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Killing me in this world.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You got something I need
*算演藝圈吧(?)對音樂不是太熟QQ有錯請輕拍
*偷偷刷了一句話于遠
 



  In this world full of people, there's one killing me.



  演唱會來到尾聲。鄒遠額際細細密密都是汗珠,幾乎把底妝都洗掉了。于鋒也差不了多少,可他卻是先抬起手來,給搭擋抹去臉上的汗水。

  台下掀起一小片尖叫,螢光棒搖起浪一般的光潮。

  「我們今天請到一個神秘嘉賓……」雖然這主意是鄒遠出的,最堅持的人也是他,但等真正要在眼前實現時,不禁還是怯怯地,稍微縮了下肩膀。于鋒瞧見了,不動聲色往人腰上撐一把,讓鄒遠不得不直起腰來。

  抬頭挺胸。于鋒小小做出口型:別怕。

  鄒遠悄悄呼口氣,抿起嘴唇點點頭,眼神清澈又明亮。

  他拿下背在身前的吉他,舞台燈隨之暗下。而張佳樂這一片無聲當中悄聲無息地滑了出來,接過鄒遠手上的吉他,細細撥動幾下琴弦。

  各種猜測在歌迷們之前流蕩,在一片暫歇的安靜中,隱約聽得見窸窸窣窣交頭接耳的聲音。他閉上眼睛仔仔細細聽著,忍不住微笑,隨手炫了一把。他猜有人認出他來了,因為他聽見幾聲不可置信的低呼。要不是得保持神秘,張佳樂幾乎想大笑出聲。

  I had a dream the other night……

  燈光在旋律奏出的霎那一瞬炸開,將張佳樂的臉照得一清二楚,尖叫聲瞬間暴起,壓過前頭溫柔低緩的和絃。張佳樂心頭一顫,幾次深呼吸後才終於睜開眼睛。老實說在舞台的強光下,表演者是什麼都看不清楚的,可他就是看見了。情緒激動的人們,遠比所見還要廣大的舞台,還有打在身上炙熱又絢麗的燈光,一切都熟悉得令人暈眩。

  好像當年初次登台時,那種從指尖到心口都興奮得發麻的感覺又回來了。

  And I had the week that came from hell.

  鼓點在這時切進來,像是他隆隆作響的心跳。

  咚。
  咚。

  ……But you're like the net under the ledge.
  When I go flying off the edge, you go flying off as well.

  咚。
  咚。

  他一個人抱著吉他在台前,聽著溫柔又低緩的鼓聲,唱著直白又繾綣的歌詞,竟然有點傷感。不自覺唱得更加柔軟。

  And if you only die once I wanna die with……

  但現在不是他傷春悲秋的時候。

  ──You got something I need.

  旋律一下子激昂起來,台前同時炸出花火特效,張佳樂的眼睛被映得極亮,原本沉寂的光像是一下子活了起來,在他眸中盈盈跳動著、掙扎著,像是波光,又像是焰火。張佳樂一把撈起架上的麥克風,跟著節奏擺動微笑的他看起來放鬆而自然,卻又像是用盡了全力才能繼續支撐下去。

  在你所唱的每首歌背後,都會有一個特別想要對其歌唱的對象。

  In this world full of people, there's one killing me.

  而那是誰呢。

  And if we only die once.
  I wanna die with you.


  又想起誰了呢。

  鄒遠看著前頭全然沉浸在歌唱中的前輩,偷偷拋給身旁搭擋一個手勢。收到暗號的于鋒往旁邊瞄一眼,轉頭朝他回了一個OK。

  Honey don't you be afraid, if we got nothing we got us……
  如果這一生只有那一刻機會稍縱。

  舞台右側,有人拿著麥克風同樣無聲無息地走了進來。張佳樂站在最前頭沒發現,可全世界都看見了,他們先是一愣,在看清來人面容後遏止不住地尖叫起來。

  And if you only die once I wanna die with……
  如果這一生只有那一回繁花綻放。

  You got something I need.

  一道低沉男聲混入再次強烈起來的旋律和鼓點中,是他多年懷念的音色。張佳樂直接空白了腦袋,也忘了該歌唱,驀然回頭,愕然在花火絢爛當中看見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

  In this world full of people, there's one killing me.

  他笑了起來。

  And if we only die once……
  如果這一生只有那一次愛與別離。

  我希望是錯過你。
  也希望是遇見你。



  I know that we're not the same.
  But I'm so damn glad that we made it.

  張佳樂擱下麥克風,再次彈起吉他。而孫哲平穿過一道道燈光變換,來到他身邊。兩人相視而笑。這畫面在從前、在他們腦海裡,出現過太多太多遍。

  就算飽受折磨、就算歷經分離。
  依舊想念你、掛記你、戀慕你。

  To this time.
  This time.
  Now.

  ──直到現在。



  If we only die once, I wanna die with you.
  If we only live once, I wanna live with you.

  Because you’re the one who killing me in this world.




















*寫到自己很心酸TOT(在幹麻
*&我真der很愛首尾呼應這種老梗格式欸T.T中文系都這樣嗎(不要拖別人下水

 2015_10_2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