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I had a dream.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夢到
*多天偷懶來復健一下
 



  我終於用桂葉織成了冠,卻失去你。



  很久之前張佳樂曾經做過一個夢。

  他夢到他在路上狂奔。四周陰沉又灰暗,像是下雨前的天氣。他拚命跑著,沒有原因和理由的,大概為了一場追逐,卻不知道他是追逐者,還是那被追趕的人──因為整個世界只有他一人。

  一個人也沒有。同時整片天空無晴無雲,感受不到風流動的觸感,也聽不見他凌亂疲憊的腳步聲,唯獨他的心怦怦作響。於是心跳聲從胸腔中被無限廣播放大,一下又一下,震耳欲聾。

  不論他跑了多久、跑了多遠,身邊的景色全是陳舊的街道,陰沉灰暗沒有半點色彩,連他映在櫥窗的影子都灰樸樸的,表情冷漠又悲傷。他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在這裡,只知道他必須一直跑下去,一直跑下去。

  一直、一直跑下去,直到──

  張佳樂從床上彈起來,在迷茫中把自己摔到床底下去。外面天氣很好,是和夢裡截然相反的燦爛的晴天。亮晶晶的,暖洋洋的。他用摔下床的滑稽姿勢躺在地上愣愣看了會,不知怎麼有點高興,無意識就笑了。

  突然有人敲開了門。

  隊長。鄒遠探頭進來。「晚上去哪吃慶功宴啊?」

  「啊?」他撐起身子,目光越過床鋪掃向站在門口的後輩,有些反應不過來。

  為什麼鄒遠在這裡?

  他揉了把臉,不住怔神。隨即被自己的問題給蠢到了──這裡是百花啊,鄒遠不在這裡要在哪裡?

  於是他問:「……什麼慶功宴?」

  鄒遠當他是睡傻了,又猜他是高興壞了,一時腦袋還轉不過來。一邊笑一邊解釋:「冠軍慶功宴啊!昨天就說好要請客的,前輩可不能耍賴!」

  冠軍?

  張佳樂下意識反駁這個念頭,卻被自己嚇了一跳。為什麼會這樣想呢?張佳樂有些困惑。這可是昨天真真切切發生過的事情啊。他又想到不久前才閃過腦海的蠢問題,於是用力甩了下腦袋。他總覺得裡頭好像有哪裡霧濛濛的,把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給層層遮掩起來。

  一這樣想,他突然產生了抽離感。他彷彿能看見自己被割裂成兩份,其中一個宛如終於破繭而出一般,對著後輩恣意倡言談笑風生,而另一份的他浸在黏稠的茫然中不停想著、想著、想著,同時看著自己興高采烈的模樣,冷漠又悲傷。

  「啊啊。」兩個聲音重疊了。「你們決定就好。」



  ──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張佳樂說。他坐在一片昏沉的街邊,空氣裡到處是陳舊的氣息。他腳邊有灘小水窪,正好能映出他一張惆悵又蒼白的臉,他瞅了幾眼,目標是水窪裡頭反射出的一片虛無的天。

  「夢裡我忘了一些事情。然後得到了一個我一直想要的東西。」

  「理論上來說好像挺值得的。」

  「但我不高興。」

  人類是貪心的。他嘟囔著:而我也是。



  聚會能選擇的食物種類大抵也就是那些。最後一夥人被拉去燒烤店,用吃到飽的瘋狂魅力強制結束這個回合。

  張佳樂走出店門時帶著零星酒氣。他今天異常清醒,簡直不像平常的樣子。他把隊員們一個個塞上計程車,接著在鄒遠詢問的目光下說:我想自己去散散步。

  哦。鄒遠不知道想了什麼,神色由莫名轉為理解。張佳樂見狀一關車門,退了兩步示意司機可以開車了,接著便看計程車從他面前揚長而去。他站在原地好一會,四處看了看,最後隨便挑了個方向就走。

  很久之前他做過一個夢。

  在夢裡他和某個人在光輝燦爛的地方並肩而行。他們一直走一直走,以為自己將要抵達光明的源頭,不料突然之間天地變色,世界變得陰沉又灰暗。而他一回頭,發現自己孑然一身。

  整個世界只有他一人。
  於是他發了瘋似的向前狂奔。

  「我就知道不會這麼甜……」張佳樂看著眼前陳舊的、陰沉昏暗的街道,無奈笑了兩聲。水從地裡滲出來,在他腳邊積成一個小水窪。他低下頭去看,看見冷凝似的臉上,一對火光灼灼的眼。

  背後是穠麗的火燒雲。

  有些東西想拿來兩相比較,本來就是不現實且不公平的事情。

  要比之於泰山或是鴻毛?
  是僅只一次的機會或是能努力不懈的迴圈?

  「這樣就想把我的痛苦一筆勾銷,未免太瞧不起我了。」

  不論是望不到盡頭的茫茫征途、再三折戟。
  又或是和掛念之人的緣盡別離、相逢無期。

  「還有正事要做呢。」張佳樂一偏頭,水裡的倒影也跟著偏頭。他齜牙笑了笑,卻見對面擺出賭氣似的、孩子氣的一張臉。

  走吧走吧。張佳樂催促:快!

  「人類可是很貪心的。」



  張佳樂從床上彈起來,一把拍掉床頭鈴聲大作的鬧鐘,蹦進浴室唏哩嘩啦漱洗起來。今天天氣特別好。燦爛的晴天。亮晶晶的,暖洋洋的。

  張佳樂捧著毛巾,粗魯把臉抹乾,抬起頭來先是對鏡子擺出一個猙獰的表情,接著深深吸了口氣。

  常規賽第三十四輪,霸圖主場迎戰義斬。

  他握起拳頭,呼一聲往拳心吹氣。



  人總是貪心的。
  所以該是我要背負的。我一樣都不會放下。




















*看到我寫原作向大概是我……又犯病了(欸
*覺得最近低潮期的週期越來越短,不可取,唉……
*困到我寫著寫著都要失去意識了

 2015_10_30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