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夜話 02


*不可怕的靈異故事
*靈異在很後面的地方
*突然對後面該如何發展感到茫然(
 



  ──有個一直盯著你腳看的室友是怎樣的體驗?


  對於孫哲平說話時老愛盯著他的腳看這點,張佳樂一開始總覺得十分彆扭,可到後來已經麻痺了,愛看就看吧,又不會少塊肉。

  該不會是有人際交流障礙吧……沒辦法看著別人的眼睛說話之類的?張佳樂坐在吧台上晃著雙腿,想像著孫哲平低著頭和別人說話的畫面,不自覺噗哧一聲笑出來,還有些大聲,他連忙捂起嘴巴,孫哲平在他左前方煎火腿,油香滋響,也不知道把那聲笑蓋過去沒有。

  但孫哲平八成是聽見了,因為他趁著空隙瞪了張佳樂一眼。張佳樂原本還腿晃得老高,這一眼過來立刻僵住不動了,白生生的腳掌縮在一起,看上去無端有些委屈的樣子。

  「吃飯。」孫哲平說。

  哦。張佳樂應了聲,跳下來跟到他身後。

  他有時候實在摸不清孫哲平在想什麼。兩人明明是室友,平日往來交流卻少得可憐──也不排除他們日常作息老是錯開的關係──,孫哲平入住至今也有兩個月,他連對方是幹什麼工作的都不知道。

  但若說孫哲平想當他是同住一個屋簷下卻不相往來的陌生人,偏偏早餐宵夜又常常帶上他一份,上回還送他一雙襪子,大概是看他老是被地板冷到才送的,那天他一大早起床發現一個塑膠袋孤伶伶掛在他門把上,裡頭是一雙毛茸茸的白色短襪。

  這都什麼品味。

  張佳樂當下風中凌亂,不知道該說這位室友是貼心還是奇怪,至少他長這麼大還沒收到襪子這種禮物。

  ──說起來襪子被他收到哪裡去了……?

  在兩人開動前孫哲平慣例做了那套奇怪的手勢,張佳樂如今已經見怪不怪,乖乖捏著餐具等他做完。孫哲平吃東西時通常不說話,張佳樂偶爾耐不住沉默就會說上幾句,但孫哲平的反應總是愛理不理的,極少數的時候才會蹦出一個短句,甚至是一個完全和話題無關的回答,他都懷疑孫哲平是不是聽不見他說話。

  「哎,大孫。」張佳樂叉起培根,一口塞進嘴裡。「你平常看小說嗎?」

  孫哲平看上去沒什麼反應,張佳樂只得強壓下尷尬繼續說下去:我之前不是說我是靈異作家嗎……最近新寫了一本,昨天剛收到書,你看不看?

  這次孫哲平好半天才應他,回的居然還是一聲平淡疑問:「嗯?」

  張佳樂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在桌下踢了他一腳,孫哲平挨了這一腳只是挑眉,終於肯抬眼看他,還是不說話。

  ……算了算了。被忽視的感覺讓張佳樂一陣鬱悶,他用力把盤子一推,喊:吃飽了!

  他上樓的腳步故意踩得很重,試圖表達一下心中的不快,然而赤著腳卻效果讓大打折扣,張佳樂回房後只覺得腳底又冷又麻,心情更差了。

  這時候門卻被敲響了,張佳樂嚇了一跳。他之前從來沒有過室友,再加上好幾年的職業病,一時還以為是什麼奇怪現象,花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應該是孫哲平。他自覺丟臉,開門時把氣都發在來人身上,惡聲惡氣地:做什麼?

  「我能進去嗎?」孫哲平問。

  難不成這傢伙是來道歉的?張佳樂慢慢消了氣,往邊上一讓,沒想到孫哲平進房後卻逕自往書櫃那裡走,張佳樂跟過去,看他在書架前端詳許久,接著從上面抽了一本書出來。

  是那本出版社今天寄過來的新打樣出來的小說。

  張佳樂一愣,心情微妙。

  「這個,借我幾天吧。」孫哲平說:「不會弄髒弄壞的。」

  這種態度反而讓張佳樂突然不好意思起來。啊……不然就送你吧,反正我還能再要一本。

  「嗯,謝謝。」

  孫哲平又說:「明天我幫你整理一下吧,書架都是灰塵。」

  不用不用。張佳樂連連擺手,孫哲平身為室友的善意總是會像這樣猝不及防冒出來,完全預測不了,他有些無法招架。孫哲平被拒絕後沒再說什麼,站了一會就走了。張佳樂過去鎖好門,也走到書架前,前幾批出版社寄過來的書他都只是胡亂塞上去,還沒整理過,看起來的確是亂糟糟一片。

  只是──

  「我前天才掃過啊,怎麼會有灰塵……?」




















*真的從來沒看過像我這麼不適合寫長篇的人ROFL

 2016_04_1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5 « 2017_06 » 0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