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場林】Lovely eater 下


*私設滿滿
*無意義廢萌文,寫到後來發現怎麼和吃的又有點無關了(欸
*雖然動畫看完了但小說只看了第一集,可能有些出入請多包涵(?
*大食怪(?)林憲明參上
 
04.

  深夜的體育頻道重播了昨天的棒球轉播,通常會在重播時認真研究球員技巧和賽局情勢的馬場善治這回卻看得心不在焉,他把玩著手機,每隔三到五分鐘就會掀蓋檢查一下──沒有任何信件或來電。

  「真是的。」他嘆了口氣。

  大概二局下半的時候門口傳來開鎖的聲音,馬場立刻站起來,匆忙走向大門。

  「歡迎回來──嗚啊。」他一把接住腿軟的同居人。「你喝酒了?」

  林憲明點點頭,看來意識還算是清醒,不過反應明顯比平常遲鈍了些,眼睛時不時會失了焦距,得停下來等上幾秒才有辦法重新集中精神。

  看來喝了不少啊。馬場把人扶到沙發上,倒了杯水塞進林憲明手裡。林憲明盯著杯子發了會呆,接著仰頭一飲而盡,毫不意外地被嗆到了。馬場拍著他的背,有些無奈。「你該不會就是這樣喝酒的吧?」

  事實和馬場想像的也差不多了。原本說好的晚餐聚會因為次郎和美咲臨時的工作異動,地點改在次郎的酒吧舉行。雖然酒吧只有簡便的廚房,次郎依舊端出了賣像十分可口的料理──還有搭配的餐前酒。

  「不只吧?還有呢?之後也喝了吧?」

  喝了啊。林憲明倒在沙發裡,扳著指頭,嘴裡念念有詞,大概是在數自己喝了多少。然而他最後兩手一攤。「不知道,不記得了。」

  為了工作需要林憲明也可以說是經常出入酒吧等場所了,但像這樣好好地、悠閒地坐下來吃東西喝酒還是第一次。次郎注意到他對單純的穀物酒或蒸餾酒興趣缺缺,反而對帶著甜味或辛辣感的調酒更有興趣,於是調了好幾種Shot給他,雖然都是一口的份量,但架不住總量多,混得又雜,林憲明喝的速度更快,後勁一上來,任何動作稍微用力一點都會帶起一陣暈眩。

  「我有節制啦,少囉嗦。」林憲明搖搖晃晃站起來,說:我要去洗澡。

  「你喝太多了,明天再洗吧。」

  「不──要──!」林憲明噘著嘴,蹬掉腳上的高跟鞋,踉蹌著摔回沙發裡。「我現在就要去。」

  好好。馬場投降了。「你乖乖等著不要亂動,我去幫你放洗澡水。」

  以往都是馬場喝得醉醺醺回家,林憲明負責嫌棄地處理可能正在發酒瘋,或是直接倒下睡得不省人事的醉漢,沒想到今天突然調換過來,馬場一時顯得有些手忙腳亂。他放好溫度適中的熱水,拿了毛巾和衣服,一切準備就緒後便回到客廳。林憲明抱著膝蓋窩在沙發上,目光看向電視,卻沒有聚焦在上面。

  馬場提醒他:「水放好囉。」

  林憲明慢了半拍才回過神,仰著臉看他,同時朝他伸出雙手。「抱我去。」

  「真拿你沒辦法耶。」

  馬場再次嘆氣,像拎貓一樣,雙手環過林憲明肋下,一下子把人提起來,隨後把人撈進懷裡。林憲明扒在馬場身上,到了浴室門口卻不肯下來,直到馬場抱著他走到浴缸旁邊,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落地。

  「衣服能自己脫吧?」

  「可以啦。」像是要證明自己的話一樣,林憲明立刻把衣服全部脫下,咻一下溜進浴缸裡,小半張臉都浸在水裡。馬場蹲坐在浴缸旁,無聊地伸手進去撥弄水面,撈起飄散在水裡的金髮,又放回去。「頭髮弄濕了哦。」

  「反正我要洗頭髮呀。」林憲明呼哇一聲鑽出水面,傾身趴在浴缸邊緣,帶著熱氣的精緻臉龐逼近馬場面前,幾乎就要貼上去。「幫我洗吧?吶?」

  好好。已經不知道是今晚第幾次說這句話,馬場異常正直地替林憲明洗好頭髮,連吹頭髮的工作都一手包辦。洗澡後林憲明似乎稍微恢復了精神,逼迫馬場陪他一起補看今晚錯過的電視劇。剛洗好澡的林憲明渾身暖烘烘的,又把自己縮成小小的一團,馬場手一收就能把人嚴實籠住,貼在懷裡溫香柔軟。馬場低頭看他,煙灰色的眼睛專注在那個虛構的世界裡,又好像在注視著更遠的地方。

  『如果淚水能帶走悲傷就好了。』
  『如果淚水能治癒傷口就好了。』

  女主角這麼說著。林憲明低聲跟著複述了一遍,突然笑了出來。

  他在跟次郎和美咲一起吃晚餐的時候,失禮而不合時宜地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遙遠的、還和母親和妹妹在一起的時候的事情。如果沒有之後那些……說不定他也會像這樣,和家人一起吃飯,聽著妹妹和媽媽談論女孩子之間的話題,他們會叫自己多吃一些,不要餓著了……。虛幻妄想和眼前畫面重疊,有那麼短暫的瞬間,他的視線模糊一片,他以為他會哭出來,如同過去許多次在馬場面前哭泣那樣。

  但是他沒有。

  「只會哭是沒有用的吧。」林憲明呢喃著,更像是一聲嘆息。

  的確是這樣呢。馬場並沒有反駁,林憲明抬頭看他,眼裡噙著一捧水光,流彩瀲灩。男人用指背輕柔拂開瀏海,指尖滑過額角,最後停在微紅眼梢。「但是偶爾為之也無所謂吧?如果是在信任的人面前。這樣也會輕鬆一點吧。」

  他將寬大掌心貼上林憲明心口,彷彿要將它護在手下。一點都不丟臉喔。

  電視劇在他們說話時悄悄播完了,輕快而甜膩的片尾曲拉回兩人注意力,林憲明臉上說不太清楚是什麼表情,但他只是靜靜坐著,之後誰都沒有說話,直到電視畫面徹底歸於黑暗。

  「喂、馬場。」

  「嗯?」

  林憲明抓起那只比他大上許多的手掌,湊到唇邊咬了一口,妍麗眼梢挑起,張揚而豔麗。「來做吧。」


05.

  有很長一段時間,吃飯對林憲明來說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昏昏欲睡的林憲明蜷縮在馬場善治懷中,半掩在被中的光裸背脊落到男人手裡,任憑帶著刀繭的掌心輕撫撩撥,旖旎繾綣。性愛後的惺忪睡意讓人放鬆警惕,而男人溫存的親吻則是殺手鐧,將堅硬的殼敲開了裂縫,林憲明低聲呢喃著,像是深夜裡的夢囈,又像是拂曉中的自白。

  「如果人不需要吃飯就好了。」曾經的他是這麼想的。

  並非是吃飯這個動作本身讓人覺得痛苦,而是和這個動作相關的其他東西:飢餓、貧窮、掙扎、痛苦、絕望……還有憐憫、同情、蔑視和鄙夷。撿拾別人不要的剩下的飯菜,討要接受蹉來之食,林憲明痛恨那樣的日子,也痛恨為了一餐捨盡顏面的自己,但還是要活下去,就算某天可能就會因為過度飢餓還是其他原因橫死路邊,但是,現在、必須要努力活下去。不吃下去是不行的,不管是怎麼樣的食物,必須要吃下去,不知道下一次吃飯會是什麼時候,所以能夠吃下去的全部都要吃掉,一點都不能留下。

  然而正是因為這樣的痛苦,一份完好的、熱騰騰的食物顯得格外美味。第一次以職業殺手的身份完成工作後,林憲明走進一間之前只敢遠遠看著的餐廳,花光了自己賺的錢,胃部被充盈的感覺太過溫暖飄然,讓他心酸得幾乎要掉下淚來。

  原來吃飯也是一件這麼令人高興的事情。

  「可是啊、果然還是……」林憲明睏倦的聲音慢慢低下去,黏糊糊的,帶著水潮氣,不仔細聽的話,還可能誤會那是悄聲哭泣後的軟糯鼻音:「覺得很奇怪啊……這種感覺。」

  這種喜悅太過強烈,彷彿會把意志陷溺在裡頭──明明只是對一般人來說再正常不過的、吃飽喝足後的滿足情緒,林憲明卻像個初次嘗到甜味的孩子一樣手足無措,完全無法處理。那可不行,他應該要是個冷靜的職業殺手,他這麼告訴自己,又加上要償還家中債務,之後他就就很少這麼做了。

  即使現在,他擁有了能夠包下一整間餐廳的能力,面對那種飽滿甜美到彷彿一碰觸就要爆開的情緒,還是有點難以招架。不過林憲明已經慢慢能夠習慣了,多虧在這裡遇到的人們。這個城市裡,沒有人會去吃丟在路上的飯菜,也不會有掉在地上的飯菜。林憲明非常喜歡。#

  而且──

  真的很好吃呀……。林憲明嘀咕著,睡意在蝶翅一樣的眼睫上撲簌著,慢慢落下來,掩住那雙美麗的煙灰色眼睛。「你給我的……豚骨拉麵……。」

  第一次被人不帶任何意圖和情緒,普通的招待。感覺很好,很新鮮也很高興,他非常喜歡。
  那個招待他的人,林憲明也非常喜歡。

  「這樣啊。」馬場伸手將那對蝶羽攏在掌心,低頭親親林憲明頭頂上的小髮旋。「睡吧,林林。」

  哭泣並沒有用。
  這件事情他從很早之前就明白了。

  但要是淚水真的能帶走悲傷、治癒傷口的話……。

  林憲明徹底熟睡了,呼吸聲細微綿長。馬場善治聽著落在他懷抱裡的柔軟吐息,仔細數著拍子,兩顆心臟貼在一起,歡欣雀躍地跳動著。

  第一次,他有了想代替別人流淚的衝動。


06.

  今天的早晨開始於不同以往的香氣。

  林憲明被那股強勢的香氣喚醒,但他不打算太早起來,於是抱著被子在床上賴了會,打開手機查看郵件和SNS的訊息。

  直到充盈在空氣裡的香味滲進突兀地燒焦氣味為止。

  林憲明猛地跳起來,連拖鞋都來不及穿,急忙衝進廚房裡,迎面而來就是一陣帶著焦味的煙霧,林憲明咳了幾聲,大力揮開混濁空氣,擠開有些心虛發楞的馬場,當機立斷關上爐火。「就說要注意火了!你開得太大了!笨馬!」

  馬場舉著鍋鏟,表情誠懇又無辜。「我這次已經開小火了。」

  稍微回憶剛剛開關旋鈕的位置,發現真的是如此,林憲明瞇起眼睛:「那為什麼還會燒焦?」

  被質問的那方左顧右盼,最後抓抓頭髮。「嘛、我剛剛離開……看了一下棒球……。」

  「馬!場!善!治!」

  「不要生氣嘛,再來一次就好了。」

  我當然知道!林憲明氣呼呼地把馬場推出廚房,他嘗試要留下來,被林憲明用匕首槍指著給逼出去。「走開!別來礙事!」

  「林──」

  「吵死了快出去!」

  馬場霎時停下動作。「好吧,那我出去了。」

  林憲明一愣。

  「笨馬你給我回來──!」

  最後馬場被命令將生菜和番茄切成同等大小的片狀,這是他目前在廚房裡做得最好的事情了。

  「林,今天要出去嗎?」

  「要去工作啊,怎麼了?」

  「會化妝的吧?腮紅什麼的。」

  林憲明一臉疑惑,手裡拿著他剛做好的第五個三明治,神情帶著防備:「你問這個幹嘛?」

  馬場善治伸手勾過林憲明下顎。
  因為腮紅什麼的,只要一個親吻就能解決了。


07.

  「你害我把做好的三明治打翻了!笨蛋!」

  「好啦、好啦,對不起──作為賠罪我會負責把它們吃掉的。」

  「我會看著你吃完的,一個都不准浪費!」

  「好好。」

  他們隨意坐在廚房地上分食三明治,沐浴著晨光,一切都閃閃發亮。

  「都說『兩個人一起的話,東西會變得更好吃』,真的是這樣沒錯啊。」

  「……普普通通吧。」


08.

  想要的東西就要馬上得到,想做的事情就要馬上去做。
  痛苦地、努力地、拚命地活下去吧。

  ──兩個人一起。




















#從原作那邊改的,強行縮小地理範圍(?
*不知道為什麼喜歡敘述的時候打出林的全名,然後在對話裡看親友們和男朋友(?)用單字叫他,覺得非常可愛(???
*想要快點把想表達的寫完所以強行收尾(不然會越來越長QQ),我是不會收尾星人,反正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虛弱

 2018_04_13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8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