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鳳求凰 10


*修改過的版本
*快速的展開啦!!!(欸
 



  進了茶樓,兩人挑了個二樓角落靠窗的位置,隔桌對坐。張佳樂乾了一杯茶之後稍稍冷靜了下來,看著孫哲平給他添茶,並喊人過來送上茶點,和他們小時候在外頭玩累了,窩到茶樓休息時孫哲平總是主動替他張羅吃喝一樣。張佳樂捧著盛滿茶水的杯子,茶湯上朦朦朧朧地映出他的倒影,是一張惶然無措的臉。

  明明孫哲平所做的和之前都一樣,為什麼他現在卻這麼心慌。

  ──僅僅是因為一句話。

  孫哲平為什麼非要說出那句話不可呢?

  茶點很快就送上來了,全是張佳樂愛吃的。張佳樂毫不客氣拈起一塊就往嘴裡塞,卻是食不知味。孫哲平一直盯著他看,張佳樂越吃頭越往下低,最後幾乎快要低到桌子上頭。孫哲平實在看不下去,伸手過去扶了他腦袋一把,逼著人和他面面相覷,相顧無語。

  樓下樂伶正唱著歌,嗓音清澈婉轉,飄飄渺渺地傳上來。張佳樂不願和孫哲平對著目光,逕自垂下眸子,裝作細細在聽那伶人歌唱。孫哲平也知道他是在裝傻,張佳樂一邊聽著,食指還一邊有一下沒一下地扣著桌面,分明是他心焦煩亂時才有的小動作。

  「你考慮好沒?」孫哲平問。

  張佳樂一驚,手指一縮,在木製桌面上劃拉出沉沉的刮搔聲。他清了清嗓子,又捧起茶來喝了一口,才顫著聲音回:「……考慮什麼?」

  孫哲平一貫地乾脆直接:「嫁給我。」

  「你能不能別老提這個。」張佳樂又開始拿食指敲桌子。

  「討厭我就直說。」孫哲平說,「從此之後我再也不煩你。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話一定得講得這麼絕麼。」張佳樂心下煩亂,想拿起茶杯還差點把茶水給打翻,於是他暴躁地把杯子給挪開,想了一會,把面前的盤子也一起挪開,「你明知道我把你當兄弟,這樣就是在逼我。」

  「以前的我或許這樣想,但現在我不想跟你當兄弟。」孫哲平對張佳樂一瞬表露出的惱怒視若無睹,接著道:「從四年前我就喜歡你。張佳樂,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輩子。」

  四年前、四年前。
  孫哲平說了這麼多從前,可是他什麼都不知道呀。

  一切孫哲平口中的情意和眷戀,留念和不捨,他半點都不曉得。然而孫哲平現在卻來向他索討,那又算什麼?

  張佳樂無端覺得委屈。他想回嘴,說不是那樣的,一定是你弄錯什麼。可他的喉間乾澀,嘴裡發苦,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猛然間張佳樂想起四年前孫哲平問過他,是不是只有成親才能一輩子在一起,那時候的他回答了什麼?

  「我們……是說要一輩子一起玩的。」張佳樂喃喃道:但、但不是這樣……不是你現在說的這樣。

  所以不是,肯定不是──

  「張佳樂──」

  孫哲平喊他,後頭的話語卻被張佳樂起身的動作給打斷。張佳樂起得太急太猛,不注意帶翻了桌上的杯壺,茶水傾斜溢出流滿了整個桌面,順著桌沿滴滴答答沾濕了兩人的衣裳和鞋面。

  別說了。

  張佳樂啞著嗓子,雙掌緊緊攥著,仔細一看竟是在發抖。孫哲平這下也發覺不對勁了,他伸手要去拉張佳樂,卻被狠力甩開。張佳樂踉蹌退開幾步,他的心頭狂跳,同時心尖兒酸脹得發疼,簡直迫得他喘不過氣來。可這兩種炙熱而激烈的情緒卻壓不過後頭泛起的空落落的冷意,他總覺得有什麼即將要失去控制,而後果是他無法承受的。

  「求你……別說了。」

  如果最終的結局是他經受不住的,那麼他寧可永遠不跨出那一步。

  孫哲平看著張佳樂,眼神有些無奈,又有些憐惜。他迎著張佳樂混雜著期盼和懇求的目光,輕緩卻堅決地說:「不。」







  張佳樂逃了。

  不光是從兩人當下對峙的膠著中逃開。隔日孫哲平去張府找人時,前去請人的僕役不一會便匆匆奔了回來,神情驚惶,孫哲平還來不及攔下人問,便見那僕役拚命往張家老爺的書房跑,路上還一面喊:「不、不好了,少爺不見了!」
  孫哲平一凜,跟在那僕從身後追了上去。

  等孫哲平追上時人已經進了書房裡。孫哲平沒法再跟進去,只好在外頭候著,如坐針氈。每隔幾秒他便去看書房的兩扇門,盼著下一秒它就會開啟,告訴他有關張佳樂的消息。

  孫哲平覺得自己等得快要發瘋時,心心念念的那扇門才終於打開。孫哲平一個跨步上前,正好和從裡頭出來的張父對上目光。孫哲平先是一愣,隨即往後退了退,先喊了聲伯父,接著行禮問安。

  「幾年沒見,長得這麼高了。」張父笑著和孫哲平寒暄了幾句,才問:「來找樂樂?」

  孫哲平點點頭。

  你今天可能是見不著了。張父說,看上去不太緊張的樣子,「一大早的,說都不說一聲就不知道往哪兒撒野去了。越長大越不讓人放心。」

  「……是我害的。」孫哲平繃著臉,「我……逼他做了他不喜歡的事情。」

  「這樣啊。」張父點點頭,「你已經和他說了?」

  聞言孫哲平一臉震驚,他猛地抬起頭,難得有些結巴:「您、您怎麼知道?」

  不料張父也是一臉迷惑的表情,「不是你讓你爹來和我談的麼?」

  你來看。張父朝他招招手,示意孫哲平一同進入書房。張父領著人來到桌前,並往旁邊讓了讓,好讓孫哲平能看清桌上放著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張庚帖。

  孫哲平徹底傻住了,他愣愣看著上頭寫著的張佳樂的生辰八字,好半晌說不出話來。

  「才正要交給人帶回去呢。不想你就來了。」

  張父見孫哲平這般吃驚,也不免狐疑起來,「……難道說你不知道?」

  不。我、我不知道。孫哲平訥訥答道:「但我以為、我以為我父親他……不會同意的。」

  也以為您不會同意。可這句孫哲平沒敢說出口。

  當初孫父把他送出關外時,曾經答應過孫哲平,要是他能熬得過,便考慮孫哲平所提的要娶張佳樂的事情,但孫哲平其實是不抱希望的。這次他回來就是打算先從張佳樂那裡下手,回頭在去和父親談,沒想到眼下倒是相反過來了。

  「你都肯為了樂樂到外頭去受四年的苦,他能不讓步麼。」張父樂呵呵地說,「我那時候會同意你父親提的這個條件,也是相信你能做到──你果真沒讓我失望,做得好。」

  說完他拍了拍孫哲平的肩膀。

  所以不是故意要為難我,好讓我知難而退麼……。孫哲平到上一刻為止,都認為張父會是自己最大的挑戰,可現在他卻驚喜地發現,原來張父是和他同一陣線的人。孫哲平不禁大大鬆了口氣,同時覺得張佳樂的父親實在太難看透。

  父子倆真是一樣難以捉摸。

  不過……張父語調一轉,「你倒是該擔心樂樂那裡,剛才才行得納采禮,他要是早出去了肯定不曉得。」

  孫哲平聽了冷汗都下來了。

  ……您其實對我還是有意見的吧。

  他只是口頭上說說,張佳樂都氣得差點要和他老死不相往來,要是知道這下子竟然連庚帖都換了,真不知道張佳樂到底會是個什麼反應。

  倒是還有一點──

  「您不先問問樂樂的意見?」孫哲平有些遲疑,「要是、他不喜歡不願意──」

  張父狀似驚訝地哎了聲,說:「樂樂不是挺喜歡你的麼?」

  「但是……」

  這個說法和張佳樂表現出來的態度實在相差甚遠。孫哲平心裡是想相信的──他還有點暗自竊喜──,可張佳樂充滿抗拒和排斥的反應分明地擺在面前。孫哲平猶豫了會,還是把前幾天的狀況揀了重點告訴張父。

  「我不敢保證樂樂的心意究竟是什麼,但我能肯定他並不討厭你。」張父說,「只要他肯聽,願意談的話,你總是有機會的──你只缺一個契機。」

  況且。張父突然補上一句:「如果樂樂真的不喜歡你,你覺得我會答應這件事麼?」

  孫哲平突然覺得一切好像有了希望。




















*突然很想吐嘈要是張爸看走眼怎麼辦(孫:幹

 2015_03_2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