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擦槍走火


*大孫小樂
*社會人士x國中生
*犯罪臭
*結果還是沒幹成
 



  張佳樂剛放暑假就和小伙伴跑去參加夏令營,五天四夜的行程豐富多樣、上山下海,等小孩兒晚上回來足足比之前黑了兩個色號,張佳樂一進門就先抱著監護人好一陣耳鬢廝磨,接著風風火火衝到浴室洗澡,不想剛進去張佳樂就發出一聲慘叫,孫哲平嚇了一跳,忙趕到浴室去,張佳樂這時也撲過來,抬著手臂叫道:「我曬黑了!」聞言孫哲平立刻抽身要走,被張佳樂一把抓住。「這很嚴重好嗎!」

  孫哲平翻了個白眼,把自己的手臂貼到張佳樂手臂旁邊。「就你這樣?跟奶油似的……這才是真男人?懂?」

  曬成銅色的手臂肌肉緊實,線條性感,張佳樂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孫哲平在家中一向隨性,夏天天熱,他大多裸著上身,張佳樂於是又偷瞄一眼鍛鍊得當的精實腹肌,恨恨抽回手臂,義正詞嚴:「你懂什麼叫花美男嗎?啊?」

  孫哲平嗤笑了聲,立刻被張佳樂惱怒地推了把,可他紋風不動,一臉不痛不癢,張佳樂尷尬極了,返身又衝進浴室裡,碰一聲砸上門,孫哲平看著,又氣又好笑。

  ──膽子肥了這是。

  趁著小孩兒洗澡的空檔,孫哲平先去臥室開了空調。張佳樂被他嬌養慣了,不吹空調睡不著覺,孫哲平後知後覺自己養出一個小麻煩精,偏偏這個小麻煩精又駐紮在他心頭上了,只好將錯就錯到底,反正也不是供不起。

  當初在裝修房間時為了方便自己假日發懶,在臥室裡也裝了電視,之後收留了張佳樂,正好省得他和小傢伙搶電視看──他們倆在電視節目上除了球賽以外完全沒有共通的興趣──,眼下更是打發時間的好工具,孫哲平把今早曬好的屬於張佳樂的被子拿出來,懶洋洋斜倚在床頭,節目轉啊轉,又是Discovery。

  十分鐘後張佳樂出來了,只著一條底褲,帶著一身暖乎水氣滾到他懷裡,孫哲平順手把他摟住,渾身散著香味的小孩兒手裡正鼓搗些什麼,他探頭一看,是一罐香膏似的東西。

  「你幹嘛?」他問。

  「抹乳液啊。」張佳樂說:「我問了我們班上的女孩子……說這樣能變白!」

  孫哲平不置可否,冷淡地看著張佳樂把乳液在雙掌中揉開,接著一巴掌糊到脖子上,粗魯地塗塗抹抹,頸間抹完就換手臂和腿。張佳樂整身曬得挺均勻,大概是活動期間常常穿著泳褲下水的緣故,孫哲平左看右看,突然伸手摸到人背上,這一摸讓張佳樂嚇一跳,轉過來睜著大眼睛看他。

  「曬傷沒有?」

  沒!張佳樂嘿嘿一笑:「我抹了防曬!」

  看來背上也抹了,就不知道是誰幫他抹的。孫哲平暗忖,又問:「好不好玩?」

  「好玩啊!」小孩兒見孫哲平難得表現出興趣,興致高昂說了好多,最後補上一句做結:「就是太累了,渾身痠痛。」

  於是孫哲平道:「要不我給你按按?」

  哇!張佳樂倏地轉過頭,眼神亮晶晶的。「真的?不騙我?」

  剛上國中那會他被孫哲平捉去做體能訓練,美其名是要保持身體健康,順便讓他學些自保手段不被欺負,可他身體底子實在太差,一整套體能訓練做下來簡直要去掉半條命,累得一根手指都動不了,渾身像是被拆解過似的又酸又痛,孫哲平見狀又把他拎過去,說要給他做放鬆按摩,卻不料孫哲平下手之狠,痛得他汗淚齊下,甚至一度以為這是另類的教訓手法,直到隔天醒來渾身輕鬆,神清氣爽,他才相信孫哲平是真有兩下子的。

  不過等張佳樂體能跟上來後,孫哲平也懶得再替他按摩了,任憑張佳樂裝可憐哀嚎各種痠痛也沒用,只是冷眼看他自生自滅。

  「不騙你。」孫哲平笑了下,哄小孩似的:來,手伸直。

  說要給張佳樂按摩可是實打實的,孫哲平從掌間開始一路仔細推按到上臂,肌肉被鬆開後痠中泛疼的感覺讓人欲罷不能,張佳樂整個人放鬆下來,軟在孫哲平懷裡。之後孫哲平把張佳樂轉過來,讓他曲起腿,開始按腳板和小腿,這兩處在這幾天中用的最勤,稍微一用力就聽張佳樂哇哇慘叫。

  「痛了才會好。」孫哲平說,無情地把筋推開,換來張佳樂又一次撕新裂肺的喊叫。

  腿部按完張佳樂也沒了力氣,抱著枕頭趴在床上裝死,孫哲平見了把人往床中央挪過去,回頭看見床上那罐被遺忘的乳液,若有所思。

  這頭張佳樂迷迷糊糊就快睡過去,突然粗礪掌心附著油滑乳液按了上來,生生把他驚醒,身子反射性一彈,又被孫哲平壓回去。

  乖點。孫哲平說:「油壓試過沒有?」張佳樂真的乖乖不動了,抱著枕頭直搖頭。

  那讓你試試。

  不去按還好,一壓下去張佳樂才知道肩背一帶的肌肉有多緊繃,肌肉被鬆開的酥爽和粗糙掌心來回撫摸帶來的微妙癢意非常催人睡眠,張佳樂整張臉埋在枕頭裡,瞇著眼睛半昏半沉,意識像是浸在熱水中一樣,凝滯朦朧起來,只是本能地從喉間發出舒爽的呼嚕聲。

  然而這種感覺悄悄變了調。

  寬大手掌溫柔地在腰際流連,刻意放輕的動作讓原本溫柔催眠的撫觸變得旖旎起來,酥人的癢意融化成了電流,張佳樂無意識顫了幾下,體溫先知覺一步做出反應,慢慢升上來。

  脂膩的掌心從腰側滑進腹心。

  啊……!小傢伙驚喘一聲,被電擊似地抽了下身子,孫哲平從後頭貼上去,親親他耳朵:別動。張佳樂反應不過來,只覺得癢,同時心跳加速,反射性弓起腰,這卻方便孫哲平更進一步攻城掠地,雙掌順理成章沿著柔軟軀體折出的曲線滑到胸前,緩慢在上頭反覆推圓,像是要在上頭將什麼東西塗抹均勻一般。

  就算張佳樂的感官再遲鈍也該明白過來了,他猛地從醉人的暖意中清醒,隨即被投入另一簇火團中,柔軟的乳尖在男人掌中摩擦、擠壓,張佳樂能感受到它們漸漸挺立發硬,與此同時跟著抬頭的還有他腿間的小東西。

  張佳樂隨著孫哲平的愛撫嚶嚀著,一邊把臉死死壓在枕間,覺得實在羞於見人。

  「這就害羞了?」孫哲平低聲笑道:「乳液可還沒抹完呢。」

  說著他的剝下張佳樂的底褲,雙手重新沾上乳液,撫上腿根,張佳樂呼吸一亂,雙腿直打顫,腰部也跟著孫哲平的動作一下一下抽動,嗚嗚低叫著。孫哲平玩夠了,攬著張佳樂的腰把人抱起來,張佳樂掙扎著,死死抓住枕頭,緊緊按在臉上不放,孫哲平也不阻止,自顧自又取了乳液來,這次卻只揪著那一對小小的粉色乳尖不放,張佳樂哽咽著叫了聲,呼吸越發急促,軟在孫哲平懷裡聳腰款擺。孫哲平低頭親吻張佳樂的後頸,把人箍得死緊,兩人光裸的背脊和胸膛貼在一起,乳液混著汗液恍惚有種吸附力,張佳樂覺得自己快要被融進孫哲平懷中,引火燃燒起來。

  ──可是還不夠。

  張佳樂絞緊雙腿,交互磨蹭著。「還不夠……」小孩兒鬆開手,從枕後露出一張汗濕通紅的臉,眼角緋紅,眸光瀲灩,恍然一副情動無法遏止的模樣。他扭過頭去,討好地追逐親吻男人的嘴唇,同時握住那雙玩弄他乳尖的手一路往下帶,按在自己已然興奮挺立的性器上。孫哲平好像笑了聲,反過來把張佳樂的手並著肉粉色的陰莖一起握在掌中,溫柔地捋動著。張佳樂從鼻間哼出滿足的喟嘆,在孫哲平特意照顧前端和囊袋時甜蜜地呻吟起來。

  「射在你裡面好不好?」孫哲平含著小孩兒的耳尖,抓住他的手更往下去,引導他玩弄自己的會陰和穴口。「不碰你,把你插射好不好?」張佳樂咬著牙,眼睛濕答答的,不說話。

  孫哲平把張佳樂的中指沾滿乳液,接著握住那隻小一號的手,把它一點一點推進小孩兒身體裡,張佳樂臉都憋紅了,羞的疼的都有,還正適應著,不想孫哲平的手指立刻跟著探進去,小孩兒倒抽口氣,眼裡汪著一捧水,滴滴答答掉下來了。

  「哭什麼。」孫哲平吻去張佳樂頰上的淚珠,啞聲笑著:「來,碰碰這裡。」

  男人動動手指向他指示位置,小孩兒糊裡糊塗照著做,柔軟內壁被按壓的瞬間他大大震了一下,頰邊沁出兩捧豔麗的水紅。

  乖孩子。孫哲平把手指撤出來,幫著張佳樂再放了兩指進去,一開始孫哲平還要握著張佳樂的手帶他動作,後來小孩兒得了趣,不等男人動手,自發抽插玩弄起來,指間一下一下攪弄出水聲。孫哲平看著心熱,再次把手指探進去,張佳樂仰起頸子哼哼幾聲,散著眸光,攀住孫哲平的手臂,隨著他的動作吟叫出聲。

  突然有什麼東西頂上張佳樂的手。

  把手抽出來。男人說,低下頭去親親小孩兒的鼻尖。「大傢伙要進去了。」




















*我累惹(欸

 2016_07_0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