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歌,唱

Category: ◆短篇/APH > 米英  

【米英】歌,唱

*ㄜ、熱音
*之前貼的時候還TAG了高中,不過很顯然那時候我寫著寫著又忘了時間軸,又是個BUG←
*11年的,是看了一篇自創後寫的,現在回頭看看好像雷同的元素頗多,在猶豫是不是要撤掉XD
*不過先等我把累積的一堆東西整理完再說吧XDD
 



00.

  亞瑟.柯克蘭無法克制的顫抖著。

  修長柔韌的掌子被牢牢抓在對方掌心,像是要熨燙什麼似的平貼在歌唱者的心口處,太過強烈的心跳讓他忍不住閉上眼睛,但鏡片後的湛藍眼珠仍是以一種過分灼熱的目光直直盯著他瞧。有別於平常說話時略為高亢的年輕嗓音,此刻正輕聲唱歌的聲音低啞又沉穩。亞瑟覺得大家都給騙了,給那副好皮相騙了。

  他被抓住的手好熱好燙,注視著他的目光好熱好燙,他的心好熱好燙。

  熱。

  燙。

  他覺得他眼前一片模糊、天旋地轉。
  他覺得他正在被他的歌聲強暴,細膩而柔軟的。

  他如同捧著珍寶般的捧起他的手掌,親吻,舔舐,吮咬,酥麻中撩起了一絲絲痙孿的感覺。

  顫慄、喘息、暈眩。



01.

  當那道清亮的聲線意外撞擊上阿爾弗雷德的耳膜時,他便決定非要將聲音的主人收來做他的Vocal不可。

  即使對方只是輕聲的隨意哼唱,他也能聽出那是極品的中高音,高音時細而綿長,乍聽之下像是聲音低沉的女孩子,但仔細聆聽,轉折處的中音仍是透出幾分屬於男性的陽剛氣息。

  簡直是完美。

  阿爾弗雷德躲在頂樓轉角的陰影處,偷偷瞧著同樣待在水塔陰影下的男孩,雖然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下意識的行為是躲藏,而不是光明正大的走向對方,但阿爾弗雷德大概可以預料,一旦他被發現就是這難得一見的好歌聲中斷的時候。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實在是太糟糕了,阿爾弗雷德覺得他一定會懊悔的想先甩自己兩巴掌之後再去自殺的喔。

  於是他席地而坐,聽著對方好興致的一首接一首唱下去,阿爾弗雷德也很盡興的細細品嚐每個音節帶來的驚喜,一首跟著一首聽了下去。

  或許是累了,歌曲類型從輕快或激昂的輕搖滾漸漸換成了溫軟綿柔的抒情歌,阿爾弗雷德有種被溫柔的包覆,並被親吻的錯覺。

  越趨輕緩的歌聲拉扯著阿爾弗雷德的意識,黏稠的睡意一下子襲上,他打了個哈欠,閉上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爾弗雷德有種被搖動的感覺,他咕噥了聲沒有多加理會,換了個姿勢又陷入沉睡。他隱約聽見一聲嘆息,微溫的柔軟觸感伴隨著布料摩擦的的悉窣聲一起覆了上來,接著是好一陣子的沉默。

  於是阿爾弗雷德理所當然的繼續睡下去。直到夕陽西下,回來查看的對方最終不得不加大了音量和力道,將阿爾弗雷德仍舊處於沉睡狀態的意識拉了回來。

  「快點起來吧。」喚醒阿爾弗雷德的聲音柔軟溫和,暖暖的相當熨貼。「已經放學了,你想待在這裡過夜嗎?」

  睡的正熟的阿爾弗雷德低吟一聲,抬手揉著雙眼,過了好半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睛,逐漸對焦的眼在映入對方面容的瞬間驚愕的瞠大。

  那是他一直偷偷觀察的、那道聲音的主人。

  「啊、」誤以為是自己的突兀驚嚇到阿爾弗雷德,對方補充道:「我是亞瑟,亞瑟.柯克蘭。」

  亞瑟朝阿爾弗雷德拉開一個溫柔的笑,伸出手借力將對方拉起。阿爾弗雷德嚥了口唾沫,沙啞的吐出自己的名字。

  好想要。

  這個人光是用聲音,就能夠直接銳利的刺進他心底,令他的心為之顫動。

  好想要。

  阿爾弗雷德瞇起眼睛,背對著光的亞瑟的笑顏,美好的讓他無法直視。

  好想要。

  他的聲音。
  他的身體。
  他的心靈。
  他的靈魂。

  全部,都想要。

  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剛睡醒那略顯狼狽的模樣,不禁低笑出聲。他撿起自阿爾弗雷德身上滑落到地上的外套,朝對方點點頭,準備轉身下樓。

  「等一下!」阿爾弗雷德倏地站起身,一個衝動之下他奔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亞瑟的手腕。

  亞瑟皺起眉頭,似乎對阿爾弗雷德突然且失禮的行為有些惱火。

  「請你、請你成為我的Vocal吧!」

  「……不好意思,你說什麽?」亞瑟一瞬間被自己的口水嗆著了,他猛咳著,語氣是滿滿的不可置信。

  但是還沒完,阿爾弗雷德突然脹紅了臉,深深吸了口氣,像是用盡了畢生最大的勇氣般的朝亞瑟吶喊。

  「還有請你、成為我的戀人吧!」

  「咦欸?!」

  亞瑟被阿爾弗雷德爆炸性的話語給轟得有些暈眩,但隨即被對方閃爍著期待光芒的清澈雙睛跟仔細一看其實非常帥氣的面孔給擊中,頓時忘了本該說出的拒絕的話語。

  而阿爾弗雷德此時卻突然露齒一笑,略顯孩子氣的笑直接一擊必殺。

  不行、被擊倒了。



02.

  不要問亞瑟他到底說了些什麼,因為他全都不記得了,也不想記得。

  會被對方的皮相跟聲音給誘惑的自己實在是太可恥了!亞瑟萬分沮喪的在心裡拚命咒罵自己,但表情卻是一貫的優雅淡定。

  雖然他現在很想轉身然後打開門接著拔腿狂奔。

  『嘿,各位!快來看看我的Vocal!』

  阿爾弗雷德抓著他進團練室時的話還迴盪在耳邊,但亞瑟現在望著他面前的人們,腦海中是一片空白。

  對從未在眾人面前歌唱的亞瑟來說,眼前這個大家充滿期待的看著他的畫面實在很讓他害怕。他漲紅了臉,唇瓣一開一闔的卻連個氣音也吐不出來。

  不行,他做不到。完全無法發出聲音。

  於是亞瑟頭昏眼花的看著阿爾弗雷德把人全請出團練室,並順便向團員們下達了直接回家的指令。

  裡頭只剩下他們兩個。

  空間不大小,就是差不多容納一個完整樂團的大小,理所當然的沒有冷氣,阿爾弗雷德在稍早前就光裸著上身,而亞瑟仍是規規矩矩的穿著襯衫,只是悄悄解開了頭兩顆扣子,並把下襬給拉了出來。

  他全程參與了他們練團的過程,雖然僅僅是旁聽,但卻也跟著熱血沸騰了起來。

  ──因為他的歌聲。

  阿爾弗雷德偏著頭思考了下,示意他張開嘴,接著把中指探入他的口腔,用帶點侵略性的力道壓低了他的舌頭,跟著食指也抵住了他的上顎。

  亞瑟感到十分難為情,但看見阿爾弗雷德認真而正經的表情,反而覺得不好意思的自己更顯奇怪。

  「來,跟著我。啊──」

  亞瑟被壓迫的有些難以呼吸,但仍是跟著他唱。好半晌,阿爾弗雷德點點頭,抽開了中指,「接下來把嘴閉起來。嗚──」

  口形轉換之間阿爾弗雷德的手指總是有意無意的按壓挑逗的亞瑟的舌,亞瑟滿面通紅的想掙開,卻讓舌頭更纏上了阿爾弗雷德作亂的指尖,阿爾弗雷德在他後腦來回輕撫的手像是擁有魔力一般,攪的亞瑟腦內一片軟糊,完全沒了想反抗的念頭。

  等到亞瑟終於能自在運用每種口形之後阿爾弗雷德抽回了手指,並伸手替亞瑟拭去因長時間張口而殘留在唇邊的銀絲,並帶著極強暗示性意味的舔淨了手指上的唾液。

  阿爾弗雷德原本置於亞瑟後腦的掌子此時握住了亞瑟的上臂,阿爾弗雷德將額頭抵上亞瑟的,輕聲說道:「現在,自己試著唱看看。」

  亞瑟猛地搖頭,好近,太近了。

  「別怕,只有我看著你,只有我。」

  亞瑟不知道自己唱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口乾舌燥、喉嚨沙啞,但他的歌唱從未間斷過。亞瑟覺得自己好像快要缺氧,他喘息著,眼淚被逼出脹痛的眼眶,可是阿爾弗雷德並沒有因此放過他。

  他唱出的每一聲都像是在低求,每一聲都是像在泣訴。

  「乖孩子,很好,再加點氣音,你做的到。」

  添了氣音的唱腔卻也揉進了惑人的甜膩,當亞瑟低唱出「哈啊──」時,阿爾弗雷德擱在亞瑟手臂上的大掌瞬間收緊了下,而亞瑟低呼出「嗚呼──」時,阿爾弗雷德已經無法自己控制紊亂的吐息。

  阿爾弗雷德嫌亞瑟的嗓音還不夠亮,他將亞瑟抱上大腿,在尾椎來回撫摸安撫著懷裡淚眼矇矓、不斷喘息的亞瑟,並用彷彿惡魔蠱惑人的柔綿嗓音叫喚他。

  「把腿張開。對,再開一點。」

  阿爾弗雷德的手掌輕輕按上亞瑟的下腹部,他說,這裡是丹田,你從這用力,然後唱出來,你會感覺到有股熱流,有嗎?

  亞瑟緊緊揪住阿爾弗雷德的肩膀,迷亂的點著頭。阿爾弗雷德又將手指放回亞瑟嘴裡。

  是不是覺得很熱?他再次問道,那麼,讓它流出去。

  「跟著我唱。」阿爾弗雷德暗下的眸子像是深不見底的海水,亞瑟迷濛的看著裡頭蠢動翻湧的慾望,貼合的地方好熱好燙,讓亞瑟不禁渾身發抖。

  「然後讓它流出去。」

  讓它射。

  「嗯啊……呀啊…啊──啊、哈啊……哈啊──嗚……嗚、嗚──嗚嗯……嗚呼──啊──啊──啊、啊、啊、啊、嗚、啊──!」



03.

  仍是學生的他們並不會出現在公開演出的場合,他們擁有自己的私人網站,所有的歌曲和相關影片都是在上面發表的,只有經過審核的會員可以觀賞。

  這是身為團內貝斯手的菊,在入團時因為怕衝撞到許多大型活動的時間而提出的點子,也全權由他操刀,其他成員因為可以更有彈性的規劃時間也紛紛讚成。沒想到卻意外的吸引到許多粉絲。尤其在新Vocal加入之後,點閱率和回應都更加熱烈了。

  每次團練前菊都會習慣性的點開團的網站給眾人瀏覽,原本就很踴躍的回應至今更是像炸開了一樣。亞瑟總是被興沖沖的團員(大多都是阿爾弗雷德)拉到電腦前,看著一篇比一篇更瘋狂的留言。

  以前的留言大部分都是衝著阿爾弗雷德來的,另一部分給其餘的成員,而現在幾乎是一面倒給了亞瑟,熱情話語和鼓勵的看的亞瑟臉都發燙了。

  「真是太好了,這次的新刊不成問題了呢。」

  菊笑容滿面的將新錄好的歌上傳,許多同好們留言給了好點子呢。

  實在太幸福了。

  「嗯?菊你剛剛說什麽?」在亞瑟以一個高音做收尾後,阿爾弗雷德摘下了耳機,結束了第二次的試唱。

  「不,什麽也沒有。只是驚訝這次的留言數量罷了。」

  菊把筆記型電腦的螢幕轉向兩人,昨天才剛放上的歌曲一個晚上竟然已經洗出了連續十幾頁的留言。亞瑟仔細一看,瞬間刷紅了臉。


  『一人一推支持兩人擁抱著唱這首歌!』



  「欸──這不是亞瑟一直NG那首嗎?」阿爾弗雷德完全沒有其他意思,但聽在亞瑟耳裡就是刺耳。

  「什、什麽啊!這種歌、會NG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難唱就算了──因為歌詞對他而言十分難為情──而且那首極其煽情的對唱曲,最後是用像第一次練習那種羞恥的方法才唱完的啊!

  「既然大家都很喜歡,乾脆順應他們的要求把團見會也一起辦一辦吧!」

  「慢著!我、我才不要!」亞瑟漲紅了臉,無比糾結的絞著衣襬。

  一旦要公開演唱,那就代表他必須在所有歌迷面前和阿爾弗雷德翻雲覆雨,和阿爾弗雷德的聲音、阿爾弗雷德的全部纏綿在一起。

  全部,赤裸裸的,毫無保留的。
  簡直像是在歌迷眼前做愛一樣。

  「不接受反對意見喔。」阿爾弗雷德一下子將臉湊近亞瑟的,順手將人固定在懷裡。

  真夠亂七八糟的。亞瑟緊緊閉上眼睛,溫熱的吐息噴灑在頸間,接著慢慢往上滑動到耳邊。而注定會被阿爾弗雷德迷惑並答應的自己也是十足的無可救藥。

  「你必須願意。」



04.

  菊替他們準備了一樣的衣服。

  同樣款式的襯衫及皮馬甲,連皮褲及長靴都是相同的造型。兩人的一手一腳分別被手銬固定在一起,襯衫的前兩顆扣子被拆了下來,露出他們掛著手銬鑰匙的項頸。

  實在太難為情了。這是亞瑟被迫戴上手銬時的第一個想法,卻在阿爾弗雷德惡趣味的將鑰匙抓起來親吻時,羞赧全變成了心跳。

  他們總共會唱六首歌,分別是五首獨唱和一首雙Vocal對唱曲,亞瑟這次只負責一首獨唱,而他們會保持這個造型直到倒數第二首歌,最後一首歌的造型連兩位Vocal都被保密。

  不同於平時練習分別用兩支麥克風和貝斯,當兩人被趕上台時菊只架了一支麥克風給他們,連貝斯也是共用。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應該分開的獨唱的部分,亞瑟跟阿爾弗雷德也同樣緊緊的靠在一起。

  就算對方沒有出聲,也不曾分開。

  這種模式似乎獲得台下眾多少女們的喜愛,比起在網路上她們顯得更加瘋狂,尖叫聲直衝天際,像是要把天也給掀了。

  兩人就這樣以一把貝斯一支麥克風的姿態風靡全場,很快的來到最後一首歌,粉絲們拚命洗版換來的最後一首歌。

  在歌迷眾目睽睽的期待之下,阿爾弗雷德摘下了脖子上的鑰匙,彎下將兩人腳上的手銬打開,亞瑟雖然不明白,但也在菊的暗示下照做了。

  接著阿爾弗雷德突然衝著亞瑟微笑,將銀製手銬和鑰匙扔向了觀眾,在熱烈的呼喊聲中阿爾弗雷德開始解下自己身上的皮甲。

  亞瑟驚慌的看著阿爾弗雷德意料之外的舉動,完全無法理解。而阿爾弗雷德此時將襯衫也給脫下了,正好笑的看著渾身僵硬的亞瑟,最後伸手替亞瑟卸下最外層的馬甲。

  這是怎麼回事!亞瑟朝阿爾弗雷德低聲喊著,卻無法阻止阿爾弗雷德的動作,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阿爾弗雷德將自己的衣服拋向後台。

  阿爾弗雷德倏地抓住亞瑟的手,連唱一段時間的他手心全是黏膩的汗水。亞瑟感覺汗水沾上他的手、身體,沾在他臉上,沾在他敏感的頸側,連他的口腔裡似乎也彌漫著阿爾弗雷德濃稠的汗水味。意識到這點的亞瑟腿都軟了,只能軟綿綿地任由阿爾弗雷德將他攬進懷裡,光裸的上身及雙腿毫無空隙的貼在一起。

  在眾人面前做出這樣親暱的舉動讓亞瑟在尷尬羞赧之外更多的是血液一下子回衝至大腦的頭昏腦脹。

  亞瑟全身顫慄著,大腿緊張的直發抖,他緊咬著下唇,忍不住捏上阿爾弗雷的的手腕。臉色和唇色一下子蒼白起來。阿爾弗雷德像之前一樣把中指探入亞瑟口腔,仍是無法轉移他緊張的情緒。

  帶著極強暗示性的情色舉動引來了台下眾人的興奮驚呼。

  「看著我,只能看著我。」阿爾弗雷德扣住亞瑟的下顎,強迫他正視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睛。

  「你的聲音,你的一切,都屬於我。」他輕笑,在歌迷熱情的尖叫聲中咬上亞瑟的唇。

  阿爾弗雷德的手探上他的腰際,熱脹的下身貼上亞瑟的,換來對方隱忍不住的低吟。阿爾弗雷德低聲輕笑,他的聲音鑽入亞瑟的口腔,沾取他的唾液。

  來、嚥下去,親愛的。把我的聲音嚥下去

  「不需要在乎其他人,你只要,為我而唱。」

  亞瑟顫抖著張開嘴,黏膩煽情的顫音以曖昧的姿態撕裂了空氣,起頭的低鳴像是在哀求。熟悉的、令人發抖的、情慾的熱度,將亞瑟的聲音在喉底燃燒沸騰成喘息。

  「為我歌唱,為我呻吟吧,我的Vocal!」



05.

  阿爾弗雷德.F.瓊斯無法控制的躁動著。

  寬大修長的手掌被輕輕握在對方掌中,像是在祝禱什麼似的輕貼在歌唱者的唇邊,太過鮮明的柔軟觸感讓他忍不住加快了心跳,充斥著溫暖愛意的青翠眸子柔軟的望著他笑。不同於平常說話時略為強硬果斷的淡漠語調,此刻正在輕聲歌唱的聲音暖和軟嚅。阿爾弗雷德深信大家一定不知道,不知道亞瑟這極其溫柔的一面。

  他被抓住的手好熱好燙,注視著他的目光好熱好燙,他的心好熱好燙。

  熱。

  燙。

  他覺得他眼前一片模糊、頭昏腦脹。
  他覺得他正在被他的歌聲包覆,粗魯而狂暴的。

  他如同握著寶物般的拉起他的手掌,親吻,舔舐,吮咬,酥麻中撩起了一絲絲痙孿的感覺。

  悸動、喘息、迷眩。








────歌、唱。




















*有沒有自己看這篇繪覺得有點兒害羞ㄉ八卦←
*雖然我覺得這個害羞不是害羞而是恥(肝

 2013_08_2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