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尤】Dark eyes

Category: ◆短篇/YOI  

*和〈可愛的一朵玫瑰花〉有微薄關聯
*CWT45無料
*想來想去覺得既然是後續了乾脆寫交往後好了,而且還是交往有點久的事情(突然覺得好挑戰怎麼會這樣XDDDD)
*私設成山
*這次對應的歌是黑色眼眸(https://www.youtube.com/shared?ci=lqm3ErB6fjw)

 



  那是尤里.普利賽提連續拿下人生第五個金牌時的事情。

  身為第一個追平維克多.尼基福羅夫所締造的傳說的選手,尤里現在風頭正勁,在賽後酒會上更是大受注目,然而尤里一向對這類無謂的社交深感煩躁,加上理應欣喜萬分的年輕冠軍一反常態,無論面對媒體還是其他選手態度都極其冷靜淡漠,非常不符合平時尤里脾氣火爆直來直往的形象,偏偏在這幾年時光淬鍊之下尤里漸漸收斂性情,偶爾也會顯露幾分成熟的大人模樣,因此要解釋為成年人的矜持似乎也說得過去,但這個詞彙放在尤里身上就是顯得奇怪,總而言之他們對這個來自俄羅斯的小壞蛋實在毫無辦法,但又壓抑不住內心的那隻好奇的小貓──於是奧塔別克被推了出去。

  尤里和奧塔別克的戀人關係在圈內並不是秘密,不過尤里討厭媒體糾纏追逐,奧塔別克生性低調,從未刻意公開宣布或坦承這件事情──不過他們平日的舉止和公開宣布也相差不遠了。

  奧塔別克大概能明白他們鼓動他上前的用意,事實上不用他們催促他自己也會這麼做的。從前奧塔別克一心只有滑冰,現在他心頭上多了一個尤里.普利賽提,他自然會用和滑冰一樣認真而嚴謹的態度對待他的戀人。奧塔別克在選手們殷切的目光下將沉默的陪伴轉為行動,不著痕跡地將尤里帶到無人打擾的隱蔽角落。

  「出去走走?」他說。

  尤里求之不得,拽著人飛快溜了出去,留下身後一群失望無比的八卦群眾。

  一踏出酒店大門就是一股冷氣撲面而來,天空隱約飄著細雪,溫度落差讓尤里猝不及防打了個噴嚏,立刻被奧塔別克一張雙手攏進自己的大衣裡。雖然尤里已經習慣了奧塔別克對他無微不至的照護,這種時候還是不免覺得好笑,他把臉埋在奧塔別克懷裡,懶洋洋地:「會被拍到的。」

  奧塔別克低下頭。「你介意嗎?」

  這是個適合接吻的姿勢。尤里心想。他可是連媒體都怕的尤里.普利賽提。於是他嘴上一邊說著:「當然不。」一邊踮起腳尖,腦袋一仰就親上去。奧塔別克溫柔地托住他的後腦,在尤里喘不過氣前適時結束唇舌的纏綿掃盪,用額頭相靠鼻尖相依的姿勢打出直球,就像他往日所做的一樣。「你今天不太對勁。」

  尤里思考了很久很久,最後皺起鼻尖,露出難得的孩子氣的表情。

  「我覺得……」他說:「我覺得有點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就是……怪?」

  奧塔別克沒有出聲,只拿一雙沉靜的黑眸靜靜注視著他,於是尤里接著說下去:「我有點不知道該做什麼,我是說、就是之後的事情。」

  下一個金牌當然還是要努力爭取的,只是有什麼不一樣了。

  追逐和被追逐,對一個花滑選手來說是早已習慣的日常。年少時他總是想著要贏過維克多,後來又拚著一口氣要和勝生勇利一較高下,高高的目標放在眼前,他不必在乎任何人,只要專心盯著並且不停地向前奔跑就行。可是現在已經不能夠這麼做了,他終於突破了桎梏,不再受限於任何人事物,然而未來的道路太過廣闊漫長,大得讓他一瞬有些惶惑茫然。

  這聽上去像是個奢侈的煩惱。奧塔別克想。

  比起和他人競爭,奧塔別克更常和自己較勁,並不是他不聞外物或是毫不在乎(要不然怎麼會把尤里記掛在心上這麼多年),只不過是鮮少拿他人做目標,他對比自己更為強勁的選手或許欣賞或許佩服,但他最終的目標永遠是那個更完美的自己,因此很難體會那種頓失目標的落差感,但他知道尤里很快就能過去──他相信尤里自己也明白──,這大概就是一覺醒來就能解決的事情。

  光是要表達自己對尤里的信心就讓這位寡言而內斂的哈薩克人琢磨許久,尤里足夠聰明也足夠堅強,並不需要他特意作出表示,對他們來說一個眼神交會或一個親吻就能表達一切。最後他說:「別停下,尤里。」

  他又說了一遍:不要停下你的腳步。

  否則我會追上來的。

  尤里瞠大眼睛,最後放聲大笑。

  「你還差得遠呢,英雄。」他毫不客氣:「──至少還差我四個金牌!」

  「很快就會變成三個金牌。」奧塔別克說。

  他們相視而笑。隨之而來的沉默並不尷尬,他們牽著手沿著街道漫步,突然尤里開口喊了奧塔別克的名字,音量像是在自言自語,可又確保了對方一定能夠聽見:「我給你唱首歌吧。」

  奧塔別克不由得停下腳步。他心知肚明自己當初企圖將情意小心掩藏包裝的手法有多麼拙劣,就算尤里當下並不知曉,事後也會恍然大悟,只是他沒想到兩人心照不宣這麼久,尤里卻在此時將這件往事翻了出來──想來是不懷好意的。哈薩克的英雄偏過頭,果不其然地對上了俄羅斯的妖精那閃閃發亮的、惡作劇似的眼神。

  他從來沒聽過尤里唱過歌,不過比起唱歌,尤里現在更像是小聲嘀咕呢喃,和平常說話的語調不太一樣,慵懶濃郁,柔軟綿長,奧塔別克專注地看著他,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反倒是尤里被看得有些支撐不住了,眼睫緊張地撲簌直搧,最後幾個音節含糊隱沒在唇間,索性強做收尾,閉口再不出聲。

  「……這首歌在說什麼?」奧塔別克伸手將尤里垂在頰邊的髮絲攏到耳後,露出一只泛著薄紅的耳尖。尤里瞪著眼睛瞥了他一眼,不甘示弱:「那首歌在說什麼?」

  奧塔別克已經猜出尤里的目的,他遲疑了會,一向不怎麼表露情感的臉上難得顯出幾分赧然。「我對你……一見鍾情。」

  尤里忍不住咧開一個過分放肆的笑容,翠綠晶瑩的眼珠閃爍著喜悅的流光,他猛一跳撲到男人懷裡,雙手環上奧塔別克的脖頸向下一扯,迫得對方不得不彎下身來與他四目相對,用那對黑色眼眸。小小年紀就輾轉各國參加比賽的尤里至今見過許多不同的人,但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一雙眼睛,明明是最平凡無奇的烏沉沉的顏色,卻在深處蘊著一簇熾烈灼目的火,明亮得令人悸動。而他也從來沒有說過,每一次奧塔別克用他黑色的雙眸全心注視著他時,都是他被俘虜的心動的瞬間。

  「別再勾引我了,笨蛋!」

  他說。氣急敗壞地鼓著臉頰,將如羽毛般輕盈的親吻落在英雄燦爛光輝的黑色眼眸之上。





  這大概是什麼咒語──或是詛咒也說不定。

  尤里看著壓在自己前頭的奧塔別克的排名,一瞬間有點目眩。他站在奧塔別克身邊恍惚提起銀牌時猛地想起來,第一次奧塔別克對著他唱歌後他就抱回了金牌,而這次則反了過來,於是他在拍完照後顧不得身邊尚未離開的媒體記者,立刻氣沖沖地揪住戀人的衣領大聲宣布:「我再也不唱歌了!──你也不行!」

  然而他又補上一句:「你只能對我唱!」

  「這是當然的。」奧塔別克說:「除了你,不會再有其他人。」

  現場一陣瘋狂的燈光閃爍。


  ──又或許是「L」的力量。




















*重感冒+半夜趕工=智商開根號除以十(太低了
*總之希望不要被未來的第二季打臉(
*因為網路上的歌詞翻譯版本蠻多的所以都不會特地放到文裡,有興趣的人可以查查看~



*無料版後記:

  非常感謝願意索取這份無料的各位,我是夜羽!
  因為種種自身和外在因素幾乎是拖到場次前兩天才把這份無料寫完,各種心驚膽顫,封面也非常簡單(陽春),果然我還是不適合做這種壓死線的事情QQ
  奧尤真的好萌嗚嗚嗚嗚嗚嗚TOT這次場上本子好多超級想和大家共襄盛舉,但實在心有餘力不足,只能出個無料湊熱鬧,希望大家能看得開心QQ
  在動筆之前苦惱了很久要寫什麼內容才好,最後想著〈可愛的一朵玫瑰花〉裡是奧塔別克對尤里唱歌,這次乾脆反過來,才終於確定要讓尤里對唱情歌(?)而且上次寫完〈可愛的一朵玫瑰花〉沒多久我們尤里就得冠軍了……真不愧是來自哈薩克的男人!(超無關)所以在這篇就換我們哈薩克重機(誰)得冠軍了>o<一切都是私心,希望未來有可能推出的二季不要打我臉(卑微)
  老實說〈Dark eyes〉寫得蠻卡的XDDD寫到一半一度懷疑這麼短的篇幅能不能寫出我想要表達的東西,又覺得尤里本來也不是會糾結的人,所以後來寫著就……歪了……奧尤自己開始發閃光彈了,好、太好了(心情複雜)
  &其實原本想要把前篇〈可愛的一朵玫瑰花〉一起收錄進來但發現好像會超出我預期的厚度所以就改成放QRcode,對前篇有興趣的可以掃來看!也是礙於篇幅所以這次排版有點擠,還希望大家多多包含話多的我QQ(每次後記都寫很長)
  總之奧尤大法好!入教保平安!希望下次能和大家繼續在奧尤裡相見><!

 2017_02_05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