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無聲歌 04


*定期要回憶殺一下(欸
 



  「我不喜歡他!」張佳樂說。

  日頭正烈,他卻不得不被罰站在毫無遮蔽的演練場上,汗水如雨淌下,從腦門頸後一路淌過後背兩道新拍上的鞭痕──也是被罰的──,熱辣辣的疼,小孩子忍不住皺起臉來,下一秒硬是強展眉頭,裝做不疼的模樣,還不忘再次大聲強調:「我討厭孫哲平!」

  他的父親坐在樹下的陰影乘涼,不為所動。張佳樂瞧著簡直氣壞了,每個人都坦護他!也不過就來了幾天,整個谷裡上上下下、連玩伴們都給他騙了去。不過就是比自己高了些,功夫厲害了些,有什麼了不起!他開始在這谷裡蹦噠的時候那傢伙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張佳樂越想越生氣,伸腿往腳邊的小石子狠狠一踢,踢得老遠,最後啪搭滾到他父親腳邊,百花谷谷主看一看那石頭,再看一看撇過頭去的壞脾氣的小兒子,拾起小石頭發力一彈,直直擊在小孩兒腿上。張佳樂痛呼一聲,兩滴淚珠子一下子滾出來。

  其實他小腿上還有道口子,和孫哲平打架時劃傷的。兩孩子在後山狹路相逢,原本只是一言不合,哪裡知道會打起來,張佳樂最後把人一技摔出去,自己也沒討到好,讓對方伸腳一絆撲在地上。百花谷後山僅有一條供摘採藥材的路,其他都是不平整的小徑,常年銳石碎片遍布,張佳樂這一撲便劃傷了腿,他自覺技不如人,丟臉,回來也沒好意思講,就遮遮掩掩藏在黑色的褲腳裡,還在流血呢,被這一打更疼了。張佳樂渾身又痛又熱,血沾在腿上也黏滯得難受,他覺得萬般委屈,眼淚止不住地掉,可又氣自己不爭氣,只會哭,乾脆仰起頭,瞪大眼睛對著太陽看,安為自己是因為太過刺眼才哭的。

  瞧這倔脾氣。

  他深深嘆了口氣,幾步來到張佳樂身邊,拿影子給兒子遮太陽。「眼睛還想不想要了?」他說,寬大手掌一伸,直接就往張佳樂眼上蓋。張佳樂那時候個頭還小,不過到自己父親的大腿邊,平常撒嬌慣了,一見父親過來,幾乎是毫不遲疑地抱住他的腿,可張佳樂隨即想起來自己可還在生氣啊,於是又忿忿撥開父親的手,拔腿跑得老遠,倒還知道要到陰影下頭,尋了個涼快角落就站著不動了。

  「跑什麼,過來。」百花谷主喊他。張佳樂不理會,就定定站在那裡,一對黑溜溜的眼珠子浸在水光當中,氣得連耳朵都紅了。「反正你們都不喜歡我了!」

  「又不是小寶寶了,還吃醋呢。」說著便走上前去,強硬地把自家兒子抓進懷裡。張佳樂一開始還死命掙扎,後來實在累了,也忍不住傷心,伏在父親肩上嗚嗚抽泣起來。

  我不要和他好!張佳樂嗚咽著:「他為什麼要一直待在這裡……」

  「哲平也不是自願來這裡的。」他的父親說:「他的爹娘都去世了,親戚又不肯收留他,不得已才讓人託付到谷裡來。」

  小孩子還不明白死亡的意義,只模模糊糊知道沒有爹娘陪在身邊有多可怕多無助,張佳樂慢慢收起眼淚,糯糯道:「這樣好可憐的……」

  「所以你要對他好。」

  張佳樂一聽就不服了。「可是他也打我……腳上還流血了!」

  他蹬起腳,手裡一邊比劃著,終於從父親那裡得到安慰,等處理好了傷口,還許諾他下午能有額外的點心吃,他重新高興起來──直到他在自己的房門前瞧見孫哲平等在那裡。張佳樂一見孫哲平就像是被激怒後炸開了毛的貓一樣,渾身都充滿排斥和抗拒,孫哲平對此什麼都沒說,只是沉默地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他。

  「幹麻?」他瞪著孫哲平,把手背在身後。

  「害你受傷了,對不起。」雖說是道歉,他的語調卻冷淡又平板。張佳樂心道這傢伙一點誠意都沒有!才想開口教訓他一頓,孫哲平這時把手又伸了伸,示意張佳樂趕快接手。「給你。」

  張佳樂給他這麼一催,傻楞楞也就接過了,巴掌大的艷紅花朵伏在他手心裡,迎面而來的香氣旖旎。

  啊!他驚喊一聲,掩不住臉上的驚喜。「是那個很香很香的花!」

  這種花長在山中的谷地裡,想摘採得先攀過長長一段險坡,對身懷武功內力的人或許只是小意思,可對孩子來說已經足夠危險的了。

  「你自己一個人去的?」張佳樂已經把兩人的恩怨拋在腦後,圍著人不停打轉。「有沒有受傷啊?」

  「沒有。」東西既已順利送到,也沒什麼好多說的。孫哲平一轉身,作勢要走,卻被張佳樂扯著衣服硬是拉了回來。

  「少騙人了!」張佳樂出手如電,揪著孫哲平左手袖子猛地往上一撸,露出藏在下面一道淺卻長的傷口,大約是過了好些時間的關係,已經凝上一層薄薄的血漬。孫哲平反應過來,使了點勁把手抽回去,甩頭就走。

  哎!張佳樂喊:「你──」



  ──那時候說了什麼來著?

  「──前輩!」

  張佳樂一怔,隨即回過神來,茫茫間差點失手打翻杯子。宋奇英眼明手快從旁邊扶了一把,隨即就把杯子拎遠了,反正張佳樂也不喝,杯子拿著只圖個暖手。

  「抱歉,我走神了。」張佳樂按按眉心,馬車顛簸晃得他一陣噁心,反手一拉窗簾,冷風挟著零星碎雪飄進來,落到宋奇英鼻頭上,惹得小後輩直打噴嚏,張佳樂只好又把簾子拉上。「剛剛說到哪了?」

  「就要到微草了。」宋奇英揉揉鼻子,又是一連好幾個噴嚏,這才道:「前輩趁著這空檔把頭髮打理一下吧,要不多沒精神!」小少年這口氣老氣橫秋的,頗有幾分張新杰平常對他說教的架式。張佳樂不住笑,應付似地回:「是、是。」

  他打小自由慣了,穿著打扮皆是隨心所欲,不像張新杰、林敬言那樣會仔仔細細將頭髮冠起,也不像韓文清俐落乾脆地一刀削成短髮,平常拿過髮帶隨手一扎,鬆鬆束在腦後就算完了,也虧的他長得精神,才沒有半點頹廢的樣子,反倒顯出幾分靈動飄逸來。

  「我覺得這樣挺好看啊。」張佳樂端著鏡子左看右看,長髮跟著在身後一甩一甩。「真的不行?」

  不行。宋奇英一點也不肯鬆口。「不如我替前輩整理吧?」

  宋奇英願意代勞,張佳樂自然樂得讓他來處理。況且對著後輩他也實在說不出口他不會冠髮這件事情,太丟人了。

  不過他很快就後悔了。

  而這頭王杰希得訊,說霸圖的馬車已經駛進微草地界,不一會便將過了山門,於是掐準了時間,喊上高英杰一起前去迎客。車一停便見宋奇英率先跳下來,緊接著後頭一隻素白手掌猛一掀簾子,張佳樂一身披風裹得死緊,兜帽低低壓著,只露出小半張瑩白的臉。宋奇英和微草的兩位打完招呼,扭頭一看,一個箭步就撲過去想摘掉張佳樂的帽子。

  「這樣太失禮了!」宋奇英死死扒住張佳樂的腰不讓他逃跑,同時努力和張佳樂壓著帽子的手對抗。

  「對他有什麼好失禮的!」張佳樂嚷著,一點也不客氣。

  兩人纏鬥許久終於讓小少年逮找了空隙,一蹦摘掉了帽兜,張佳樂罵了聲,猛一抬頭,一條油光水滑的辮子就從裡頭滑出來。邊上高英杰一愣,怎麼這位前輩去了霸圖倒換了個風格?他回頭看向王杰希,卻見微草門主臉上不改半分神色,端得那是一派雲淡風輕,高英杰只道自己太大驚小怪,便垂手斂眸立於一旁,場面一時無話。半晌王杰希緩緩抬手,以袖掩面,噗哧一聲笑。

  張佳樂大怒,手往腰間上一拍,唰啦一聲軟劍出鞘。

  「笑什麼!」他跳腳。「沒見過美男子麼!」

  「……我們進去說話吧。」王杰希又擺回那副仙氣飄飄高深莫測的表情,往旁邊一讓身子。張佳樂冷哼,也不等王杰希領路,足下幾步輕點,輕盈盈溜進去,如入無人之境。宋奇英來不及攔他,只得向王杰希投以萬分抱歉的眼神。

  「不打緊。他從以前就是這樣的性子。」他說,轉頭吩咐高英杰:「你帶著奇英四處轉轉吧,要是餓了渴了就讓人給你們準備吃的,別客氣。」高英杰得了令,領著人走了。

  剛才送走一個,這會又來一個……王杰希直搖頭。一個藏了大半輩子,一個尋了大半輩子,卻趕巧在今天全湊到他這來了,偏偏這兩人又生生錯開來,也就堪堪這一個時辰。

  然而他是一個字都不能提的。

  「都是命啊……」




















*說好要發糖的結果……我們晚點再發吧(
*至少大孫終於登場了!!!

 2016_01_10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