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浮誇的愛的喜劇


*標題與內文無關系列(?
*大孫小樂,大概是社會人士x國中生
*這次不犯罪,這次來演八點檔(欸
*4819字的八點檔耶......咦???
*復健順便舒壓
 



  張佳樂被綁架了。

  當小傢伙意識到自己被跟蹤時,他已經和同學們分頭,正要往回家的路上走,一路上空盪盪一條筆直大路,沒有巷子,沒有店家,沒有遮蔽物。平常他老是抱怨這條路上什麼都沒有,無聊,可孫哲平就是要他走這裡,看吧,現在遇到麻煩了。

  怕大動作會驚動到後面的人,張佳樂不敢妄為,小心翼翼用餘光打量四周,半個人看上去能幫忙的人都沒有,身後不知道跟了多少人,但在這種極為單純的地形上他肯定也逃不掉。可惡。他攥緊書包的背帶,心臟怦怦直跳,手心後背都是冷汗。

  孫哲平給他的甩棍他好好收在身上,手機定位一直是開啟狀態,定位器也帶著,可等等要是真被抓住,這些東西肯定會給收走……張佳樂摸了摸左耳上的小耳環,牙一咬,摘下來往嘴裡一塞,吞藥丸似的咽下去。

  好。張佳樂緩下腳步,從書包拿出玻璃水罐,接著把書包往旁邊一丟,回身把水瓶砸出去,水併著玻璃濺了一地,後頭暴起衝上的人不免滯了數秒,張佳樂趁機從口袋裡抓出甩棍,出棍往那人持著電擊棒的手腕一架,接著飛速翻腕拿握柄砸在對方手腕上,電擊棒應勢飛出,趁著對方回神不及的空檔張佳樂直接一棍掃向他腹部,隨即向上一撩,快手先戳咽喉,再劈鼻樑。那人似乎沒料到張佳樂竟是塊硬骨頭,猝不及防吃了他一頓打,抱著臉痛苦呻吟。張佳樂見狀轉頭拔腿就跑,一邊掏出手機打開撥號介面看都不看便點下置頂號碼,張佳樂死命跑著,卻聽得耳邊撥號聲越響越長,最後轉進語音信箱。

  大孫到底幹嘛去了!張佳樂不死心,一通接一通地打,後頭那人大概是緩過勁了,遠遠又追上來。

  偏偏在這種時候……!張佳樂啐了口,一抬眼前頭倏地一台黑頭車停下,上頭跳下兩個身材魁梧的黑衣大漢,張佳樂見自己被前後包夾,索性不跑了,擺開架勢準備拖延時間,垂死掙扎。

  大約是先前被打的那名同伴通風報信,兩名大漢手中都拿著武器,其中持刀的先一步快速衝上來,恫嚇一般朝張佳樂刺出手中匕首,張佳樂向外一繞斜身避過,沉臂往下一甩將甩棍拍上對方手肘,隨即反手將棍把剁在那人手指上,清澈一聲脆響,匕首跟著衝力被撞出去,大漢哆嗦著縮著手掌,慘叫出聲。張佳樂瞧著機不可失,一把揪住對方的臉,將棍子狠戾戳進腹部,瞬間放倒一個。另外一位看著同夥居然給中學生打倒在地,一時有些怯步,張佳樂挽棍一套舞花,陡然升起一股以一降十的豪情壯志。

  事實證明他想得太甜了。孫哲平再怎麼訓練他,張佳樂再怎麼能打,都是一對一單挑的事。這些人著了道,不過是沒摸清張佳樂底細,大意輕敵的緣故,更何況他們透過這兩下已然明白,張佳樂能打,但也僅止於此了。

  於是當對方同時有兩人衝張佳樂進攻時,他很快就顯現出破綻來,最後給人一個掃腿放倒在地,甩棍一腳被踢得老遠。張佳樂被死死壓在地上,臉磨在柏油路面上熱辣生疼。他們似乎對張佳樂極為不放心,不光緊束他的雙手,甚至在最外圈還用膠帶密密纏了起來。張佳樂氣得很,在被搬上車時各種狠踢猛踹,次次都往人頭臉上蹬,那些人讓中學生教訓了一頓,心裡本就不痛快,還給踏得灰頭土臉,更是上火,有人便捺不住,舉拳就朝張佳樂臉上打,這一下氣力極足,張佳樂腦袋瞬間鳴鳴作響,眼前花成一片。他從小到大哪裡被這樣打過?疼痛併著委屈一起湧上來,險些就要掉出淚來,還是他拚著一股死倔勁用力憋住,才沒在壞人面前丟了臉面。

  他媽的!對方飆罵了好一串,又打了張佳樂一巴掌,惡聲道:「給這小兔崽子吸點,省得他又不安份。」

  另外兩人恍然大悟,連連應聲,取了個玻璃小罐來,直要往張佳樂鼻下湊。張佳樂不停掙扎扭頭想要躲開,卻被對方揪住頭髮,硬是把小罐抵上來,於是張佳樂轉而憋住氣,那人見張佳樂還在抵抗,乾脆就往張佳樂腹上一連揍了幾拳,疼得小傢伙直咳嗽,喘息間便把那東西吸了進去,頓時身子一軟,徹底失去意識。

  醒來時張佳樂腦袋一片昏沉,因著藥力的關係眼前還是模模糊糊的,臉頰腫脹,腹部悶痛,張佳樂試著動動手腳,手還是被捆著,雙腿倒很自由,但一旦要起身就會牽動到肚子上的傷,肯定是瘀青了,稍微拉扯一下便疼得眼冒金星,張佳樂覺得這輩子沒有再比這更糟糕的情況了。

  小傢伙緩了緩氣,沉下思緒觀察四周,四四方方一個小房間,沒有點燈,全靠靠近天花板頂上的氣窗供應外頭微薄燈光。張佳樂憑著這點光源在房間裡轉著眼珠東看西瞧,那群人估計是認為一個中學生落到他們手上後不可能再翻出什麼花樣來,房間亂糟糟的完全沒收拾過,應該能找到可以利用的東西,至於其他出口還是別想了,倒是上頭那個氣窗……張佳樂瞇著眼睛仔細打量,覺得憑著他的身材應該能爬出去。

  有了盼頭就有了精神,張佳樂摸黑無聲搜了一圈,可以用的東西還真不少,還讓他找到能割破膠帶和繩子的利器,但張佳樂還是花了好大力氣才把手上亂七八糟的東西給割開,整個人汗流浹背。他不敢浪費時間,稍做休息後開始堆疊雜物,忍著每走一步就會拉扯到傷處的疼痛輕手輕腳爬上去。

  氣窗沒有上鎖,張佳樂悄聲將窗戶推開,夏夜的涼氣一下子撲到他臉上,他呼了口氣,探頭往外看了看,也不知道這是怎麼設計的,從氣窗往外看去離地面竟只離了半層樓左右,四周什麼都沒有,只有不遠處有一片樹林。

  看來只能往那跑了。張佳樂深吸口氣,將手攀上窗沿,強忍住發力時腹部傳來的劇烈疼痛,一鼓作氣把自己撐到窗上。沒想到這時從門外傳來模模糊糊一陣嘈雜喝罵:「……有人打進來了……快去把那小子帶出來!」張佳樂嚇了好大一跳,驚慌之間手下力道一歪,整個人往外摔出去,眼下卻顧不得痛,立刻掙扎著爬起來拔腿狂奔,一頭紮進林子當中。

  身後霎時大亮起來,是車燈和火光。

  「別讓他跑了!」

  張佳樂跌跌撞撞在林間奔跑,追在後頭的是忽近忽遠的咒罵、吆喝和鬥毆聲。

  這麼大動靜,肯定是有人來救他了。張佳樂想著,腳下跑得更快。在夜晚的野林中他和一個瞎子沒兩樣,什麼道路啊小徑啊完全看不清楚,有什麼碎石障礙也統統看不見。小傢伙摔了跌了好幾次,甚至把鞋子都給甩出去,但他立刻跳起來,不管不顧手腳上的傷口淋漓,繼續跑。要是聽到遠方有聲音,就胡亂換個方向逃,無暇也無法顧及會不會是圍捕他的陷阱,爆裂的心跳全然蓋過一切思考,肋下痠脹得讓他幾乎喘不上氣,理智隨著肉體的極限逐漸剝離。他先前一直都不覺得怕,反而因為腎上腺素的作用異常亢奮和冷靜,偏偏在逃脫出來的此刻,他惶然驚懼起來。

  要是他等不到孫哲平找到他……。

  張佳樂一個踉蹌,仰面跌坐在地,他渾身痛得要命,幾乎想就這樣坐著等死算了,可他還是得跑,必須要跑得更快、更快、再更快一些——!

  兀地他腳下一空,撲倒在一條公路旁。

  張佳樂有那麼一段時間腦子完全是空白的,只知道憑著本能大口喘氣,最後撕心裂肺地咳起來,彷彿有烈火從肺部一路竄燒到氣管,滾燙一片,張佳樂撐在地上乾嘔了好一陣子,抖著手腳狼狽爬起來。後頭似乎沒有聲音了,可張佳樂不放心,側耳又聽了會,徹徹底底安定下來,警戒一鬆,渾身卸了勁,再次栽倒坐到地上。

  一連串事件下來張佳樂早失去了時間感,他呆坐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極遠處隱約有一陣引擎聲,張佳樂一驚,連忙要起身,可徹底放鬆下來的身體根本不聽使喚。

  完了,動不了……!張佳樂心裡頭越慌,越是無法好好控制手腳,眼見聲音越來越近,身後樹林也突然窸窣傳來一陣吵吵嚷嚷的動靜,他幾乎絕望得要哭出來。

  還是追捕張佳樂的人馬先到一步,一群八九人從林中奔出,一眼就瞧見努力試圖跑開的張佳樂,抬腳欲追,偏巧一台重機從山下暴衝而上,一個甩尾橫在張佳樂面前,硬是將兩邊隔開。張佳樂顧著身後追兵,沒注意到眼前機車,被氣流帶倒在地,精神空茫中只瞧見一個寬大背影,只那一眼,張佳樂就安定下來。

  他陷入混亂的理智或許認不出那是誰,可是他的心記得。

  重機騎士從容下車,脫下帽子,露出一張滿是煞氣的面容。孫哲平全然無視眼前橫眉豎目的人群,轉頭先去把張佳樂扶起來,頭一低就看到小傢伙青腫的臉。

  「他們打你了?」孫哲平低聲問:「人在這裡嗎?」

  張佳樂根本不知道那群人到底有誰在裡面,只是愣愣搖頭。

  沒關係。孫哲平說,接著竟彎身替他吹了吹臉頰。驟然柔軟下來的氛圍讓另一頭煞氣橫溢的人們顯得很是滑稽,領頭的人朝一旁使了眼色,立刻幾人提刀衝上前,準備往背對人群的孫哲平身上砍下,張佳樂猛地一推孫哲平,沒推動,於是他焦急地張口要喊,下一秒卻瞠大眼睛。

  幾乎是一眨眼的事情,方才衝上來的那幾人已然倒在地上,鮮血凝成的河泊自他們身軀裡頭發源,溫吞地向外擴大蔓延。

  「左手?右手?」孫哲平擺弄著手裡的東西。喀喀。「不過也無所謂了。」

  喀喀。

  「都留下來吧。」

  一道雷光劈開遠方的天。

  張佳樂精神還緊繃著,特別敏感,先是被那一閃而過的電光嚇了一跳,又被緊接而來的雷鳴給唬了下,轟隆隆的,淹沒了陣陣砰響。不久雨淅瀝瀝下起來,他赤著腳佇在原地,看著從未見過的,孫哲平陰鬱黑暗的一面,有些不知所措。

  孫哲平把打空的彈夾扔到人群裡面,而槍則變戲法似的從他手上消失。張佳樂看他近乎冷漠地處理完後續事宜,轉身朝這裡走來,下意識退了退。孫哲平見狀遲疑著停下腳步,但這個停頓並不很久,他繼續向張佳樂那兒走。張佳樂一瞬間十分羞愧,哽著嗓子道:「不是……我、我不是……」孫哲平搖搖頭,脫下身上的防風夾克替小孩兒穿上。張佳樂個頭比起孫哲平要矮些,剛要步入青春期的男孩子,外套長長遮到臀間,露出制服短褲下的兩條瘦瘦的腿。

  「這是借來的車子,沒有雨衣。」孫哲平還有心情向他解釋:「我的風衣防水,你先穿著。」

  之後孫哲平也不管張佳樂什麼反應,逕自探手去拆開衣領的夾層,從裡頭扯出連帽,幫小傢伙把亂七八糟的頭髮仔細塞到裡頭,接著把自己的安全帽戴到他頭上。

  張佳樂透過濕淋淋的擋風鏡片去瞅孫哲平重歸平靜的面容,一時怔愣,說不出話。

  雨越下越大,血液混著雨水一路向下流淌,淌下坡處的兩人腳邊,孫哲平瞥了張佳樂光裸著蜷縮起來的腳掌,單手把人提溜起來,走到機車前時他猶豫了下,拿手在座椅上使勁抹了抹,還是濕漉漉的,於是又在車廂裡左翻右找,扯了塊蓋機車的防塵帆布出來,折成四方小塊墊在座椅上頭,這才把張佳樂放上去。

  「我們……回家吧。」他說。

  一路上兩人都沒說話。張佳樂聽著雨滴瘋狂拍擊在安全帽上的爆裂聲,緊緊抱著孫哲平,他已經濕透了,張佳樂隔著外套都能感受到男人冰得幾乎能凍人的溫度,而他自己除了露在外面的腿外,都是溫暖而乾燥的。張佳樂心口又酸又脹,一片麻亂。

  路過山腳下的便利店時孫哲平猛地停下來,張佳樂險些栽下去,立刻被時刻注意他的男人一掌擋住。

  你幹嘛……!張佳樂經歷了一堆破事,還後怕著,心下抑鬱煩亂,脾氣就有些壞,口氣也跟著差勁起來,可他立刻就後悔了,馬上推開鏡片,咬著唇瞅著孫哲平,面色懊惱忐忑。往日孫哲平是會教訓他的,但他今天異常平靜,過分溫柔到可以稱得上是和顏悅色——那是一個幾乎不會出現在他臉上的表情。「你餓不餓?」

  張佳樂突然覺得很難過,因此他抖著聲音說:「我、我不餓……。」

  但孫哲平還是把人抱下車,溫柔又強硬的。他草草收起車上的帆布和張佳樂腦袋上的安全帽,試圖將小傢伙帶進去溫暖的便利店裡,但張佳樂不願意,拖著腳步不肯動。

  「你不要這樣……」張佳樂一心想著剛才自己退縮的事情,神情惶惶:「是我不好……」

  不。不是你。孫哲平的冷靜終於裂了一角:是我不好。

  他用指尖拂過小傢伙腫脹的面頰,看著那張憔悴泛青的臉和蒼白起皮的嘴唇,心疼得快碎了。

  張佳樂還那麼小,本來可以高高興興平平安安的過完一生,現在卻得因為他承受這種痛苦。孫哲平看著他的小傢伙放鬆的懵懵的乖乖的佇在那裡,又想到不久前小孩兒怕得幾近崩潰的模樣,越發覺得唇舌發乾,喉間泛苦。

  「我……」

  「我不要分手!」不知怎麼地張佳樂突然暴跳起來:「我不准你分手!」

  展開來得太突然,話題一下子扯得老遠,把孫哲平原本要說的話都給哽住了,最後竟是啞口無言。

  「你還真想——!」張佳樂沒注意到對方的微妙表情,還以為這是無語的默認,簡直要氣瘋了:「別欺負我年紀小!我也是能打人的!我下一個、不對我他媽現在就打你!」說著他握起拳頭作勢要打,孫哲平完全不打算反抗,敞著懷等待張佳樂迎頭痛擊,然而最後落入懷抱的卻是一個溫暖發燙的小孩兒。

  我很想你……。張佳樂整張臉都埋在男人懷裡,悶悶地:「親親我吧?」

  孫哲平抿著嘴唇,好半晌才低下頭去,鄭重而虔誠的親吻他的戀人。




















*灑狗血太開心惹
*可是電腦LOFTER一直登不進去好心情蕩然無存(
*別問我孫總是幹什麼的,我怕Q.Q(咦


 2016_11_20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