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春江花月夜 三


*再忙也要更新一下
*雖然頭快炸ㄌ

 
  哭號哀戚,細語嘈雜。

  孫哲平被這細聲碎語擾得不行,猛一睜眼睛,卻什麼都沒瞧見,只見周身漆黑,唯有半空幾許幽火螢螢。他大惑不解,最後只當自己在外頭昏迷直至夜深,昏沉迷怔了,正欲起身,哪裡知道手臂一撥,兀地就帶起一層水花,身下竟是無邊無際一片水域,而非邊關滾滾黃沙。他心下大駭,抬手一摸胸口,上頭碗口大的血窟窿隱隱作痛,血卻已止住了,還隱約有收口之勢。孫哲平強按下心中紛亂思緒,試圖撥水前行,愣是動彈不得,他試了幾次猶不信邪,連番掙扎擺動,依舊不浮不沉,恍若被凝於此處一般。

  世上竟有此等邪門所在。

  思索間,卻聽得幽遠處一聲清嘯,乍聽竟不似人間尋常聲響。也是這一聲嘯,水倏地活了,漣漪從遠處盪過來,他一時不察,吃了幾口水。正是手忙腳亂之時,一條小舟款款破水而來,船夫頂著個大斗笠,箕踞船頭,持傘盪槳,扣舷而歌。

  孫哲平活了二十年有餘,從未見過這般奇詭場面。他恍然回神,露出警惕神色,同時抬手往背後一探──所幸重劍仍在,便打起十二分精神,瞪著那小舟悠悠蕩蕩停在他面前,方要開口,那船夫卻是搶了一步:「這位兄弟可是被困在此處?」孫哲平四處張望,見這偌大空間只有他一人,這才應了聲是。

  說也奇怪,任憑周身暗湧頻起、流波擺盪,他依舊晃都沒晃一下。

  船夫懶洋洋哼了聲,又道:「敢問大名?」

  「孫哲平。」

  「嗯……我查查、我查查……」

  那人憑空取出一本簿子,破破舊舊一本大部頭,看不出名堂,只那赭色封皮乍一瞥去,像是浸滿乾涸血跡,看著不免瘮得慌。泛黃紙頁在那人手中獵獵翻飛,最後他哎呀出聲,猛一拍薄脆紙面。

  「真對不住啊。」船夫嘴上這樣說,面上卻是渾不在意。「下頭不知怎麼辦事的,拘錯人了。」

  孫哲平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也不知是怎麼掙脫了怪水的梏制,嘩啦翻上小舟,揪起那人衣領作勢便打,好一陣兵荒馬亂。幸得孫哲平還知道克制,沒掀了小船,卻掀走了那頂大斗笠,輕飄飄落到水上,無聲無息沉了下去。

  兩人分別小舟首尾兩端。

  倒也不是無故拘你。那人整一整衣領,正色道:「現在放你還陽,十日後還不得拘你回來──陰陽往來諸多不便,又何需這般大費周章?」

  孫哲平冷笑:「與我何干?」

  「那我可沒辦法了。」船夫一攤手,言語間大有推託之心、抵賴之意:節哀順變,早入輪迴。

  孫哲平一聽,再次暴跳而起,不過對方早早有了準備,反手執傘往他肩上一戳,逼得人不得不坐回去。

  「別激動別激動。」那人慢條斯理從兜裡抓了把煙草出來,放進嘴裡細細嚼了。孫哲平瞪著他,神情陰沉,那人與他對視,涼涼一笑,也抓一把煙草遞到他面前。「喏?」

  「……不用。」他一口回絕。

  對方也不惱,收起煙草,又拿起槳來,推著船輕輕盪出去,孫哲平只聽得零星水花聲響,這一葉舟身便飛射而出,竟有利箭離弦之勢。

  這下界我做不了主。船夫說罷,迴槳抽在水底,同時呼刷開傘,給兩人擋下迎面撲來磅礡水花。

  「想擊鼓申冤、還是六月飛雪,都等見了仙姑再說吧。」




















*Zzzzz......

 2016_05_20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