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無聲歌 01


*我長篇結構真的很弱……希望這次會比鳳求凰進步rofl
*我好喜歡刷F4存在感,尤其是新杰,兩個張家人放在一起不覺得很可愛嗎(欸
*所以無聲歌會有很多張新杰出場↑(欸
 



  接連著數來天綿綿飛雪,今日難得有了好天氣,整個霸圖上下也跟著浮動起來。雖說出身霸圖的多半穩重,可裡頭一些年紀較輕的──更別說還有那張佳樂──,老待在屋裡早就悶壞了,一見天色放晴,迫不及待便出來活動筋骨。張新杰早猜到這幫人的心思,大清早便命人將演武場細細清掃過,積雪一堆一堆高高低低疊在最外圍,城垛似的。幾個後輩輪流耍過一輪,最後大著膽子把霸圖當家的拱上去。韓文清這兩日只怕也是無聊得慌,沒有推辭,指了座下愛徒宋奇英,一躍上了場子。其餘人等連忙做圍觀狀,看兩人拳拳真氣激盪,硬生生蒸乾了場上浮著的一層雪潮氣。

  張佳樂來得遲了些,卻正好趕上這最精彩的時候。他身披著厚重大氅,腳步可輕巧,不過幾息的時間便從入口處飄然來到坐在最前頭觀戰的林敬言身後。林敬言剛給自己斟好茶,頭也不回地道:「終於能出閣了?」

  又道:「杯子都溫好了,可沒你的份。」

  「哪那麼多講究……交出來!」張佳樂劈手奪了林敬言杯子,也不喝,就攏在手裡取暖,還大言不慚地和人抱怨:「就這麼一點?冷死了都!」

  「不喝湊什麼熱鬧,浪費。」林敬言笑罵。本也不是多大事情,張佳樂又一臉大病初癒的樣子,臉色煞白煞白的,還愣是擺著一副萬事太平的作態,要說他都不知從哪開始說起。林敬言直搖頭,伸手探了探他手溫,冷的,指甲尖都透著紫,連忙轉頭讓人多抬張椅子過來。領命的侍者異常機敏,回來時還多了對懷爐,一只骨瓷杯。張佳樂一瞧,是他平日最喜歡的那只。

  「瞧你這樣子。」林敬言說:「整個霸圖上下遲早都該成了老媽子。」

  張佳樂忙著把懷爐往懷裡抱,沒時間搭理他。林敬言分好茶推過去,話鋒一轉:「你怎麼惹得新杰生氣了?」

  那夜揭開真相後張新杰臉色劇變,拂袖而去,之後竟好幾日都不願同張佳樂說半句話,任憑張佳樂伏低做小或做可憐狀,始終巍然不動。其他人看得是雲裡霧裡,只有張佳樂心裡清楚張新杰的火氣從何而來。

  但他並不後悔。

  「煩我沒事找事唄。」張佳樂一口氣把茶乾了,隨口又喊著冷。「三天兩頭生病還不肯吃藥,是個大夫都想把我往死裡揍。」

  林敬言聞言眉尾一挑。這分明事有蹊蹺,他才要開口,卻瞥見張佳樂面上一下子黯淡下的表情,話到了嘴邊硬生生一停,換成一個無奈的笑:「……你就貪玩吧!大冬天的還非要三天兩頭往外跑。」

  「我可是躺了整整兩個月!」張佳樂抗議:骨頭都硬了!他說著,一邊讓人去取他的手弩來。林敬言一愣,警惕地看向張佳樂,只見人慢條斯理擱下懷爐,隨即又把大氅繫帶一抽,後氅呼刷墜下,隨侍的人連忙撲身去接,同時張佳樂搶身上去,袖箭一扣,往林敬言面上就是一箭過去,他手裡還端著杯子呢,這一擊過來逼得他不得不閃身避開,茶面隨之一晃,堪堪蕩在杯緣,他趕緊把茶杯擱下,將腰往後一折,握了把碎雪在掌心,下一秒他上身猛一彈起,那捧碎雪便直往張佳樂面上掃去。

  張佳樂卻不躲,甚至還張嘴接了一口。林敬言簡直哭笑不得。

  「你啊……」他嘆口氣。「當心吃傷身子。」

  說罷他把張佳樂招呼過來,拿袖子給人擦臉。「新杰要是知道又該生氣了。」

  張佳樂聳肩。

  這時場上宋奇英給韓文清捉住破綻,一拳被擊出去,飛得還有些遠,撲簌直摔進了場邊的積雪中,聽那響動竟還挺深的樣子。張佳樂看得樂極了,幾步跳上雪垛,足下輕點,輕盈盈溜過去,手往雪裡一探,提著小少年領子,把人從裡頭揪出來。

  才這一晃眼就和前輩面面相覷,宋奇英心頭一跳,有些懵。他不記得張佳樂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卻還是乖巧地喊一句前輩好。

  張佳樂好像很高興的樣子,鬆手改往小少年肩上搭去,說:「和老韓打得挺好呀!」

  得了稱讚宋奇英也高興,脆生生道了謝。

  「要不也和我打一場?」

  張佳樂衝人咧嘴一笑。宋奇英見了面色一肅,轉頭拔腿就跑。

  「哎哎哎──想去哪?」張佳樂把少年抓了回來,鉗著人肩膀半摟半推把宋奇英往台上帶。「就陪我練練手啊,別怕!」

  而且就差你一個了。張佳樂說:「少欺負了你其他人可是要說話的。」

  宋奇英回憶起其他被張佳樂抓去「練手」同伴們,心知自己這下八成逃不過,默默為自己掬了把同情淚。大概是少年的表情太過隱忍壯烈,張佳樂瞧著只覺得好笑,還想再逗他兩句,極遠處卻有一桿毛筆激射而來,筆桿子正中他後心。張佳樂身形一頓,面色倒還正常,宋奇英正欲上前關切,哪知道張佳樂突然哇啦一口黑血吐了出來,全吐在少年淺青色的衣襟上。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啊……。張佳樂拿指頭拈了下小輩的前襟,滿是歉意:「抱歉。」

  宋奇英大概是給嚇著了,看著自己一襟黑血怔愣著,久久回不過神。林敬言扶額,上前去把孩子帶開,還在猜究竟是何人敢直接打到張佳樂身上,就見遠方張新杰踏雪而來,手往腰間一摸,手起手落一針戳昏了張佳樂,順勢把人攔腰拎在臂上,朝眾人點點頭,飄然離去。

  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還看呢。」良久韓文清終於發話,一個個點了人叫上台來。「撐不過三十招的,今晚就別想吃飯了。」

  此話一出,氣氛才總算又活絡起來。林敬言拍拍宋奇英,讓他先回去換身衣服。

  少年滿是不安。「可是張佳樂前輩他……」

  不用擔心。他說:「還有副門主在呢。」

  宋奇英還是一臉半信半疑,他又連說了幾次沒事,終於把後輩哄了回去。人前腳一走,林敬言隨即斂起笑容。

  之前新杰說病好了,應該不會錯的。
  可現在看上去竟像是連張新杰都束手無策……

  他不敢再想下去。




















*很久沒寫這種細到簡直像是流水帳的感覺了←
*所以會寫得→很慢↓很慢↑很慢←建議大家養肥一點再吃
*&不知道大家吃不吃得慣,但我自己是,挺喜歡的啦,雖然我文筆不好(大哭

 2015_12_1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