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情熱


*大孫小樂
*原本要寫另外一個梗,可是孫總周一對睡夢中的我下了人事命令所以(
*難得做全套的大孫小樂!(欸
 



  前幾天張佳樂臨睡前緊張兮兮跑過來,說喉嚨不舒服,像是要感冒了。張佳樂一般不生病,只要病起來就特別嚴重,孫哲平不敢大意,趕緊給人餵了兩顆藥,灌了一大杯熱水,把張佳樂送上床睡覺。可過兩日小孩兒還是病了,喉嚨發炎、咳嗽不止,整個人看起來像顆蔫了的小白菜。所幸沒有發燒,只是體溫高了些。孫哲平問他想不想吃點什麼,他只是搖搖頭,連滑手機都精神萎靡。

  平日孫哲平基本不做飯,懶,今天卻難得為了病號開火。他把洗淨的米下入滾水,打開冰箱想找個雞蛋熬成雞蛋粥,卻看到一個四方小盒被放在第一格層架最外頭 ,巴不得被注意到似的,孫哲平挑眉,心領神會,若無其事關上冰箱,繼續熬粥。

  張佳樂不知什麼時候悄悄來到他身後。

  「這是給我的?」他問。帶著濃重鼻音和喉音的聲音還是能聽出他滿滿的喜悅。

  「嗯,吃點熱的墊肚子,等會好吃藥。」孫哲平關小火,衝張佳樂招招手。

  張佳樂:?

  他乖乖湊過去,還以為是要試吃味道,不想等來的是孫哲平涼涼的嘴唇。張佳樂覺得腦門一炸,酥酥麻麻的,好像更暈了。

  「去睡會。」孫哲平摸摸他的臉。「晚點吃完飯了我們再吃蛋糕。」

  原來是看見了……張佳樂暈乎乎的被牽進臥室,彷彿有一瞬間看到孫哲平發紅的耳尖,不過他來不及多想,頭一沾枕就立刻睡著了。

  再醒來天已經晚了,張佳樂迷迷糊糊呆看了會,突然一個激靈跳起來,撲向床頭的時鐘。才七點。他鬆了口氣。

  孫哲平正好端著粥進門,見張佳樂醒了就想把碗遞過去,偏偏張佳樂還在犯睏,渾身發懶,死活不肯接,孫哲平沒辦法,只得順著他的意,讓張佳樂鑽到懷裡,一勺一勺餵給他。

  或許是胃口不佳的關係,張佳樂吃得極慢,為了打發時間配著電視吃,又更慢了,吃一口停一口,孫哲平伺候這位大爺伺候得又氣又好笑,乾脆拋掉湯匙,直接端起碗灌,小孩兒嗚嗚抗議著,卻敵不過孫哲平的力氣,咕嘟咕嘟把剩下的小半碗喝乾淨。

  乖。孫哲平親了親他髮頂。「我去把蛋糕拿進來。」

  大熱天的,一個冰冰涼涼的蛋糕看著就讓人開心,可張佳樂完全高興不起來——他又不能吃!!!

  為了孫哲平的生日,張佳樂什麼都準備好了。知道孫哲平不喜歡甜的,磨著蛋糕店訂做了四吋的迷你蛋糕,兩個人分著就能吃完。他也知道孫哲平不喜歡特別搞慶生這種事情,於是故意把蛋糕放在冰箱最明顯的地方,禮物用衣架吊在衣櫃裡,一打開就能看見,無聲的默契的暗示。偏偏他千算萬算,就沒算到感冒這檔事,現在只能悶悶看著蛋糕一口都不能吃。孫哲平看他一臉氣悶不禁好笑,切了一大半蛋糕撥到盤子裡,將奶油一點一點刮乾淨,親手送到小傢伙嘴邊。

  「喏。」

  張佳樂瞪了他一眼,甕聲甕氣地:「幹嘛。我不要。」

  一般來說孫哲平不會特別去應付和安撫胡亂鬧脾氣的小傢伙,可他今天特別寬容,只說:幫我吃一點吧。

  可這人還是板著一張臉,孫哲平哄了半天,最後將他拉到懷裡,像早些時候那樣一勺一勺餵他,張佳樂這才不情願的吃下去,沒幾口就紅了眼睛。

  「怎麼了?」

  「我的計畫都被破壞了……。」張佳樂顯然很不開心,孫哲平只當他完美主義發作,不發洩不舒暢,況且這下蛋糕也吃到了,想來很快就會重新恢復好心情,就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直到晚上,他才知道張佳樂所謂的「計畫」是什麼。

  自從兩人搞上後一直都是睡一個房間的,這兩天因為怕傳染感冒,張佳樂主動回他自己的房間實行隔離措施。平常被張佳樂扒著抱著慣了,現在硬生少了個大暖枕,孫哲平一時間還有些不習慣,但今天他的大暖枕回來了──觸感還特別光滑柔軟。孫哲平在睡夢中摸了兩把,接著猛地睜開眼睛。

  這小傢伙渾身光裸鑽到他被裡,只在腕上繫著一個蝴蝶結,身子滾燙,悄悄探進褲裡握在他性器上的柔軟手心也是。

  ……你又想幹嘛。孫哲平開口,聲音沙啞:「從哪裡學來這些亂七八糟的。」

  「這是……另外一個禮物。」張佳樂嘿嘿笑著,感冒的昏眩和衝上腦門的情慾搞得他頭昏腦脹,他下意識想尋求安慰,仰一頭就想去親孫哲平,半途卻硬生止住動作。啊、會傳染……。張佳樂嘟囔著,孫哲平不以為意,頭一低就親過來。「沒事。傳染了也無所謂。」他說:「你照顧我?」

  張佳樂立刻拒絕:「我才不要。」

  「沒良心的小東西。」

  聞言張佳樂眼珠一轉,「你確定?」他說,空出一隻手拉著孫哲平的,一路溜到後頭,孫哲平順著他的暗示將指節溫柔按進去,裡頭濕滑柔軟,顯然是做好準備的。

  好吧。孫哲平改口:「貼心的小傢伙。」

  張佳樂這才滿意了。

  等會是一定要流汗的,怕小孩兒流著汗吹冷氣會著涼加重病情,孫哲平將他籠在懷裡,再把被子兜頭一罩,空氣一下子旖旎溫暖起來。

  「直接插進來嗎……?」張佳樂問。孫哲平搖頭,笑道:多玩一會。

  多玩一會?小孩兒來不及細想,孫哲平已經伸手將他翻過去,同時架住他的腰,讓瘦窄臀部高高翹起。張佳樂配合著男人的動作,實在琢磨不出他想做什麼,下一秒一個柔滑濕溽物體貼上後頭,毫無預警鑽了進去,張佳樂眼瞳倏地一縮,立刻理解這傢伙想「玩」什麼,男人的舌頭在他體內細細探索,舔弄每一處肌理和皺摺,身體一點一點被這種奇怪的方式給打開,他幾乎羞憤欲死,猛力掙扎著就想逃出去,卻被掐住腿根硬生給拖回來。

  「……別動。」孫哲平特地撤了出來,往他屁股上就是一掌下去,不痛,聲音卻響亮的可以,張佳樂被打了這一下,心頭突突直跳,不知道是羞還是惱的,只想著不能讓人佔盡上風,於是瞬間發難,反將孫哲平壓到床上,接著擰過身來一屁股坐在人胸前,腰一彎頭一低,一口含下孫哲平已然半勃的性器,孫哲平阻止不及,才剛喊出口的喝止生生變成舒爽喟嘆,張佳樂聞聲,心裡十分得意,嘴上動得更加起勁。

  雖說孫哲平在床上以侍弄張佳樂為樂,卻對小孩兒反過來替他服務沒有多大興趣,只有偶爾讓張佳樂動動手撸幾下,用嘴什麼的幾乎沒有過,除了上回做死勾出孫哲平的興趣以外──即使如此孫哲平還是不讓他口──,張佳樂幾乎沒有機會近距離看看這根攪弄得他心神盪漾的東西。他雙手攏住紫脹肉柱,吸吮了會,又拿舌尖撫弄前端的小孔和柱身漲出的筋絡,他能感覺到被他坐在身下的孫哲平越發急促的呼吸,可總覺得似乎不得要領,於是將肉柱吐出來,同時喉嚨內的搔癢感讓他憋不住咳了兩聲,孫哲平聽見馬上就想起身,張佳樂連忙施力把人壓了下去。

  「別煩別煩!」

  張佳樂一連又咳了好幾下。他努力緩下氣,重新伏下身子,在性器上留下幾個溼答答的親吻,隨即扭過頭去,將下頭沉甸甸的囊袋啊嗚含進嘴裡。孫哲平忍不住爆了聲粗口,一把掐住張佳樂得腿,腰部爽得挺了兩挺,勃發的器官蹭過張佳樂臉頰,留下一道黏稠痕跡。

  比起孫哲平尺寸可觀的陰莖,要對付這兩顆東西容易多了,張佳樂將他們輪流叼在嘴裡吮咬舔吻,試圖將嘴唇的綿軟和舌面的柔滑烙印在上頭,還不忘用手指在莖柱上來回撸動揉弄,勃動的陰莖濕漉漉的,又稠又滑,幾乎能吸附在掌心。孫哲平被弄得十分躁動,喉間不斷發出壓抑而粗重的喘息,小孩兒正得意著,鬆口就想調笑幾句,不想孫哲平趁隙動手扣住他的腰,硬是將他往後拖,張佳樂連忙撐住床面,才沒在慌亂中一臉撞在那根直挺挺的東西上。

  「你做什麼──啊……」竟是孫哲平以牙還牙,也舔舐玩弄起小孩兒的囊袋來。從下身傳來的快感太過新奇強烈,張佳樂忍不住發出一道綿長呻吟。他想再次發攻勢好扳回一城,沒料到孫哲平猛地手指插進穴裡,登時腰間一麻,手腳軟得撐不住自己,只能趴伏在孫哲平身上,徒勞地握著肉柱撸了幾下,隨即無力地將硬挺陰莖貼在頰邊。

  可惡……。張佳樂被吮得淚眼朦朧,後頭又被大肆操弄,由前後兩方夾擊而來的大量快意實在消化不來,只能大張著嘴嗚嗚抽泣呻吟,來不及嚥下的涎水全都沾到男人的陰莖上頭,眼尾鼻尖通紅一片,最後抽搐著射了出來。孫哲平隨手抹去濺上下顎脖頸的精液,把小孩兒撈起來摟在懷裡,沉浸在性欲裡的嗓音又啞又沉:舒服嗎?

  高潮的餘韻尚未消散,小孩兒還在發抖,太過香豔的刺激讓他病中的頭腦昏疼,喉頭堵脹,喘氣都顧不上了,話哪裡說得好,任憑孫哲平怎麼問他都只是哼哼唧唧的,像是被欺負的貓崽在細聲抗議一樣。

  「不舒服?那這樣呢……?」孫哲平的唇貼在張佳樂耳邊,鍥而不捨低聲問著,一邊將性器緩緩埋到小孩兒體內,或許是生病的關係,基礎體溫高,小孩兒的內裏也比平日更加柔軟滾燙,孫哲平原先還存著一絲溫存的念頭,尋著敏感處小力抽插著,張佳樂含著手指,舒服地直哼哼,在他懷裡軟成一捧春水。可孫哲平的動作慢慢被熱燙軟穴的銷魂滋味勾得越發狠戾起來,小孩兒一開始還能坦率的放聲呻吟,久了漸漸有些受不住了,眼前模糊恍惚,陣陣發暈。

  「大孫……大孫……。」張佳樂喊不出聲音,憋著喉頭細聲叫著,臉頰通紅,眸光濕潤,甚至有些渙散。「輕點、嗚……我、我喘不過氣……。」

  男人只應了聲,絲毫不見身下動作緩和半分,張佳樂胡亂甩著腦袋,伸掌扣住孫哲平橫在他腰間的小臂,高高仰起頸子,大口大口喘息著,可怎麼樣都緩不過氣。

  「你、你又欺負我……」小孩兒抖著嘴唇,鼻腔滯塞的不適和胸前的悶脹感讓他恍然有種快要窒息的錯覺,他有些怕,同時又有些興奮,孫哲平偏偏在時變本加厲的操幹起來,炙熱的內裏深處被粗大性器狠狠破開,張佳樂又難受又痛快,渾身打顫,食髓知味一般不住擰腰擺臀,男人一把抓住他,又掐又捏死死按在懷裡,肌膚相觸胸背相貼,汗水熱辣淋漓,流淌沾黏,彷彿立刻就能引火燃燒起來。

  樂樂……。孫哲平含著他的耳尖又親又咬,話語濕潤又熱情:「給我吧?更多一點……」張佳樂已經給操茫了,除了那根牢牢釘在體內的肉柱外什麼都感受不到,慢了半拍才大力搖頭:「不行了──嗚、快要……快……」然而剩下的話語被盡數封進親吻當中。孫哲平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麼回事,毫無章法毫不節制,一味揪著人胡操蠻幹,就像個剛嚐過甜頭的、年輕氣盛的小伙子。可他是個大人啊,應該更加照顧張佳樂的感受,應該用盡全力去呵護、疼惜他甜蜜又可愛的,小小的戀人。

  他的戀人。

  張佳樂一點力氣都不剩了,軟著手腳任憑孫哲平在他體內一次又一次灌滿精液,白稠液體多得溢出來,在抽插間被擠壓得咕滋作響,而他上面那張嘴也是,孫哲平幾乎吻遍所有能親吻的地方,接著緊揪住張佳樂的嘴不放,唇舌纏吻間啾啾有聲。小孩兒顫著眼睫,聽著這些亂七八糟的聲音,呻吟著、呢喃著、哭喊著,最後跟著孫哲平同時射出來,腹間股間一蹋糊塗。

  你出去……。張佳樂本來就不舒服,現在嗓子都哭啞了,更是發不出聲音。孫哲平眼下理智回籠,後知後覺心疼起來,但依舊不肯出去,仍在不應期的性器安安靜靜蟄伏在裡頭,像隻被馴服的獸。「我就抱著,不動了。」

  「那你、你……」小孩兒眼睛都要瞇上了,硬是強撐著嘀嘀咕咕說了些什麼,孫哲平聽不清楚,低頭湊到他嘴邊,只聽得模糊話語間挟著一句生日快樂和晚安,再抬頭一看,小傢伙已經睡著了,孫哲平不禁失笑,他也沒剩多少力氣,就拿嘴唇輕輕碰了碰張佳樂的額頭。

  「謝謝。晚安。」




















*這麼一個篇幅,鋪陳一半肉一半,肉裡面光開幹前就摸了老半天,真正幹起來卻只有摸摸玩玩的一半……看來是塊灌水肉啊(*°ω°*ฅ)* (咦
*我是不會收尾星人
*從上禮拜五重感冒病到今天都沒好,還有點發燒起來,但寫完孫總的生日禮物之後還得交插花稿……我在燃燒……快不行了……怎樣都好先讓我睡會……讓我死吧……
 2016_08_16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9 « 2017_10 » 11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