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I'll give you a kiss.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性轉性轉性轉,反正有出場的都是性轉ry
*偷換個名字(?)但孫哲平太難換了我就放棄沒動了(欸
*大學paro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張佳樂大半夜翻來覆去睡不著,滑手機滑了一晚上,還特別手癢特別傷春悲秋地發了條裝模作樣的微博。一般來說這等訊息都會被當成(偽)文學少女定期發病,看看就好。偏偏張佳樂隔天卻頂著(熬夜熬的出來)黑眼圈出現在教室,架在鼻樑上的黑框無鏡片眼鏡一點掩飾黑眼圈的效果都沒有,反而多了點欲蓋彌彰的意味。朋友們見了一個傳一個,不知為何衍生出十幾種版本,互相爭論不休,最後推派出和張佳樂同班的心靈導師林靜妍前去刺探消息。

  「妳怎麼了?臉色這麼差。」林靜妍比劃了下眼鏡。「多久沒看妳拿這東西出來了。」

  熬夜的副作用這時便出來了,張佳樂有些愛睏,意識朦朧迷迷糊糊地說:「……沒睡好。」

  沾床三秒就能失去意識的張佳樂竟然會沒睡好!林靜妍覺得事態異常嚴重,手速飛快將消息傳到群組內。

  「為什麼睡不好呀?」她的聲音越發輕緩,循循善誘:「有什麼心事嗎?」

  張佳樂撐著臉頰垂著頭,好半天都沒有反應。林靜妍看了不禁緊張起來,難道真的遇到什麼挫折了?於是她伸手拉了下張佳樂手臂,問:「樂樂?」

  哪知張佳樂順勢一歪倒在她懷裡,竟是睡著了。

  林靜妍:「……」

  「妳們都別猜了。」後來林靜妍給大家發了語音訊息,語氣闇冷:「她只是又作了。」

  其實張佳樂是真有心事的,只不過沒到徹夜難眠的地步。

  這件事情放在張佳樂心頭上很久了,她也想過要找個人傾訴,可口袋名單看過一遍又一遍,總覺得莫名尷尬和害羞。又怕挑上一個容易被心髒們拐騙的,不小心把消息透出去,到時候輪到她被盤問,肯定什麼都交代乾淨了。

  她得找個可靠的人。

  「所以妳找我就是為了、」張心潔停頓,神情微妙。「感情問題?」

  「對啦。」張佳樂自暴自棄。

  我可能沒辦法給妳具體的建議。她說,試圖委婉地將學姊打發走。「除非我也認識對方。不然能夠做為參考的情報太少了。」

  「你認識啊。」張佳樂說,但又不太確定:大概?

  張心潔暗暗一驚。事情就在她眼皮子底下發生,她居然沒發現。「……誰?」

  「我室友。」張佳樂趕緊補一句:「孫哲平。」

  張心潔顯然還在消化這條消息,面色凝重。「妳認真?」

  「廢話!」張佳樂抗議:「尊重一下我愛戀的心好嗎!」

  然而學妹拒絕承認:「我不可能沒發現!」

  張佳樂笑了聲,一臉高深莫測:「我可是暗戀高手。」

  張心潔面無表情地看著她,用異常緩慢的速度起身。「我要走了。」

  「對不起我錯了!!」

  於是她迅速坐了回去。

  張佳樂:「……」

  「妳現在打算怎麼做?」張心潔單刀直入。可張佳樂聽到這裡卻是一抿嘴唇,兩顆淚珠就這樣簌簌滾了出來。

  張心潔嚇壞了。

  我沒機會了!她大哭。「孫哲平要交男朋友了!」

  關於這件事情張佳樂已經觀察很久了。這屆新生裡頭有個男孩子和孫哲平走得特別近,個子高高的,一雙大長腿,還長得挺帥。一開始聽說是直屬學弟,有點往來也挺正常的,張佳樂就沒放在心上。可是孫哲平最近越來越常和那個男孩子去吃宵夜了!好幾次她想跟去,結果都被孫哲平按回椅子上,說:想吃什麼我給妳買回來。

  這不是變相地說別來當電燈泡嘛!

  「還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啊,就問她和那個男孩子是什麼關係。」張佳樂吸著鼻子繼續控訴:「她竟然一邊大笑回我說:『我是他爺爺!』……一點都不正經!怎麼就那麼敷衍呢!」

  「而且她和那個男孩子在一起笑得特別開心……以前她就對我一個人笑的!這不公平!」

  綜合張佳樂所說,她暗戀對象要交男友的結論聽起來好像挺有道理,但張心潔總覺得事有蹊蹺。

  「我覺得應該不是妳想的那樣。」張心潔從不說沒有把握的話,不過依張佳樂現在的情緒狀況,比起實話她更需要安慰。「妳再觀察兩天。我幫妳問問她們到底什麼關係。」

  一聽到關係兩個字張佳樂眼睛一酸差點又要出哭來,她趕緊往自己大腿上捏一把,堅強地點點頭。

  她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孫哲平的。是朋友們已經習慣她們的形影不離,將她們綁定在一塊的時候?或是每個雷雨的夜裡她埋在她髮香裡入睡的時候?還是在她高燒不退時,一邊哄著她一邊帶她去看醫生的時候?

  越去想孫哲平對她多好,張佳樂就越沮喪。

  為什麼這麼好的人不屬於我呢?

  「妳今天怎麼了?」孫哲平原本躺在床上看書,一見她回來便把書一丟,坐起身來。「每個人看見我都在問妳的事情。」

  沒什麼。張佳樂有氣無力的。「昨天沒睡好,我先睡會。」

  孫哲平看著她默默窩進她上鋪的床位,後腳緊跟著也上去了。張佳樂瞧見了既不阻止也沒表示歡迎,對著牆壁把自己團成一球,不發一語。

  「妳昨天翻來翻去一整晚,還發了那條微博。」孫哲平盤腿坐在她旁邊,只看得見人露在被外蜿蜒滑溜的長髮,她伸手捋了幾下,慢慢冷下臉色。「和這個有關?」

  經過一陣漫長的沉默,張佳樂最終低低應了聲。肯定的意思。

  樂樂。她無意識舔了下唇。「妳是不是失戀了?」

  既然無緣無份,那只要看著那人安好,就心滿意足了。
  是這樣嗎?

  「是這樣嗎?」孫哲平溫聲問,手上的動作卻全然相反,恨恨攢緊拳頭。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有人從我身邊把妳的心帶走了。
  是這樣嗎?

  「……是誰?」孫哲平再問,面對張佳樂全然的拒絕和沉默她幾乎快控制不住脾氣,但她還是忍下來了,至少讓她弄清楚狀況。「我給妳報仇去。」

  她口中說出這樣的話,可心裡卻瘋狂竊喜著。雖然這對張佳樂來說非常殘忍,但這樣她就會留在她身邊久一些、再更久一些……。

  「不……」這是張佳樂目前為止最清晰肯定的回覆。

  孫哲平像是被人重擊一樣,有那幾秒眼前一片空白。

  就算他傷了妳,妳還是要護著他嗎?孫哲平氣極,一把扯開張佳樂掩在面前的被子。張佳樂力氣向來敵不過她,沒兩下就被完全扯開,露出下頭一張淚痕斑斑的小臉。

  「妳……」孫哲平登時說不出話來,一肚子氣話憋了半天全變成無奈的嘆息。她認命下床去給張佳樂拿了包紙巾上來,把人圈在懷裡,一點一點將眼淚擦乾淨。

  「不說就算了。」她說,覺得心酸酸的。「那傢伙真有好成這樣?」

  張佳樂一伸手攬上孫哲平的脖子,把頭靠過去,蹭蹭她的臉。「是很好很好的人。」

  「──啊。」張佳樂看不見,孫哲平又沒了表情,眼睛冷冷的沉沉的,口氣控制不住也冷淡起來。「是嗎。」

  嗯。她點頭,說著又哭了,手臂抱得死緊,緊緊勒住孫哲平的脖子。「所以妳不要交男朋友好不好?」

  「這和那有什麼──」孫哲平無法理解,突然她腦裡閃過一個念頭,心頭一震。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孫哲平幾乎想要大笑出聲。她用手掩住眼睛,覺得自己也快跟著掉下淚來。

  「張佳樂。」孫哲平還沒從上一個情緒中轉換過來,嘴唇和聲音都有些顫抖。「孫翔是我表弟啊。」

  張佳樂抽泣的聲音猛地一停,然後頭漸漸漸漸低了下去,手忙腳亂開始抹起眼淚。

  簡直可愛得不行。孫哲平看著張佳樂,心都要化了。

  妳是笨蛋嗎?她說。「頭抬起來,看我。」

  「不要。」張佳樂細聲抱怨:「我的臉一定很醜。」

  「少廢話。」

  她的新晉女友命令道:「過來,讓我親親妳。」



  I'll give you a kiss.





















*奇怪了我預想中不是這個字數啊……?(崩潰
*其實就是GL狗血肥皂劇啦,因為我最近好想吃性轉ㄛ嗚嗚嗚(說出來了

 2015_10_22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