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對於你的一切綺旎幻想


*一個超大寫的污,大概72號字這麼大吧(欸
*大孫小樂犯罪臭
*社會人士x國中生
*未成年meat,雖然這篇沒有做全套
*前篇和前前篇
 



  你以前有過女朋友……。張佳樂停頓一會:「或男朋友?」

  說話這會他正躺在沙發一端,剛洗完澡的小朋友只穿著一條內褲,光溜溜一雙腿橫越大半個沙發,大方擱在孫哲平腿上,手遊音效開得震天響。孫哲平完全不受影響,懶洋洋看他的電視,Discovery,方盒子裡正裝著一頭同樣懶洋洋的獅。

  「高中交過一個女朋友。之後──」好半天他才回答:「託你的福。沒有。」張佳樂聽了細聲嘀咕兩句,沒敢說話。

  孫哲平說的之後八成是指收留他之後。剛開始張佳樂年紀還小,害怕被再次拋下的依賴心理讓他佔有慾各種爆棚。後來看上人家,他更是拚上了勁,換著花樣百般阻撓,力求斬盡各方桃花。張佳樂越想越發心虛起來,可他實在壓不住內心的好奇,糾結了好久好久,再次開口:「那你之前……」

  他嚥嚥口水。「那什麼的時候……你、你都……都是想──」

  支支吾吾到後來張佳樂已經說不下去了,氣氛也跟著冷凝下來。孫哲平是知道他想問什麼的,但他偏不說,冷靜地坐在那裡裝傻,看張佳樂紅著脖子強做鎮定,卻更加結巴。

  大概是看夠了,孫哲平啪地關掉電視,問:「想知道?」

  小孩兒猶豫再猶豫,最後心一橫,用力點點頭。



  張佳樂被孫哲平拽著上臂,半拖半拉一路拎到臥室。剛洗澡的小孩兒身上又暖又香,往懷裡一滾,像是帶著香味的暖暖包。孫哲平伸手托住張佳樂後頸,對方也很配合,仰頭和他親了幾口。孫哲平順勢將人放倒在床上,刷拉一下剝光人下身所有衣物。

  張佳樂用手肘撐住床面,一下子爬起來,眼睫猛眨,好像有些緊張。「要做嗎?」孫哲平嗯了聲,聲調很微妙,模稜兩可。

  他這個年齡正是對性最好奇的時候,尤其懂得什麼叫食髓知味,真槍實彈來過一回,靠自己解決這個選項便顯得異常無趣。可自上次之後,孫哲平不知道在顧慮什麼,再也沒越雷池一步。

  他摸不清孫哲平的意思,乾脆自己主動把上衣脫了。脫到一半卻被孫哲平擋下,還幫他把衣服穿回去。張佳樂抬起眸子愣愣看著孫哲平,想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不知所措。

  「不是想知道我撸的時候都想些什麼?」孫哲平把張佳樂按回床上,自己跟著爬上去,腿一跨把人整個籠在身下。張佳樂巴眨著眼睛,看孫哲平直起腿跪在床上,用膝蓋把他的雙手牢牢夾在身側。

  現在做給你看。男人說,開始解開皮帶。

  張佳樂眼睛瞠得老大,目光隨著那條被隨手甩出去的皮帶往旁邊一溜,轉回來時眼前赫然是已經被解開的褲頭。他頭皮一麻,說話都跟著結巴起來:「你、你你你──」

  孫哲平沒理會他的反應,掏出性器逕自撸動起來。張佳樂大概沒想到自己做死能做得這麼大,用這種詭異的角度看戀人手淫實在尷尬極了,他好幾次都忍不住想拿手遮臉,卻被死死夾住無法動彈。若是要閉上眼睛完全不去看,他又捨不得──這畫面實在太黃暴刺激,儘管他臊得滿臉通紅,害羞得幾乎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仍無法遏止心中瘋狂滋長的扭曲的快意,簡直活像個欲求不滿的變態。

  於是他努力把視線移向別處,眼睫一下一下地顫。可孫哲平低沉粗重的呼吸聲在這之後變得格外明顯起來,緊跟其後的還有漸漸黏稠起來的不明水聲。張佳樂不由自主跟著低喘,悄悄蹭動了雙腿。

  「張嘴。」孫哲平說。張佳樂以為這是要讓他口的意思,所以在孫哲平屈膝蹲下時主動含了上去,隨即被對方捧著臉拉開。有剛才的經驗為鑒,他知道自己大概猜錯了,轉而投去疑惑的眼神。

  不用整個含進去。他用拇指按住張佳樂下唇,來回摩娑幾下,然後使了點力把拇指壓進人嘴裡。「像含吸管那樣。」

  靠。張佳樂臉上一紅。這要他以後怎麼好好直視吸管!

  他一邊在心裡咒罵孫哲平是個骯髒污穢的大人,一邊照著指示小力吮住勃發性器的前端。前列腺液的味道難以形容,他彷彿想試出味道似的,探著舌尖偷偷摸摸勾了一小口捲進嘴裡,隨即皺起眉頭露出古怪的表情。孫哲平沉沉抽口氣,撸動的頻率和力道都越發激烈起來。

  但孫哲平動得實在太厲害了,張佳樂好幾次都差點吮不住,沾著唾液和前液的陰莖頂端老是滑開擦在在他唇上,就算前頭再柔軟濕潤,蹭久了還是不太舒服。張佳樂孩子氣地皺起鼻子,乾脆擠開孫哲平的手自己握上去,嗚啊一口就含進了半根。

  「這麼貪心?」孫哲平啞著聲音笑,摸摸身下人一片通紅的臉頰和眼角。張佳樂一張嘴被填得滿滿的,鼓著臉頰說不出話,只好拿一對水光瀲灩的眼睛瞪他。

  「嘴小還學人玩什麼花樣,吐出來。」他說。張佳樂乖乖照做了,卻在他將性器徹底抽出之前又伸舌舔了一口。

  「鬧什麼。」他懲戒似地拿濕答答的性器往小孩兒嘴上一抽,張佳樂腦袋頓時一白,羞得快自體爆炸了。

  真這麼喜歡就親親它。孫哲平低聲哄他,陰莖前頭直接堵在人嘴上,手上一下下捋動的動作絲毫沒打算停下。「射在你嘴上好不好?」

  張佳樂含著眼角一點點淚花,可憐可憐地搖頭。

  「是你自己說要知道的啊。」孫哲平此時格外殘忍起來。「從你第一天進國中開始我就想這樣……」

  將那張純然又天真的臉箝制在身下,看小孩兒玩鬧似的舔吻他的陰莖、吸吮他的體液,然後──

  「──射在上面。」男人說:再像抹唇膏一樣抹在你嘴上。

  張佳樂被迫聽著孫哲平一句接一句越發大膽情色的自白,內容離經叛道得讓他忍不住膽怯,再怎麼樣他還是個未成年啊。但孫哲平對他如此直白的慾望又讓他異常竊喜。

  原來並不只是他一人渴求著對方。

  「我不要抹唇膏……」他把頭一偏,感覺濕漉漉的性器一下子滑開,戳在他唇角上,說起話來模模糊糊的:「太難吃了……」

  孫哲平聽了直笑。

  「那就不抹。」他伸手一捧,把張佳樂的臉轉正。「只射在上面好不好?」

  好半晌張佳樂才點點頭。

  好孩子。

  孫哲平的喘息那麼興奮那麼沉,張佳樂睜大眼睛細細聽著,睫毛拚命顫抖,像是過度換氣一樣不停從鼻子裡呼氣。從男人陰莖裡流出來的液體多得幾乎快要把他的嘴糊住了──張佳樂在迷糊之際還分神嘲笑了下自己滑稽的錯覺,卻忍不住為這個想像情動起來,只覺得周身血液全往頭頂上衝,整個人一團混亂又無助。

  然而錯覺還是有機會實現的。

  他感覺孫哲平的動作瞬間一停,接著微溫黏稠的液體倏地盈滿他的唇間,連任何一道最細微的唇紋裡都被細細填入,填滿了便從唇角爭先恐後流出去,淌滿他的頰邊和下頷。張佳樂反射性張嘴,一抿舌頭,滿是腥苦的液體,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被射了滿嘴的事實,腦袋徹底當機。

  孫哲平往後退開,把小孩兒從床上拉起來。他對性事實在太懵懂,這種超越正常範圍的情趣對他來說顯然難以消化,張佳樂被抱在懷裡時還呆呆的,眼睛紅得要命,感覺睫毛一眨就能眨下兩顆淚珠。孫哲平有點心疼,低下頭一點一點把他臉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親吻乾淨。

  張佳樂終於回過神:「原來你一直想對我做這種壞事!」

  相比之下之前的女生制服加絲襪根本不算什麼!

  「嗯。」孫哲平大方承認。

  「所以你都不談戀愛因為……」他的語氣充滿試探:「你有戀童癖?」而且還喜歡奇怪的play。

  對此他沒有回答,只是頂著與往常無異的表情把手探下去,往張佳樂腿間一摸,惹得人低低叫了一聲,沙啞又綺旎。張佳樂連忙合攏雙腿,羞惱地死死抿住嘴唇。

  「還沒結束呢。」他不顧小孩兒的掙扎,硬生生把那雙細瘦的腿扳開。「我們接著玩啊。」




















*還以為可以一口氣把這個大寫的污碼完……結果光撸就撸了兩千!崩潰!!!
*後面的全套改天再說

 2015_11_0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