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幹你呢


*大孫小樂的犯罪臭(咦
*社會人士x國中生……..><
*未成年啊!!!!!快逃(?
*顫抖著手努力不要讓自己寫成情色國中生(咦
*然後是一篇原意並不是如此的女裝play←
 



  大概是小時候身體底子不好的關係,張佳樂長得比同年齡的孩子慢些,班上好些男孩子已經開始抽高了,他骨架子還沒長開,連臉長得都比人家嫩,穿起女生制服乍看之下還真沒有半點違和感。好在孫哲平每天勤懇認真盯著張佳樂吃飯運動做訓練,半點沒放水,在肌肉和力氣上完全吊打那些成天拿身高說事的小屁孩。

  不過這個身量實在是說不出的……誘人。孫哲平托起張佳樂軟得一蹋糊塗的腰,小孩兒剛被他用膝蓋蹭射了一回,腰和腿還在抖,又羞又爽拿手遮著臉不想見人。孫哲平沒理他,自顧自蠻橫地撕開張佳樂腿間沾染精液的絲襪。期間男孩子不安地掙動幾下,都被孫哲平立刻壓制住了,細瘦的踝骨被裹在絲襪裡滑溜溜的,孫哲平一只手就捏住了它們,像抬小寶寶那樣把張佳樂一雙腿給拉起來,伸手就往張佳樂兩腿間摸去。

  孫哲平戲謔地低笑:「果然什麼都沒穿啊。」

  張佳樂一聽整個人都紅了,他梗著脖子,卻怎麼都不敢看向孫哲平。「我哪知道!」孫哲平也沒再逗他,頭一低就把張佳樂還軟著的粉嫩性器含進嘴裡。張佳樂嚇得反射性把腿一夾,卻讓孫哲平順勢含得更深。初嚐情事就玩得這麼激烈,張佳樂有點受不住,不停去推孫哲平的腦袋,低低嗚咽著,眼角泛著淚花,迷迷糊糊地直喊哥。

  此刻的孫哲平總算懂得養成的樂趣在哪了。

  接著他嘶啦一聲扯開張佳樂臀間的黑絲襪。



  聽說後背式對第一次做承受方的人來說負擔比較小,但張佳樂異常抗拒。孫哲平也不敢一下子就讓人騎上來,索性用了最規矩的姿勢。張佳樂這下終於滿意了,在孫哲平伏下身來親他時一把抱住人家的腦袋,並在漫長的親吻過後將兩人唇間牽出來的唾沫一點一點全舔乾淨,末了還拿鼻尖去蹭他。孫哲平被撩得心癢癢,按著人又是好一通親吻。

  「你喜歡這樣?」孫哲平貼著張佳樂的唇問。同時手掌往下摸去,往人腿彎上撈了把,引導張佳樂自己把腿勾上來。張佳樂照著做了,抬手去抱孫哲平的脖子,又是搖頭又是點頭。

  不是、我只是想──張佳樂的眼神閃閃躲躲,越說越小聲,大概是不好意思,可他又忍不住一直去偷看孫哲平,眼睛亮晶晶的、水泠泠的,羞澀又期待。「想被你抱著、想看著你的臉……」

  「那就好好看。」男人低沉沉地笑:「看我是怎麼疼你的。」

  張佳樂被孫哲平的低音砲電得暈頭轉向,腰都軟了,還乖乖把自己往人懷裡送。可下一秒張佳樂就痛得恨不得把人掐死──而他現在也正這麼幹,無奈經過幾次高潮和玩鬧後手臂實在沒剩多少力氣,只好憤恨地拿指甲去掐,刺得孫哲平齜牙咧嘴直抽氣。不過孫哲平並沒有因為這點小小的阻礙停下動作,依舊緩慢而堅決地把自己埋進張佳樂的身體裡。

  「誰說要疼我的!」後頭又酸又脹又爽的感覺讓張佳樂有點小崩潰……這和他從網路上看來的不一樣!「你這個誘拐犯!」

  「說什麼傻話。這頂多叫和姦。」孫哲平低喘著,微微蹙起眉頭。張佳樂太緊張了,他被夾得不太舒服,於是伸手拍了拍張佳樂的屁股,「我可是用了半管潤滑劑了……放鬆。」

  「我已經很努力了……!」張佳樂後知後覺地感到害怕,眼眶又紅了,「感覺很奇怪……能不能不要做了?」

  別想。孫哲平用力往裡頭頂了下,張佳樂低低嗚了聲,又難受又甜蜜的聲音。「都已經這樣了,想逃去哪?」說著也不管張佳樂會不會抗議,逕自抽動了起來。

  張佳樂在這之前對情事做過無數臆想揣測,柔軟纏綿、火爆香豔什麼都有,可竟都比不過眼下真槍實彈上陣時被點燃的情熱。前列腺被狠狠碾上的滋味酥爽得令他頭皮發麻,張佳樂蜷起身子,顫著睫毛大聲呻吟。小孩兒還不完全懂得害羞,只知道本能地追逐快樂。他拿足尖去勾孫哲平的腰,同時扭動腰部去迎合身上的男人,在孫哲平有些失控地插到更深處時,心滿意足地嗚咽出聲。

  張佳樂喜歡孫哲平,喜歡孫哲平給他的所有一切。
  所以──

  「還要……」被生生插射的張佳樂腦袋一片迷茫,臉上被眼淚和不知怎麼蹭上去的各種液體弄得亂七八糟,卻扒著孫哲平不肯讓他退出去。「嗯、你還沒……」

  「不行。」孫哲平不自覺舔了下嘴唇,「沒戴套。你要是生病了多麻煩。」

  「反正你給我清。」張佳樂說的理直氣壯,腳一抬就往孫哲平肩上踩,「少廢話,來不來?」

  來。孫哲平捉住張佳樂的小腿,將它們往張佳樂懷裡折。都自己送上門了,怎麼不來?

  張佳樂柔軟度還挺好,被這樣折騰也不喊疼,但絲襪先受不住了,繃出幾聲細小的撕裂聲,隨即在腿間裂出好幾道豁口。張佳樂尷尬地紅了臉,看著殘破的絲襪和從腰間落下來的皺巴巴的裙子,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穿著好像不太適合做這般挑釁的動作。

  但已經太遲了。

  孫哲平慢騰騰地退到入口處,接著一下子全撞了進去。張佳樂哽了下,還來不及緩過氣孫哲平就開始大力抽插了起來,他哆嗦著繃著腿,所有呻吟和喘息都被撞得支離破碎。被張佳樂幾番挑釁,孫哲平也不再手下留情,次次都往前列腺上幹,張佳樂一開始還能撒嬌討饒,到後來只知道哭,爽哭的。尚未完全長開的少年的細聲泣音誘得孫哲平更加粗暴去對待他,張佳樂揪住身下的床單,蜷起趾尖,昂著頸子無聲尖叫,孫哲平看著那白花花汗涔涔的一截脖頸在眼前晃,嘴一張就咬下去。

  「啊、不要……」張佳樂在他身下掙扎,突如其來的疼痛激了他一下,意外帶來了微妙的快感,性器巔巍巍直晃,「會被看見、不行──啊、啊啊……」張佳樂一邊拒絕,一邊把孫哲平抱得死緊。眼前已經被眼淚糊得什麼都看不見,張佳樂努力想把臉埋進孫哲平懷裡,被對方伸手幫了一把──孫哲平把張佳樂帶著坐了起來,粗硬炙熱的性器跟著捅到了最深處的柔軟內裡,張佳樂嗚嗚哭叫著,整個人縮進孫哲平懷中,射出的精液濡濕了重新蓋下來的裙子。

  孫哲平先平復一會才把張佳樂從懷裡撈出來,他射在裡面的東西跟著剛發洩過的性器一起被抽出,黏糊糊地沾在張佳樂破爛不堪的絲襪上,一片無法直視的色情。張佳樂屈著腿癱在他懷裡,疲憊地斂下眼睫,拿手背去抹臉上那些乾的七七八八的各樣液體,隨手就擦在早已皺得不行的制服襯衫上。這時候孫哲平才突然有了對未成年人出手的罪惡感,低下頭去親張佳樂的臉頰,欺騙自己這都是柏拉圖式戀愛的開始。

  ……才怪。孫哲平不動聲色往後挪了挪。

  好像又硬了。




















*終於讓我撕到絲襪了,這是我的人生夢想(。
*這篇是性癖大揭露吧,突然覺得有點尷尬(太遲了

 2015_08_03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