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我們的嬸嬸有點怪 05


*幼女嬸,大概10歲左右,我的個人喜好(?
*本丸流水帳,大概是電波冷笑話路線吧(疑
*最近似乎走一個厚積薄發路線(?
*快變成有生之年系列了,都快忘了之前在幹嘛了(喂
 



21.

  刀劍的付喪神有了肉身,不只受邪祟汙穢影響,冷熱寒暑、傷痛飢倦等人類才有的苦楚,同樣也會反應在這一具具肉身上,雖說因著種種緣故刀劍們的體質先天後天各有不同,但總歸是比脆弱的人類好上許多,也因此生病對大部分的刀男們而言還是很新奇的體驗,要是碰上這麼一個病例在眼前,不由得便小心翼翼起來。於是發著低燒的宗三在安撫好審神者後立刻被長谷部牢牢看住,照顧審神者的工作落到近侍堀川和積極爭取戴罪立功的青江身上。

  調節天氣的方法掌握在審神者手裡,小女孩兒還病著,因此外頭依舊是隆冬的雪天,障子被拉下,火盆悶聲燃燒著,適合懶散地待在被窩裡度過一整天。

  不過有人不這麼覺得。

  「太悶了。」宗三低聲抱怨。

  長谷部正在批閱這幾天兵荒馬亂累積下來的文件,宗三的聲音很細,但他還是聽見了,轉過頭去,濃紫色的屏風把宗三遮得嚴嚴實實,他只看得見對方蜿蜒流出屏風的、櫻粉色的長髮。

  兩人剛開始同住時總有許多摩擦──長谷部堅持都是宗三找碴先引起的──,後來長谷部乾脆向審神者要來了一道屏風,將房間一分為二,各自獨立,誰也不礙著誰。但在這種時候倒是有些麻煩,長谷部想起前兩天審神者隔著房門,語重心長囑咐他好好看照宗三,思考了一會,起身把屏風撤下。宗三原本側身蜷在被窩裡,聽見身旁一連串動靜忍不住轉過身來,正好對上長谷部居高臨下審視他的目光。

  「這樣好一點?」他說,正經而嚴肅,宗三看著莫名有些想笑,朝著人伸出雙手。「拉我起來。」

  長谷部皺眉。「你自己沒辦法起來?」

  「沒力氣。」宗三說。長谷部看了他半晌,沒好氣地把手搭上去,將人從被褥上拉起,宗三早預料他會幫忙,順著力道坐起身子,正想鬆開手,沒想到長谷部卻猛地彎身,握住那雙手往肩後一甩,一手扶著人後背,同時另一手往腿彎一抄,稍稍使力便將人半扛半摟在懷裡。一連串出乎預料的行為讓宗三一時無法反應,愣愣伏在長谷部肩上,意外顯得柔弱乖巧。

  你起來要做什麼?長谷部自覺好人要做到底,可問著問著他突然皺起眉頭,說:「你是不是太輕了?」還把人在自己手上掂了掂,像是在掂量孩子一樣,宗三一下子黑了臉,狠力拍打著長谷部的背。「放我下去!」

  「別鬧。」長谷部不為所動,手上反而摟得更緊。

  瘦削卻柔軟的、人類一樣脆弱的軀體。可他畢竟是刀劍,溫熱的血肉裡擁有比人類還強韌的力量,形骨卻與之相反,纖細得彷彿能隻手擰斷。

  ──他用一隻手就能環住他的腰。長谷部想,還沒意識到這種念頭背後的綺思,但宗三先一步察覺了氣氛的改變,宛如上次的黏稠氛圍讓他本能地感到不安,他揪住長谷部的外套,脫口而出:「我要去主上那裡。」


22.

  房門被敲響時審神者正和青江用火盆烤團子吃,糯米的焦香十分霸道,藏都藏不住,審神者第一時間就讓青將打開窗戶,絨毛細雪隨著風灌進來,空氣清新了許多,卻沒能完全帶走那股糯香,只讓小女孩兒打了個噴嚏,青江想也不想立刻把窗戶闔上──他可不想再被說教了。

  前幾天小女孩兒貪嘴被燭台切抓到,少有地被好好教訓了一頓,有心放縱的青江也因為看管不力一起挨了罵。本丸裡愛嘮叨的刀可不少,青江向來都是聽過就忘,倒是審神者到現在仍餘悸猶存,一聽敲門聲就緊張,她左看右看,面紗跟著簌簌晃動,最後把手上的團子串一口氣塞進嘴裡,接著把,湮滅證據。青江在一旁悄聲悶笑,沒打算告訴她腳步聲的主人到底是誰。

  主上?外頭傳來長谷部詢問的聲音。審神者聽了立刻鬆口氣,抬手向右一划,拉門無聲向兩側滑開,宗三動作飛快,長腿一跨擋在長谷部前面,率先踏進房裡,毫不客氣地挨著審神者坐下──那裡肯定是整個房間裡最溫暖的地方。長谷部原本想說他,餘光不經意掃過對方白中透著紫的趾尖,話在舌尖繞了幾圈,說不出口,最後只和青江打了招呼,默默坐到宗三身旁。

  「感覺怎麼樣?」審神者把火盆往宗三那裡挪了挪,同時接過青江倒好的茶,立刻塞進宗三手裡。她總是覺得宗三和自己差不多,都是需要被多加關照的群體──儘管從各方面來看宗三都比她強多了。

  「已經痊癒了哦。」宗三說:畢竟是刀啊。

  審神者聽著半跪起來,伸手摸摸宗三的額頭,可是她的掌心太熱,根本沒辦法判斷。「但你看起來很冷的樣子。」她揪揪宗三披在肩上的梅紅色的羽織,問:「為什麼不穿襪子呢?」

  宗三頓了頓,似乎想起了什麼,神色冷然,沉默不語,耳尖卻隱約透著紅。審神者不是個好奇的孩子,雖然心裡覺得不對勁,但似乎不是壞事情,既然如此宗三不開口也無所謂。審神者才要提起新話題,沒想到長谷部突然開口:「是我的疏失、我──」

  話說到一半宗三立刻往長谷部端正跪坐著的大腿上用力擰下去,為了保持風度長谷部硬是將疼痛忍下,面無表情。

  審神者疑惑地看著他們。

  沒什麼。宗三微笑,手下更加用力。「他大概是腳麻了。」

  青江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


23.

  一連休養了好幾天,審神者終於徹底痊癒,當晚燭台切特地做了清淡可口的豐盛晚餐,算是一次小小的慶祝,飯後眾刀各自解散,幾把短刀們卻一齊圍了上來,亂更是第一個湊到審神者身邊。

  「吶吶!」他一副興致高昂的樣子:「為了慶祝主上痊癒,給主上買件新衣服吧!」

  「……衣服?」審神者問:「要去現世嗎?」

  「不需要唷!只要上網買就好了唷!」亂說著,亮出他貼滿可愛亮片裝飾的手機。

  「啊——亂你是想湊運費吧!」厚毫不留情地拆穿他。亂眼睛一瞪,衝厚做了個鬼臉。

  ……啊。小女孩兒恍然大悟:「你們學會上網啦。」

  為了因應每個本丸可能有的不同需求,政府在最初配給物資時額外提供了一定數量的電子設備給習慣現世步調的審神者使用。雖然這位本身並不經常使用電子產品,但該如何操作她還是知道的,簡單說明了用法後便逐個發放下去。然而眾刀男們和出身在資訊時代的審神者不同,來自各個不同的久遠時代,對於這種新科技的適應力也有所不同,最後仍持續使用的大約只有一半左右——而短刀們幾乎全體使用了,其中博多無師自通,在其他人還在購物聊天的時候,他已經進展到使用網路投資買賣股票的地步了。

  看來就算只有外表,小孩子的學習能力也是很驚人的。

  審神者想了想:「亂、錢不夠嗎?」

  「哎呀、不是啦不是啦!」亂膝行幾步,激動地撲到審神者腿上。「只是看主上老是穿同樣幾套衣服……主上可是可愛的女孩子唷!這怎麼可以呢!」

  小女孩兒歪歪頭。

  「我啊,最近在網路上看到超——級適合主上的衣服耶!穿起來一定很可愛的!」亂捧著臉,兩頰緋紅。「我可以買給主上嗎?吶?吶?拜託了——!」

  一旁厚嘆為觀止:「嗚哇,購物的本能完全被激發出來了耶。」

  亂好像還想繼續說下去,藥研見審神者沒什麼反應,趕緊插話:「亂也很可愛啊,自己穿不好嗎?」

  不一樣啦,要主上穿才可愛!亂噘起嘴,話鋒一轉:「厚之前不是也說很適合的嗎!」

  厚一下子紅了臉。「那、那也要大將喜歡才行啊!」

  眼見兩人就要吵起來,藥研再次攔在他們中間。「好了、好了……不然讓大將自己選吧?」說完他轉頭徵詢審神者的意見:「您覺得怎麼樣?」

  對於基本上足不出戶的審神者來說,穿什麼樣的衣服其實都無所謂──只是亂好像很期待的樣子。於是她點點頭。「網站發給我吧。」

  萬歲!亂高聲歡呼,掏出手機興沖沖傳了一大堆連結到審神者的LINE裡,接著說:「——我去問清光先生要不要一起!」隨即一溜煙跑開了。

  咦?小女孩兒悶聲問:「清光穿女裝嗎?」

  「……也有賣男裝的,大將。」


24.

  午後出了太陽,雪也停了,不像前幾日還飄雪時那麼冷,宗三難得沒急著躲回屋子裡,而是抱著小夜坐在廊上逗貓。宗三不喜歡冬天,衣物被子都厚重得可以,手腳冰冷僵硬,不管做什麼都不痛快。說實話他並不想待在外頭,可弟弟都特地找過來,懷裡還小心翼翼揣著幾個柿子要給他,他怎麼可能拒絕。

  小孩子體溫高,抱在懷裡特別溫暖,宗三摟著自家弟弟,幾乎要睡過去,這時宗三放房門邊的手機一連震了幾下,小夜怕打擾到哥哥安眠,不好意思挪動,可是又對震動聲很在意,忍不住一直回頭去看,蓬鬆紮起的頭髮跟著頻頻蹭在宗三下頷上,有些癢,宗三沒醒也被弄醒了,乾脆鬆開手:「幫我看看是誰的訊息。」

  小夜立刻就爬起來,噠噠噠跑過去,懷裡一下子失去熱源,宗三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轉而把幼貓抱到懷中,雪一般的小團子被揉得舒服了,在他懷裡撒嬌打滾。

  「是工作嗎?」宗三說,隨即補上一句:「如果是長谷部的話不用理會。」

  「長谷部的訊息不就是工作嗎?」小夜說得非常直白,宗三一時語塞,神情微妙又糾結。左文字的短刀沒注意到兄長古怪而心虛的表情,直接把手機拿給宗三看,原來是審神者傳來了幾張照片。宗三粗略掃了一眼,對這些穿著不同服裝的女孩子的照片十分不解。「這是……?」

  「亂說要幫主上買衣服。」小夜那時候也在前排,於是他就和自家哥哥詳細解釋起來,這時審神者的補充終於姍姍來遲:哪一個好?

  「哎——要相信籠中鳥的審美嗎。」宗三懶洋洋笑了笑。「我可沒見過什麼世面唷。」

  「選宗三哥喜歡的就好。」

  「小夜有喜歡的嗎?」

  嗯……。小夜沉思著,突然一束長長的馬尾悠晃著溜到他面前,美麗的濃綠色,但還是嚇了他一跳。是青江。小夜一抬頭就見青江笑嘻嘻地問:「在聊什麼呢?我能加入嗎?」

  「青江先生。」

  短刀們獨自或結隊出陣時,幾乎都由青江擔任壓隊和保護的工作。這把大脇差平常看起來散漫輕浮,做起事情卻十分細心穩重,在外頭也對小傢夥們多有照拂,也因此一眾短刀和他十分親近,連不太常親近他人的小夜也被攻克,眼下見到青江他幾乎想也不想就往邊上讓,示意對方一同坐下來,對此宗三略略挑眉,青江注意到他的目光,眨眨眼,笑了一下:「你好,小夜的哥哥大人。」

  宗三聽著彆扭,沒好氣地:「……想叫名字就叫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青江說。


25.

  長谷部回房時發現小夜獨自一人抱著貓坐在門口。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他朝房裡看了看,冬日裡一向足不出戶的宗三竟然不在裡頭。「宗三出去了?」

  嗯。小夜站起身,貓咪從短刀的懷裡跳下去,湊到長谷部腳邊叼著他的褲管喵喵叫。「哥哥和青江先生跑去手合場了。」

  「為什麼突然……?」

  「因為不知道該選白金好還是藍黑好。」

  「啊???」




















*突然發現比起之前幾篇我的話變得好多,時間果然會改變一些東西(好意思說

 2016_11_22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