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場林】Lovely eater 上


*私設滿滿
*無意義廢萌文,總而言之大概跟吃的有關(???
*雖然動畫看完了但小說只看了第一集,可能有些出入請多包涵(?
*大食怪(?)林憲明參上

 


01.

  馬場善治正在做一個實驗。
  他拆開一盒大福,放在專心看連續劇的林憲明面前。

  這是什麼?林憲明問,視線 卻絲毫沒有離開電視螢幕。

  「委託人送的謝禮。」騙人的,那其實是他特地去買的,買了十盒。馬場說著,同時仔細觀察林憲明的反應。「送了很多哦,我記得林喜歡甜食吧?」

  林憲明終於捨得看他一眼,但也只是一眼而已。「普普通通吧──所以是要給我吃嗎?」

  「是的,不如說請用吧。」馬場這時倒是誠實回答:「我不太擅長這種東西啊,甜食什麼的。果然還是拉麵比較好吧。」

  林憲明冷笑。

  確認了可以吃之後林憲明大方享用起點心來,像是看電影搭配爆米花那樣,想到就摸索著吃上幾個。一盒吃完了馬場就會再打開新的一盒補充上去,而沉浸在電視劇裡的林憲明渾然未覺這些小動作,也沒花費心神去想為什麼大福像是吃不完一樣地源源不絕。

  終於在電視劇即將結束時,他伸出手,摸到的是空空如也的盒子。

  啊。林憲明愣了下,咂咂嘴,有些遺憾:「吃完了。」

  「喜歡的話之後請人去買吧?」

  「沒必要特地去買啦。」雖然這麼說,但林憲明似乎很高興的樣子。他伸了個懶腰,一邊嘟囔著好渴好渴,一邊說:「我去泡茶。」蹦跳著進了廚房,燒水的時候甚至還哼起了歌。

  一部電視劇的時間,一口氣吃了十盒啊。
  真是驚人的實驗結果。

  馬場看著堆疊起來的盒子,有些困擾該如何才能悄悄地「毀屍滅跡」。


02.

  馬場非常非常非常慢才意識到林憲明似乎很會吃這件事情。

  雖然第一次見面林憲明就吃了他兩杯拉麵三合米飯,但餓狠了的年輕小伙子食量大一些也不奇怪。這樣微妙的理解,正確來說是誤解,一直持續到某一次比賽後的慶功宴。當時一行人從吃到飽燒肉店出來,在大部分的團員都有些吃撐了而顯得步伐遲緩的情況下,林憲明卻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步伐甚至比平常更加輕盈。

  「我記得林吃了不少吧?」而且從一坐下就沒停過筷子。大和忍不住吐嘈:「是在聯誼上刻意控制進食量的女孩子嗎?為什麼看起來跟沒吃一樣?」

  生活圈狹窄同時交際也十分貧乏的林憲明顯然沒聽懂他的梗,按著字面上回答:「有吃啊。今天有吃飽哦。」接著摸摸肚子,十分認真地說:「不過感覺還能再吃一點。」

  「哇超誇張的!認真的嗎!」

  「至少能再吃兩合的飯吧?大概?我也沒試過。」

  「欸──」

  幾人頓時吵鬧起來。倒是次郎注意到差點要被淹沒在調笑中的細節。「這個意思是之前都在餓肚子嗎?」

  「也不算……就只是有吃到東西的感覺而已。」林憲明偏頭想了下,「以前要寄錢回去,只要不要餓得太難受都可以忍耐。現在的話都有好好吃飯了,只是──。」他含糊略過中間的重點部分,直接做了結論。「反正吃太多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眾人立刻對馬場投以譴責的眼神。

  「咦?為什麼這樣看我?我做了什麼嗎?」馬場立刻舉起雙手,擺出無辜無害的投降動作。「我每天都有好好供應餐點的喔!」

  林憲明完全不給他面子。「你是指每天拉麵和明太子配飯輪流交替嗎?」

  「沒辦法嘛,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嘛。」

  「的確也不指望你做得更好了。畢竟是連居住環境都收拾不好的人啊。」

  兩人自然而然就著「到底是林太愛乾淨還是笨馬太邋遢?!」的話題拌起嘴來。

  團員們在下一個路口各自分開,道別時美咲還特地跑到他們面前,邀請林憲明下次到她家裡吃晚餐。「會準備很多飯唷。」她是這麼說的,並信誓旦旦保證次郎做飯的手藝。莫名受到關懷的林憲明哭笑不得,最後還是答應下來。最後剩下的兩人一起前往停車的地方。

  「吶,林。」

  林憲明正忙著瀏覽櫥窗裡的新款女裝,隨便回了一聲:「嗯?」

  「剛剛說的那個……。」馬場停頓了一會,一時組織不出語言。他是認真想要知道的,畢竟一開始是他開口要林留下,自認應該要肩負起餵養同居人的責任,連飯都沒能讓人吃飽總覺得好像有些無能。反而林憲明一直不以為意的樣子,儘管相比之下更注重生活細節的人其實是他。

  或許是獨自生活了太久,而最終能留在手裡的太少,所以想要的東西就要馬上得到,想做的事情就要馬上去做──不過沒辦法得到也沒關係,嚴格說起來有或沒有其實都無所謂。並不是得過且過,只是對於某些層面上他的標準沒有很高而已。於是林憲明心不在焉地:那個啊。不用太在意啦。

  可是馬場善治超級介意的,程度大概像是三天沒吃到明太子和豚骨拉麵那樣牽腸掛肚。

  「林──」

  「所以說怎麼了啊?」

  今天的林憲明連不耐煩的語氣裡都透著慵懶和溫柔,尾音拖沓柔軟,聽起來彷彿在撒嬌一樣。真的是心情好得太過頭了,從身到心都徹底放鬆下來,因長期習慣性保持緊戒而顯得鋒利的眼神融化得軟呼呼的,長長的睫毛歛下來,精緻面容少了以往的攻擊性,變得格外甜美可人。馬場伸手替他將長髮攏到耳後,露出小巧耳朵和小半張白皙細膩的側臉,林憲明被鬧得轉頭看過來,臉頰上紅撲撲的,他記得林說過是刷了腮紅的關係,在他始終搞不清楚位置的蘋果肌上。

  不過也無所謂啊,腮紅什麼的,只要一個親吻就能解決。


03.

  ……結果之前的問題並沒有解決。

  馬場善治此刻正在廚房裡進行深刻的反省。爐上的熱水正好燒開,同時電子鍋的燈號從炊煮跳到保溫。馬場關上火,提著水壺將熱水注入碗裡,不一會兩碗味噌湯就做好了。

  對,他現在已經會做味噌湯了,雖然是即溶湯包。
  可喜可賀。

  馬場拆開早上新買的明太子,接著轉頭打開電子鍋,把白飯均勻翻動,又蓋上蓋子。

  「林。」他喊:「吃飯了。」

  他們偶爾也會有完全沒工作的空閒日子。要是林憲明沒有出門逛街購物的打算,他就會放任自己睡到自然醒,這種情況下馬場不主動去叫他吃午飯的話,他甚至可以一直睡到晚餐時間才起來。林憲明不覺得這個習慣有什麼不好,還一度嫌棄馬場像擔心小孩長不高的家長一樣多管閒事。「睡覺的時候是不會感到飢餓的。」他曾在半夢半醒間這麼主張過。被馬場用「你在胡說什麼啊?睡昏頭了嗎?」的話語強硬忽略並逼迫他立刻起床。

  馬場把明太子和湯先端去客廳,打開電視轉到棒球轉播頻道。再次呼喚林憲明時因為電視裡的驟然掀起的加油聲不得不稍微拔高了音量。「林──?」

  終於,林憲明含糊地回應他:「知──道──了──。」

  十分鐘後穿著寬大運動服散著一頭長髮的林憲明出現在客廳,瀏海和髮梢還帶著點潮氣,大概是剛梳洗完畢。等待的過程中馬場已經在沙發上坐下,專心看起轉播,這時的他除非必要是絕對不會離開電視前面的,於是說:「去盛飯吧。連我的份一起哦。」

  「知道知道。」林憲明胡亂擺了擺手。然而他進去不到十秒又走出來,皺著眉頭。「喂、今天飯煮得太多了吧?」

  「是嗎?」馬場不以為意。「反正林吃得完的吧?」

  「哈?難不成你是特地這樣做的嗎?突然做什麼啊?感覺好奇怪。」

  林憲明的反應不在預期之內,嚴格說起來還有點微妙。馬場目不轉睛地盯著轉播,輕描淡寫:「嗯?只是剛好想到而已。」

  林憲明感覺很勉強地接受了他的說詞。他盛了飯出來,看了看桌上被隨意擺放的碗盤,再看了看手上的飯,忍不住吐嘈:「但明太子的量是一樣的吧,完全沒有意義啊。」

  「啊!」轉播畫面裡,一直很穩定的投手在這局出球時發生了一點小失誤,被擊出一支外野安打,馬場拍了幾下大腿。「失算了呢,這個。」

  「搞不懂你在說棒球還是哪個啦。」

  最後林憲明配著兩人明天份的明太子把飯吃完了。馬場直到看完轉播才發現,於是在林憲明洗碗的時候闖進來,不管林憲明會不會手滑摔破碗盤,一手從後頭環住他的腰,另一手將空的包裝盒硬是擠到他面前。「好過份!全吃完了嗎!」

  「一看就知道了吧?快滾開,別妨礙我。」

  「林明天會出門吧?要負責買回來哦。」

  誰管你啊。林憲明語氣中充滿嫌棄。說到這個。「而且我明天晚上又不回來吃飯。」

  「欸?為什麼?」

  「美咲邀請我去吃晚餐呀。」

  「之前說的那個嗎?」

  「對。」

  「那好吧。」馬場收回手,聲調平板:「那我自己去。」

  又怎麼了?林憲明遲疑地停下洗碗的動作。該不會是生氣了吧?「……我吃太多了嗎?」

  不是這個問題啦。馬場突然笑出來。「玩得開心唷,林。」說完他彎身親了親林憲明的側臉,轉身離開。

  林憲明舉著滿是泡沫的雙手:???

  「搞什麼啊這傢伙……?」




















*忍ㄅ住了好想發(存不住稿的人

 2018_04_13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8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