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無聲歌 番外一


*關於無聲歌一些比較87的梗
*大部分是和小伙伴聊的時候冒出來的,所以笑點大概都、很清奇(
*和正文關聯性極低
*和正文關聯性極低
*和正文關聯性極低
*博君一笑,求不打臉(
 



1.「什麼?我們沒有要給孫哲平的盒飯ㄚ!」

  這是一個很窮的劇組。

  因為太窮了,所以場景都只在固定幾個點之間挪來換去:霸圖、百花、霸圖、霸圖、百花、微草、微草、霸圖、霸圖、霸圖、霸圖。

  沒惹。

  因為太窮了,所以只有主角張佳樂和戲份太重太辛苦的張新杰一定拿得到盒飯,其他人大多都是被找來拍早上的戲,中午前放人,或是讓人下午再過來,順到把晚上的戲也給拍完──這樣就可以叫他們回家吃自己惹。

  爽啦。

  由於給兩位張姓主演的待遇實在很好,眾演員們開拍前還真沒想過有這樣喪盡天良泯滅人性的劇組。

  「因為張家人可愛ㄚ。」喪盡天良泯滅人性的導演說:「兩個張家人放一起還特別可愛,你們都不這樣覺得嗎?」

  說著還給張佳樂多加一隻雞腿。

  ──完全不這樣覺得。

  雖然話是這樣說,要是拍攝進度真的跨到下午甚至晚上,劇組還是會買好足夠數量的盒飯過來,而且都還挺好吃的。

  本劇從頭到尾露面次數屈指可數的另外一位男主角,只活在回憶和cast表上的男人,今天終於真正在正劇中露臉了,簡直感動天地可歌可泣。中間休息時劇組人員前來請示詢問今天盒飯的數量,他們想著男主角終於現身,應該要大赦天下加以慶祝才是。

  但顯然有人不這樣想。

  「蛤?我們沒有要多訂孫哲平的盒飯啊。」導演說:「他就坐在那裡,總共講了六句話,吃什麼盒飯!」

  孫哲平覺得他被霸凌了。

  「不要難過。」張佳樂拍拍他肩膀,一臉憐憫:「到時候我的分你吃吧,太多了我一個人還吃不完呢。」

  孫哲平:「……」


2.「You know who.」

  由於是小資劇組,除了兩位張姓基本是固定班底演員外,每天會拍誰的進度不太一定,有些忘性大的工作人員可能還要問上一圈才會知道今天到底拍誰。

  「哎哎,今天輪到誰的部分啊?」工作人員A問。

  「哎呀……」工作人員B說:「就那個嘛,你知道是誰的。」

  工作人員A得了高人開示,了悟遁走了。

  不久後來一個工作人員C:「哎,今天是拍誰啊?」

  工作人員B:「就那誰啊,你懂的。」

  「哦哦!謝謝啊。」

  說著就坐到工作人員B旁邊,開始擺弄晚點要用的道具。

  半晌過去換一個工作人員D來了。

  「有人知道今天拍誰麼!」

  只見那兩人同時答道:「你知道的啊,就他啊!」

  顯然這位資質比較駑鈍,聞言想了好久還是愣愣地:「誰?」

  「就孫哲平啊。」

  全劇戲份最少的男人。


3.「產科風雲」

  「韓文清!」孫哲平幾下撞不開韓文清,倏地彎身一撞,逼得人不得不退,可韓文清即便退了也依舊守著門前,半步不讓。孫哲平氣得眼睛都紅了:「他媽給我讓開!」

  韓文清也怒喝:「讓你去礙事?」

  說罷再喝:「你會生孩子嗎?啊?」

  林敬言心道:不對啊,我們這裡有誰會生嗎?

  那頭韓、孫兩人又重新打在一起,一片飛沙走石,驚天動地。這時候房門突然被推開,張新杰端著手臂站在門口,神情嚴肅。

  他示意門外兩人把孫哲平放開。

  「事態緊急,不得不問這一句。」張新杰深吸口氣:「若真有個萬一……保大還是保小?」

  韓文清:「保小!」

  林敬言:「保大!」

  孫哲平:「……」
  孫哲平:「你們插什麼嘴???」

  韓文清:「孩子是無辜的!」

  林敬言:「張佳樂還沒還我錢呢!」

  孫哲平:「……」
  孫哲平:「我可是很貪婪的!兩個我都要!!!」

  張新杰平平淡淡地:「哦。」轉頭就進去了。

  不一會他又出來了,手裡抱著一對小娃娃。

  「恭喜您,孫先生,您要當爸爸了。」他說:「是龍鳳胎。」

  隨即補了句:「不過都是男的。」

  孫哲平:「?!?!?!」


4.「醫生殺人事件」

  韓文清把檯燈扭亮,正對著面前嫌犯的臉,林敬言打開記錄簿在一旁坐下,發現自己看不清楚犯人的臉,對方臉上有眼鏡,還反光,太刺眼了。他抬手把檯燈往下按了點。

  「這位……」林敬言翻了翻簿子:「張新杰先生?」

  「是。」

  「能請問你殺人的動機是……?」

  對方沉默了好一會,緩緩開口:「因為我實在無法再忍下去了。」

  「能說得詳細點嗎?」

  犯人又是不語,看表情似乎陷入了沉思和痛苦當中。

  「……身為一位醫生,我從來沒遇過這種病人。」張新杰說:「不但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不珍惜瀕臨滅絕植物,在山裡放火自焚,甚至他還是讓自己重病不起的元凶!」

  他猛一拍桌。「這是對醫者的藐視!」

  韓、林兩人聞言肅然起敬。

  「但我想這不能是你殺人的理由。」林敬言循循善誘:「是不是還有其他原因?還是你有什麼苦衷?」

  張新杰端坐不動,最後長嘆一聲,推了推眼鏡。「是到如今……我就說了吧。」

  兩人屏氣凝息而待。

  「其實我是我大FFF團青島分部的成員。」他面無表情。「我發現張佳樂先生脫團的具體事跡和證據,其嚴重程度依我團團例可以就地處決,無須過問。」

  「哦。」林敬言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接著林敬言站起身來,替張新杰解開手銬,將人扶起來,熱情地同他握手。「張新杰先生,我們宣告你無罪,你現在可以離開了。」

  張新杰小激動地與他一握手,接著鞠躬道:「再見。」

  然後就見他飄然遠去。

  韓文清:「……蛤?????」




















*就……不要在乎邏輯!!!輕鬆看就好!!!!!

 2016_01_2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5 « 2017_06 » 0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