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論暗戀的自我修養


*雙花合本《不覺經年》/一月
*合本完售解禁了!總之先來騙個更新……
*老實說我是那種當下寫完不立刻發出去的話就再也不敢打開和重看的人,所以現在的心理負擔好大嗚哇TOT
*不太確定在大陸電話訂位是怎麼樣的,總之在台灣的話是姓氏+電話,姑且就這麼寫了(但我有特別查了手機格式希望不會出錯,沒有朋友可以問……),如果有BUG的話請不要打我QQ
 

*月份主題:超展開的雙向暗戀(??????



  于鋒敲門進來時孫哲平一手握著電話一手拿著報表在和人唇槍舌戰,見于鋒杵在桌前,以為他是要來拿文件的,抬抬下頜示意對方東西在桌上讓他自個兒取,然而于鋒卻一擺手,看樣子是要等他說完。正好孫哲平說得也不耐煩了,隨口堵上一句便啪地掛上電話,轉頭問道:「怎麼了?」

  「晚上組裡要聚餐,哥賞個臉吧?」于鋒笑:「你來了我們才有藉口不加班啊。」

  年末總有許多雜事,孫哲平負責的部門已經連著好幾個週五都在加班趕工,眼看今天就要滿一個月了,正好今年元旦在週六,藉著跨年的名義聚餐喝酒,算是忙裡偷閒。

  「聚餐?」孫哲平似笑非笑。「是想找人買單吧。」

  孫哲平一向和下屬們親近,手上也大方,請客犒賞是稀鬆平常的事,問清楚時間地點後當即應下了,隨後把于鋒扔出去傳話,讓工作做不完的人晚上自行買單。

  身為他的副手,于鋒不光是工作能力強,處世手腕更是高超,比如這聚餐地點就選得很妙,是孫哲平經常光顧的日料店,價格中等但份量十足,味道也很好。孫哲平理所當然被請上主位,旁邊是于鋒,這時有個女孩子被小圈圈推搡出來,坐到另一邊的空位。

  孫哲平蹙眉。

  那個女孩子倒沒做什麼,只是她的小伙伴們總是有意無意地說些別有用意的話,拙劣的暗示讓氣氛有些尷尬,眼看女孩子也開始瞄過來,孫哲平直接就當沒發現,攤開菜單招呼大家點菜。

  孫哲平算是熟客了,過來點單的小哥顯然記得他,一看到他就笑,這一笑驅散了面容的憂鬱,一下子鮮活起來:「你來啦,還是老樣子?」見孫哲平點頭這才去招呼其他人,挑染過的褐紅髮絲在暖黃燈光下閃閃發亮,白皙的側臉和笑容也是。孫哲平看了他一眼,內心驟然有了個主意——但他希望不會用上。

  餐點陸續上桌,酒酣耳熱之際大家紛紛換了位置各自聊開了,只有于鋒和那個女孩子雷打不動,女孩子試圖要和孫哲平搭話,但孫哲平一直淡淡的,大部分只和于鋒說話,女孩子被晾在一旁,看上去有幾分可憐,于鋒瞄了幾眼,想說些什麼,但被孫哲平以眼神制止了。

  「我之前已經拒絕過她了。」孫哲平趁女孩子離開座位的時候和于鋒說悄悄話。

  「挺有毅力哈。」于鋒打趣他,孫哲平只是嗤笑一聲。

  不一會女孩子便回來了,小伙伴圍著她一陣鼓譟,只見那個女孩子深吸口氣,捏著拳頭直直走到孫哲平面前,其他人彷彿感知到什麼,齊齊望向這裡,孫哲平只覺得一陣頭大。

  「組長,我、我真的……。」

  「抱歉。」孫哲平搶先打斷她。「我有男朋友了。」

  于鋒一口茶全噴回杯子裡。眾人興奮地起鬨出聲,唯獨女孩子瞬間煞白了臉色,哆嗦著唇:「騙人……。」

  當然是騙人的。孫哲平面不改色:「你們剛剛才見過呢。」


  張佳樂剛給一位客人點完餐,一抬頭就看見一個高個兒杵在面前。他認得這個人,算是經常來店裡的常客,不過張佳樂對這個人的記憶點在於他回回都點一樣的東西,彷彿整間餐廳只有兩種菜單,一種是自己吃飯的時候點的,另一種是和同事聚會時點的。加上那人乍一看上去又冷又跩,因此以為他會是個古板又嚴肅的傢伙,但幾次觀察下來張佳樂發現這人其實還挺有趣的,尤其當他的酒量與外表反差,居然是一杯倒的時候。

  想到這裡張佳樂忍不住偷偷笑了下,隨即正了正表情。「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我想請你幫個忙。」對方說:「──當我的男朋友。」

  今天就好。他補充道,說著手就摟了上來。

  張佳樂:「好的請您……嗯?嗯?」

  一言不合就摟腰實在不是個很好的習慣。張佳樂在把對方的手剁掉和暫且按兵不動之中選了後者,用彷彿情侶說悄悄話的姿勢把簡要的來龍去脈聽了仔細,搖搖頭:「艷福不淺啊。」

  「算了吧。」

  「總之我盡量配合,露餡了可別怪我啊。」張佳樂點了點自己的名牌。「我叫張佳樂,等會填意見表的時候麻煩給個五星好評哦親。」

  會的。對方被他逗笑了,一直板著的面容終於柔軟下來,只聽他喊了一聲:「樂樂?」聲音低沉又溫柔。張佳樂頭皮一麻,彷佛有種被電到的感覺,他搓搓耳垂,突然就有些不自在。「……不是,也太肉麻了吧。」

  叫全名一聽就知道我們不熟啊。對方說:「權宜之計。」

  好吧。張佳樂拍拍臉,掐起接線時的標準腔調:「電話13910孫先生,很高興為您服務。」


  打從孫哲平拋下一句「剛剛才見過」,整個包廂裡的人都瘋了,眾人一一盤點一路過來到底見過哪些人,最後把目標鎖定在那個為他們點單的帥小伙,但有人持反對意見。

  「我才剛跟他要微信呢!」小姊姊們拒絕相信現實會如此殘酷。

  ——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我男朋友。」孫哲平指著張佳樂,隨後又向他介紹道:「這些都是我同事,之前跟你說過的。」

  你們好啊。張佳樂向眾人揮揮手。「等會結帳給你們打折啊。」

  大家很給面子地報以熱烈掌聲,初戰告捷。孫哲平摟著張佳樂意欲入座,于鋒老早猜到孫哲平的意圖,自然是不會動的,於是只得是女孩子往邊上挪,讓開位置,這一挪就有人不服氣了,開口替人找場子:「要是組長不說我們還不知道原來你是他男朋友呢!」

  接著又說:「剛剛來點單的時候瞧著不像是認識的啊。」

  這下孫哲平直接連表情都懶得做了,張佳樂注意到孫哲平的神情,笑了下。「這不是知道大孫沒跟你們提嘛。」

  于鋒接著幫腔:「人家問都沒問就知道組長要吃什麼,多默契。這還沒看出來?」

  顯然一開始張佳樂對待孫哲平的熟稔態度對假戲真做很有幫助,大部分的人聽于鋒這麼一說都信了七八分,加上兩人不論是互動或是稱呼態度都極其自然,慢慢也就信了,還打趣孫哲平太過低調,瞞得滴水不漏。張佳樂和他們周旋了會,藉口要回去工作脫身離開,孫哲平以買單為由連忙跟上,無視身後曖昧的笑聲。

  張佳樂一臉困惑。「你怎麼出來了?」

  還看著呢。孫哲平湊到張佳樂耳邊悄聲說,接著手一伸,將張佳樂攬進懷裡,稍微放大音量。「你今天幾點下班?我順道載你回家。」

  張佳樂立刻接話。「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我收拾好要十一點多呢。」

  「沒事,我等你。」孫哲平說完便俯身過去,作勢要親他。張佳樂沒料到還有這齣,根本來不及阻止或反抗,不過親吻最後緊急變了方向,柔軟乾燥的嘴唇輕輕擦過臉頰,蜻蜓點水一般迅速幽微,張佳樂渾身僵直,一時之間竟做不出任何反應。

  「她走了。」孫哲平說:「謝謝你。」

  「哦、……哦。」張佳樂愣愣地。「不客氣。」

  「等等下班不急著走吧?」孫哲平接著說。「請你吃宵夜,算是謝謝你了。」

  「啊……沒關係不用——。」要是沒有方才那個不知道能不能被稱做親吻的東西一切都好說,但現在的情況實在太尷尬了,張佳樂反射性就要拒絕,然而孫哲平不給他拒絕的機會。「說好了,門口見。」

  孫哲平把話扔下人就走了。張佳樂呆在原地,半晌他猛一拍腦袋。

  「大哥你不是說要出來買單的嗎!」


  孫哲平大概也是回過頭才想起這件事,散會時悄悄落在最後頭,偷偷掏出卡片把帳結了,其他人還以為他是想留下來和「男朋友」說些話,一群人嘻笑著先往門口移動,要孫哲平記得隨後跟上。

  「今天的餐點和服務還滿意嗎?」張佳樂把單據遞給他,出於職業習慣問上一句。

  「很滿意,今天麻煩你了。」孫哲平問:「有推薦什麼適合聚會的店嗎?」

  張佳樂猜他們要接著續攤等跨年,特別指路幾家有營業到凌晨的小店。孫哲平點頭,遞上一疊意見回饋表,張佳樂粗略翻了下,還真的全寫上五星好評,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眼前這人勒令寫上的。他噗哧一笑,把幾張優待券拍在檯面推了過去。「謝啦,歡迎下次光臨。」

  這回孫哲平沒說什麼,收下優待券揮揮手走了。張佳樂以為這是任務達成兩人從此江湖不見的意思,下班時心安理得地和另一個店員小姐姐聊了會天才走,沒想到一出店門就看到一台白色路虎停在路邊,孫哲平倚著車門望天抽菸。張佳樂生生止住腳步,他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展開,有點手足無措,但又有些雀躍,這時孫哲平隨手把菸熄了,見張佳樂站在門口當人形立牌,遠遠衝他笑了下,挑起的眉梢在周圍斑斕燈光的映照下無端流露幾分挑逗意味。「發什麼呆?」

  我以為你和他們去喝酒啦。張佳樂話到嘴邊卻沒說出口,無語站在原地的模樣落在孫哲平眼裡就是一副傻愣愣的樣子,於是他上前把人拉過來,不由分說塞進車裡。「走,吃宵夜去。」
兩個半生不熟的人臨時搭伙要找個去處本來就不簡單,偏偏跨年夜到處都是人,行事更加困難,影城是不用考慮了,孫哲平要開車不好上酒吧,去唱歌又顯得聲勢單薄,最後兩人一合計,乾脆去撸串。孫哲平一身襯衫西褲,手腳毫不介意地往街邊油膩的桌椅上擱,反倒是張佳樂看不下去,強烈要求他好歹把袖子挽起來。

  「還以為你們這種小主管都挺講究的,沒想到這麼接地氣啊?」張佳樂看著油膩膩的桌子忍不住犯起職業病,拿起紙巾用力抹桌子,他其實也知道這種經年的油漬是擦不乾淨的,不過聊勝於無罷了。最後他隨手扔掉紙巾。「算了。」

  「我也以為學生都喜歡來這種地方。」孫哲平說,起身去給兩人拿可樂回來,順道環顧四周,至少有四、五桌都是學生模樣的小年輕們。「至少我大學的時候是這樣?」

  張佳樂放下剛喝了半口的飲料,露出被嗆到似的奇怪表情。

  「你覺得我是學生?」

  「……不是嗎?」

  不是啊!張佳樂抱著肚子直笑,樂不可支。「要不你猜猜我幾歲?」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張佳樂和他是同年的,甚至還大上兩個月。而張佳樂也不如他所想只是普通的工讀店員,那家店就是他開的,閒得發慌就去店裡跑兩圈。資訊量略顯龐大,孫哲平一時消化不了,他不禁瞅了瞅張佳樂的臉,再瞅了瞅──臉嫩成這樣他也是服氣了。

  「行吧,你贏了。」孫哲平攤手。「你這張臉一定騙過不少人吧。」

  「不多不少,目前就你一個而已。」

  兩人都笑了。

  說話間食物陸續上桌。比起精巧味道,在街邊撸串吃的是氣氛,沒有什麼比冬夜裡的一大盤香辣烤串更加過癮,就算沒有啤酒,配著汽水也能吃得有滋有味。此時鄰桌突然爆起一陣歡呼,零點過了,隔壁這一喊引起連鎖效應,四周都是熱鬧喧騰的祝賀聲。有一桌的大學生像是喝醉了,猛地站起來,拽著隔壁的袖子大聲告白,滿臉通紅聲嘶力竭,被告白的對象表情卻淡淡的,回答被淹沒在嘈雜的人聲裡,聽不清楚。

  張佳樂突然想起幾個禮拜前在店裡看到的畫面。和幾個小時前一樣的人物,一樣的場景,女孩子鼓起勇氣把人堵在角落的洗手檯前傾訴愛語,只是孫哲平喝醉了,說話更不客氣,冷著臉讓她離開,隨即一個踉蹌,眼看就要栽倒在地,張佳樂連忙上前扶他一把,卻被對方扯進懷裡,被迫和醉鬼臉對臉。

  「嗯、我認得你。」醉鬼異常篤定。

  我也認得你啊。張佳樂心想:我還認得你的車、你的錢夾、你的號碼、你遞過菜單的手。但你只認得我的臉。

  孫哲平聽不見張佳樂內心的怨念,恍惚捧著人的臉看了老半天,低下頭,乾燥嘴唇蹭過臉頰留下幽微酒氣,張佳樂整個人都不好了,臉頰滾燙得彷彿要燒起來,然而還沒結束,只聽得孫哲平說:『如果是你的話……。』

  ──如果是我的話,你會怎麼說呢?

  於是張佳樂沒有推開摟在他腰間的手。

  「新年快樂。」孫哲平的聲音甫出口就被周圍的叫聲給沖淡,張佳樂卻猛一回神,轉過頭盯著人看了好一會,兀地說:「可別再喝醉了啊。」

  孫哲平:「啊?」


  今年年假休得早,一月底就放假了,整個部門的氣氛隨著假期接近越發火熱,收工那天大伙嚷著要組長請客吃小尾牙,孫哲平想了想,同意了:「讓于鋒去訂位。」

  過了會他又補一句:「吃日本料理。」

  全體曖昧地哦了一聲。
  孫哲平依舊是最晚到的。今天的店門口特別不一樣,臥著一隻柴犬,用牽繩繫在門柱上。孫哲平蹲下來摸摸牠的腦袋和下巴,接著捏捏耳朵,柴犬舒服地直打滾,還翻過肚子,孫哲平笑著揉了幾把,捧起柴犬軟呼呼的臉。

  「他果然把你撿回家了。」孫哲平將柴犬脖子上的項圈翻出來,上頭鑲著一塊鐵牌,刻著張佳樂的電話和名字。「……是個很好的人啊。」

  其實他之前就見過張佳樂了。

  那是個大雨的日子,路上積了層水,雨幕幾乎遮擋了所有視線,只有街燈勉強散發朦朧光線,要不是孫哲平眼神好,大概不會發現前面有什麼東西在大雨中移動,他踩下煞車定睛一看,一隻小狗一跛一跛地在馬路中間走著,好在因為大雨的關係路上幾乎沒什麼車子,要不牠八成逃不開被車輪壓過的命運。孫哲平猶豫著該不該下車,他不太想自找麻煩,可放著受傷的狗獨自在雨中又於心不忍,正躊躇間有個人從路邊奔過來。

  是張佳樂。

  他可能以為那隻狗要被撞上了,也顧不上撐傘,直接衝進雨幕當中,雨實在太大,幾乎是張佳樂把傘丟開的瞬間他就徹底濕透了。孫哲平在車上看著他把受傷的狗抱在懷裡,小心移動到路燈底下,挑染過的褐紅長髮貼在臉上,映著燈光顯得閃閃發亮,撩開頭髮後露出的側臉和笑容也是。什麼啊。孫哲平心想。一定是燈光暈開了水霧的關係,不然眼前分明是森冷的白熾燈,怎麼照在那人身上卻是這麼溫柔的光彩呢?

  因此他忘不了偶然踏進這家店,看見張佳樂對他微笑時,那種怦然心動的喜悅。

  點單時孫哲平提了下店門那隻柴犬,張佳樂眉飛色舞。「你看到啦!他很可愛吧!」

  「他是我撿到的!那天雨下的好大啊,我回家的時候看到他在路上……」

  我知道。孫哲平心想,但是他不能說。

  「你們過年有放假嗎?」

  啊、是呢。張佳樂猛然驚覺。「春節就要到了啊!」

  「但應該不會休太久。」張佳樂翻動桌曆,嘀咕:「過年還是有人要吃飯的嘛。」

  「其實我不喜歡吃日本料理。」孫哲平說。

  話題突然從年假跳到口味喜好讓張佳樂有點不明所以,他愣了一下,茫然道:「但是你幾乎每個禮拜都……?」

  「我不喜歡吃日本料理。」孫哲平咳了聲:「但如果是你的話……。」

  這種話中有話、曖昧不明的尷尬是會傳染的,張佳樂也跟著清清嗓子,卻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著,「我怎、怎樣?」

  孫哲平也不知道張佳樂怎樣,因為他卡詞了。兩人隔著收銀台大眼瞪小眼,最後同時笑出聲來,張佳樂做了個接起電話的手勢。「您好,請問需要什麼?」

  孫哲平跟著接起電話。「我想要預約。」

  「請問日期時間?」

  「一月二十八號到二月一號。」

  「……太長了沒辦法!」

  「嘖。那你什麼時候有空?」

  「三十一號吧?」

  「那就三十一號。」

  「好的,一月三十一號兩位,電話13910孫……」

  「孫哲平。」

  孫哲平先生。他們隔著櫃台交換了一個吻。「很高興為你服務。」










*一想到合本第一篇是我就胃痛,希望不會拉低整體平均素質TOT(已經拉低了
*其實原本預計是想要寫得更長的,但寫到一半就發現字數不夠了……啊……天啊……只好讓節奏變得更緊湊一點,希望這不會造成閱讀上的無法理解
*其實我寫合本的稿子的時候處於極端負面的狀態(結果最開心的是幫合本做排版的時候),應該說這一年我的情緒都在超激烈波動,不停的自我懷疑和質疑,一直在想到底什麼時候會把所有發文的帳號都炸了,但還能寫雙花真是太好了,雙花還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能和這麼多喜歡雙花的人一起合作真的是很棒的體驗,好想下次再一起玩QQ

PS.這篇文發出去前我猶豫了半個多小時,心理狀態大概就是這麼差吧

*最後說一點不相關的,想起來自己曾經很多次說過不相信一見鍾情,但我最常寫的也是一見鍾情,可能越得不到或越知道不可能的東西偏偏越吸引人吧!把自己的夢想寄託在雙花身上QQ(雙花:


 2017_08_0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