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執手相伴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牽著你的手
*萬聖節paro(?
*裡面微毒(?
 



00.

  ──我想找一個人。


01.

  船上有個奇怪的船客。

  他的外衣陳舊,裡頭的襯衫卻是嶄新昂貴的樣子。左手上纏著一圈又一圈的繃帶,破布包裹著一個長條狀的物體,背在身後,不論吃飯睡覺都不曾見他拿下來過。好幾個船員都朝他投以探究的目光,唯有新來的服務生最是好奇,一直想上前搭話攀談,卻老是被攔下來。

  幹麻?他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一心將那奇怪的船客當作落魄的富家公子或音樂家,想著說不定能給自己掙得一點往後的人情,自然不樂意別人阻撓他。

  而老船員聽了只是搖頭。

  在這海上行走,靠的除了運氣,還有直覺。老船員說:「這人身上有血的氣味。」

  小夥子聳肩大笑。


02.

  「你們船上有沒有一個叫張佳樂的人?」

  「啊?沒有啊?」

  ……嗡嗡嗡。

  「謝謝啊,沒你的事了。」

  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嗡嗡。


03.

  船員們通常沒多少消遣,大部分的時間忙著船上各項雜事,想好好吃頓飯還得另外縮在窄小潮濕的船艙裡。難得偷了空,乘客們遊玩的地方他們不允許被進入,撲克牌老早就被玩得邊角都磨出了毛邊,膩了。最後也只能講些船上聽聞的八卦或傳說來打發時間。

  「你們有沒有聽說過這艘船的故事?」

  年輕的船員一進來便吆喝著。其他船員紛紛靠攏過去,還有跑來湊熱鬧的年輕服務生。唯獨老船員一個人坐得遠遠的,盯著手裡的酒瓶子發呆。

  「聽說這艘船的第一任船長……」年輕的船員壓低聲音:「是給人害死的。」

  眾人譁然。

  「那時候這船還是海盜船,直屬皇室、替國家搶人財寶的!不知道該有多威風啊!」

  「哪裡知道手底下人瞧著眼熱,一個拉一個,同夥趁著夜黑風高就把人給宰了!」

  「只有副船長死命攔在船長室外,一見叛徒便殺,可惜啊──最後還是和船長一起被亂刀砍死了。」

  那船員正說得口沫橫飛,不料老船員這時猛地站起來,踉踉蹌蹌直奔到門外,勢頭大得一連帶倒好幾個矮凳子。

  然而外頭卻什麼人也沒有,只有一個破舊的衣襬的殘影飄然拐進轉角。


04.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艘船還有另外一個傳說。

  一旦這艘船運送完客人,並帶著貨回航。
  船上再無活人。


05.

  那是一個月圓的夜。

  乘客們一個個下了船,可那奇怪的船客卻停在甲板上,看著遠方,半點沒肯動一下腳步。服務生大著膽子走上前去。卻在半路被喊住了。

  「嘿。」他說。慢悠悠把背著的長條狀物體解下。「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張佳樂的?」

  服務生在腦海裡回憶了一遍成客名單,搖搖頭。

  「這樣啊……謝了。」

  奇怪的船客還在掏他的破布包。他看上去有些費勁,因為裡頭的東西和外頭的布實在沾黏得太嚴重了。他好像失了耐心,開始用撕扯的。服務生想上前去幫忙,卻被他拆解包裹時的狠戾給魘住了,動都不敢動一下。

  終於那名船客把破布包裡的東西拿出來。灰撲撲的,還有幾許大片的褐色痕跡,下頭好像還有個握柄。服務生看不太清楚,可下一秒他便明瞭那東西的真面目了,他連退幾步,冷汗浸濕了後背。

  電鋸。

  是電鋸。服務生哆嗦著,往後跌坐在地,隨即手腳並用爬起身子,轉身就想跑。

  你跑什麼。船客說:「沒你事了啊。」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06.

  「你說副船長拿什麼東西擋?」

  「他拿了一把大電鋸──大概有一個人這麼高吧哈哈哈!」


07.

  皮鞋踏過血漥,在甲板上留下一串鮮紅腳印。不過很快又被新鮮的血液覆蓋過去。

  嗡嗡嗡。
  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

  奇怪的船客在找一個人。

  他從甲板找到廚房,從廚房找到儲藏間,從儲藏間找到船艙。

  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從船艙找到船長室。

  奇怪的船客禮貌地輕輕敲門。

  請進。裡面的人說。

  於是他拿著滴滴答答淌著血的電鋸推門進去。

  「我想找一個叫張佳樂的人。」他說。口氣低緩溫柔。「你有看見他嗎?」

  船長背對著他,披著寬大的外套,腦袋後頭低低紮了一個小辮子。綴著浮誇羽飾的帽子被他隨手擱在一旁,上頭停著一只缺了眼睛、少了大半個肚子的知更鳥,牠正指氣高昂啾啾叫著。

  「啊啊。」船長轉過身來。眼罩下的右眼流出一行暗沉的血跡,一路蜿蜒到頸部外翻發白的豁口上。「你找我?」

  他丟下電鋸。

  「張佳樂。」他說。更加低沉輕柔。「好久不見。」

  的確好久不見。張佳樂咧嘴笑了下,「要等到這滿船生靈也是不易,你說是嗎?」

  孫哲平。
  我的副船長。

  孫哲平往前跨了一步。只不過那一步,他外頭的破舊風衣就化作粉塵,嶄新的白襯衫下頭也開始滲出血跡,淋漓浸濕了他下身那條同樣昂貴整齊的西裝褲。

  「走吧。」他說。牽住張佳樂徒剩一隻雪白骨架的右手。「和我離開這裡。」

  你和惡魔做了交易。船長低嘆。

  孫哲平冷笑:「你同情他們?」

  不。張佳樂說。

  只不過為難你年年月月煎熬,最終成了嗜殺無情的戾。

  ──為了我。張佳樂反手去握孫哲平的手。舒心又癲狂的笑出聲來。

  「我們走吧。」

  不過那又如何呢?
  有你執手相伴,就算這是條往地獄的路──



  我也去的呀。




















*作業BGM《想要跟你飛》
*明明是很溫暖的歌我卻………?

 2015_10_1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