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春江花月夜 二


*架空架空
*原本想說一次全寫完再發,但我發現……這樣我會失去動力(廢物
*&很不會寫燃向,所以就這樣吧↓(?
 



  又是一年十五元宵夜。月色嬋娟,燈火輝煌。張佳樂護著懷中宮燈,避開走橋的男男女女,到那明月橋上一隅,抬眼一望便見那春江兩岸,燈花彩焰千光照。縟彩遙分地,繁光遠綴天。又見天上明月映入江中,隨波流連,恍若江上白露,水光接天,銀盈瀲灩。他抱著燈,不覺看癡了,口裡低喃道: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他不由得感傷起來。這月、這夜、這江,是始終不曾變的。然而……

  「公子!」

  他遠遠聽得一聲喝,方扭頭過去,那人就來到他跟前,竟是去年同他買酒的販子。張佳樂將那傷懷暫且拋卻腦後,要了一壺酒,與他攀談起來。那酒販替他滿滿斟上一壺,問:「公子莫不是在等人?」

  此情此景,倒如昨日一般。張佳樂莞爾笑了半晌才答:「若欲觀春江絕色……」

  「唯有明月橋!」

  兩人皆是朗聲大笑。

  「今年橋下辛夷花開得可好,公子晚些不妨去瞧瞧。」販子說著一頓,突地嘆道:「只可惜啊……」

  可惜命運無情、世事難料。

  張佳樂跟著斂下神色。

  這月、這夜、這江,是始終不曾變的。
  然今宵之芳華,已非昨夜之花影。

  他隻身下橋,到了那春江畔。的確如那販子所說,辛夷花勢比去年更盛,花骨朵或開或放,層層疊疊鋪滿腳下。他攏住在半空飛旋的粉白花朵,怔神半晌,方踏入林中。

  明月橋下春江畔,辛夷花間無人處。

  一個小土坡映入眼簾。

  「……想不到你竟落得此處。」

  張佳樂上前拂開狼藉落花,露出無字無銘一面石碑。

  「能戰死沙場,倒也不負了。」他一撩袍角,就地坐了下來。「只是可惜了你這樣一個人物……」

  最後連個名字都沒留下。思及此,張佳樂又慟又嘆。萬萬想不到,英雄保家衛國、征戰無數,最終卻是如此下場──無功無名,只一衣冠塚藏在這深林花間,無人祭弔,無人垂念。

  都道馬革裹屍是將士心中歸宿,可眼下邊關未平、壯志未酬,故去身後又是這般境地──你怨是不怨?

  「人人都羨我位列探花、授點翰林,可在這動盪之際,與其坐享高官醉生夢死,還不如灑盡熱血來的痛快!」

  說至激動處,他解開酒壺,大口大口囫圇吞下。

  「──我早該和你會上一會。」張佳樂低低笑了幾聲。「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已經晚了!」

  人生難得志同道合之人,本該高談闊論、引酒作歌。可如今再沒有機會了。

  「況且眼下騷亂頻起,偏偏朝中無人、只怕……。」

  他兀地一默,垂首做思考狀,半天過去他覆又抬起頭來,神情堅毅凜然,眸中光華大盛。

  ──我來替你吧。
  他說。

  「一切未竟之事,未成之志。我來替你吧。」

  說罷他將壺中殘酒對地一酹。

  ──願這大好山河,萬代無盡、長樂未央!




















*↑↑↑大家不要緊張↑↑↑
*寫古風只要一寫到對話就破功,要認真嚼字寫也破功,這麼多年讀的書都被狗吃了(

 2016_05_0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