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鳳求凰 08


*ㄜ...............長得很像言情小說!!!rofl
*談戀愛真的好困難喔,我只會寫成為既定事實的..........戀情(三小
 



  不全力一戰就要放棄的話,太不甘心了。

  孫哲平想。可實際上他做的卻是在父親的書房外躊躇徘徊。他本來就是憑著一股衝動來的,隨著時間推移,發熱的腦袋慢慢冷了下來,決心也慢慢轉換變成猶豫。而猶豫這樣的情緒,一旦有了開頭,後面就再也擋不住了。

  必須當機立斷。孫哲平咬牙。

  既然沒辦法面對父親開口,那他隔著門說總行了吧?

  心中做好決定,孫哲平深吸口氣,提起衣襬,雙膝跪地。

  父親。孫哲平開口,沉聲道:「我──想娶張佳樂。」

  說完他刻意停了會,哪知院內一片寂靜,連一絲聲響也無,只聽得他內心劇烈的心跳,和短促緊張的呼吸聲。孫哲平心裡直打鼓,可他萬萬不能這時候退縮。現在一旦放棄,便是全盤皆輸了。

  「我要娶他。」孫哲平又說了一遍。或許是將內心最真實的渴望說出來的緣故,他莫名有了底氣,後頭的話語也越發大聲:「我要娶他。」

  「不管您答不答應,我都要娶他。」

  「反正我要和他在一起──要不然讓他娶我也行。」

  都到了這個地步,房裡還是沒有半點反應。孫哲平都要懷疑是不是根本沒人在裡頭。思及此,孫哲平偷偷動了動發疼的膝蓋,考慮著要不要先問清楚了再來。然而就在這時候,門開了,孫哲平猛一抬頭,卻驚見張佳樂的父親站在他面前──不是他自己的父親。

  孫哲平整個人傻住了。

  「怎麼跪在地上?地板涼,學武的人可要當心,莫傷了膝蓋。」張父一臉雲淡風輕,彷彿方才孫哲平從未說過那些話,「這些日子我們家樂樂可承蒙你照顧了。」

  「張、張伯父。」孫哲平反射性先喊了人,才想到情況不對,連忙起身,說起話來難得地結結巴巴,「您怎麼、您怎麼在這裡?我、我父親呢?」

  「在裡頭呢。」張父讓過身,只見房裡還有三人圍桌團團而坐,正是自己的父母還有張佳樂的母親在裡頭。

  一見這陣仗,孫哲平冷汗都下來了。

  「趁大家都在。」張父轉頭,對著孫哲平笑吟吟地道:「正好有什麼事情,藉此機會一併商量了吧。」

  「對,把該說的一次講清楚了!」孫父猛一拍桌,上頭的幾個茶碗跳了兩跳,倒了一個,裡頭的茶湯灑得整個桌子都是,接著順著桌沿滴滴答答地落到了地上。

  五個人皆看著茶水恣意橫流,僵持著沒半點動作。最後還是孫母站起身來,安撫住了鄰近爆發邊緣的孫父,又去喊人來清理翻倒的茶水,等不相干的人都離開了,才對兒子招招手:「哲平,進來說吧。」

  孫哲平瞧著神色各異的四位長輩,再次深吸口氣,提步走進了書房。







  自幾天前孫哲平讓人送口信過來,說暫時有點事,沒法練字也沒法陪張佳樂出去。張佳樂就完全沒有再看到他了。儘管孫哲平沒有交代原因這點讓他滿是疑惑,但一想孫哲平可能也有自己的事要忙──人總有自己的隱私和秘密嘛──,張佳樂也就沒有太過在意。就和之前一樣乖乖待在家裡,幫著大人們算算帳,偶爾鑽研一下新的釀酒配方。

  那晚張佳樂睡得特別沉,於是當一連串敲擊聲在寂靜中炸開時,他幾乎是被驚醒的。張佳樂呆坐了一會,發現敲窗聲並沒有停止,而這個情境,和某次某孫姓少爺來找他時幾乎一模一樣。張佳樂怒氣沖沖地披衣而起,奔至窗前,暴躁而粗魯地將窗子猛地一推,差點撞上站在窗外的孫哲平的腦袋。

  「你又發瘋啊!」張佳樂抹了把臉,面色很差,「大清早的跑來敲窗!」

  孫哲平沉著一張臉,沒應他。原本睡得正香卻被吵起來,張佳樂心情本來就不是很好,看孫哲平一臉陰沉更覺得不高興,語氣也跟著有些火爆:「你到底怎麼回事?叫人起來還不說──」

  這時孫哲平卻打斷他:「我要去關外了。」

  恍惚之中張佳樂還為自己聽錯了,他愣在原地,老半天才反應過來,猛地揚聲道:「什麼?你開什麼玩笑?你、你說什麼!」

  「我要去關外了。」孫哲平又重複了一遍。

  還有些睡意朦朧的張佳樂這下子全醒了。

  「可是、可是你之前才答應過──」張佳樂有些語無倫次,「怎麼突然、怎麼突然就……」

  「我爹說的。」孫哲平沉默了會,說:「他……要我獨自去外頭看看。」

  到外頭去看看,現在的自己是多麼渺小,是多麼無能為力。

  孫哲平低下頭,看著雙手,慢慢收拳,攥緊了拳頭。

  他現在才明白,不過十四歲的他,力量是如此微弱。想守護的、想珍惜的、想得到的……不需要命運作弄,也不需要天災戰亂,甚至連絲毫外力都不需要,只消他人的一句話、一個決定,他連掙扎奮搏的機會都沒有。

  連自己的去留都做不了主,更何談擔起別人的一生。

  「你也才多大年紀!那裡那麼遠,還是邊界,你就一個人去……」

  張佳樂在屋內轉了好幾圈,突然探身出去,隔著窗櫺抓住孫哲平的手臂,「能不能……能不能去和你爹說說,再晚個一年半載不成?」

  孫哲平搖搖頭,「我試過了。」

  「真的沒辦法了嗎?」張佳樂還不死心。

  孫哲平再次搖頭。張佳樂一下子垮了肩膀,整個人趴在窗邊,而孫哲平只是安安靜靜地看著張佳樂,沒說話。張佳樂過了好久才動了動,卻沒抬頭,把臉埋在臂彎裡悶聲問:「你什麼時候走?」

  「半個時辰後。」

  張佳樂一聽簡直要氣瘋了,跳起來死抓著孫哲平的衣襟猛搖,朝著人怒喊:「這算什麼!你怎麼都不說一聲的!」

  「這幾天我被我爹看在家裡……現在是趁著出發前的空檔偷溜過來的。」孫哲平輕輕抓開張佳樂的手,低聲說:「我不是故意不和你說,也不是故意要吵醒你,可要不是這樣,我連和你道別都沒辦法。」

  張佳樂啞然,好半晌才鬆手,有些哽咽,「是不是我一直拖著你玩害了你……」

  「又多想。你哭什麼,不准哭。」孫哲平勉強笑了一下,說:「和你沒關係。是我自己的問題。」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哭了。張佳樂哼了聲,低頭揉了揉眼睛,又問:「……那你還回不回來?」

  「當然。」

  「──你發誓。」

  「我發誓。沒做到的要吞一千根針。」孫哲平探手過去,「來拉勾?」

  張佳樂定定地看著他,沒動。

  「不想就算了。沒關係。」孫哲平沒把手收回,而是順勢往前伸過去,撥弄幾下張佳樂睡得亂七八糟的瀏海,「反正說好要陪你玩一輩子,不會食言的。」

  這段被軟禁在家的時間裡,孫哲平強迫直面了自己的不足──用一種殘酷而現實的方式。他因此更覺不甘,也更加不願意放棄。

  如果沒有力量,就去得到力量。如果無法得到認同,就去爭取認同。但凡一切缺少的、不足的,一直戰下去,拚盡所有,總會得到的。

  我會用盡全力、用盡一切,直到通往你面前的道路,再也沒有任何阻礙和屏障。
  所以不管如何,我都會回到你身邊來。




















*差不多該對一見鍾情以外的梗放棄了T.T(放棄得很快
*日久生情真的好難寫 天啊TTTTTTTTTT

 2015_03_2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