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我們的嬸嬸有點怪 03



 



11.

  「……又是你啊。」

  長谷部拉開紙門,看著老早就坐在房內的宗三,忍不住嘆氣。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吧。」

  宗三哼了聲,手裡卻給他倒了茶,熱氣氤氳,連著一旁沒動過一口的團子一併推了過去。長谷部也不客氣,伸手就端起杯子,倒是警惕地看了那團子一眼。

  「主上特地給你留的。」他微微斂下頭,顯得低眉順目的。言下之意是他不至於在審神者送來的東西裡下手。長谷部再三衡量,將信將疑地嚐了口。

  「──宗!三!左!文!字!」

  濃烈的芥末辛辣直衝鼻腔,長谷部咳了幾聲,勉強將團子嚥下,眼角被逼出一片紅色。宗三看得直笑,眼睛都瞇了起來。

  「嗯──騙你的。」他好半天才壓下笑意,撫胸緩了緩,一攏頭髮,不懷好意:「可惜這裡只有熱茶……不如去廚房看看有什麼冷飲?」

  長谷部沒應聲,也不動作,沉著臉用探究的目光打量他。宗三一對眼睫幾不可見地顫了兩顫,不著痕跡往後挪了幾吋,堪堪擋在壁櫥前面。

  「你、」長谷部面色一凜,眸光銳利。「後頭藏了什麼?」

  「……沒什麼唷。」宗三說。接著他被突然逼近的長谷部攔腰抱起,藏在他身後的壁櫥一下子暴露出來。宗三一向機敏,偏在這時腦袋不知怎麼地一白,只得眼睜睜看著長谷部刷地把櫥櫃門拉開。

  喵。

  裡頭是一只粉白色的奶貓,鼻尖是初生的粉色,他拿一對紫羅蘭色的眼睛瞅著外頭兩人,柔軟掌下的被褥舖蓋等等亂成一團。長谷部扭頭看向宗三,後者也一扭頭,拒絕給予任何解釋。可就算他不說,長谷部大概也猜得到是什麼狀況,他把人提溜到坐墊上放好,自己也跟著坐下來,然後開始──訓話。

  「你居然把貓關在裡面?」長谷部簡直不敢相信。「這東西從哪來的?你想養?你知道怎麼養貓嗎?」

  長谷部的問題一道接一道,咄咄逼人,宗三不情願地一一答了,同時暗自對長谷部沒有第一時間反對或阻止他感到驚訝,可這點小心思很快就被長谷部鋪天蓋地的喋喋不休給淹沒。

  就算是脾氣再怎麼好的人,被不停碎念都難免都會感到不耐,更何況宗三我行我素慣了,又不是個好脾性的,於是全程都將頭偏向一邊,牴觸和抗拒的情緒十分明顯,甚至在長谷部說到一半時直接起身,抱起貓走人了。

  長谷部看著紙門在他面前甩上,一下子啞了火。


12.

  「你管得太多了。」審神者說,啊嗚一口吃下兩個團子,吃力地咀嚼著,隔著面紗都能看見她鼓起的面頰。長谷部聞言只是自顧自沉思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不反對,不是嗎?」她說:「別對他這麼嚴格。」

  他難得有了興趣呢。

  長谷部依舊陷在自己的思緒裡面,審神者也不再多說,一連又把兩串團子吃得一乾二淨。正當她想拿起第三串時長谷部動了,卻是起身沒收她剩下的團子們。

  「您也別貪嘴了。」他大概想通了什麼,不過對著她依舊一板一眼。「糯米做的東西,當心吃撐了胃。」說完替審神者倒好茶,端起盤子作勢離開。審神者沒有表態,目送長谷部離開,這才悄悄散了規矩坐著的腿。

  宗三。她突然喊道。

  窸窸窣窣了好一會才見宗三從後頭屏風繞出來,他鬆散跪坐在小女孩兒面前,抱著貓緘默不語。

  「你也是。」她語重心長:「要好好道歉。」

  宗三沉默地站起身來,走了。


13.

  長谷部後來被臨時指了任務,顧不上找「室友」好好談話,裝備一整便出門了,直到入了夜才回來,房裡燈還點著,他杵在門口猶豫半晌,決定還是先敲門。裡頭好一陣細碎響動,接著慢悠悠飄來一句:請進。他拉開門,見宗三跪坐在不遠處──疊被子。大概是不太熟練──想必也是不可能熟練──,他腳邊一個疊好的成品雖然看上去大致整齊,但還是有些歪歪的。

  宗三主動疊被子的畫面太過離奇,長谷部怔愣了大半會才回過神來。「你……?」

  「我換了新的來。」宗三說。突然又道:「貓已經洗好澡了。」

  長谷部想了下才會意過來。這其實只佔了他長篇大論說教的一小部分,可他好像情商一下子開竅似的,只問:「吃過了?」

  宗三明顯一愣,像是自夢中驚醒一樣,手裡棉被刷啦垮了一角。「沒有……。」

  ……他其實是想問貓。長谷部扶額,新的麻煩出現了。

  「跟我來。」他說。宗三還茫著,聽人發話下意識就跟過去,長谷部見了伸手一攔,說:帶上你的貓。

  宗三恍然大悟似的,連忙折回去,抱起貓匆匆追了上去。


14.

  大概是本丸運作前期在吃一方面有所不足,後期手頭日漸寬裕,冰箱便被審神者填得極滿,全都是食材、食物半成品、加工品和微波食物等,大部分只需稍做處理就能直接食用了,這樣屯食的習慣大大便利了不善烹調和樂於享受饕餮之樂的刀男們,不論是夜半嘴饞或是忙碌中錯過了飯點,總能尋到一口吃的,餓不著。

  長谷部把宗三支去淘米蒸飯,自己則拆了包速成咖哩塊,又取了些處理過的現成食材,將洋蔥、紅蘿蔔、豬肉等配料炒至軟熟,再添入水及咖哩塊,蓋上鍋蓋。在等待的空檔長谷部從冷凍室裡拎了條魚出來,扔進微波爐裡解凍。

  爐上咖哩開始滾了。

  他只知道貓吃魚,可具體該怎麼做呢?長谷部有些苦惱。小奶貓聞到食物的香氣,不停在他腳邊晃蕩,宗三也裝得若無其事,在他身後不停探頭探腦,想來是餓了。

  人類的身體有諸多好處,也有諸多不便,然而這些好與壞大部分都是一體兩面的。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煩躁。

  「──都給我坐好!」

  他把一人一貓扔到餐桌前。「乖乖等著!」

  宗三難得有沒和他唱反調,把貓放到桌上逗著玩,竟也自得其樂。另一頭長谷部終於手忙腳亂處理好那條魚,回頭添好兩人份的飯併著咖裡送到桌前。宗三吃了一口,隨即皺起鼻頭。長谷部以為是味道出了問題,也跟著吃一口,隨即便聽宗三道:「吃到紅蘿蔔了……」

  多大一點事?長谷部第一時間以為自己會發怒,身為一把刀豈能如此嬌貴!可下一秒他卻聽見自己平淡地說:「不吃就撥過來。」

  這展開來得毫無邏輯,宗三也傻愣住了,驚疑地瞠大眼睛。

  吃飽喝足的貓盤踞在他腳邊,奶聲奶氣地喵了一聲。


15.

  為什麼呢?這樣反常的行為。

  ──興許是今晚月色太好的緣故。




















*其實我大概十一月就寫好了(爆

 2016_01_25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