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真的用腿了.avi


*騙人的肉(靠杯
*對啦就只是腿交啦!!!(大聲
*可能不太好吃,因為我還沒完全拋棄我的羞恥心(欸
*只用腿應該算多少啊,R15ㄇ
*這麼小清新應該只能算水煮ㄅ(?
*大概會OOC TOT求小力輕拍
 



  好像這一切都是那麼順理成章的事。
  拉上窗簾的昏暗臥室、尷尬的晨間生理問題、睡在懷裡的戀人。

  平常遇到這種狀況他們都是互相用手打出來的。發熱的肢體在被窩裡糾纏,勃發的性器收攏在彼此的手掌間,呼吸和喘息貼在唇畔、耳側、髮際……這時候腦內對於戀人的淫穢想像大大壓過於現實,在眼睫半開半歛之際,無法言說的幻想和眼前的實際畫面交錯,微妙的犯罪感,綺旎的興奮和歡愉。

  啊──。

  但這次有些微不同。



  宗三伏在長谷部身上,在高潮的餘韻下把自己縮成一團。長谷部的唇貼在宗三臉側,輕輕撫著宗三後背,像是在安撫他,可另一手卻依舊圈著戀人的性器,一下一下地撸動著,宗三抖著唇,手也在抖,他試著推開長谷部的手,最後卻只是無力地搭在上頭,看上去反而像是無言的邀請。長谷部垂著眼睛,看宗三恍惚地睜著眼睛,眼角濕漉漉的,周圍的皮膚紅得像抹了胭脂。這是宗三最美麗的時候,情熱和愛戀從心臟血脈當中噴薄而出,染透了每一吋瓷白晶瑩的皮膚,隨著他的動作一下一下變得更紅更豔。這時候宗三才是完全屬於他的,反之亦然。長谷部接受了宗三咬過來的唇齒,溫柔地嚥下宗三宛若低泣的呻吟,同時手裡也沒停下,直到生生逼得宗三再也射不出來才肯罷休。

  兩人同時長長喘了口氣。長谷部這才算真正好好地把人摟在懷裡,宗三挪了挪位置,把腦袋往長谷部手臂枕上去,粉色的長髮搔得長谷部的頸部有些癢,但可以忍耐。甚至有點微妙的滿足感。

  以往到這裡就會結束了。但今天不知怎麼,兩人都有種奇妙的騷動感。宗三抱著人的手玩了半天,悄悄抬眸去看長谷部,不料對方也在看他,雙方皆是一愣,互相閃了閃視線,隨即再次對上目光。

  「今天……」
  「宗三……」

  長谷部和宗三同時開口,他們有些尷尬地停了會,又開口:

  「腿、要不要用看看?」
  「我們試著用腿看看?」

  很顯然他們都被對方說出的內容給嚇了一跳,可沒忍住又都笑了出來。

  「青江跟你說的?」長谷部拿額頭去貼宗三的。宗三點點頭,臉一揚,把嘴唇貼上長谷部的,「那你呢……我猜是鶴丸?」

  長谷部搖頭,「……是光忠。」

  宗三低低哎了聲,好像驚訝又不太驚訝。長谷部後知後覺地尷尬起來,從喉間輕輕咳了聲,「所以試試?」宗三不想把嘴移走,於是他眨了眨眼睛,往長谷部唇上用力啾了一下。

  長谷部猛地收緊手臂。



  長年不被外人碰觸到的地方,現在被用來做奇怪的事情了。

  宗三背對著長谷部,側臥在他懷中,很自覺地併攏雙腿。他能感覺長谷部從後頭緊貼上來的同樣滾燙的身軀,而某個更加滾燙的東西正抵在他腿間,宗三不自覺呼吸一滯,羞恥之餘還帶點難以言喻的期待和興奮。

  「我……動了?」長谷部問。宗三點點頭。

  擠、擠進來了……。宗三抿著唇,忍不住拿手把上半臉給遮起來。這種陰莖在腿間蹭動的感覺……已經到了一個人能承受的害羞的臨界點了,好尷尬,太奇怪了。

  宗三低低嗚咽一聲,會因此興奮起來也是莫名其妙的不行。長谷部注意到了,探手過去握住戀人再次顛巍巍站起的性器,一邊把臉貼在宗三後頸上,喟嘆似的:「這裡、好滑……是因為平常不會碰到的關係嗎?」

  「不要說……」

  長谷部沒應聲,下身卻突然開始動了。宗三驚得往後一縮,被長谷部順勢牢牢箍住,低沉沉的喘息在他耳邊炸開。宗三不敢回頭,也不敢低下視線。他不看也知道長谷部的陰莖是怎麼樣在他夾緊的腿根當中恣意進出的,前端和柱身擦過囊袋下端和會陰的感覺,就算閉著眼也鮮明得嚇人,可這種摩擦之間得到的快感卻如同隔靴搔癢一般,勾得宗三把雙腿絞得更緊更緊。

  這樣是不夠的。
  好奇怪。好丟臉。好奇怪。

  宗三眼睛都濕了,他對這樣非正統的性愛方式本能的排拒,但實際上又不能自制地耽溺在其中,可被撩起的情熱又無法藉此得到紓解。他無助地扭過頭去,可憐兮兮地索求情人的疼愛和親吻。「想要、長谷部……」

  「……裡面不可以。」長谷部把宗三汗濕黏在臉上的頭髮撥開,「這裡好不好?」

  一邊說著前端一邊重重擦過柔軟敏感的會陰,宗三弓起身子,呻吟裡混雜著低泣。別於以往的快意和熱潮讓他有些難以招架。以前從沒有這樣的。宗三低叫著,淚水自眼角沁了出來。這種奇異的、羞恥的、令人渾身發麻發軟又無比激動興奮的快感……

  想要更加用力的……
  好羞恥。好丟臉。

  宗三腦裡一片混亂,他嗚嗚輕泣著,指尖扒著長谷部的手臂,留下長長數道紅痕。

  宗三……長谷部發出一聲嘆息,腰部挺動的更加激烈。手裡的戀人的性器濕漉漉的,戀人的腿間也是,兩人的前列腺液在彼此的胡亂摸索中混在一起沾得到處都是,滑得不行,長谷部不得不多使點力來按緊宗三的腿,他太瘦了,在歡愉之中反應又是那麼強烈,不停地掙扎顫抖著想從他手裡逃開,同時卻又急迫渴切地依偎過來,彷彿想鑲進他的體內好讓他們徹底鎖死在一塊。

  長谷部……。宗三急促的低喘著,細碎的嗚咽聲越來越短促。他的手指緊緊扣在長谷部的小臂上,被長谷部抓下來,包在手心裡一起向下握住了宗三顛巍巍的、無比興奮的性器。無法拒絕的快感當中混雜著被迫自瀆的羞惱,宗三幾乎快要爆炸了。

  「想射了……?」長谷部注意到宗三的狀況,將唇貼上他汗濕的髮際,一路親吻到他耳邊。「……再等一下?」

  宗三瘋狂搖頭,卻又在長谷部的突然放緩的頂弄下被誘騙著點了頭。他隱約聽見長谷部低聲笑了下,啞著聲音說:「真聽話。」宗三平常最討厭這樣哄孩子似的語氣,可現在他只覺得這種恍若被支配的感覺讓人心悸得要命。

  再來、更多一些吧……?

  長谷部再次攬緊了懷裡顫動不止的柔軟身軀。宗三從粉櫻色眼睫到淺粉色的嘴唇都在顫抖,他含著眼淚,被快意徹底佔據的身體已經快到達極限,最後兩顆淚珠從睫上被抖落下來,一路溜進了淺色的唇裡。長谷部突然奇異的心動起來。

  宗三、宗三──長谷部在他耳邊喘息著,宗三整個人都快燒起來了,忍無可忍地向前曲起身子想要逃離,隨即被對方強硬地重新拉回懷裡,「可以嗎……射在你腿上?」

  「這時候、才說這種話……」宗三扭過頭去看他,又是兩滴淚珠滾下來,「我不要了……你放開──」

  說謊。長谷部說。完全不打算停下。一切的掙扎反抗全數被長谷部鎮壓,宗三只能被迫收下所有來自最私密柔軟的地方的歡愉。長谷部自從發現了宗三格外激烈的反應之後,時不時就故意往他的腿間頂去。比起單純被蹭過腿根,會陰處和囊袋被摩擦蹭動的感覺更加爽快也更加羞恥。長谷部不甚溫柔地捋動著宗三的性器,一邊刻意地往會陰和囊袋的交接處戳刺,臨近崩潰邊緣的宗三蹬往後了幾下腿,反而幫著長谷部讓他頂得更兇了,無處可逃的宗三繃著腿,揪著身側的床單撕扯,哭泣著迎來高潮。

  宗三有好一會都只能伏在床上,渾身發抖。長谷部又抽插幾下才射在宗三腿間,宗三低低抽了聲氣,把腿緊緊絞在一起。

  「別鬧。」長谷部嗓子還啞著,乍聽上去有點兇,可混著還有些凌亂的吐息,怎麼聽都像是情人無奈溫柔的絮語。宗三卻不賞臉,把臉埋在床裡,一個勁地搖頭。

  「都這樣了才要裝鴕鳥。」長谷部無奈地伸手過去,試圖把人抱起來,卻讓宗三給制止了。

  不是……宗三咬牙,有些惱恨,「起不來……腰和腿、都……」越說越覺得丟臉,他不想再說下去了。

  長谷部還沒反應過來,等會意過來時他忍不住笑了,有些不可置信。「哈。爽的腰軟了?」

  隨即他被憤怒的宗三一腳踹下床去。




















*……就這樣吧(放棄
*第一次燉壓切宗ㄉ肉啊好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請小力點打人別打臉TOT

 2015_07_27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