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無聲歌 番外二


*肉番外來了
*接正文06
*我超不會寫肉ㄉ(
 



  孫哲平一隻大掌順勢溜下,手指一挑一帶,抽了張佳樂墜飾華麗的腰帶,琳瑯作響。張佳樂瞠大眼睛,杏眼兒一橫,眼梢掃開一片灼目的豔色。

  「你──!」

  他幾欲暴起,才蓄起勢便被孫哲平單掌鎮壓下去。粗糙的花莖枝葉掃在光裸頸肩上有些疼,張佳樂惱恨,掐著孫哲平脖頸一口咬下,原來只是洩憤,可孫哲平偏偏做得更加過分了,他眼睛一紅,沒忍住下了狠勁,見血了。

  甜的。

  然而疼痛卻更加激起孫哲平的血性,一反剛才的耳鬢廝磨,直拽住張佳樂的髮將他從肩上拉開,嘴一張牙一亮就叼住張佳樂的唇,毫無章法地吮咬著,張佳樂被親得難受,火氣卻並著情潮一起湧上來,他也不是什麼溫和乖順的性子,索性順從慾望反擊回去,一口咬破了孫哲平的嘴唇,血絲一下子在唇間漫開來,張佳樂含著那股鐵腥味又在傷處用力抿了下,挑釁般地姿態,末了卻探出舌尖,溫柔地逗弄撫慰那滲著血的創口。

  孫哲平沉沉喘了聲,箍著張佳樂的腰把人帶起來,張佳樂散著外衫裏衣坐在他懷裡,坦著一片白花花的胸腹,青絲披散,挑起沁出一片水紅的眼角朝他微笑。

  「乖。」張佳樂拍拍他的臉。「伺候好了,回頭賞你!」

  「不知副谷主打算賞些什麼?」孫哲平低低笑出聲來,一雙手趁隙鑽進散亂衣服當中,帶繭的掌心來回撫在光滑背脊上,搔癢之餘還泛著一波波酥麻快意,惹得張佳樂頻頻掙動扭腰,孫哲平趁勢將手向下一探,摸進褲底,張佳樂輕聲哼哼著,無法遏止地顫慄起來。

  「你想要什麼……?」他眸光一下子散了,此刻這副身體的任何一絲微小情慾都落入孫哲平掌控之中,張佳樂隨著孫哲平手間動作的頻率擺腰蹭動,茫然無助呢喃著: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就算你要的是這江湖、這天下──我拚上一條命都給你掙過來。

  聞言孫哲平失笑出聲,不知道該心軟感動還是嫌人煞風景。都說床第間的話語算不得數,淫聲浪語尚且如此,更何況這款鎮重誓言承諾,可他知道他懷裡這人是真心的。

  這人向來就是如此,他既說得出、便做得到。

  「……我什麼都不要。」孫哲平柔下目光,拂開張佳樂汗濕纏在頸邊的髮絲,讓那一綹鴉黑在他指間蜷成一捧繞指柔。

  「只要你。」

  這天下之大、江湖之闊,皆不及其中一個張佳樂。



  張佳樂再次被壓在地上,一頭長髮黑鴉鴉堆在花間,濃黑壓著滿山豔色,花的豔紅又映在髮上,烈焰似的。

  孫哲平捉住張佳樂的腰,將粗漲肉柱一點一點埋進柔軟後穴裡,身在外頭條件畢竟不夠周全,兩人又都是初識情慾的半大少年,這一次肌膚之親全憑慕戀衝動,沒半點準備,張佳樂嚐到了苦頭,脾氣一躁,蹬著腳想把孫哲平逼開,卻不想給掐住了腿,被強按著硬是插進去,張佳樂仰著頸子喘氣,疼到無聲嘶喊。

  「我要殺了你……!」他說得咬牙切齒,眼前一陣一陣地白。孫哲平同樣難受,汗珠從髮際溜到鼻尖,墜在張佳樂咬白了的唇上,他下意識一抿,卻抿著了孫哲平追來的唇,乾燥又炙熱,張佳樂斂下眼睫搧了兩搧,啊嗚一口含住了孫哲平的下唇,含糊不清地:來。

  ──來愛我吧?

  不過就那一個字,孫哲平的情慾瞬間被點燃,他扣住張佳樂的胯骨,發了狠似地挺起腰來,勃發的性器一下又一下直往最深處的柔軟上戳,張佳樂悶聲哆嗦著,腮邊水似的潮紅一下子漫上來,還是克制不住呻吟碎成一片。孫哲平心頭驀地一軟,伸手撸開他被汗水打濕的額髮,對上一雙濕濡水泠的眼眸。

  那麼漂亮的一雙眼睛,含著情熱和愛戀,直直看著他。也是這時候孫哲平才有點實感,這個人是屬於他的。

  反之亦然。

  這時張佳樂手臂倏地一伸,勾住孫哲平脖頸把人拉下來,他一手緊揪住孫哲平後腦處的髮,一手卻去撈那被花香浸染的長髮,孫哲平只覺得鼻尖一陣旖旎香氣掠過,接著頸處猛然一緊,青絲如蛇一樣攀附其上,狠戾而馴順。張佳樂分明還顫抖著,眼神卻異常明亮,帶著一點殺意和眷慕,最後竟是生出幾分癡狂。孫哲平被他看得血氣更盛,下身的動作更加粗暴,張佳樂眸光一散,吐出一聲喘息,痛苦而歡愉。

  「我不許你離開我……。」張佳樂細聲呢喃,軟糯黏糊,抽泣似的,像隻脆弱的幼獸。孫哲平探指撫過脖子上那圈柔軟髮絲,實在愛死了張佳樂亮爪後又全心依賴的樣子,低下頭去不住地親吻他,眼睫、鼻尖、下頷、頸側……他多想將這人拆吃入腹,讓他成為自己周身血骨,糾纏著直到死去為止。

  孫哲平伸手把人撈起來,緊緊箍到懷裡,粗糙的花枝在張佳樂背上留下一道道紅痕,有些甚至滲出一點細密血珠,他一一撫過這些痕跡,動作又溫柔起來,快感纏綿而顫慄,張佳樂渾身泛著潮紅,攀抱住孫哲平的肩背,一雙腿死死纏上去,隨著他抽插的頻率擺腰起伏。

  「裡面、裡面……啊……」張佳樂搖著腦袋,茫然又無助,只知道扭腰迎合眼前這個制伏他身心的人。他握著頭髮的手早就鬆開了,長髮流溢,在身後盪開一層又一層的浪。孫哲平一手攥住,捲在掌上一扯,逼得張佳樂昂起頭來,露出一截白玉似的頸子,接著張口狠狠咬了上去,同時埋在軟熱後穴中的性器也戳插直到最深處,強烈的快意逼得張佳樂連腳趾都蜷縮起來,身子繃成一張拉滿的弦,一抽一抽顫抖著,遏止不住地叫起來。

  「啊、嗯……哈啊……孫哲平──」他掐住孫哲平的背,通紅眼角被逼出了淚花,眼前糊成一片,孫哲平卻還在繼續,肉刃粗暴又執拗地似乎想要再進一步。

  ──會壞的。張佳樂一疊聲地喘,瘋狂掙扎起來,然而這只是讓孫哲平進得更深,他整個人都麻了,軟著腰腿被固定在孫哲平懷裡,渾身發抖。「真的不行、不可以……啊、啊……啊啊啊──」

  孫哲平一口叼住張佳樂露在外頭的粉色舌尖,連帶將他所有呻吟討饒全數嚥下。張佳樂散著眸子,嗚咽著挺起腰背,顛巍巍達到高潮,孫哲平也跟著射出來,蹭著人彤紅滾燙的面頰,饜足地嘆息。

  「裡頭好漲……。」張佳樂嘟囔著,一邊摸了摸下腹,孫哲平瞧著莫名覺得好笑,往他腰上一摟,帶著人又倒回花叢裡。

  冷。張佳樂又說,直往孫哲平那裡偎去。孫哲平聞言往他背上一摸,的確一層細密密的汗珠,方才情熱時不管不顧,現下風一掃就覺得冷。孫哲平揀起張佳樂散落在一旁的外衣,笨拙卻仔細地替他穿上,又替他整理凌亂的髮絲。張佳樂安靜看著孫哲平的每一個動作,最後忍不住咧開一個笑。

  孫哲平注意到了,也跟著笑:「怎麼了?」

  張佳樂自己也說不上來,只好搖搖頭,孫哲平也不追問,逕自從他髮間揪出一片鮮豔花瓣,夾在指間遞到他面前。

  「送給你。」他還一本正經的。張佳樂噗哧一樂,倒也真接了過來,小心收到懷裡。

  「謝謝你啊,我收下了!」他拍拍孫哲平胸口,又是那張揚又得意的樣子,孫哲平看得心頭一動,又湊過去,溫柔的親吻。

  又何只是那鮮豔花瓣。
  就算是我的身心、我的一切,只要你想、只要你高興,無論你想討要什麼,都是你的。

  都是你的。




















*打炮難,結尾更難(

 2016_02_16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