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遠】成說 08


*民國架空
*單方性轉換名字有
*CP于遠
 



  接下來的發展卻沒有于鋒想得那樣慘烈。唐昊一進家門便把敵意歛起,把兩人領到父母面前打了招呼,完全沒看出一點在外頭時滿臉不高興的躁動模樣。于鋒還在為這反差愣神,就被唐昊推搡著去客房放置行李了。

  ……也就是說。于鋒瞪著眼睛看唐昊叫人來取走鄒媛的行李,突然覺得胃部沉甸甸的。他得單獨和大舅子正面對決嗎?

  鄒媛才一個不留神就見唐昊把人推走,忍不住想跟上去,不想立刻被自家母親給喊住,要她坐下來好好說會話。鄒媛訥訥應了,遲疑地坐到鄒夫人身旁,同時眼神還不停追著于鋒跑。鄒夫人瞧著好笑,一掌拍在人大腿上,啪地好大一聲。

  「媽妳做什麼呀──」

  「這都還沒嫁呢,要是嫁了我看妳不一天到晚盯著小于不放。」

  我哪有!鄒媛想也不想地反駁,等反應過來了才覺得好像哪裡不對。

  「……哎?」鄒媛瞠大眼睛,「妳剛剛說……?」



  于鋒拎著箱子,沉默地跟在唐昊後頭走。從離了鄒媛身旁開始于鋒就不太笑了,于鋒不笑時看上去有些嚴肅,某些時候甚至會給人一種壓迫感,就像一把鋒芒歛盡的、未出鞘的劍生生橫在你面前。

  其實他本來就是比較內歛的人,這幾個月的經過連他自己至今還有點恍惚。墜入愛河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他還來不及細細思考就被狂熱的情潮給捲了下去。這並不符合他的性子,又或是說,他一直以來試圖達成的模樣──冷靜,細心,縝密。而這些卻被一個女孩子輕輕巧巧就撕開一個口子,把他一直壓抑著的狂熱一口氣掀了出來。

  可要是他的內心、他的本質不瘋不狂,他也不會頂著許多人不看好的目光,憑著心裡的一股執著狠勁來到上海。也就沒有機會到孫哲平手下做事,更不會遇到鄒媛。

  ──鄒媛。

  思及此,于鋒突然安下心來,舒開眉目。有什麼好怕的呢,說到底,這事情成與不成,也就只是他們兩人的事情了。

  能一切順利固然好,若是不順利,他怎麼樣都還是會把鄒媛牢牢綁在身邊的。
  他從來不是安於命運或屈服於外界阻撓的人。

  「啊啊──真讓人不舒服。」

  唐昊略帶不滿的聲音讓于鋒回過神來,反射性用手把下半張臉給擋起。唐昊被這動作搞得一頭霧水,沒好氣地問他:「你幹什麼?」于鋒這才訕訕放下手──原來不是說他的表情啊。

  抱歉。于鋒說:「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你真讓人不舒服。」唐昊重新複述了一遍,還是那樣不高興的語調。末了又補上一句:「讓人討厭!」于鋒聽了忍不住苦笑,這話說得還真是直接。

  「我究竟做了什麼讓你這麼討厭?」于鋒倒是真心想問。他不太明白除了搶走他妹妹之外,唐昊能對他有什麼不滿。至少他自問待鄒媛是極好的了,自家那裡處理得也很妥當,和鄒家往來的時候更沒什麼不周到的地方……

  「你怎麼沒聽明白?」唐昊狠狠皺起眉頭。然而于鋒也是真沒聽出來,唐昊剛剛的話語裡頭,扣除對他的抱怨和不滿後還傳達了什麼。

  「都到了這種時候。別把這事情當生意來做。」唐昊說:「看著就火大。」接著他猛地跨開步伐,推開走廊右側的某扇門,「喏,你住這。」

  于鋒還在思考唐昊的那番話,持了半秒才愣愣答了聲謝。

  「放完東西就自己下樓來啊。」

  唐昊擺了擺手,把手抄在口袋裡,身影一下子消失在房門外。于鋒也沒心情打點東西了,一屁股坐在床沿,稍稍整理了下思緒,臉上還是怔怔的,表情慢慢又冷了下來。




















*不管怎樣別怕(?
*我也不懂昊哥在說什麼(幹)但我覺得不管昊哥說什麼企哥都會覺得他很帥(欸

 2015_07_15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