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Sweetest Accident 先行篇 1


*雙花單方性轉注意
*未婚生子注意
*生子橋段注意
*算是正劇外一個小單篇
*雖然不知道正劇出不出得來(欸
*原本想披馬甲但小朋友的名字一出來我一定立刻暴露rofllllll想想就算了
*《Sweetest Accident》為雙花+林方合本,林方部分作者@流光瞬息
 



  羊水破了。

  那時候張佳樂和鄒遠、唐昊一起在食堂吃飯,當事人吃得正歡,渾然未覺,還是鄒遠感覺腳下莫名濕滑,似乎不太對勁,低頭查看才發現的。她看了看自己濕漉漉的腿間,後知後覺哎呀一聲。鄒遠和唐昊那時候還是兩個小毛頭,面對的又是這種人命關天的大事,一時慌了心神,圍著她大有崩潰之勢。

  時值夏休期,經理碰巧出門了,俱樂部裡只剩下一干未成年,沒辦法帶她去醫院,她又不願意聲張叫救護車或是打車過去。於是她想了想,說:「幫我拿車鑰匙來吧。」言下之意是想自己開車到醫院去。

  唐昊一聽氣壞了,扯著嗓子大叫:「妳要開車?!」旁邊鄒遠則是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沒事沒事。」張佳樂摸摸兩個後輩的腦袋。「我一個人可以的。」

  他們素知張佳樂脾性,若是反對的立場不夠堅定,她真的會幹出自己開車上醫院這種事來。三人彼此僵持不下,最後還是唐昊硬著頭皮無照駕駛把張佳樂送到醫院去。張佳樂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反對唐昊膽大包天的提議,全程也是一派雲淡風輕,還有心思和兩個後輩扯皮。反觀唐昊,一路上戰戰兢兢不說,下車的時候雙手還在發抖──畢竟要是路上出了意外,那可就是四條命的事情——,他甩甩頭不敢再回想,推了鄒遠一把,要他先去櫃檯喊人過來。

  「辛苦你啦。」張佳樂說,又想要摸他腦袋,被唐昊閃過了。

  唐昊很不習慣張佳樂懷孕後一下子沉靜下來的樣子,他寧可她像以前一樣,做不好的時候就蹦起來指著他鼻子開罵,無聊的時候就使壞心眼拿他來玩。所以他一扭頭,不再理會她。卻在病床被推來時第一個跑上前去,小心翼翼幫著人躺到床上。

  進產房前他們遇到了點麻煩,在場兩個小朋友和張佳樂非親非故,張佳樂又死活不讓家人知道,孩子的另外一個家長目前不知身在何方,最後零零總總要簽名的該確認的,都是張佳樂一個人在漸起的疼痛中冷靜而仔細的一一看完。鄒遠和唐昊幫不上忙,全程坐在一旁手足無措,尤其唐昊特別暴躁不安,臉臭得可以,每個動作都乒乒乓乓震天響,鄒遠都要被自己的小伙伴嚇壞了,臉煞白煞白的。張佳樂看著好笑,多大點事啊,於是支開唐昊去給她買熱飲。

  「等唐昊回來,你們就回去吧。看你們嚇的,我都緊張起來了。」張佳樂把鄒遠招過來她身邊。「這麼熱的天,別去擠公交呀,而且你們好歹也算是公眾人物了……身上夠不夠錢打車啊?」

  鄒遠忙道:「夠的夠的──隊長不要擔心!」又說:「真的不用我們陪著嗎……」

  不用啦。張佳樂笑:「我一個人可以的。」

  唐昊不知道孕婦可以喝什麼,帶了一袋子奶茶紅茶薑茶等等回來,還機靈的買了常溫瓶裝水。張佳樂看他這樣子,想笑又不敢,憋著表情稱讚他,唐昊一臉得意之色還沒退去,一聽張佳樂要他們趕回去,又生氣起來,張佳樂只得耐著性子和疼痛好言安撫他。

  張佳樂其實很怕痛,以前不小心擦破一塊皮就能不高興老半天,現在面對腹下一波又一波的疼痛,心情更是差得可以。但在後輩面前她不願示弱,也不願遷怒,只好自己忍得額際沁汗,嘴唇粉白。唐昊原本還氣呼呼的,一轉頭看到她的臉,突然就愣住了,脾氣也跟著軟下來,乖乖和鄒遠一起回去了。張佳樂還疑惑著,隔壁床的孕婦笑著向她搭話:「妳弟弟們很關心妳呀。」

  啊……。張佳樂也跟著笑:是啊。

  對方又問:「妳先生在上班?」

  張佳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看著對方疲憊卻紅潤豐腴的臉,突然有種硬生生被從現實抽離開來的錯覺,她冷眼瞅見自己露出微笑,說:「比預產期早得多多了,他在外頭出差呢,趕不來了。」

  原來是這樣啊。她回答自己,似乎恍然大悟。


  手術順利,母子均安。

  張佳樂從來沒覺得自己這麼狼狽過,渾身汗濕,精疲力盡,還形象盡失。她決定立刻忘記自己剛剛崩潰痛呼的樣子。小孩兒被護士抱過來,紅紅的,皺巴巴的,雖說算是早產,卻很有精神,體重也足足的。護士說:是個小帥哥耶。張佳樂聽了模模糊糊哎呀一聲:我想要個女孩兒的!

  大家都笑了。

  被推出去時她看見等在外頭的鄒遠和唐昊,他們聽了張佳樂的話回去,到俱樂部後又反悔折了回醫院,還特別貼心給人收了行李過來。張佳樂得知經過,嘴上沒說,心裡還是很感動的,於是沒忍住傻笑了下。鄒遠早些時候偷偷哭過了,現在看著她直吸鼻子,唐昊眼睛也紅紅的,見張佳樂看過來,撇過頭去偷擦眼睛。

  「哎呀你們幹麻呢!又自己嚇自己!」張佳樂笑罵。「還不恭迎你們隊長大駕!」

  兩個小朋友跟床回了病房,在病房裡手忙腳亂。他們不知道該幫張佳樂帶什麼,只知道要換洗衣物,剩下的張佳樂一開始沒吩咐,後來自己也忘了要準備,他們又不好意思去翻人衣櫃,乾脆閉著眼睛,伸手在裡頭抓到什麼帶什麼。張佳樂看著攤在被上的東西哭笑不得,挑挑揀揀,不需要的竟佔了一大半。

  「去去去。這些帶回去。」她又把兩個小傢伙趕走。「照我說的帶過來啊。」

  兩人一疊聲應了。

  後來經理還是發現了這三人膽大妄為的行徑,今年正是張佳樂和百花被外界議論紛紛的一年,偏偏張佳樂還不安生,不光大了肚子,現在還在一聲不吭跑去生孩子,他越想越是氣得暴跳如雷。正是鄒遠唐昊回去給張佳樂收拾東西的時候,鬼鬼祟祟的行徑被他識破,他揪著兩個小朋友來醫院,雷厲風行幫張佳樂改成單人病房。

  只有一個人在的病房安靜非常,張佳樂玩了會手機,喝了點熱飲,飲料不小心沾上了手。她爬下床,一步一挪蹭到浴室,洗完手還順便洗了把臉。鏡中的女人頭髮油膩蓬亂,臉色唇色悴白如紙,她直愣愣地看著,突然感到一陣遲來的疲憊──身體與心靈上的疲倦。她想到各種單據上她自己的簽名,空白的配偶欄和護士欲言又止的表情。產台邊上有扶手可以抓握,可是她不敢抓上去,怕不小心太用力傷了手,只好全程用手掌撐著台面。護士一開始問她要不要打無痛,她拒絕了,她不喜歡打針,可是後來她就後悔了。

  張佳樂胡思亂想,覺得好像更累了,於是她靠著牆壁坐下來,地板太涼了,她覺得下腹有點不舒服,不過算了。

  再睜開眼睛她已經躺到病床上了。

  張佳樂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鄒遠驚呼一聲撲過來,接著悶不吭聲開始哭。小朋友嚇壞了,說起話來顛三倒四,張佳樂就著他的話拼湊半天,只知道自己好像昏倒在浴室裡。

  「抱歉。」她嘆了口氣。「給你們添麻煩了。」

  「昊昊去找醫生了。」鄒遠自覺失態,很快讓自己冷靜下來。「隊長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啦。我大概只是太累睡著了。」張佳樂笑:「生孩子真是太累人了。」

  鄒遠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跟著笑。

  「你和昊昊去看過了寶寶嗎?」張佳樂問。鄒遠這才露出笑容:「嗯!很可愛!」

  鄒遠又問:「想好要取什麼名字了嗎?」

  「……啊。」

  張佳樂陷入沉思。這一陣子兵荒馬亂,她連好好處裡眼前的問題都焦頭爛額,根本沒多餘的精力仔細思考這個問題。

  正好護士推著嬰兒車床進到病房來,護士先把孩子放到張佳樂床邊,替她調整點滴,簡單做了詢問和檢查後說:一個小時後再來把寶寶帶走唷。

  剛出生的小朋友軟乎乎的,張佳樂不敢隨便把自家兒子抱起來,只伸出食指逗他玩。她點點小嬰兒的鼻子,又摸摸他的眉眼,心不在焉:「這眼睛和眉毛……長得和你們隊長真像。」

  鄒遠不知道張佳樂口中的隊長指的是孩子他爸還是指她自己,尷尬糾結得不行,大氣都不敢出。張佳樂彷彿沒有意識到,自顧自說:「叫孫樂好不好呀?啊?」

  多好聽的名字。

  小嬰兒被她逗得咂咂嘴,咧嘴笑了。




















*啊啊啊我真是個雷包(

 2016_07_0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