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初戀那件小事 01


*我流ABO,平A樂O
*耍流氓的任性ABO
*只要篇幅稍微長一點孫哲平的戲份就會直線下降……真的不是我的錯ry(孫:出來講

 



  張佳樂痛恨情人節。

  大概是時代的趨勢加上商人營造出來的節日效應,趕著在情人節當日訂婚結婚拍婚紗的小年輕多不勝數,業務量也瞬間暴增,張佳樂在接了又一通顯然聽不懂「預約已滿」這四個字的預定電話後青著臉憤怒把筆摔在桌上,仰頭大叫:「──我不幹了!」

  正好這時候葉修端著泡麵經過,立刻被張佳樂張牙舞爪地攔下來。「老葉你就不能再多請一點人嗎!」

  張佳樂從高中時就打算以後要學服裝設計,等大學真的考上服裝設計後不曉得哪根筋不對,讀了兩年硬是換了跑道轉去室內設計,說是未來好找工作。哪裡知道畢業後兜兜轉轉回到原點,讓學姊搭橋牽線去婚紗店當設計師,之後又糊里糊塗被拉進葉修白手起家的婚顧公司,成了外編人員,俗稱救火的,哪裡需要就往哪裡趕。他至今都沒想明白好端端一個富二代為什麼偏要走這條路,就像他到現在也沒弄明白自己當初中了什麼邪才答應要參上一腳,好在葉修雖然沒多少錢但人脈還是握在手裡的,磕磕絆絆一路走來,慢慢也上了軌道。

  「我也沒辦法,沒錢啊。」葉修兩手一攤,語氣還頗為無賴:「婚紗你能做,場佈你能做,修圖你也會,我找這麼多人來幹嘛?」

  聞言張佳樂眼睛一瞪,張嘴就要罵,葉修趕緊扯開話題:「要不情人節那天我給你放假吧,年輕人多出門約約會,別老窩在家裡--上次那個想追你的律師怎麼樣?說要帶你看流星雨那個。」

  那位律師是張佳樂上個案子的委託人的伴郎,看著溫文有禮,說話也挺風趣的,張佳樂和人聊了幾次,印象還挺好。後來對方約他出去說要看流星雨,當時幾個好友聽聞替他一查,好巧不巧正是雙魚座流星雨,張佳樂心知肚明這後頭的含意,倒也不介意給個機會,不過……。

  「早吹了。」張佳樂翻了個白眼。先不說那天雲層太厚根本看不見流星,後續發展才真的把他雷得不行。「面對面聊天才發現是個直A癌,還老愛動手動腳……我的頭也是他能摸的?」

  摸頭這樣有著親密意味的動作本來就不適合隨便用在還沒發展出穩定關係的Omega身上,尤其張佳樂防備心重,和人互動的界線劃得分明,自尊心又老高老高的,分分鐘踩中雷點。

  一旦扯上直A癌葉修可真沒辦法了。「你可使勁挑吧。」

  張佳樂冷聲嗤笑。「你先擔心你自己吧!談戀愛是要看的感覺的,強求不來。」

  可怎麼樣才是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

  十年前的張佳樂會揣著一顆初戀懵懂的心這麼回答你:喜歡一個人就是你見到他時,彷彿全身血液逆流,耳內轟鳴,心悸忐忑不止。

  這段被張佳樂日後斷定是人生污點的初戀要從他中學二年級時說起。那時候他剛轉學到B市的學校,中二的孩子們正是最好奇又八卦的年齡,和張佳樂相處了幾天發現是個脾氣好相處的,不免開始旁敲側擊問東問西,比如說第二性別是什麼啊?有沒有欣賞的對象啊?諸如此類剛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們最喜歡的話題。

  第二性別對於還在發育中的中學生來說是個和血型沒兩樣的東西,不像對大一點的孩子,詢問第二性別彷彿若有似無帶著點曖昧旖旎的意味。於是張佳樂老老實實招了自己是個Omega,至於欣賞的對象……。

  「我才剛轉來啊?」張佳樂一口南方口音混在一群北方人裡顯得軟軟糯糯的。「人都認不全呢,要喜歡誰啊?」

  隨便說一個吧!同學猶不死心:「要不我們班上你指一個符合你審美的!」

  硬要說起來張佳樂挺欣賞他們班長的,一大方爽朗的女A,相比其他同學格外成熟穩重,不過張佳樂只是抱持一種單純的「要是以後和這種人交往也不壞」的心情,半點曖昧成分也沒有,但總覺得要是說了好像會影響人家形象,於是他拿眼睛掃了教室一圈,勉強挑出達到第二標準的。

  「……孫哲平吧?」

  從此這個名字彷彿咒語一般,十年來糾纏著他,無法掙脫。



  情人節那天葉修果真給他放了假,張佳樂前一晚在家拿出許久未碰的PS4大肆打遊戲,天將亮了才睡下,沒想到睡沒幾個鐘頭就被急電喊起來,希望他能支援一件加急的大case──新郎非常浪漫,掐著十二點情人節一到準時求的婚,隨即聯絡上興欣希望能在情人節當晚結婚。張佳樂沒睡飽犯了起床氣,心情極差,只覺得又是一對傻逼情侶,口氣也惡劣起來:「到底是多大的案子?其他人不能處理嗎?」

  電話那頭簡單報了業主的預算和規劃,硬生生把張佳樂嚇醒。張佳樂在興欣救火這麼久,還沒經手過這麼大預算的婚禮規劃——也沒遇過這麼緊急的。

  「好吧。」張佳樂抹了把臉,說:「給我半小時。」

  要在情人節當天擠出一個說難不難,說易也不甚容易,端看你有多大面子或有多鐵的關係。卡在車陣中的張佳樂分秒不忘正事,在腦裡輪了遍名單,叫出Siri播電話給葉修。「你看安排在藍溪閣怎麼樣?」

  藍溪閣是藍雨旗下的婚宴會館,和興欣往來合作許久,更主要的是有老熟人在那裡,談起來更方便。

  「行啊,我給黃少天說一聲。」葉修說,聲音聽著還清醒。可他是個夜貓子,這時間點醒著估計也沒睡多久,說話判斷全憑本能,扯了好一會才想起來張佳樂應該正放假。「不對啊,這事誰告訴你的。」

  張佳樂一頭霧水。「不是方銳說特別緊急才要我搭把手嗎?」

  「……哎這小子又耍花樣!」葉修難得頭疼起來,在得知客戶是誰後他根本沒打算讓張佳樂出馬,可現在張佳樂都已經出門了,不明不白要人回去少不得被追根究柢質問一番,他只能先替人打預防針。「我先說好啊,你到時候可別生氣。」

  「我生什麼氣。」張佳樂笑,「起床氣早發完了。」

  「你見了人就知道了。」葉修說:「可先說明白了,我沒打算要你來接手的,到時候別賴我啊。」

  負責和他們聯絡接洽的不是新人們而是新郎的朋友,張佳樂老早問清楚了,並不是特別難搞的人,因此他對葉修異常謹慎的態度很不以為然,「行了行了不說了啊!」隨口就掛了電話。

  張佳樂出門走得急,顧不上像往日那樣精心收拾自己,白襯衫牛仔褲,頭髮隨手一紮就完事了,為了遮掩浮腫的眼睛還戴了一副大墨鏡,在這種沒有太陽的日子裡看起來格外招人生疑。偏偏櫃檯坐的又只一個新招聘的小年輕,壓根沒見過張佳樂,咬著副經理沒預約不見硬是不鬆口。張佳樂說得嘴皮子都要磨破了,最後也有幾分惱火,正準備打電話將滿腔火氣轉火給葉修時,有人從一旁搭上他的肩,順勢揪住他的髮尾捲在指間,熟稔得彷彿曾經做過無數次一樣。

  張佳樂卻根本沒反應過來,一般來說他會惱火地拍開這隻無禮的屬於一個Alpha的手,但身體卻搶先思考強行將他釘在原地,心口酸脹熱辣一片,像是柔軟光滑表皮被硬生撕開,露出下頭從來沒癒合過的豁口。

  世界這麼大,偏偏就讓我遇見了你。

  「……不是吧,孫哲平?」張佳樂好面子,半點不肯露怯,將剛才一瞬的失態包裝成久不見故人的遲疑怔愣,臉上吃驚表情和笑容做得恰到好處。「那個半夜求婚完馬上就要結婚的傻逼是你朋友?」

  對方也跟著笑。「別提了,盡會折騰人。倒是麻煩你了。」

  不是麻煩你們,是麻煩你。張佳樂從來沒有一刻這麼嫌棄自己的過分敏感。別自作多情、別自作多情、別自作多情……。張佳樂嚴格警告自己,事不過三,丟面子的事情難道十年後還想再幹一次嗎。

  不,絕不。

  等待黃少天到來的每一秒堪簡直度秒如年。張佳樂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孫哲平聊天,心裡是萬分不願意,誰讓不說話顯得尷尬。可和人說話張佳樂更尷尬,一個ex的身份擺在那裡,左思右想都痛快不起來。在非工作上的難題上張佳樂向來是慣於先逃避再面對的人,可眼下竟無處可逃。

  好在即將到達極限時黃少天終於現身了。雖然張佳樂在情緒方面較為敏感,好在他的優點是只要有第三人在場立刻就能擺脫私人情緒,從來不會耽誤正事或誤導決策。

  大致的場地和流程很快便決定好,一方面時間緊急,一方面新人的要求也很簡單:只要露天鮮花拱門蠟燭圍繞,只請閨蜜摯友觀禮,不請客不宴席。

  人家要求簡單但給的錢不簡單啊!這樣比例不符的要求反而讓張佳樂心驚膽戰。「婚紗?化妝?攝影?」

  「都不必。」孫哲平說:「他們自己有專門的人。」

  哦,土豪。張佳樂在心裡呵呵兩聲。

  場地和時間敲定好便分頭進行。張佳樂看著綴在他身後的孫哲平,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要不你先去跟你朋友說一聲,其他的我晚點聯絡你吧。」張佳樂習慣性掏出手機,「我給你我……」

  孫哲平溫聲打斷:「我有你電話。」

  「……哦。」張佳樂手上一頓,默默把手機塞回口袋。總不能說他老早把人號碼刪了。「行,那我先走了。」

  說著也不等人回應,足下生風瀟灑離場──張佳樂斷不會承認這是落荒而逃。

  孫哲平看著張佳樂匆匆離去的背影,搓了搓手指,好久才笑了下,又嘆了口氣。




















*雖然是在尾巴的部分才出來但從來沒讓孫哲平這麼早出場過,狂喜亂舞普天同慶(孫:……

 2017_03_1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