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護手霜好像不利於情侶牽小手欸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護手霜
*期中脫出,強勢回歸……好吧是強勢復健ry(what
*大學/劍道社paro
 



  社團時間一結束,滿身大汗的張佳樂背著劍,拖著同樣滿身大汗的孫哲平急吼吼回到宿舍,把汗濕的衣服迅速一脫便鑽進浴室裡頭。孫哲平好像很習慣似的,慢慢在後面揀張佳樂沿途亂七八糟扔下的一堆東西:鑰匙背包竹劍衣服等等……。末了再替張佳樂送一套乾淨睡衣進去。

  約莫十分鐘後浴室門碰地一開,潮熱水氣跟著張佳樂一同撲出來。他踩著拖鞋啪搭啪搭在寢室裡到處悠晃,髮尾溼答答綴著一溜水珠。孫哲平在半途把張佳樂攔下,給他擦乾了頭髮,接著反身從抽屜裡抽了條護手霜出來。張佳樂一瞧,不耐煩地呻吟一聲。

  「手過來。」孫哲平說。

  「又來。」張佳樂異常興趣缺缺。「擦這幹麻?我手又不長繭!」

  長期練習劍道的人,指根處和虎口處最容易磨出繭來,尤其是左手。可張佳樂偏生是那種不長繭的人,當同期的人手上多少都磨出了繭,漸漸不再需要透氣膠布來防止雙手起水泡,張佳樂還是得乖乖在練習前纏好手掌,否則輕則磨紅破皮,重則一手水泡。而且練習久了也會讓手掌皮膚變得粗躁。某次孫哲平給張佳樂戳水泡時察覺到了這點,從那之後他不知道去哪弄來了護手霜,天天逼著張佳樂擦。

  護手霜這種東西,就算擦得再怎麼薄,還是會感覺到有層脂膩殘留在手上。每每(被孫哲平逼著)擦上去後張佳樂就覺得各種不對勁,不論是敲鍵盤還是拿東西都滑溜溜的抓不太穩,重點是滑起手機來還黏黏的!他曾數次向孫哲平抗議,卻總是被對方直接無視,久了他也放棄了,指有偶爾會嚎個一兩聲,權當是一種消極的抵抗。

  孫哲平沾起少許護手霜,慢慢在張佳樂手上推開。「不長繭才麻煩。不照顧好小心傷了手。」

  張佳樂一撇嘴,沒說話。

  剛洗完澡的人手心特別溫暖。反觀孫哲平剛剛流了一身汗,回來路上又吹了點風,體溫還比張佳樂低上一些。張佳樂剛被握住手時忍不住掙了掙,被人警告似的捏了把才安份下來。溫涼的手捧著他掌來回摩娑,漸漸也染上他的體溫,跟著溫暖起來。

  應該等你洗好澡再抹的。張佳樂一邊看著孫哲平給他抹護手霜一邊說:「這樣你也就順便擦好了。」

  「我又不像你。」孫哲平笑。「要不你等會給我抹一抹?」

  不要。張佳樂一皺鼻子,立刻拒絕。「手會更油。」

  孫哲平一聳肩。不過等他洗好澡出來,張佳樂已經拿好護手霜等在他床上了。

  「手來。」張佳樂說。孫哲平從善如流把雙手交了上去。

  不過才洗個澡的時間,張佳樂的手溫已經涼了下來。孫哲平蹙起眉心,等張佳樂非常草率的替他抹完護手霜後,手一闔把對方的手包在掌心。

  「你未免也太虛了。」孫哲平吐嘈他:不是有在運動嗎?

  「少囉嗦!」張佳樂踢了他一腳。「虛什麼虛,這叫末梢血液循環不良!」

  孫哲平嗯嗯嗯連連點頭,完全沒聽進去。孫哲平體溫高,不一會張佳樂的手就重新暖起來,於是他很自然地就把手抽回去。孫哲平反射性要抓,卻因為兩人的手太油,不但握不住反而還滑了出去。

  張佳樂一愣,噗嗤笑了出來。

  「看吧。」他說:就說不要抹的。

  說著說著張佳樂把自己的手又塞回孫哲平掌心。




















*yeeeeeeeeeeeeeeeeeeeee

 2015_11_1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