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鳳求凰 12(完)


*修改過的版本
*完結囉~~~~~~~~~~~~~ya
 



  張佳樂覺得自從他認識孫哲平之後,他就經常因為各種原因──通常與孫哲平有關──而睡不好,今天也是如此。

  是的,他又失眠了。

  張佳樂躺在床上,直瞪著床頂,滿腦子想的都是孫哲平。

  孫哲平到底是怎麼喜歡上他的?張佳樂翻過身,把自己嚴嚴實實裹進被子裡頭。簡直百思不得其解。

  『我在外頭忍受了四年的風沙,你當我是為了什麼?』

  ──為了我。張佳樂想,但是我又沒叫你這樣做呀,在外頭受苦了難不成還賴我麼?

  張佳樂往旁邊一滾,又躺平回去,偏過頭看著拉起的床帳發愣。

  這麼說好像也不太對。張佳樂咬著唇。他其實早聽了他爹說,孫哲平當初會被送到關外去,除了孫哲平堅持要娶他的緣故,一方面也是他爹從中橫插一手,應了孫大將軍的提議,讓人出去歷練過後再談──也不知是真心想幫孫哲平,還是想把這個不安定因素從自家兒子身邊剷除。不過現在來看,四年換來一張庚帖,大概也是得償所歸。

  「不對不對不對!」張佳樂一下子坐起身來,抱著被子嘟囔著:「我怎麼自己幫他說起話來了……」

  不可以同情他,誰讓他動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張佳樂忿忿想,都是他活該!

  可孫哲平喜歡他這點已經是既定事實了,那麼……
  他喜歡孫哲平嗎?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呀。張佳樂往後頹然一倒,消極沮喪地把頭一蒙,打算有什麼煩惱都先睡一覺,起來再說,可過沒多久他猛地一掀被子──根本無法入睡。

  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呢?

  是對上視線時的怦然心動,還是肢體接觸時暗自欣喜的羞赧?是一見鍾情的熱烈激動,還是日久生情的細水長流?

  張佳樂捲著被子翻過身。他想起以前教孫哲平寫字的時候,孫哲平的頭挨著他的,溫暖的吐息全打在他的頭髮上,弄得他癢絲絲的。那時候他忙著寫字,也沒想過要挪,現在想一想……他居然給人抱在懷裡白吃了這麼多豆腐!

  越想張佳樂越覺得咬牙切齒,可不知道為什麼,惱怒之餘,他卻覺得臉上燙得要命,同時心口又脹又沉。張佳樂有些難受,大大吁了口氣,沒注意到自己在無意之間悄悄微笑了起來。

  再更仔細回憶的話,不僅僅是以前練字的時候。還有孫哲平帶他去打獵教他射箭的時候,陪他去市集溪邊玩耍的時候,買吃的玩的給他的時候……孫哲平在人潮之中牽過來的手,撫過他臉頰的指尖,打著練習弓箭名義的摟抱,回身過來對他微笑的臉。

  然而下一秒閃入腦海裡的卻不是孫哲平過去略帶稚嫩青澀的面容,而是現在長得越發英俊挺拔的身影──可是長大的孫哲平居然這麼霸道又不講道理,和以前完全不一樣。張佳樂不高興地抿起嘴唇。

  可是孫哲平第一個想到的還是他,孫哲平還記得他一切的喜好,知道他喜歡喝什麼茶,吃什麼點心,知道他奇怪的小習慣。就算被他打了一拳,就算被他惡言相向,還是堅持著朝他走過來,跨過四年的光陰,給他一個安靜的擁抱。

  這麼好的一個人……張佳樂高高抬起手,凝視著自己的掌心。真的能屬於我嗎?

  當初他說出那句你可別太早成親,半點都不是玩笑話。不管用什麼身分都好,想留住你久一點,再更久一點……

  不想、放開你啊。

  『我不願看你和別的人舉案齊眉,不願看你和別的人結婚生子。我想你開開心心的,和我在一起。一輩子。』

  他又怎麼願意?張佳樂早在先前便暗自想過無數遍,可他仍是無法想像,要是從前、甚至是將來,伴在他身邊的人不是孫哲平,而是其他人──總之他是不願意的。反之亦然。

  『不是和哪個誰,是和他……在一起,一輩子。』

  如果這就是和你同等的喜歡,而不是任何一種被錯置的情感的話……

  張佳樂閉上眼睛。



  雖說是開了竅,認明了自己的心意,可張佳樂卻硬是拖了整整一周才准孫哲平來見他──誰讓他先前把話說得太絕,搞得他一想到要見孫哲平就尷尬。

  不過、該說什麼好呢?張佳樂愣愣地想,伸手去撫他面前的桃樹。

  從他有記憶以來,這株桃樹就長在這。男孩子總是調皮的,少不了攀樹折花、摧殘枝葉,因此老是挨大人罵。但他就是喜歡這裡,高興也來,難過也來,小時候那些視若珍寶的玩具和他長大後偷偷釀的第一缸酒也都在下頭呢。後來他第一次見到孫哲平、還有孫哲平從關外回來見他,也是在這裡……

  張佳樂往樹下一坐,屈起雙腿托著腮,開始了漫長的等待──他是那麼急切地想要告訴孫哲平他的心意,可他又怕孫哲平下一秒便出現在眼前。言語在此刻顯得如此單薄,誰知道能不能承住他滿心激動的戀慕?

  但果然還是──

  「──快點來呀。」

  張佳樂嘟囔著。可他又不想表現得太過期待,於是低頭裝做在看地上的落花,然而他卻時不時地去瞅那門廊盡頭,心心念念盼著某個人的身影和腳步,慢慢朝他走來。

  初次見面是滿樹滿庭的百花繚亂,可現在桃花的花期早過了大半,徒留一地落花狼藉。

  還指望你能看見它初綻呢。張佳樂拈起手邊一朵花形勉強完好的桃花,把玩兩下又懨懨地把它扔回地上。結果回回都趕不上……

  「趕不上什麼?」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頂上傳來。張佳樂把視線從花上挪開,往前一掃,瞧見了熟悉的鞋子和衫子下襬,接著再抬頭一看,孫哲平一手撐在樹幹上,半彎下腰,見張佳樂看向他,頓了幾秒,隨即衝著人笑一笑。

  張佳樂在心中想了好久,想著見到孫哲平,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會是什麼、該是什麼。這將是多麼重要的一句話呀……可張佳樂一看那笑容,想也不想就開口:「──你笑什麼?」

  理智總贏不過本能。張佳樂掩面,簡直想咬斷自己的舌頭。

  孫哲平倒是不以為意,說:「見了你高興。」

  張佳樂聽了這話又是一咽,有些羞赧欣喜,可又有些氣惱,於是他哼哼幾聲,對著人惡聲惡氣地說:「……你瞎高興什麼。」

  孫哲平這次卻端得一付高深莫測的樣子,沒接話。

  「你幹麻不說話?」張佳樂不高興了。

  我怕說了你又要揍我。孫哲平老實回答。

  「……。」張佳樂竟是無言以對,「你好好說,我保證這次不揍你。」

  你說的啊。孫哲平挑眉,朝張佳樂伸出手,一把將人拉了起來。張佳樂借他的力站穩了,晃了晃兩人交握的手,示意對方放開。可孫哲平不但沒放,反而握得更緊。

  「張佳樂。」孫哲平喊他,卻停了一停,莫名地緊張侷促,「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一輩子?」

  張佳樂歛下眼睫。

  「……好呀。」


  用我一輩子,賭你一顆真心。

  更用滿心癡戀繾捲,賭你我這一輩子,執手相伴、攜手一生,初心不易、情堅不移。




















*叫我............爛尾王TOT(好意思說
*實體本後面還收了一篇新寫的尾聲,不過因為是本子的福利所以網路版就到這了~

*完結part不免俗要廢話一下><(不想聽

  嚴格來說這是我第一個從頭到尾以一己之力寫完的長篇吧..........是的我在同人圈混了這麼多年,愣是一部完結的長篇都沒有,呵呵(難過地哭了
  過程寫得滿開心也滿痛苦的,短篇寫習慣了,鳳求凰在更新的時候其實很多東西都是斷開的,連貫性很糟,後面修改的時候亡羊補牢也補的........微妙痛苦rofl希望大家不會跟著我一起看得很難過Orz
  寫著寫著也發現自己滿多不足的,也很高興有人在閱讀之後給了我感想和建議,其實很多缺點我自己都、心裡有數嗚嗚嗚,但還是感謝願意告訴我的各位,我...........下次會努力改過來,對(??
  有時候會想說自己根本就不是寫長篇的料嘛!!!!!還是趁早放棄立地成佛(X)吧←但最後還是爬回來乖乖寫了,總覺得要是這次不挺過去,可能之後再也不會完成了吧,還好最後有堅持下去覺得對下次開坑更有信心了呢><(最好是.......至於看完之後感覺好不好就留給大家來鞭打我了ry(逃(給我回來
  感謝一路看到這裡的大家,也感謝從磕磕絆絆的舊版一直看到還是有哪裡怪怪的新版(欸)的大家,希望鳳求凰能讓大家看得開心,愛你們~麼麼噠>3<(人家不要
  
  但講是這樣講,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寫長篇了,腦汁都要乾了TOT(脆弱

 2015_04_10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