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鳳求凰 09


*修改過的版本
*四年後ㄌ←
*我其實..........滿喜歡看孫大大被張佳樂揍的(孫:幹
 



  張佳樂想過很多次和孫哲平再次相遇後的場景,但他從來不曾想過會是眼下這種情況。

  還是庭內那株桃樹,不過樹下站的是十八歲的張佳樂和十八歲的孫哲平。張佳樂老早就從家中長輩那兒聽到了孫哲平要從關外回來的消息,同時也著人留意著動向,據說今天就會到達。

  張佳樂算好了孫哲平抵達京中的時間,早早就到院子裡頭候著。他還生怕小心思被發現,裝著在替花園澆水除草,實則是在等孫哲平來找他。於是當院外一有響動時,張佳樂便馬上回過身,準備迎接他年少時的玩伴,絲毫沒有考慮過來者是其他人的可能性──似乎孫哲平將他放在第一位是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來人也的確就是孫哲平。一別數年,孫哲平個子抽高了許多,膚色也因長時間暴露在關外的陽光而黑了不少,但眼睛卻是越發地亮,一見張佳樂就衝著人笑。年少時的毛燥在時光和風沙中被磨去,狂傲還是在的,卻更加內斂沉穩,讓不經意直對上孫哲平雙眼的張佳樂愣了一愣,莫名地有些心悸。

  「那什麼……」張佳樂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支吾了半天才開口:「……怎麼樣?好不好玩?」可才剛說完張佳樂就露出一臉混雜了尷尬和後悔的表情。

  說了還不如不說呢……

  而原本心情正好的孫哲平聽了,表情一下子垮了下來。

  張佳樂。孫哲平板著臉說:「你四年前其實也是故意的吧。」

  「這不話說得太快麼……」張佳樂抬手想去搭孫哲平的肩膀,卻發現好像和記憶中的高度不太一樣。他看了看孫哲平,又拿手在兩人之間比劃了下,吃驚地瞠大眼睛,「不是吧、你個子也長得太快了!」

  「有什麼訣竅沒有?」張佳樂一臉希冀。

  然而孫哲平只是聳肩,「沒有。演習,吃,睡。你覺得哪個聽上去像是訣竅的?」

  算了算了。張佳樂嘟囔著,「不靠那些我還是長得高的。」

  孫哲平聽了直笑。

  「你這次回來就不走了吧?」張佳樂問,見孫哲平點頭便接著說下去:「那我們去城裡轉轉?請你喝茶權當是接風了。」

  「好啊。」孫哲平爽快答應,「不過我先和你說件事。」

  張佳樂點點頭,「行,你說吧。」

  「張佳樂。」孫哲平說,「嫁給我。」

  ……什麼?開什麼玩笑?

  張佳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巴巴地抬眸去看孫哲平,希望能在對方臉上找到任何一點他其實是在說笑的蛛絲馬跡。然而孫哲平顯然說真的,他歛著表情,神情異常嚴肅,而張佳樂從未看過這樣的孫哲平。

  張佳樂一臉被雷劈中的表情,想都沒想當即一聲暴喝:「──你開什麼玩笑!」

  「我沒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孫哲平毫不閃躲地直視著張佳樂,目光坦然。倒是張佳樂自己扭捏了起來,一副如坐針氈的樣子,只要一和孫哲平對上目光,就馬上撇頭轉開視線。

  我承認我剛剛說錯話了行麼。張佳樂低下頭,說:你別開這種玩笑。

  孫哲平嘆了口氣,「你怎麼就不肯面對現實。」

  張佳樂一下子火了,什麼叫他不肯面對現實?真正的現實是這句話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他們兩個之間!

  「那你就別說這種話!」

  「不行。沒辦法。」孫哲平的語氣平淡,態度卻是強硬,「我這句話憋了四年。我四年前錯過了機會,四年後要我再放過一次,不可能。」

  「什麼機會?」張佳樂警惕地瞪著孫哲平。

  「四年前,你問過我是不是有喜歡的人。」孫哲平說,「我怕你討厭我,所以沒敢講。」

  「那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

  因為我不甘心。孫哲平目光灼灼,看得張佳樂渾身不對勁,正欲開口發作,便聽得孫哲平接著說:「我不甘心不戰而降。我在外頭吹了四年的風沙,你當我是為了什麼?你真的覺得我爹要我出去我就會乖乖聽話?」

  孫哲平往前逼近一步,張佳樂反射性要退,卻硬生生停住了腳步。他直起腰背,揚眸瞪向孫哲平。孫哲平還在猜想張佳樂究竟會對他說些什麼,不料卻見張佳樂手一抬便是一拳往他臉上招呼,孫哲平完全沒想過張佳樂會是這種反應,生生挨了他一拳。

  「跟我什麼關係。」張佳樂扯了扯嘴角,口氣清冷平淡,「你為了什麼,為了誰,跟我什麼關係。」

  孫哲平聞言心頭一涼,可面上卻是笑了出來。

  我不信。他說,「張佳樂,我不信。」

  「馬上從我面前滾出去。」張佳樂捏著拳頭,冷冷地道:「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







  好友相隔數年再次相見,最後卻是不歡而散。張佳樂一股氣悶在心裡,一晚上都睡不好,隔天起床腦袋脹得要命,還絲絲泛著疼。張佳樂的心情因此更加惡劣,他暴躁地在自己房裡盲目亂轉,不一會又把自己摔回床上,蒙頭打算就這麼睡回去,不料這時有人敲了敲門,低聲喚了句:「少爺。」

  張佳樂早把自己緊緊裹在被子裡,現在是連半步都不肯挪一下,於是他扯著嗓子對門外應道:「就在那兒說吧,什麼事?」

  「有人說要見您。」外頭的下人說:「好像是孫家少爺。」

  張佳樂猛地爬起來,坐直身子。

  「趕出去。」張佳樂冷聲下了命令,又說:「誰讓你們放他進來的。」

  但……。那名下人支吾了半天,張佳樂本來就正煩著,對方又如此扭捏,不一會便耐心告鑿,低喝了一聲:「誰准他進來的!你到是說說?嗯?」

  外頭說是說了,卻是另外一人的聲音:「你還沒請我喝茶呢。」

  張佳樂一聽簡直要瘋。他怎麼不知道孫哲平的臉皮原來這樣厚,自顧自地胡亂說了令人生氣的話,挨了人家的拳頭,隔天還能一臉沒事人的樣子來找他討茶喝!

  ……等等。張佳樂一愣。

  昨天他火氣正旺,腦子一熱不管不顧直接揍了孫哲平一拳。
  他揍了那個十歲能空手和成年人對搏的孫哲平,還揍在了人家臉上。

  想到這張佳樂才意識到昨天他那一拳到底是砸在了何方神聖的面上。他絕望地把臉往枕頭裡一埋,對自己的衝動感到十足的懊悔──完全忘記當時自己會被激怒的緣由是什麼。

  得,現在找上門來了。不知是要興師問罪呢還是秋後算帳呢還是要殺人滅口呢。張佳樂磨磨蹭蹭地下了床,拖著步子慢慢挪到門口,心不甘情不願的。

  「不請!」張佳樂隔著門對人喊,「我不想看到你,滾出去。」

  孫哲平聲音平平淡淡的,聽不出喜怒,「昨天可是你自己說要請的。」

  「就不請怎麼了?」張佳樂在心底偷哼哼,想著難不能你還能破門把我逮去不成?

  「是不怎麼樣。」門外孫哲平好似嗤笑了聲,刻意拿話激他:「只是今天才知道張小公子連頓茶都請不起。」

  張佳樂額上青筋一冒,手飛快按上門閂,準備掀了這東西之後出去找人說清楚,可動作到一半便硬生生停住了。張佳樂把閂子用力壓回去,不停對自己說:這是激將法要冷靜、這是激將法要冷靜、這是激將法要冷靜、這是……

  門一下子從裡頭被踹開,差點兒就搧上孫哲平的臉。好在他反應極快,及時退了開來,要不現在臉上又得多個新印子。

  「這麼點錢我還不放在眼裡。」張佳樂板著臉,接著從袖裡一掏,將錢袋摔到孫哲平懷裡,「賞你的,一邊兒玩去!」

  說完張佳樂立刻把門砸上,連點可趁之機都不留給孫哲平。孫哲平一時有些愣了,捏著張佳樂的錢袋,哭笑不得。

  「我要錢做什麼。」孫哲平像小時候敲窗那樣,狂敲張佳樂的房門,「出來。」

  張佳樂理都不理他。不過孫哲平是鐵了心要和他耗,敲門的手一下都沒停過。那敲門聲又沉又響,比孫哲平以前敲出來的還可怕。張佳樂在裡頭摀著耳朵也沒用,往床上撲用枕頭棉被蒙著頭也沒用,而外頭敲門聲始終不停,終於逼得張佳樂受不了,氣沖沖地一甩被子奔到門口。

  「夠了!」張佳樂語氣崩潰,「我出去!」

  行。孫哲平說,快點。

  「至少讓我換件衣服!」

  張佳樂一面往裡頭走一面嘟嚷著:「和以前一樣,脾氣還是那麼急那麼差!就只會惹人生氣……」

  「張佳樂你說我壞話呢?」孫哲平在門外大喊。

  張佳樂扯著嗓子吼回去:「煩死了你聽錯了!」




















*其實修改的時候有想過說要不要讓大孫多被樂樂揍幾次,但後來想想好像太壞了於是作罷ry(幹

 2015_03_2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