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飛雪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雪
*我真的好喜歡寫江湖(雖然都是半吊子
 



  大雪封山。

  而這一切發生不過在一頓晚飯的時間。張佳樂懷著滿腹心事喝乾碗裡最後那點麵湯,同桌人的視線讓他渾身不自在,眼下晚飯吃完了,可他又不願意抬起頭來,只好瞪著碗底汪著的一層浮油碎末,深深反省自己是不是出門漏看了黃曆。

  怎麼樣都得賭賭看。張佳樂站起身,一抹嘴,大步往櫃台走去。

  「再急的事也不比性命要緊。」客棧老闆娘對他說:「多留一晚再走吧。」

  連當地人都如此表示,情況看來是真的不妙。張佳樂皺眉,問:「……還有其他空房麼?」

  「這雪下的太突然。」女子神色歉然。「原本要走的客人都繼續住下了,實在是……」

  她一邊說一邊偷偷去瞅張佳樂的臉色,又去瞄張佳樂身後那人,小心翼翼道:「要不您先和您、朋友……住一間吧?」

  張佳樂一聽便板起臉。「他不是我朋友。」

  「啊、是我誤會──」

  「沒事。我們住一間吧。」哪裡知道那人橫插一句進來。「我們之前有些誤會……朋友嘛,說開就沒事了。」

  老闆娘連連點頭應了,取了另一把鑰匙往台上一擱便趕緊低下頭,不敢看張佳樂的表情。好半晌過去她等不到動靜,怯怯抬頭一看,那兩人已經離開了,順道帶走了台上那串鑰匙。

  哎?她有些驚訝。「……什麼時候?」



  張佳樂一進房裡便逕自往唯一那張床上坐。自稱他朋友的人帶上門,轉身才想上前,一只袖箭威脅般地破空而來,直直釘在他鞋前兩寸的位置。

  那人一挑眉。

  「我要睡床。」張佳樂說,立刻又補充:「我一個人睡。」

  行。那人高高平舉起雙手,示意他沒有惡意。「至少讓我坐下?」

  張佳樂警惕地瞪著他,磨磨蹭蹭收了暗器。就在這時那人足下一蹬、擰身一撲,把張佳樂往後撲倒按進床褥之間,更是熟稔地三兩下拆光他身上所有暗器。張佳樂猝不及防就被卸了所有武力,只好赤手空拳對著人又踹又打。「孫哲平你說話不算話!」

  孫哲平說:「這麼冷的天,你忍心我睡地上?」

  忍心。張佳樂特別冷酷。「下去。」

  雖然擺出這樣的態度,但他沒想過孫哲平真的會乖乖聽話。張佳樂訥訥看孫哲平從他身上起來,從箱龍裡取出備用的枕頭被褥,往地上一鋪居然就這樣躺下就寢了。一連串動作讓張佳樂愣在當場,看著孫哲平的背影他又愧疚又惱怒,乾脆一個掌風將燭火劈滅,自己也躺下睡了。

  可不到一個時辰他就被冷醒了。

  哪個不走心的把窗戶開在床邊!張佳樂哆嗦著下了床,披上毛氅探了探窗外的景色,漫天霧茫茫的飛雪,窗沿和台上都結上一層薄薄的霜。瞧著就覺得冷。張佳樂又是一抖,連忙縮著腳竄回床上,把自己連著外衣一同裹起來。

  不一會他刷一聲掀開被子,再次坐起身。

  「你醒著。」他十分肯定。

  孫哲平沒有回答。

  大孫。張佳樂是絕對不會主動開這個口的,於是他很狡猾地換了個方式。「我冷……」

  還是沒動靜。張佳樂一撇嘴,把自己屈膝抱成一球,心裡悶悶的。沒關係,他等。

  情況一直將持不下,直到張佳樂打了個噴嚏。他等得又冷又睏,都已經發著抖打起瞌睡卻還是堅持要等下去,屈膝坐著的姿勢老早就坐不安穩,搖搖晃晃的,這一個噴嚏差點讓他摔回被子裡。他隨著後勁晃出去時腦袋還反應不過來,只覺得整個人一懵,下一秒他就被帶進一個寒氣森森的懷裡。

  他又打了個噴嚏。

  孫哲平無奈地運起內力給人暖手。「你何必呢。」

  張佳樂眼皮抬也不抬一下。「我高興。」

  「……睡吧。」孫哲平不打算和他拌嘴,把人弄暖了就將他塞進被窩裡。張佳樂把自己捲起來,見孫哲平似乎想躺回地上去,連忙拽住他衣角,說:

  我還是冷呀。

  孫哲平回頭看他。張佳樂坦然迎上他的視線──然後又打了個噴嚏。孫哲平簡直哭笑不得,從地鋪上把被子揀起來,被褥一揚一張,把兩人嚴嚴實實裹在一起。

  「睡吧。」

  這下張佳樂終於滿意了,安份乖巧地伏在戀人懷裡。聽著窗外的窸窣飛雪和耳邊的低沉心跳,沉沉睡去。




















*寫完那篇72號字的汙,只能做到這點程度的小清新了ry

 2015_11_0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