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Happy ever after.


@雙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童話
*退役向(?
*家庭私設(?
 



  清晨的神殿裡來了一個人。

  那人攀爬上了高高高高的階梯,穿越了長長長長的迴廊。路途中的花朵因為他的到來而綻放,彩蝶鳥禽翩翩飛落棲在他髮梢肩臂──他認為這是一個好的預兆。


  所求必能得償。所願必能成真。


  『遠道而來的旅人,你想要什麼?』

  祭壇上的神像散髮垂首,歛起的眉目寧靜溫婉。他小心翼翼地向前靠近,隔著一簇鮮花匯流的長河,仰望神像無悲無喜的容顏,謙卑又渴求。

  「我想要這個大陸上至高無上的榮耀。」

  他說。腰間扣著的自動手槍閃閃發亮,他的眼睛亦然。

  『那便去尋。』

  陽光照了進來。潔白無瑕的神像也跟著閃閃發亮。那人開心地笑了起來,像是得到了許諾,或是一個寓言,他從花的河流中摘下一朵別在襟上。

  他聽到了百花撲簌簌的輕嘆和低語。

  是了。這就是他的使命。
  而夢會成真。


  ……


  一個下雨的夜。

  雨在外頭嘩啦啦地下。那人乘雨而來,豆大的雨打濕了外衣和頭髮。但他一點也不著急,慢悠悠踱進神殿,慢悠悠步上階梯,留下一連串泥濘的腳印。

  他再次來到神像面前。

  難道是我背棄了祢?他低聲說。似怨似嘆。

  然而神像並不給予回應。

  「……又或是我失去了資格?」他歛下眉目,企圖去捕捉任何一點來自命運的指引,卻只聽見轟隆的雨聲。他倏地睜開眼睛,水珠從髮梢巔巍巍墜下來,從眼角處滑落,一路沒入因激動而緊繃的頸間。他開口,聲音嘶啞:「──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

  他的尾音在殿內迴盪。

  『一如既往。』

  那人猛地抬起頭。神像歛著眉目,還是那樣寧靜莊嚴的姿態,那樣溫柔又殘酷地,看著他們在祂面前,在短暫生命的歡喜或哀愁當中,垂死掙扎。

  可他突然笑了,摘下前襟的花朵,輕輕擱在神像腳邊。



  「後來呢?」孫樂樂陷在柔軟的床鋪裡,小被子規規矩矩蓋到下巴,留著一對水汪汪的眼睛一閃又一閃。一旁趴在床沿的孫樂捧臉聽著,小小的手掌擠著臉頰,表情專注又入神,滑稽得可愛。

  「後來──」張佳樂轉了轉眼睛,卻是探過手去把床頭燈調得更暗一些。「猜?」

  「肯定美夢成真!」孫樂樂幾乎都要從床上蹦起來,在張佳樂的眼神警告下乖乖又躺回去。

  是啊是啊。張佳樂把兒子從床邊撈起來用手臂夾住,離開前還伸手戳了下女兒的額頭。「好了睡覺!」

  「可是爹地還沒有說完!」小女孩子出聲抗議。

  下集待續!張佳樂說,夾著兒子飛也似地關上房門。

  孫樂安分地被自家爸爸一路帶回房間。乖乖在張佳樂的幫助下換好睡衣,蓋好被子。小傢伙意外是個作息健康的孩子,剛才是聽故事聽入迷到忘了睡意,現在一沾床就愛睏地開始打哈欠。張佳樂摸摸兒子的頭,悄聲就要離開,卻被孫樂偷偷拉住了衣角。

  爸爸……。孫樂都快睜不開眼睛了,可他堅持要問:「後來呢?」

  「後來啊……」



  張佳樂回房時孫哲平正倚著床頭滑手機,瞧著張佳樂一進門便往床上撲,便稍稍坐起來往旁邊讓了讓,問:「哄好了?」

  嗯。張佳樂隔著被子低低應了聲,有點模糊不清。

  孫哲平覺得他情緒不大太對,卻也不像是不高興的樣子,於是接著問:「說了什麼故事?」

  聞言張佳樂抬起頭看他,正巧孫哲平也傾過身來,綴著環形物品的鍊子隨著他的動作從領間滑了出來,被張佳樂一把抓住。他仔細一瞧,對著上頭的徽文怔了好半天,最後低笑出聲。

  「說了一個──」

  一個歷經波折但終究美夢成真的故事。




















*>.<
*改規則之後第一天就遲到(心虛的

 2015_09_2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