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宗三左文字的憂鬱


*現paro
*短短短
*接〈HS長谷部的煩惱〉
*一樣長谷部從頭到尾沒出現過ry
*登場的還有小伙(閨)伴(蜜)青江、蜂須賀和不願意加入話題的歌仙
*偷刷一句石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幹
*也是微妙下品(?)請原諒期末脫出的瘋狂大學生(欸
 



  宗三左文字最近有點微.憂鬱。
  ──該如何和男友一起攜手抵抗婚前性行為的誘惑。

  青江聽了之後哈哈大笑,然後把一票小伙伴們從原本所在的咖啡廳拐去洗三溫暖。歌仙顯然無法接受這種完全不風雅而且一定會變得下流的主題,決然地中離回家。至於去三溫暖的理由青江是這樣解釋的:「這種話題就是要在這種地方討論哦。」

  此時宗三已經被蒸氣室的高溫蒸得有些暈眩,想破頭都無法理解兩者的關聯性在哪。

  「想來這裡很久了──果然要人多才好玩呢。」青江興奮地四下張望,在原木長椅上躺成一個豪邁的姿勢,「一個人的話想聊天都沒辦法。」

  「……你把你的真實目的說出來了喔。」蜂須賀冷冷地說。

  不要緊的。青江哈了一聲,「宗三不會注意聽啦。」

  廢話人都快昏了是要聽什麼。

  「好吧我們說重點。」青江捧起一掌冷水往宗三臉上拍,「我想到一個非──常好的解決方法唷。」

  宗三回過神來,「……什麼方法?」

  青江朝宗三緩緩舉起雙手,左手食指直挺挺往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塞,「用腿!」

  下一秒他被蜂須賀一掌打下椅子。

  宗三也不知道是被蒸傻了還是真的走投無路,迷迷糊糊問一句:「真的可行?」

  青江一下子跳起來,趁機攀在宗三大腿上摸了兩把,「那當然!我告訴你──」

  「你別聽他的。」蜂須賀立刻出聲打斷,順便慘忍地戳穿事實,「他能告訴你什麼?他自己都還是個處,八成連和石切丸互撸都沒有過。」

  青江瞬間蔫了,順著宗三的腿溜倒在地上做挺屍狀。

  你太殘忍了。青江眼角噙著淚水,伸手啪一聲拍在蜂須賀的膝窩,被人一腳踢開,「你為什麼要這樣傷害我?」

  「因為你講的都是廢話。」蜂須賀說:「這有什麼難的。既然婚前不行,那就去結婚啊。」

  「誰知道他們什麼時候結婚,在這之前怎麼辦?」青江義正詞嚴,轉過頭想尋求小伙伴的聲援,「是吧宗三……宗三?」

  蜂須賀看了宗三兩眼,判定:「暈了。」

  青江一臉大難臨頭的悲壯表情。

  「我可不管。」蜂須賀立刻撇清關係,「是你說要來的。」

  「……你覺得我能平安走出這裡嗎。」青江乾巴巴地說。

  這不好說。蜂須賀搖頭,指著宗三道:「我只知道現在不把他抬出去,等會出事的就是他了。」

  青江小心翼翼地開口:「所以……?」

  蜂須賀用一句話總結今天的談話:「叫長谷部明天來求婚吧。」

  「哦。」青江反射性點頭附和。

  ……哈?




















*對,就這樣沒了,就是一個這麼任性的短短短
*其實也沒有很黃嘛,我果然還是一個純潔的少女(並沒有

 2015_06_27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