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無聲歌 05


*大孫就是一個閃現的概念(

 



  隨著霸圖這兩位來的還有一車的藥材,多半是乾燥處理過的,少數是正鮮嫩的幼苗和植株,王杰希一一安排好了,這才回頭去找張佳樂。一進自個兒院落王杰希就看見張佳樂辣手摧花,折了他院裡正開放的月季,然後拿那無辜的花枝去逗他養在廊簷下金籠裡的喜鵲,雪青的鳥兒無處可躲,搧著翅膀,在籠裡啞啞叫著。

  王杰希簡直無言以對。「別嚇她。」

  這麼膽小。張佳樂一撇嘴,順手扔了花枝,一轉身鑽進室內。王杰希跟了進去,只見張佳樂大喇喇往桌前一坐,也不管主人還站著,自顧自給自己倒了茶──握在手裡取暖。王杰希搖頭,轉身開了小抽屜,取了塊刺繡墊子來。張佳樂對那東西實在太熟了,看得臉色一變。

  「……你們做大夫的都這樣麼?」張佳樂暴躁地抓抓頭髮,瞪著施施然坐下的王杰希,還是把手乖乖墊上去。「成天就是把脈!都要給磨破了!」

  嗯。王杰希應付了聲,沒把張佳樂的抱怨放在心上。好半晌他道:「不妙啊。」

  又說:「你怎麼比三年前還虛弱了?」

  「廢話!」張佳樂不耐煩,直接把人手掀了。「要不我來這裡幹麻?」

  王杰希心道我還真不知道你來做什麼。

  畢竟張新杰不可能為了押送區區一車藥材就把張佳樂大老遠給派過來。先不說他以物易物換過去的東西究竟珍貴與否,單論送過來的那些藥材,雖然個個金貴,但也不到需要張佳樂來壓車震嚇他人的地步。

  「聽說新杰拿這些藥和你換東西?」張佳樂努努嘴。「你拿這些做什麼用?」

  沒什麼好避諱的,王杰希直接把先前寫好的藥方給他。

  「這都是幹什麼的?」一長串雜七雜八的張佳樂實在認不出多少東西,隨便指了幾個問:活血化瘀?

  「經脈受損。」王杰希語出驚人:「還有治療斷手斷腳。」

  張佳樂聞言一哽:「……你們誰斷手斷腳了?」

  「是外面的委託。」王杰希只這輕描淡寫一句。各門派為了維持上下運作,都有自己額外的產業和營生管道,如微草的醫館微草堂,藍雨的酒樓藍溪閣,其他門派下還有標局、旅店不等。能托到王杰希手裡的絕不是簡單一個斷手斷腳而已,張佳樂識趣,沒再多問,沒得不小心淌了渾水,自找麻煩。

  「那張新杰要這些做什麼?」王杰希難得多嘴問一句。

  「治病唄。」答案中規中矩,可張佳樂漫不經心又補上一句:「主要是治我啦。」

  王杰希挑眉。「你和他說了?」

  張佳樂點點頭,思量一下道:「說了一半。」

  「哪一半?」

  「我其實沒病,只是中蠱了。」

  王杰希耐心等著張佳樂的下文,可張佳樂只是悠悠然打了個哈欠,他立刻意識到這就是全部了。「……他怎麼沒打死你。」

  張佳樂搖頭晃腦嘆道:「我也是這樣想的。」

  「你打算瞞到什麼時候。」王杰希說:「你這樣強撐著,最多也不過再一個月。」

  聞言張佳樂一愣,笑道:「……你真是挺可怕的。」

  他還什麼都沒說呢。不過他手上那香的確也只剩下一個月的份量了,他老老實實把這件事告訴了王杰希,換來對方深深皺起的眉頭。

  「說了也沒用啦。」張佳樂說:「花種現已根絕。誰來都救不了我──無論是你或是新杰,都一樣。」

  這天下之大,唯有他能救得了我。
  但已經不可能了。

  你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張佳樂笑:「畢竟這是你做出來的啊。」

  門外倏地一聲器皿碎裂的脆響,兩人俱是臉色一變,王杰希衣袂一甩,不過一息之間便掠出門外,不一會便提溜著一個半大少年跨進門來。宋奇英給封住了穴道,動彈不得,只能拿一對眼睛恨恨瞪著王杰希,又轉而看向張佳樂,滿眼焦灼急切。

  「哎呀。」張佳樂衝王杰希挑眉,沒心沒肺地笑了。「你這下麻煩了。」

  說著逕自取了桌上紙筆,刷刷幾筆便寫好了信箋,他捧起紙來細細吹乾疊好了,交到王杰希手上。

  趕緊地。他說:「快馬加鞭送到霸圖去吧。」



  隨著張佳樂一紙書信來到霸圖的,還有來自百花谷的密函。

  張新杰額角狠狠跳了兩跳,逃避現實似地先從信鳥腿上拆下百花來的箋子,留著小鳥兒喝了點水,吃了一把飼料,這才回頭去看著張佳樂那份意料之外的信箋。上頭只有寥寥幾行,寫:大眼兒要捉我做小白鼠了,奇英留著陪我唄。你要的東西我會先讓人送回去的。言語之間竟沒有半點商量的意思。張新杰老早習慣他一時興起的任性,總歸是待在王杰希眼皮子下,想來不會出什麼差錯,也就由著他去了,只是提筆吩咐了幾項事情,差人去回了微草。

  他接著開了百花的信。

  離鄒遠前來拜訪已有二月餘,張佳樂的情況一度穩定下來,可最近又有惡化的趨勢。他思量許久,總覺得張佳樂身上的蠱與百花脫不了干係,雖說張佳樂當時的態度異常激烈,言詞間大有替百花開脫的意思,可說實話,他不信任何人,即便是鄒遠亦然。儘管如此,他能問的人也只有鄒遠了。

  他挑開封蠟,展信一瞧,唯有一行筆鋒凌厲。

  與你無關。
  那落款留的是于鋒的名字。

  張新杰面無表情瞪著這四字好半晌,最後竟是笑了。

  事關我的病人,與我無關?

  他直接把那小箋子扔進火盆裡頭,起身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一個小包出來,鎖好房內各個箱籠小盒,一關院門,大步流星往霸圖主樓走去。

  雖說事出突然,不過他老早就有了拜訪百花的計畫,只不過提早……許多罷了。張新杰不得不把原先預計的安排大加調整,又因時間緊迫,只得在一路上喊了人來,一個一個吩咐下去,上至營收往來,下至吃穿用度,縝密得彷彿事先規劃好了一般。

  最後他敲開了霸圖門主的書房。韓文清正和林敬言下棋,他是被強迫著玩的,實在沒多大興趣,表面上端得一臉專注正氣,眸光卻是藏不住的昏昏欲睡,抬眼瞧見是張新杰來了,不由得鬆了口氣,才想叫他來頂一會,便聽對方開口:「我要去百花一趟。」

  「……啊?」

  不只韓文清,連林敬言都愣住了。張新杰任何外出的計畫最少都是一個月前先安排好並對內公布的,然而這件事別說一個月前,甚至到昨天沒都半點風聲出來。

  莫不是和張佳樂待久了,學了那套恣意任性的作態?林敬言才想取笑他,卻聽得張新杰道:「突發狀況,我沒時間解釋了。」對著韓文清說罷,他轉而看向林敬言。「林敬言前輩,若張佳樂前輩十日內沒帶著奇英回來,勞煩你去微草接人了。」

  這是他最後一項安排,現下一切準備妥當,他滿意地一點頭,向兩位拱手道別,如一陣風一樣的又出去了,留下兩個前輩面面相覷。有了張新杰這天外一筆,林敬言也沒了下棋的興致,倒是好奇心蹭蹭漲了上來,一邊收拾棋局一邊問:「怎麼他和張佳樂最近都神神叨叨的?」

  韓文清涼涼笑了一聲。「他們倆姓張的我哪裡知道。」

  只怕麻煩事又要多一樁了。




















*為了寫這章特地做功課去查了脈象……中醫的玄妙啊
*所以看完一輪脈象就決定輕描淡寫帶過了(欸
*據親友先行閱讀的心得,他說鋒哥那句話實在太氣人了←

 2016_01_15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