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鳳求凰 07


*修改過的版本
*覺得一要開始談起戀愛來就、好鬼打牆ㄛ.............不過算了談戀愛都是這樣嘛(才沒有
 



  盤長,象徵心物合一,迴環貫徹,大道吉祥。

  孫哲平坐在床沿,若有所思地把玩著手中的劍穗──不過現在它只能算是件普通的墜飾了──,手指沿著羽軸順勢撫下,又溜上去按捏著扎實緊密的盤長結。玩了好半會他又回過頭去拈起羽根,在兩指間摩娑旋轉,旋出一片濃豔的綠色。

  沒想到張佳樂也是個心靈手巧的。孫哲平嘀咕著,把羽毛墜飾提起來左右看了看。說實在他也不知道能把這東西掛在哪,他不熱衷於在房內擺設飾物,整個房間裡素淨得只擺著最基本的生活用品,現下突然多出這個略顯花俏的東西,放哪裡感覺都不對勁。

  孫哲平想了想,最後隨手繫到床帳上。可才剛掛上去沒多久他就跳了起來,劈手把墜飾摘下。

  他突然想起另外一個說法──人們會在新婚的床帳鉤上裝飾上盤長結,寓意一對相親相愛的人永遠相隨相依、永不分離。

  孫哲平捏著墜飾,往後躺倒在床上,心如擂鼓。

  ──祝福相愛之人,相隨相依、不分離。

  「相隨相依……」

  ……和張佳樂?孫哲平幾乎是反射性地想到了這個人,隨即被自己不經意的想法給嚇了一跳。他再次爬起來,嚴肅而凌厲地瞪著手裡那小小的盤長結,活像是要將它瞪穿似的。

  張佳樂、張佳樂。

  只一想到張佳樂,他就想起對方身上那股甜蜜而柔軟的香氣。孫哲平不知道自己發了什麼瘋,猛地起身,翻箱倒櫃地去把張佳樂之前送他的香囊給找出來。香囊擱著有些時日了,味道都散了大半,孫哲平把它和墜飾一起放到枕邊,自己則又躺了回去,側身撐著頰,盯著兩樣東西發愣。

  我喜歡他嗎?喜歡張佳樂?

  要是他真喜歡張佳樂,這種喜歡,是否足夠讓他願意去分擔另一個人的生命,走完這漫長的人生?是否足夠讓他們相伴著彼此,跨越時間的長河,不離棄、不分離?

  是否能維持初心,專一鍾情,一輩子?

  「張佳樂就張佳樂。」孫哲平翻過身直看著頂上的床帳,喃喃道:「沒什麼不好。」

  和這人一起一輩子,沒什麼不好。

  孫哲平腦內一片紛亂,想了好久才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伴著幾乎消散殆盡的香甜氣味。可在夢裡它又回來了,和這香味的主人一起。張佳樂的頭髮那麼軟,蹭在他臉上癢絲絲的,他一低頭就看見張佳樂偎在他身側、偎在他懷裡,一發現他在瞧便仰起頭來,對著他笑。張佳樂笑得那麼高興,像是他買了串糖葫蘆給他之後的模樣,一對漂亮的桃花眼笑得都瞇了起來……

  夢境倏地停止。孫哲平睜開眼睛,迷茫之間偏頭過去看了看自己的臂彎,空蕩蕩的,倒是香囊不知怎麼地到了他手邊,上頭還留著被壓擠過的痕跡。他順手把香囊塞進枕下,又探身去撈在睡夢中被推搡到床下的墜飾,將它重新掛回床帳上。

  大道吉祥嘛。

  若這真的是好兆頭,那麼──







  「你覺得人有辦法一輩子和某個人在一起嗎?」

  孫哲平低頭臨著字帖,冷不防冒出一句。張佳樂這時正專心捧著話本看,對孫哲平的問題愛理不理的,過了好半天才懶洋洋應了聲,回答:「成了親就可以吧。」

  「除了這個之外呢?」孫哲平繼續追問。

  「沒有了吧。連兄弟姊妹都沒辦法長久一塊呢,更何況是其他人……」張佳樂說完衝著孫哲平擺擺手,視線直盯著書本看,挪也不挪一下,「哎別煩別煩,正看到精采的地方呢!」

  孫哲平停筆,抬頭看向張佳樂,張了張嘴想接著問他,卻猛地把嘴給閉上,埋頭繼續練字。過了會張佳樂看完了話本,終於有空搭理他,拄著頰問:「你突然說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孫哲平說:「就問問。」

  「嗯……?」張佳樂明顯不信,「要真沒什麼你哪會提到這個?……怎麼了,你有中意的對象了?」

  「……真沒有。」孫哲平有些心虛,「你想太多了。」

  「真的?」張佳樂說:「那你可別太早成親呀。」

  聞言孫哲平手一頓,抬眸去看張佳樂,目光閃爍,竟是有幾分莫名的期待。可張佳樂卻渾然未覺,接著道:「你要是成了親就得整天顧著家裡,哪能像這樣隨時陪我玩啊。」

  不知怎麼地孫哲平突然覺得心裡一空,手勁一錯,帶著筆在紙上擦出一條突兀的長長墨痕。張佳樂見了便喊他,滿是不解,「你想什麼呢?這樣也能分心。」

  ──說,還是不說?

  紙上的墨跡那麼長,生生把字撕裂開來,一分為二。孫哲平瞪著那痕跡,覺得那就像是刀痕,說錯了話,走錯了路,就是萬劫不復,永無回頭的餘地。

  而他現在還無法承受。

  「……沒什麼。」

  孫哲平隨手把紙扔進廢紙簍裡,背著人深深吁了口氣,好壓下心頭的酸澀躁動,過了會才開口,語氣平淡:「放心吧,在你還沒娶妻之前……我也不會成親的。」

  張佳樂哎呀了聲,倒有點不好意思,「其實你也不必這樣……我可沒想過這事,娶個女孩子回來管自己哪有什麼好呀,倒不如一個人自在。」

  孫哲平就這麼聽著張佳樂自顧自地嘮叨,老半天都沒給個回應,弄得張佳樂更不好意思了,訥訥地問:「不是吧你認真的呀,難道你要和我一起耗著裝死?」

  哪有這麼簡單。孫哲平涼涼地想,最後竟有點自暴自棄,「大不了陪你玩一輩子吧……沒什麼不好。」

  張佳樂偏頭想了想,樂得噗哧笑了出來,「好像挺好的。」

  雖然是這麼幼稚難成的祈願,也不知道能守著承諾多久,可想著也是開心高興的。

  說完他又回眸看向孫哲平,認真地點點頭,「嗯、挺好的。」

  孫哲平也笑,「你都這樣講了,可別先反悔啊。」

  是啊。至少還佔著你心裡一個位置,總比什麼都沒有好。
  不過……只是這樣的話,果然還是不甘心啊。




















*糾結的大孫和糾結的我(?

 2015_03_1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