻的:「你女朋友?」

  韓文清皺眉:「放開。」

  長得很可愛啊。對方充耳不聞,伸手就要往張佳樂臉上摸。

  不遠處葉修和孫哲平同時站了起來。

  然而先出手的是張佳樂。

  她板著臉,下一秒猛地出拳砸在那個流裡流氣的傢伙的鼻子上。那人吃痛放開了手,韓文清趁隙將張佳樂推往趕上前的葉修懷裡,葉修又轉手把張佳樂塞給孫哲平,匆促喊了聲:「你們先走!」

  「哦!」

  「咦?」

  孫哲平一把拽住還怔愣著的張佳樂,轉頭往外跑。跟著追出來的人並不多,多數都是去找韓文清和葉修麻煩的。儘管如此,他們繞了幾個巷子是有兩三人零星綴在後面,孫哲平看了看身後,猛然停下腳步。

  「太慢了,我背你。」說完也不等張佳樂回應,拉過張佳樂的手往頸上一擱,矮身把人強行背到背上。張佳樂簡直要嚇死了,反射性攬緊雙手,孫哲平笑了聲,說:「我要不能呼吸了。」
「哦、哦……對不起。」張佳樂十分窘迫,稍微鬆了鬆手,孫哲平也不再多話,邁開腳步繼續往前跑。女孩子待在他背上手足無措,燒紅了臉。

  隨後她想起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上一次量體重是多少來著……?張佳樂想了想,幾乎想跳下來把自己就地掩埋。

  最後張佳樂被安全送回教室裡。孫哲平在圍牆外放她下來時神色還好,並不如想像中的是痛苦喘氣的樣子,這讓張佳樂稍微覺得安慰了些。兩人進了學校後便各自回到班上,而韓文清和葉修幾乎是踩著上課鐘聲結束的最後一個音進來的。韓文清擦破了嘴角,葉修額角多了小片淤青,他撥撥瀏海,勉強將它遮起來。

  『老葉臉上怎麼回事?』數學老師已經在台上了,於是張佳樂給他們偷偷傳小紙條。『開嘲諷給老韓坦傷害了?』

  紙條先到了葉修手裡,再被他轉給同桌的韓文清。傳回來的紙條上寫了截然不同的回答。

  『那是,全靠我carry。』

  『讓他管不住那張嘴。』

  張佳樂差點憋不住笑。下一秒前頭的數學老師咳了兩聲,敲敲黑板,完美詮釋什麼叫樂極生悲。「張佳樂,上來做這道題。」

  「咦?哦、哦……。」


  「所以說到底怎麼回事?」打掃時間張佳樂強制把兩個男孩子揪過來問話。好在她學期一開始就央求板班上幹部把他們分到同一片掃區,偶爾偷懶也不會被發現。

  「稍微發生了一點爭執。」葉修語帶保留。「打了三、四個人?大概?」

  韓文清沒有否認。

  「結果還是動手了嘛!」

  「等一下,一開始先動手的是妳吧……。」

  我這是正當防衛!張佳樂立刻轉移話題:「不會再來找你們麻煩吧?」

  「不知道。」葉修聳肩。「妳最近小心點,別一個人亂跑。」

  韓文清同時補上:「中午也不准跟葉修出去——葉修你也一樣。」

  「欸、為什麼——」

  「知道啦。」

  情況特殊,就算張佳樂再怎麼不願意在學校裡吃也得憋著。她遠遠打量食堂今天的菜色,憂愁地嘆了口氣。

  最後她要了白飯加一隻雞腿,和身旁兩位男孩子比起來那是非常慘澹了。

  葉修看了直笑,說:「這點東西餵貓都不夠。」

  「少囉嗦!」張佳樂大聲反擊:「這種難吃的東西你吃得下去我可吃不下去!」

  被地圖砲無辜波及的韓文清:「……好了,吃飯。」

  這時有人從後頭拍了下韓文清肩膀,三人同時看過去,是孫哲平。

  唷。孫哲平先打了聲招呼,接著說:「併個桌行嗎?」又指向自己身後。「只是我這多帶一個。」

  孫哲平說的那人戴著眼鏡,高高瘦瘦的,他注意到孫哲平的手勢,向他們點頭示意。

  「可以呀。」張佳樂說:「反正我快吃完了,位置先讓給你。」

  雖然他們坐的四人桌,但學校的四人桌比外頭還要大一些,挪張椅子過來坐到桌子短邊去也不擁擠。孫哲平和他朋友自發去其他桌要來多的椅子,五個人順利落坐。

  照理講接下來應該互相介紹一下,但孫哲平心思全跑到張佳樂身上去了。「妳就吃這麼一點?」

  「不喜歡,太難吃了。」張佳樂隨口抱怨,下一秒突然紅了耳尖。「……先說啊我可不是在減肥!」

  那就好。孫哲平很自然地接話:「再瘦就太輕了。」

  簡直沒眼看了。葉修和韓文清默默轉開視線,向同樣受害的那位友人搭話:「我是葉修,旁邊這個看起來凶神惡煞的是韓文清。我們——」葉修往張佳樂那個方向撇了下腦袋。「都是三班的。」

  「林敬言,和孫哲平一樣是十班的。」

  他們隨意閒聊後發現都是榮耀玩家,有了共同話題一下子就聊開了,脫離群體的兩人聽到關鍵字「榮耀」也重新回歸,很快就約好放週末一起下副本。

  「啊、說起來,我想起一件事情。」林敬言突然說道:「今年的校慶表演不是要辦什麼啦啦隊嗎?你們找好搭檔的班級沒有?」

  三班兩個男孩子對看一眼,沒應聲,卻沒想到旁邊有個乖寶寶老實回答:「還沒呢。」

  那跟我們班一起怎麼樣?林敬言笑笑。「有熟人也好照應。」

  其實張佳樂根本搞不清楚校慶活動要玩什麼名堂,也不知道到時能照應什麼,只是乍聽之下好似有幾分道理,傻乎乎就應了:「好呀!」

  「真是幫了大忙啦。」林敬言端著托盤起身,「我先回去和班導交差了,你要一起還是……?」

  孫哲平也起身。「我和你一起去。」

  張佳樂連忙揮手和他們道別,一轉頭就發現小伙伴們看著她,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怎麼了嗎?」

  葉修非常悲痛:「妳開口答應我們不就非參加不可了嗎。」

  「欸!是這樣嗎!」

  「妳覺得呢?傻白甜。」

  韓文清難得附和,但他只認第一個字:「傻。」

  因為孫哲平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過去的我留下的遺產快要用完了rofl(存稿耗盡意味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近日回鍋刀劍(用力摔下去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