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西北有高樓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陪我看日出
*我也說不上來這是什麼(?
 



00.

  他數不清究竟過了多少個日夜。


01.

  在這個偏僻的小山村裡,聳立著一棟高塔,一棟華麗卻破敗的高塔。時光沒有帶走刻在木樑窗牖上的精緻鏤花,也沒有折下如鳥翼振展的閣簷。階梯層疊了三重又三重,窗格上的綺文一層又一層。可繪在牆外如同玫瑰花汁的紅已經褪去,只有落魄和塵灰留了下來。

  這棟高塔已經在這裡許多年了,沒有人知道是何時建造起的,也沒有人知道誰曾經擁有過她,彷彿打從有記憶以來,她就該是這麼驕矜又灰撲撲的模樣。但凡世間半點繁華,都與她毫無干係。

  某天,有個極為年輕的外地旅人造訪了這個地方。他身後背著一把異常巨大的劍。腰間別著手弩和一溜兒彈藥琳瑯。他似乎對這裡很熟悉的樣子,毫不遲疑尋了路,敲響了村長家的門,問:

  高樓裡有人嗎?

  「沒有。」村長說:已經空了許久囉。

  「我要住那。」旅人說。語氣和緩,卻不容置喙。

  我有錢的。他補充道。要我買下來也可以。

  年老的村長搖頭。

  「你就住進去吧。」他哆嗦著領著旅人進門,翻翻找找,從箱底裡找著了鑰匙。「許久沒人願意往那裡去了……」

  她該要高興了。


02.

  村人都說那位遠道而來的客人必定是個世外高人。

  儘管年紀輕輕,但他會彈琴,會舞劍,還有輕功傍身。頭一回參加秋季圍獵時,一出手彈道精妙、箭無虛發,著實驚豔了這些生活單調平淡的純樸居民。更不得了的是,他還識字、能讀各樣書信經典。之後大人們總要孩子圍上去,巴著他的腿讓他教教讀書寫字。

  頂多也就能寫能讀罷了。旅人說:想考取功名、大富大貴,斷斷不可能。

  那已經足夠了,這樣的本事,去小縣城裡給人當夥計絕對是沒問題的。甚至有才華點的,還可以當掌櫃了。

  小先生是大善人唷。村民們都這樣說:他給村子帶來好運。

  帶來好運。

  升格成小先生的世外高人聽了,只是哈哈大笑。

  「我運氣最差勁了。」他搖搖頭,把偷爬上樹摘水果的頑皮小孩兒們一個個揪下來,揍了一頓。一邊揍一邊感慨:「切要把握啊,莫要像我……」

  不說了不說了。他一叉腰,喝道:「都給我練字去!」


03.

  小先生一般在傍晚彈琴。

  他會爬上高樓的頂處,在那與浮雲夕霞齊高的所在,將琴架於腿上,錚錚彈奏起來。

  有了小先生之後樓台漂亮多了。外頭玫瑰花汁似的顏色又回來了,木紋在一遍又一遍的撫觸下,恢復原先的光滑沉穩。這時候她才真真脫下了陳舊的外衣,顯出裡頭的華貴來。小孩子們太喜歡這裡了,日日都要來嬉鬧玩耍,爬上爬下,唯獨最頂上的地方,小先生彈琴的地方,不可侵犯。

  或許是因為那弦歌淒切,連懵懂幼子都隱約知其慟然。

  他日日在上頭彈琴,日日都是同一首淒淒然的曲。琴彈完了,日落了。便等待天明到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小孩兒聽久了不免好奇,揪著他衣邊問:小先生每天都在彈些什麼呀?

  「彈曲子啊。」他正給孩子們改大字,字寫得歪七扭八看得人眼花,小孩兒聲音高亢更引人頭疼,於是他噓聲趕人:「去去去!一邊玩去!」

  可那孩子不依不撓:「曲子是在講什麼呀?」

  「小孩子哪裡懂。」

  「哪裡不懂!」

  孩子撒潑耍賴著,非要他給個答案。小先生知道不給個明白交代是不會被放過了,只得擱下筆。呆坐一會,長嘆一聲,又提起筆,在一旁紙上寫了三個字。接著卻是將那紙片撕下,扔進了廢紙簍裡。


  癡求而不得,久候而不至。

  是嘆、是怨,是恨。
  更是斷腸無聲。


04.


  張佳樂在一片嘩啦雨聲中醒來。

  他起身披衣,推窗。滿眸子雨幕淋漓,絲絲連綿。這樣的天氣孩子們大約是不會來了。雨瞧著不大,不出十數秒便能濕透了衣服。

  平白偷得浮生半日閒。原本是挺好的。只不過……

  到了傍晚雨依舊細細密密地下著。張佳樂看了看天色,回過頭在臥房裡踱步徘徊,似是猶豫不決。不一會他又朝外頭打量了半晌,復又在房裡繞圈打轉。最後他還是提琴登上樓頂。扛著雨沫和冷風,錚錚彈了起來。

  琴音被雨聲遮去了大半,甚至到後來雨越發重了,他卻不肯動。他的頭髮衣裳全濕透了,生氣萎靡地聳下來,狼狽又單薄。他瘦削的肩似乎在顫抖,又像是演奏中自然的激烈款擺。他固執地彈著、彈著、彈著、彈著、彈著……

  啪。

  直到崩斷的琴弦劃傷他的指頭。

  張佳樂猛地從魔怔當中回神。雨水實在太細太密了,不停從眼角撲簌簌滑下來。他拿受了傷的指去抹。血珠在眼邊化開,彷彿暈花了的胭脂。

  他一口吮住了傷口。漸漸卻是越發用力。

  啪搭。

  血沫子濺在積水上,卻沒激起半點水花。


05.

  若是想我、念我。
  就在破曉天明前替我抹弦奏歌。


06.

  雨停了。

  他渾身濕濡,沒半寸乾的地方。他把琴立起,抱在懷裡,將臉頰貼在鋒利如刃的弦上,一點點壓下。蒼白精緻的臉上馬上細細開出了數道豁口,混著他臉上的雨水,彷彿是新撕扯下來的瑰辦上的裂痕,慢吞吞地滲出星星點點的、甜蜜的、芳香的花汁。

  接著開出了花。

  實在是累了。他喃喃道:倦了、倦了。

  這漫長無垠的、無邊無際的愛戀癡纏期盼等待──
  他閉上眼睛。

  芬芳濃蜜的花被折下了。
  溫柔的、火熱的、繾綣的風降臨了。

  張佳樂猛地一震,眼睫紛顫。他止不住整個人的悽悽發抖,也阻止不了滿面的神情惶惶。隨著風來的那帶著繭的手指,撫過他的眉目和長睫,揉開他皺起的鼻尖和緊抿的唇,最後替他抹去了臉上多餘的玫瑰花汁。

  其實張佳樂並不想的,可他一睜眼,便下起了雨。


07.

  天亮了。




















*ㄜ
*我最近心情不太好哈哈哈哈哈(欸

 2015_10_0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